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瘦脸针 北京微整形黑洞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0日 转载)
    
    六里桥一快捷酒店客房内,“医生”拿着注射器,正在为打瘦脸针顾客配药。(取材自新京报)


    六里桥一快捷酒店客房内,“医生”拿着注射器,正在为打瘦脸针顾客配药。(取材自新京报)
    
    北京市日前查获多个非法美容针“黑窝点”,美容城批发、销售、打针,“肉毒素”的违规一条龙生意,近年来已经不知不觉地渗透到医美行业。这些在线上线下违规流窜的“肉毒素”、“玻尿酸”不仅违法,而且会让使用者冒上生命的危险。
    
    ★10平米店 当注射室
    
    目前,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仅批准上市两种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俗称肉毒素或肉毒杆菌),分别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中国制产品(商品名:衡力)和爱尔兰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生产的进口产品(商品名:保妥适 BOTOX)。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正规医院,注射一支肉毒素,价格在数千元甚至过万,然而,肉毒素作为药品,其流通和使用场所有严格限制。
    
    但随着医美市场需求的急速扩大,市场上出现了多种“进口”肉毒素。
    
    这些肉毒素因功效不同,在黑市里部分被俗称为“白毒”、“粉毒”、“绿毒”,每支售价在数百元左右。对买家而言,这类产品便宜,对卖家而言,利润高。近年来,销售、注射进口肉毒素已经成为部分线下美容店的重要利润来源。
    
    世纪天乐美博汇美容美发商城,四层的商场集聚了上百家美容产品店,是全北京美容产品的供货中心之一。
    
    商场二楼的“百色韩艺”美容用品店,店铺不大,十多平米,店老板“舒姐”表示,可提供肉毒素和玻尿酸注射针剂,“都是韩国进口的,白毒480元/支(人民币,约69美元),粉毒650元/支”。
    
    个别门店“偷着”出售肉毒素,在商场内并非秘密。美博汇作为供货中心,销售的进口肉毒素,往往会分销到各个美容店,这些美容店除了销售外,甚至还提供注射服务。
    
    搜秀城,位於崇文门商圈,与美博汇只有两公里的路程,三层有专属的美容美甲区。
    其中一家美甲店,约十多平米大,店内就提供注射服务。自称北京某正规医院的“刘医生”用棉球擦拭店员腮部,左手按住咬肌附近,右手持针顺势刺入。注入一半针剂后,拔出针头再刺入腮部靠前位置,将针剂注完。随后,同样的操作在店员脸部另一侧实施。至手术结束,整个注射过程仅用时一分钟。
    
    这家店不但没手术设备,亦未见悬挂任何经营资质证明,医生也无法出示资格证等证件。
    
    ★微信预约 上门打针
    
    事实上,类似的肉毒素注射手术,不只出现上文中提到的搜秀城美甲店内。北京朝阳大悦城和三里屯两处商圈的多家美容工作室内,也可为顾客注射肉毒素。
    
    在大悦城公寓内,分布著十来家“美容纹绣”工作室。随机进店咨询的七家店中,有三家称“可打肉毒素”,都是店内注射,打针的人则是“正规医院来的”。注射一支肉毒素收费1500元至4000元不等,药品不同价位悬殊。
    
    经暗访发现,违规注射美容针剂的市场十分混乱。除美容场所外,一些出租房甚至宾馆房间都成了“整形师”的“注射室”。
    
    沈阳军区总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陶凯称,提供瘦脸针注射服务的整形机构必须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注射场所应当严格执行消毒条件以及相关医疗配置,若在非正规的场所内注射药品,容易引起细菌感染,甚至可能引发传染性疾病。
    
    在一家二手交易平台上,透过搜索“肉毒素”,添加了名为“依依”的微信。“依依”自称可“提供注射瘦脸针服务,白毒一针1600元”。
    
    按照“依依”提供的地址,到姚家园东里小区一间出租房。身穿白大褂的“依依”将人引进门内,靠右一间十平米左右的次卧。窗台边摆着一张铺着蓝布的病床,半米多高的三层杂物架上堆著未开封的针剂、针管和棉签。此外再无更多设备,这就是她为客人打肉毒素的“注射室”。
    
    依依对于自己没有相关医师资质并不遮掩,她表示,自己并非正规医院的医师,打瘦脸针的本事是自费1万元去韩国学到的。
    
    “医疗美容资质的证书需要多年进修才能考取,现在外面的小诊所,哪一个有正规资质?”
    
    依依笑着说,自己一年前开始接活,打肉毒素的平均两天左右一个,过年期间一天就有一个。为了保障打针者的安全,自己会给打针的顾客做皮试,只要掌握注射技巧,打肉毒素并无风险。除了在出租房内注射,依依还出诊,京津冀地区都可上门服务。
    对于出租房简陋的环境,依依并不在意,她说,“最夸张的一次,我在车上给人打针,位置扎对了就没任何问题”。
    
    除了在出租房中打针之外,甚至有人将“注射室”安置在宾馆客房。
    
    ★学微整形 5天包会
    
    眼下的微整形市场中,诸如“依依”等非法行医者正在瓜分美容行业,不仅如此,这些需要专业医师操作的技艺在非法行医者眼中却是五、六天就能学会的。
    
    “百色韩艺”美容店的“舒姐”曾表示,自己也招收学员教注射瘦脸针,学费超过6000元,“一对一教,聪明的话五、六天就能学会。”她提醒说,现在会打针的“医生”不好找,若想开美容店,自己也要会“打针”。但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注射肉毒素除注射场所有严格条件限制外,注射人员也须持有医疗资质,否则即涉嫌非法行医。
    
