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世骇俗—张林史观第一集:道教、儒教、汉字和创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张林是著名作家和民运人士,他既是一位思想者,又是一位行动者。16年监狱里的漫漫长夜,不仅没有摧毁张林的意志,相反更加锤炼了他的思想。我们相信,这个系列访谈节目将会给观众朋友们带来全新的思想冲击和深深的思考。今天是本系列节目的第一集。本集节目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即为什么两千年中国没有进步?儒学救国和科技第一都是笑话!
    (上)儒家文化使中国人顺服 道教、儒教不是宗教
    
    
    (中)汉字不是先进文字
    
    
     (下)中国科技没有创新能力。
    
    
    张林指出,两千年中国史,一言以蔽之:始于做伪,终于无耻!黑格尔曾这样评价:“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几千年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大赌场,恶棍们轮流坐庄,混蛋们换班执政,炮灰们总是做祭品,这才是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事实上,中国任何一次革命都没能使这个历史改变。” 张林说,所有中国史书,都是站在皇帝立场编写。统统都是谎言集结。中国文人一句 “货与帝王家” 道出了中国文化的本质:做帝王奴才,肝脑涂地。直到今天,中国都还没有出现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群体。在节目中,张林阐述了以下的观点:为什么两千年中国没有进步?从政治体制(皇本主义),到意识形态(儒家思想),以及语言(象形文字)、科学技术都已经完全丧失创新能力,毫无内在驱动力。为什么中国从来不能产生宗教,中国学者迄今对此缺乏研究,西方史学家大都感到奇怪,一部分则指出,因为象形文字导致大脑皮层结构不同,不能产生宗教与科学。我的回答则是:因为皇帝不能忍受任何一个有凝聚力的群体!为什么中国人迄今在语言上依然保持刀耕火种的原始象形文字?因为皇帝为了统治,已经消耗了所有精力,最害怕任何变化,而文字系统相关方面太多,而皇帝恐惧任何变化或创新。另一个因素是中国由于地理因素,太庞大产生的夜郎自大情结,缺乏危机感,拒绝学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9413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林:赵紫阳不可能像叶利钦振臂一呼/纪念六四29周年
·张林:文革52周年与习近平“新时代”
·云南涉毒越狱犯张林苍犯脱逃罪获刑5年 或终身监禁 (图)
·张林:20年前闯关回国,为何如今逃离,兼评三代领导人
·成都找工作安徽民运人士张林遭寻衅滋事扣押并被驱赶
·重庆渝北法院组织200多人绑架张林后实施强拆 (图)
·【视频】中国民主人士张林女儿的故事
·为女争取入学被囚三年 维权者张林获释 (图)
·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获减刑释放回家
·刘晓原律师:张林未获释
·姚诚:数次判监,坐牢17载的张林8月17日出狱
·张林之女六四感言 关注六四传播六四
·合肥民主人士柴宝文参与张林女儿维权行动被抓
·被中国关押异议人士张林女儿获美国庇护 (图)
·因声援张林女儿的李化平、周维林案将于12月12日宣判 (图)
·安徽著名民主人士张林被送到安徽潜川监狱服刑
·张林案上诉 蚌埠中院侵犯当事人辩护权 律师提控告
·张林今会见辩护律师刘晓原 告知其已上诉 (图)
·争取女儿就学权利 异议人士张林被判刑 (图)
·著名民主人士张林被蚌埠法院判处三年零六个月
·《惊世骇俗—张林的中国近代史观》十集系列访谈节目预告
·张林:人民不是国家的奴隶
·张林:公民权利被剥夺下的绝症中国 (图)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同案犯之张林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张林祥:鸦片战争原来是这个样子
·廖祖笙:郭飞雄、许志永、张林何罪之有?
·张林:我的最后陈述(整理后的文字版)
·张林已开庭,请大家关注周维林李化平二君
·姚诚:张林救助 悲欣交集
·安徽维权人士就张林父女遭遇的声明
·挪威森林:上海公民声援张林父女。
·张林:拯救浙江资深民运人士王荣清的生命!
·仗义每多屠狗辈—为张林募捐有感 (图)
·张林:入狱14年 作家杨天水住院50天病危
·胡平: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毛泽东毁掉了几代中国人?/张林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