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主编因言获罪,呼吁关注被重庆列入禁闻的“高应朴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8日 来稿)
    (作者:高应朴原同事)
    
     高应朴,1963年生,1983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原《亚太经济时报》(原属广东省社科院属下)编辑部主任,后任《华商时报》(原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属下)总编室主任,80年代末曾采访过两任国家最高领导人。2009年底仅仅因在自己QQ空间写过几篇日记,对重庆打黑问题提出批评,结果被判刑3年,如今已服刑1年半。 (博讯 boxun.com)

    
    本来,高应朴先生自身就曾是媒体人,可是当其“因言获罪”后,居然无法通过媒体为自己喊冤叫屈,真是天大的讽刺。好在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侥幸得是,庙堂之上还有火眼金睛存在,使重庆问题终于有了一点眉目。作为高应朴先生原来的同事,我真诚地希望重庆能够重新审理高应朴案件,使得高先生能够得以平反昭雪,并为其恢复名誉。恳望全社会舆论的关注。
    
     “高应朴案”是一起不折不扣的天大冤案。与众所周知的“李庄案”不同,“李庄案”毕竟是公开审判的,并且重庆方面无论如何还算给了李庄先生“申辩”的机会,而“高应朴案”的罪名却是一个莫须有的“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行,一点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刀俎之鱼,任人宰割。大家不妨仔细想想:高应朴仅仅在自己的QQ空间写了几篇“日志”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言论与行动),也仅仅是对“唱红打黑”提出点个人不同意见。高应朴先生既无*****主义言论,更无*****主义行动。竟然获如此重罪,是不是非常荒唐可笑?
    
    高应朴先生案件的所有审判过程,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当高先生被重庆秘密判决有期徒刑3年后,不许其上诉、不许其喊冤。而高应朴先生本人也表示“服从判决”,为此,还向重庆当局书面保证“永不翻案”。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还按照重庆有关领导的要求,也特地写了书面《保证书》,保证不将此案透露给任何人。
    
    于是,一个颇有黑色幽默味道、更为荒诞的、被人曲扭过的现实居然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唏嘘不已的方式这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第一,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在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的母亲(居住在四川成都)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坐牢的消息,而高的妻子只告诉高的母亲(不知是否有人命令高妻这样讲):高应朴“在伊拉克做生意”。而高应朴年迈的老母亲也确信自己的儿子在伊拉克做生意、干大事,还为此感到很骄傲,并经常带着得意的神情讲给自己的街坊邻居们听呢。
    
     第二,在高应朴被捕、判刑到今天,将近2年的时间内,高应朴妻子(重庆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所在学校的领导、教师和学生,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同事、老师有个“在伊拉克做生意”的丈夫。尤其令人感到颇具“喜剧”色彩的是:即便与高应朴同住一个小区、甚至一栋楼里的邻居们居然也不知道高应朴被捕判刑的消息。每逢邻居、好友们问起,高的妻子也只能这样回答说:“我家老高在伊拉克做生意,现在的伊拉克能赚大钱呢”。
     第三,2009年夏末秋初的一天,高应朴在被重庆警方从家中带走后的几小时内,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高应朴的妻子在惊慌失措中曾经给我与高的其他几个好友打过电话,希望我们几个好友能够通过自己的关系,在北京为高应朴聘请知名律师为其辩护。我们也为此奔走努力了几天。但没过一星期,高妻便给我们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地说:“你们什么人也不要找了,千万千万不要再找律师了。”,此外,高妻还特别嘱托、反复叮咛我说:“老高这件事,你们千万不能让媒体知道,更不能透露给境外媒体。否则,一旦老高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听罢高妻的嘱托,我们几个朋友,立即停止一切行动,只好沉默以待。
     ……
     一转眼,接近2年的时间过去了。俗话说得好:皇上不急太监急,我们这些高应朴昔日的同事和朋友们,却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啊。我常常这样联想:高应朴就像一只当着我们的面被宰杀的猴子,而我们这些同事与好友无疑就是一群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鸡鸭,一天到晚大气不敢喘、惶惶不可终日。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与悲凉啊。
     据高妻说:老高服刑后身体状况比原来似乎好了一些,体重也减轻了不少。在监狱里可以阅览《人民日报》、可以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还可以阅读一些政治、哲学、历史、小说等方面的书籍。你看老高这小子,在监狱里活得多“滋润”啊——莫不是这家伙是“故意躲起来修身养性”不成?诚如斯,实乃人生之“大智慧”矣,令我辈愧而望尘、实不及也!
    
     高应朴妻子电话:15086856737;其QQ号码为:26199498,736298435
     如您愿意为其提供法律帮助,请与其联系,谢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9905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 刘国凯女装修工--工地札记之六
  • 独往独来郭文贵12-12直播文字版17-12-12
  •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 东海一枭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 槟郎人间森林诗人游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论坛最新文章:
  • 举办奢华生日派对遭舆论批评 马克龙自辩
  • 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 汉堡极限运动员万里长跑跑完古丝绸之路
  • 奥地利右翼联合政府声称不会公投脱欧
  • 中情局向俄通报圣彼得堡恐袭密谋 普京向特朗普公开致谢
  • 沙特“打虎”王储掷3亿美金购巴黎近郊城堡
  • 团中央书记:少先队员要热爱党 热爱伟大领袖习爷爷
  • 法国航海家加巴打破单人帆船环球赛世界纪录
  • 美副总统下周访耶城 阿巴斯吁巴人大游行抗议
  • 一朝鲜“特工”在澳洲被控罪
  • 川普稅改中国有两大应对:行政干预加垄断
  • 法媒是怎么看特朗普换掉美联储主席叶伦?
  • 智利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充满变数
  • 马来西亚选举日近 政党紧张备战
  • 中国产C919第二样机上海试飞成功
  • 印尼大游行抗议特朗普承认耶城为以国首都
  • 智利南部暴雨山崩至少5人死亡15人失踪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