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主编因言获罪,呼吁关注被重庆列入禁闻的“高应朴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8日 来稿)
    (作者:高应朴原同事)
    
     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原属广东省社科院属下)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博讯 boxun.com)

    
    本来,高应朴先生自身就曾是媒体人,可是当其“因言获罪”后,居然无法通过媒体为自己喊冤叫屈,真是天大的讽刺。好在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侥幸得是,庙堂之上还有火眼金睛存在,使重庆问题终于有了一点眉目。作为高应朴先生原来的同事,我真诚地希望重庆能够重新审理高应朴案件,使得高先生能够得以平反昭雪,并为其恢复名誉。恳望全社会舆论的关注。
    
     “高应朴案”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天大冤案。与众所周知的“李庄案”不同,“李庄案”毕竟是公开审判的,并且重庆方面无论如何还算给了李庄先生“申辩”的机会,而“高应朴案”的罪名却是一个莫须有的“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行,一点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刀俎之鱼,任人宰割。大家不妨仔细想想:高应朴仅仅在自己的QQ空间写了几篇“日志”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言论与行动),也仅仅是对“唱红打黑”提出点个人不同意见。高应朴先生既无*****主义言论,更无*****主义行动。竟然获如此重罪,是不是非常荒唐可笑?
    
    高应朴先生案件的所有审判过程,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当高先生被重庆秘密判决有期徒刑3年后,不许其上诉、不许其喊冤。而高应朴先生本人也表示“服从判决”,为此,还向重庆当局书面保证“永不翻案”。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还按照重庆有关领导的要求,也特地写了书面《保证书》,保证不将此案透露给任何人。
    
    于是,一个颇有黑色幽默味道、更为荒诞的、被人曲扭过的现实居然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唏嘘不已的方式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在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的母亲(居住在四川成都)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坐牢的消息,而高的妻子只告诉高的母亲(不知是否有人命令高妻这样讲):高应朴“在伊拉克做生意”。而高应朴年迈的老母亲也确信自己的儿子在伊拉克做生意、干大事,还为此感到很骄傲,并经常带着得意的神情讲给自己的街坊邻居们听呢。
    
     第二,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所在学校的领导、教师和学生,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同事、老师有个“在伊拉克做生意”的丈夫。尤其令人感到颇具“喜剧”色彩的是:即便与高应朴同住一个小区、甚至一栋楼里的邻居们居然也不知道高应朴被捕判刑的消息。每逢邻居、好友们问起,高的妻子也只能这样回答说:“我家老高在伊拉克做生意,现在的伊拉克能赚大钱呢”。
     第三,2009年夏末秋初的一天,高应朴在被重庆警方从家中带走后的几小时内,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高应朴的妻子在惊慌失措中曾经给我与高的其他几个好友打过电话,希望我们几个好友能够通过自己的关系,在北京为高应朴聘请知名律师为其辩护。我们也为此奔走努力了几天。但没过一星期,高妻便给我们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地说:“你们什么人也不要找了,千万千万不要再找律师了。”,此外,高妻还特别嘱托、反复叮咛我说:“老高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能让媒体知道,更不能透露给境外媒体。否则,一旦老高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听罢高妻的嘱托,我们几个朋友,立即停止一切行动,只好沉默以待。
     ……
     一转眼,接近2年的时间过去了。俗话说得好:皇上不急太监急,我们这些高应朴昔日的同事和朋友们,却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啊。我常常这样联想:高应朴就像一只当着我们的面被宰杀的猴子,而我们这些同事与好友无疑就是一群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鸡鸭,一天到晚大气不敢喘、惶惶不可终日。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与悲凉啊。
     据高妻说:老高服刑后身体状况比原来似乎好了一些,体重也减轻了不少。在监狱里可以阅览《人民日报》、可以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还可以阅读一些政治、哲学、历史、小说等方面的书籍。你看老高这小子,在监狱里活得多“滋润”啊——莫不是这家伙是“故意躲起来修身养性”不成?诚如斯,实乃人生之“大智慧”矣,令我辈愧而望尘、实不及也!
    
     高应朴妻子电话:15086856737;其QQ号码为:26199498,736298435
     如您愿意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请与其联系,谢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9905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之五)
  •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 安田辱母杀人与孝道无关
  • 艾鸽聘请油画销售经纪人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8期)
  • 大字报【石榴笔记】崔天凯先生你是党员吗?请向中央政府汇报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 观察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 姜维平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 金剑平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 曾节明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 明暗經緯錄懷念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人類的貢獻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 吴倩你们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时,
  • 廖祖笙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 吕千荣的博客【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媒:特朗普向中国秀肌肉 但人权议题除外
  • 巴西全国抗议贪腐渗透每一滴油每一块肉
  • 郭文贵的神秘“老领导”透露了什么信息
  • 冯崇义案引发中澳微妙风波 堪培拉或无法干预
  • 贪官继续又贪又腐 湖南官员9个二奶仍不够
  • 李克强访澳之际 澳洲华裔教授被禁回澳
  • 林和立:香港选举结果凸显北京高度操纵
  • 乐天追加在华注资可能有望回暖
  • 保加利亚全国大选 俄土影响增大
  • 特朗普上任后有1800多中国非法移民或将被遣返
  • 奥朗德卸任前力促扩大在东南亚经贸合作
  • 网民"妄议"特首选举 敢说港人治港是笑话
  •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舆情压力闹大 最高检急派复审平息民怨
  • 东盟关注李克强访澳谈南海主张
  • 中国埃及智利撤禁令 对巴西肉品重开大门
  • 港上市辉山乳业股价一日跌85%董事长承认资金链断裂
  • 港媒:政坛新星邓小刚调任四川省委副书记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