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拟将网络出版物纳入出版管理条例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7日 转载)
     中国国务院法制办日前公开向社会各界征集对《国务院关于修改〈出版管理条例〉的决定(送审稿)》以及《国务院关于修改〈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决定(送审稿)》的意见。“送审稿”拟将网络出版物纳入出版管理条例。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报道。
    
     中国多家官方媒体在星期二报道了这一消息。在现行条例中,中国的音像制品监管分两块,“国务院出版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出版、制作和复制的监督管理工作;国务院文化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进口、批发、零售和出租的监督管理工作”。新的音像制品管理条例送审稿则规定“国务院出版行政部门负责全国音像制品的出版、制作、复制、进口和发行的监督管理工作”,文化部门不再主管。 (博讯 boxun.com)

    
    原“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昝爱宗对此表示,无论是国务院管还是文化部管,在他看来都不合理,他认为国家应该把出版权放开,每个出版社、文化音像和唱片公司都有权出版音像制品。
    
    “不愿意放开(是)他们有力可图。比如要到它那去申请书号、音像号,号码他们愿意给你就给你,不给你就卡你,你有有可能权力寻租,就有腐败。如果放开了以后,人们就不求新闻出版部门了,新闻出版部门就没有钱了,没有钱就没有利益了。”
    
    中国《法制日报》报道说,现行出版管理条例中,对出版物的规定,仅包括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这次的送审稿则增加了网络出版物。这一规定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微博道:“网络出版物的概念根本就不成立,是将载体和内容混为一谈。网络是传播渠道,不是出版物。”昝爱宗对此表示,将网络出版物纳入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想法十分可笑,因为所谓的网络出版物根本无法界定,更谈不上进行管理。
    
    “怎么来界定是网络出版,放到互联网上,互联网就给传播了。什么叫出版,网络上又没有这个号。网络上不可能一手给你弄个编号,怎么编?怎么审查?这没法审查,行政上确实不好管理。我想他们有意想管网络,但实际操作上比较困难。网络上不好审查,手机网络更难审查。”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告诉本台记者,“送审稿”的用意其实很明确,就是要消灭言论自由。唐律师说,今天的中国如果还有现实含义上的言论自由,那就是网上的言论自由了。
    
    “如果它用这种可以宽泛的任意解释的法律提出一个所谓‘网络出版物’的法律,那任何一个人都马上犯了非法经营罪了,犯了非法出版物的罪了。比如说开博客就是非法出版物,到时候就可以这样解释了。它的目的这就表现得很清楚了,因为网监部门是属于政府直管的部门,也许它把这些部门调整过来就是为了便于由这些部门来执行这个法律。今天普通出版业对民众的思想影响力已经大大的降低了,因为它出版的东西都是没什么用的,甚至是害人的、洗脑愚民的东西,所以它控制的意义已经大大下降了,能够给民众发生很积极、正面影响的就是电子、网络。”
    
    唐荆陵强调,他不觉得这个送审稿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今天中国所获得的言论自由和1980年代中国的“思想解放”有本质不同,“思想解放”是中国当局有意识地去进行一些放松,所以当局想收紧的时候就可以收紧。唐律师说,今天的情形是,这有限的自由是民众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获得的,你要再从民众手中将其夺走非常困难。而对那些90后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更是早已把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及上传音像作品看作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90后民众在网络上已经天生地享受了很多的自由了,已经体验了很多的自由了。跟网络管制相关的法律都存在这样的状况,就是严重不符合现实。这样一种状况会增长一种法律虚无主义的态度,民众可能会和专制者一样会形成法律工具主义的观念,认为法律本身是有害的或没用的概念。这样对于将来建立真正的法治会形成观念上的阻碍,让真正的法治难以成形。”
    
    报道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信息产业部在2002年就公布了《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明确提出“从事互联网出版活动,必须经过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开展互联网出版活动”。该暂行规定不仅明确了从事互联网出版业务应当具备的条件,而且规定了互联网出版物不得涉及的10大内容,包括不得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不得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泄露国家秘密;不得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以及宣扬邪教、迷信,散布谣言等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 俄共用毒气镇压农民起义
  •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 住铅毒房子30年 一家浑身是病
  • 高文谦:才大志疏要做亡党
  • 大陆房事
  • 公安入市 各种段子这个最火
  •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 大规模打压律师的法律分析/李进进
  •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 赌场资本主义或围场社会主义?/江棋生
  • 被封杀的澎湃三峡深度报道
  • 博客最新文章:
  • 冯正虎伟大的访民(赵末)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韩瘟的前景非常不妙!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明遭
  • 曾节明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
  • 大字报【风釆】上海冤民蔡晓红出狱
  • 郑恩宠强拆十字架不断
  • 习总日记北戴河会议今年设分会场
  • 陈泱潮14、人類步入聖靈階段時,要
  • 曾节明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
  • 孙丰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 徐水良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
  •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80
  • 金剑平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 大字报【月底周五】北京公安与上海
  • 徐水良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 郑恩宠“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
    论坛最新文章:
  • 遭遇十面埋伏 习近平如何出招(1张图)
  • 《游子吟》附录:愿主的旨意成全--我得救、蒙恩
  • 要想申办冬奥会,停止迫害法轮功
  • 一位大法弟子良心话
  • 没有人权的城市怎么能申办冬奥会?
  • 我们反对北京冬奥会申办,并不是反对国家
  • 缺水的北京不适合申办冬奥会
  • 周本顺落马内幕 十八大后仍不收手
  • 宫廷:揭秘江泽民粟裕汪道涵的关系(1张图)
  • 《游子吟》附录:愿主的旨意成全--我得救、蒙恩
  • 《游子吟》第七章 进入永生12、天国近了,别再
  • 中缅一役大败 习近平罕见重手治滇(1张图)
  • 刘云枫:利他主义者的晚宴
  • 刘瑜:你还要些什么
  • 何频:反贪,文革和改革的继续
  • 萧瀚: 权力的龙变——从反腐运动到绑架律师
  •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