    “依依”曾透露,自己除了打针外,“还带学生,已经教出许多学员,3880元/人,5天包学会。”按照她的说法,学员只须在她这里学习基础理论知识,再练习数次扎针实操,“回去后就可以给别人打针了。”“依依”称,学员学习结束后,大多也会“开小诊所”,也可以招收自己的学员,以此牟利。
    
    据了解,对于非法行医群体而言,线上各大网络平台成为他们揽客的方式之一。
    透过QQ群搜索“微整形”,随即弹出数十个坐标在北京的微整形群,群内成员活跃,不断有成员发出出售肉毒素、注射美容针等广告。
    
    在微博中输入关键词“肉毒素”,便出现“全国大型微整形针剂批发”、“医疗整形某医生”等微博名,点入其微博主页,大多是打肉毒素、玻尿酸等产品的面部效果图和视频,图片上印着微信号。
    
    经随机添加一个微博名为“beauty工作室-”的微信号,对方询问“是否咨询瘦脸?”
    交流中,对方称自己是北京某大型医院医生,在外私营一间名为“罐之韵”的减肥机构,但对老顾客,也提供打瘦脸针服务。对方称,注射是自己亲自做,“3000元一支,就在店里打。”在其看来,瘦脸不算手术,没必要去大医院。“医院比我这环境好,但价格贵好几倍。”
    
    随后,经查看其提供的机构营业执照发现,这家机构经营范围并不包含诊疗活动。
    对此,中华医学会美容与整形专科分会会员王忠杰直言,在这类非法行医者队伍中,类似的“繁衍”模式已是常态,且近乎失控,不少消费者也因此吃了苦头。有微整形行业人士分析,目前超过40%的市场被非法行医者瓜分,正规医疗机构打出的质量保障往往不受重视。
    
    ★代购肉毒素 假货多
    
    “中国市场热销的进口肉毒素白毒、粉毒、绿毒和德国的西马,我们都有存货。”自称是一家航空公司空姐的小白称,可从韩国代购肉毒素,其中白毒每支1200元。一名医美诊所医生透露,除了正规医美机构,市场上流通的肉毒素等美容针剂和药品大多是水货和假货,这其中假货占比远大于水货。 
    
    小白称,韩国禁止外销针剂,药店不能开架售卖。她从韩国将货发到香港的清关公司,再清出来发往内地,之后再卖给买家,“我被查过几万元的货,如果被公司发现,空姐的职位也可能丢掉”。
    
    从小白处购买的“白毒”从江苏淮安发出,透过顺丰快递送到北京。“货品仓库、发货地点必须经常换,不然太容易被查扣。”小白说。
    
    小白的肉毒素利益链不止于此。交易后,小白还帮忙联系“正规医院医生”进行注射,注射费用500元,医生一般在宾馆出诊。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曹伟表示 ,“提包客”私带非法注射材料情况并不少见,透过海外走私到境内,这类产品未经食药监部门审批,属于假药。他表示,按照正规的流通链条,进口的药品应先由生产地到包装地,再经过海关的审批后进入内地,到达正规医美机构,再到达客户层。
    
    朝阳法院民一庭法官宋晓佩表示,目前很多没有资质的美容机构属于商业机构,不具备相关业务和手术的资质,消费者由于没有病历挂号单据、诊疗费用收据等证据,很难透过医疗损害纠纷维权,只能追究人身损害赔偿。
    (中国新闻组整理)
    来源:世界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26123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美容院老板售瘦脸针翻价八百倍被起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 马也会长兔唇吗
  • 龙神又吃人
  • 陆文:肾盂肾炎7
  •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 忆苦思甜,才能不忘本没有美国帮助,中国哪有今天
  • 忆苦思甜,才能不忘本没有美国帮助,中国哪有今天
  •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吹牛犯法吗
  • 李芳敏144000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
  • 藏人主张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
  • 谢选骏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 东海一枭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 邱国权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 陈泱潮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 艾鸽艾鸽诗歌《龙复活》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10
  • 郑恩宠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 匣子说话GT:正告习无赖:魔海无边回头是岸!
  • 槟郎黑夜的纸杯烛
  • 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 郑恩宠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 谢选骏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 高洪明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庙会文化展在巴黎登场至5月1日止
  • 印度尼西亚法庭判八名台籍毒贩死刑
  • 马克龙:将不会会见达赖喇嘛
  • 马克龙:如需要愿在北京与达赖喇嘛之间斡旋
  • 马克龙美国国会演讲强调多边主义
  • 台湾海峡很可能成为下一个东亚危险的“热区”
  • 法国专家:中国汽车市场是跨国集团的“毒品”
  • 马克龙的“友谊之手”无奈撼不动特朗普的民族大旗
  • 法国工业巨头博罗雷因涉非洲腐败被起诉
  • 美外交官指责中国违反WTO规则 中方反指美国也违规
  • 中纪委: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双开”
  • 美国最大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停售中兴手机
  • 瑞典发明家杀害并肢解前南华早报女记者被判终身
  • 香港民政局慷公帑之慨乱批亲共大陆交流团一人也成团
  • 中国驻大溪地领馆擅改楼房遭房东下逐客令
  • 朝鲜车祸死者乃乌有之乡朝圣团员孔庆东闻讯如丧孝妣
  • 加拿大罕见批评中国在南海“制造敌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