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霞绝望:我没权力说话,像尸体一样躺着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6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刘霞绝望:我没权力说话,像尸体一样躺着
    
    刘晓波遗孀刘霞发给诺奖得主赫塔·米勒(Herta Mueller)的信件被公开后,她的朋友和人权组织都表达了对她身体状况的担忧。
    
    刘霞绝望:我没权力说话,像尸体一样躺着


    作为刘晓波的妻子,56岁的诗人刘霞长年处于软禁之中。在一封写给2009年诺奖得主米勒的信件中,她写道“我要疯了“。国际人权日当天(12月10日),德国北威州莱茵-马斯职业学校的几百名学生在中国驻柏林大使馆门前举行抗议,也参加本次集会的米勒朗读了刘霞写给她的这首诗:“我蜷缩成一团/因为有人敲响了门/我的脖子开始变得僵硬/我却不能离开/我自言自语/我要疯了/我那么孤单/我没有权力说话/大声说话/我像植物一样活着/我像尸体一样躺着“。
    
    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在Facebook上发布了这手诗歌的手迹。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他说:“我分享了她的诗句,希望可以敦促西方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与中国政府交谈,让她尽快离境。“
    
    台湾中央社援引廖亦武表示,他对中国政府至今不愿释放刘霞感到不解:“长年遭到软禁的刘霞,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差,她是一位在公众面前讲不出话来的艺术家,又是深度的忧郁症患者,有什么理由不让她出国?把她关在中国,反而让人有无限想象。“
    
    刘霞的另外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表示,自己最后一次联系到刘霞是在今年8月:“她一定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
    
    台湾《自由时报》指出,人权人士胡佳表示,他最后一次拥抱刘霞是在2012年,当时她就因为丈夫刘晓波的监禁而出现精神忧郁。他呼吁西方民主国家应该尽快和北京进行外交斡旋,争取让刘早日出境:“同时也应该尽快派人和刘霞会面,给她一些鼓励和温暖。“
    
    美国和欧盟都向习近平发出让刘霞获得自由的呼吁,希望中国当局让她能够出境。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问题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向媒体表示:“外国政府应该公开声援刘霞,各国高层应让中国政府知道,刘霞没有被遗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705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像尸体一样躺着”:刘霞痛苦的生活现状 (图)
·刘霞新诗曝光称受死人一样待遇 (图)
·刘霞致信诺奖文学得主赫塔米勒
·刘霞亲笔信曝光 称自己孤单要疯了 没权力说话 像尸体般躺着
·贝岭、孟浪:独立笔会三奖颁布 刘霞命运引关注
·友人:刘霞经历手术 精神几近崩溃 (图)
·刘霞已做子宫肌瘤手术抑郁症严重 外界吁尽早允其出国
·刘晓波遗孀刘霞转做手术 陷重度忧郁
·传刘霞做手术并受重忧郁症困扰
·52名作家促习近平还刘霞自由 (图)
·天安门母亲被上岗 高瑜刘霞胡佳“被旅游”
·19大前夕 高瑜、胡佳、刘霞“被旅游”
·维安:刘霞被旅游 冉云飞禁来港 14人被刑拘 (图)
·刘霞被带离北京“旅游” 19大后才能回家
·刘晓波遗孀刘霞仍遭监控 出入国安接送 不得上网
·廖亦武曾与刘霞通电话称刘晓波要妻子必须离开中国 (图)
·刘霞返京继续遭软禁 每天需服抗抑郁药 (图)
·没拿到刘晓波骨灰盒 刘霞返京陷重度忧郁
·又一友好通话刘霞 北京“重要人士”非常紧张 (图)
·刘霞悲痛健康不佳 将尽速安排体检 (图)
·刘霞:我厌倦了(中英文)
·李金芳:世界,请不要忘了刘霞 (图)
·高洪明:质问中国当局,为何非要置刘霞女士于死地?
·刘霞的律师呼吁国际社会站出来 (图)
·高洪明: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被保护得消失了!你懂得?
·王超华:痛悼晓波,心系刘霞 (图)
·杨明华致习近平的恳请信:请关注弱女子刘霞的自由 (图)
·天安门母亲: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余杰:刘霞——作为刘晓波的人质
·刘晓波化身“空椅”刘霞命运堪忧!
·胡佳:迅速让刘霞脱离苦海以免悲剧重演 (图)
·高洪明:人们都来关注刘霞女士的冷暖安危!
·高洪明:祝愿刘霞不论走到哪里都成为中国的自由朝霞!
·刘霞诗歌《变形动物》和《呼喊》
·刘晓波入狱后的刘霞生日聚会/廖亦武 (图)
·忆秦娥·题刘霞/艾鸽
·新年问候刘霞和为民主自由而失去自由的勇士们 (图)
·野渡:写给刘霞——荒谬时代的弱女子
·却话巴山夜雨时----刘霞失踪70天后/张鹤慈
·衣带渐宽终不悔——深入刘霞的世界(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