[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拟将网络出版物纳入出版管理条例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7日 转载)
     中国国务院法制办日前公开向社会各界征集对《国务院关于修改〈出版管理条例〉的决定(送审稿)》以及《国务院关于修改〈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决定(送审稿)》的意见。“送审稿”拟将网络出版物纳入出版管理条例。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中国多家官方媒体在星期二报道了这一消息。在现行条例中,中国的音像制品监管分两块,“国务院出版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出版、制作和复制的监督管理工作;国务院文化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进口、批发、零售和出租的监督管理工作”。新的音像制品管理条例送审稿则规定“国务院出版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出版、制作、复制、进口和发行的监督管理工作”,文化部门不再主管。 (博讯 boxun.com)

    
    原“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昝爱宗对此表示,无论是国务院管还是文化部管,在他看来都不合理,他认为国家应该把出版权放开,每个出版社、文化音像和唱片公司都有权出版音像制品。
    
    “不愿意放开(是)他们有力可图。比如要到它那去申请书号、音像号,号码他们愿意给你就给你,不给你就卡你,你有有可能权力寻租,就有腐败。如果放开了以后,人们就不求新闻出版部门了,新闻出版部门就没有钱了,没有钱就没有利益了。”
    
    中国《法制日报》报道说,现行出版管理条例中,对出版物的规定,仅包括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这次的送审稿则增加了网络出版物。这一规定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微博道:“网络出版物的概念根本就不成立,是将载体和内容混为一谈。网络是传播渠道,不是出版物。”昝爱宗对此表示,将网络出版物纳入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想法十分可笑,因为所谓的网络出版物根本无法界定,更谈不上进行管理。
    
    “怎么来界定是网络出版,放到互联网上,互联网就给传播了。什么叫出版,网络上又没有这个号。网络上不可能一手给你弄个编号,怎么编?怎么审查?这没法审查,行政上确实不好管理。我想他们有意想管网络,但实际操作上比较困难。网络上不好审查,手机网络更难审查。”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告诉本台记者,“送审稿”的用意其实很明确,就是要消灭言论自由。唐律师说,今天的中国如果还有现实含义上的言论自由,那就是网上的言论自由了。
    
    “如果它用这种可以宽泛的任意解释的法律提出一个所谓‘网络出版物’的法律,那任何一个人都马上犯了非法经营罪了,犯了非法出版物的罪了。比如说开博客就是非法出版物,到时候就可以这样解释了。它的目的这就表现得很清楚了,因为网监部门是属于政府直管的部门,也许它把这些部门调整过来就是为了便于由这些部门来执行这个法律。今天普通出版业对民众的思想影响力已经大大的降低了,因为它出版的东西都是没什么用的,甚至是害人的、洗脑愚民的东西,所以它控制的意义已经大大下降了,能够给民众发生很积极、正面影响的就是电子、网络。”
    
    唐荆陵强调,他不觉得这个送审稿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今天中国所获得的言论自由和1980年代中国的“思想解放”有本质不同,“思想解放”是中国当局有意识地去进行一些放松,所以当局想收紧的时候就可以收紧。唐律师说,今天的情形是,这有限的自由是民众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获得的,你要再从民众手中将其夺走非常困难。而对那些90后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更是早已把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及上传音像作品看作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90后民众在网络上已经天生地享受了很多的自由了,已经体验了很多的自由了。跟网络管制相关的法律都存在这样的状况,就是严重不符合现实。这样一种状况会增长一种法律虚无主义的态度,民众可能会和专制者一样会形成法律工具主义的观念,认为法律本身是有害的或没用的概念。这样对于将来建立真正的法治会形成观念上的阻碍,让真正的法治难以成形。”
    
    报道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信息产业部在2002年就公布了《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明确提出“从事互联网出版活动,必须经过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开展互联网出版活动”。该暂行规定不仅明确了从事互联网出版业务应当具备的条件,而且规定了互联网出版物不得涉及的10大内容,包括不得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不得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泄露国家秘密;不得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以及宣扬邪教、迷信,散布谣言等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 刘国凯女装修工--工地札记之六
  • 独往独来郭文贵12-12直播文字版17-12-12
  •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 东海一枭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 槟郎人间森林诗人游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论坛最新文章:
  • 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 汉堡极限运动员万里长跑跑完古丝绸之路
  • 奥地利右翼联合政府声称不会公投脱欧
  • 中情局向俄通报圣彼得堡恐袭密谋 普京向特朗普公开致谢
  • 沙特“打虎”王储掷3亿美金购巴黎近郊城堡
  • 团中央书记:少先队员要热爱党 热爱伟大领袖习爷爷
  • 法国航海家加巴打破单人帆船环球赛世界纪录
  • 美副总统下周访耶城 阿巴斯吁巴人大游行抗议
  • 一朝鲜“特工”在澳洲被控罪
  • 川普稅改中国有两大应对:行政干预加垄断
  • 法媒是怎么看特朗普换掉美联储主席叶伦?
  • 智利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充满变数
  • 马来西亚选举日近 政党紧张备战
  • 中国产C919第二样机上海试飞成功
  • 印尼大游行抗议特朗普承认耶城为以国首都
  • 智利南部暴雨山崩至少5人死亡15人失踪
  • 智利总统大选二轮投票两名候选人比分接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