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国际新闻]
   

“友谊之桥”汉藏学生交流会即时报道:网络直播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Watch live streaming video from bridgeconference at livestream.com


    由中国青年基金会和若干所美国高校合办的“友谊之桥”汉藏学生交流会议将于2010年5月23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30在纽约亨特学院召开(曼哈顿68街)。达赖喇嘛会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演讲。

博讯介绍:会议室可以容纳250人,提前报名爆满,安排了分会场。
本会议组织者是孔灵犀,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中国留学生,他高中时即有发明专利,因为政治观点被警察传唤,后来美国留学。(博讯2003年发表的孔灵犀的稿件,当时他还在中国)
按惯例,出席的听众提前提交简短个人资料,持证件入场。这个教学楼保安会很严密。

图片是孔灵犀2008年在纽约州和达赖喇嘛见面后合影,博讯的原报道有孔灵犀和达赖喇嘛交谈的视频

   ********** 
现在是10点36分,快开始了。
10点43分,达赖喇嘛来前,孔灵犀在介绍来宾。
直播有广告,有人抱怨。如果讲话时插播广告,会非常糟糕。

10点45分,达赖喇嘛到了学院。

10点50分,达赖喇嘛已经进入会场。

10点52分,孔灵犀开始发言。感谢嘉宾、感谢达赖喇嘛参加这个会议。讲话是英文。
10点55分,被广告打断,非常糟糕,以后建议使用ustream。

10点59分,有网络观众说:he is no fear in speaking the truth (他很勇敢的讲出真话)

11点,达赖喇嘛开始讲话,他戴一个遮阳帽,墨镜。因为灯光太强,刺眼。

11点6分,又一次广告。11点17分,又一次广告。 11点28分,广告打断讲话。11点51分广告打断,之前还有一次,建议不要用此服务。

11点30分,达赖喇嘛讲话结束。他用中文问,“对不对?”

11点35分,提问开始。


12点8分,达赖喇嘛给主席台的嘉宾送哈达。达赖喇嘛离开会场。

问题:你谈到你是社会主义者,请问西藏如何实现社会主义?
回答:首先要在中国其它地区,实现社会主义。
达赖喇嘛接着分析了毛时代、邓时代、江时代、胡时代。
达赖喇嘛宣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很熟悉,毛泽东一起吃饭时,喂他吃。毛把达赖喇嘛当儿子,达赖喇嘛把毛当父亲。

达赖喇嘛举例瑞典等国家,社会主义很成功。如果有法制、自由,社会主义是可以成功的。

问题:国际文化、权利公约对中共的约束,如何监督中共对藏人的权利保护。(编者按:问题太长,问之前请想好)
回答:(广告打断一次)

问题:什么情况下作出妥协,以获得回西藏?

12点37分,下午议程开始,嘉宾将要讲话。

12点48分,西藏问题学者李江琳用英文讲“历史”。

达赖喇嘛讲话大意:
所有种族都是一样的。开始讲人类的快乐,信任、没恐惧感等是快乐的源泉,不是金钱。
动物没有警察,但可以维持下去,因为它们有合作、、、

针对传说中,达兰萨拉有中共间谍,达赖喇嘛说,我们也欢迎间谍,因为我们没有什么要隐藏的。

达赖喇嘛邀请世界各地的学生、学者去西藏,包括美国学生,即使不讲藏语,讲中文就可以。

孔灵犀讲话中文版:
大家早上好,

我叫孔灵犀,是本次“友谊之桥”汉藏学生交流会的组织者之一。首先,请让我感谢所有出席本次活动的朋友;我知道很多亨特学院的学生是直接从图书馆过来的,因为明天就是你们的期末考试。再次感谢你们的参与!同时,也非常感激出席我们会议的专家学者;有几位是专程从中国赶来参加此次会议!最重要的是,我们非常荣幸达赖喇嘛尊者能从万忙中来到我们的会议!我想向尊者汇报一下,在这间礼堂里有大约230名学生,其中一半来自亨特学院,另一半则是纽约或者其他城市的学生或青年。在他们当中,大约一半是汉族同胞,40%是藏族同胞,剩下的嘛,学生也好或工作人员也好,他们不幸地成为了这间屋子里的“少数民族”。

的确,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关乎到“少数”人的会议,关于一片土地上的原住民面对着一个不太理解他们的精神信仰和生活方式的强权。有些人可能会说这种情况只不过是人类历史中习以为常的惯例,因为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强权就是正义。(他们说)在古代,罗马人修建了公路、房屋、庙宇、市场,并用不容挑战甚至是残酷的手段在他们征服的土地上传播着罗马人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在现代,这样的情形正在中国的西藏和新疆地区,以及其他几个国家发生着,甚至在我们的电影院中,在《阿凡达》中的潘多拉星球上!

然而我反对这种简化的理解。在我们的历史中,我是说人类的正义与良知的历史上,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强权就是正义”的逻辑,他们超越着自我,追寻着良知与尊严,为了希望和更好的未来,表现出罕见的宽容与忍耐,愿意甚至渴望去面对看似的混乱和各种危险,把自己的命运放在不断地追求与探索解决实际问题中,而绝不会把接受噤声和隔离政策作为自己的选项。

这也是我们一群汉藏学生组织这次会议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探索着生活的意义并追寻着命运的节奏,因为我们认为化解有可能存在的矛盾、偏见和误解的最佳方法是提供一个自由的平台,让不同身份、背景和视角的人士进行平等和冷静的思想交流。

然而,有时候这看起来似乎有些理想主义。我妈妈有次对我说:你是一个叛逆者。什么?一个为了叛逆而叛逆的叛逆者,对吧,你又不是一个藏族人,而且中国政府现在这么强大,你为什么不离这些事情远一点呢?

我告诉她,如果你真心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你怎能忽视我国四分之一领土上的居民人所面对的问题?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而且,我觉得每一代都在找寻并完成着自己的使命。我觉得我们父辈的使命,比如军涛他们,就是建立宪政民主并为中国的发展和未来找寻一个答案和出路。而我们这一代人,会用真诚、善良与宽容来治疗国家的创伤,不仅继续经济的发展,更要帮助建立一个新的秩序,在里面,每一个个体都能够有尊严地活着,任何观点都可以自由地不受威胁和恐惧地表达,最终我们在通过批判性地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传统上,振兴从中国辐射于四海的东亚文明。

听了这些话,妈妈这样看着我(惊奇诧异地),深吸一口气后说,快去把午餐吃了,“你倒不是一个叛逆者” 然后开玩笑地补了一句,“你疯了,不过有时候是好事。”

其实对我而言,现在在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学习,一直尝试着从所有可能的视角去理解我们的世界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我们人类的自由与准则。我开始越来越觉得迫切需要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在我们这个充满活力并富有巨大挑战性的社会里——去实现这些自由,我们对良知与正义的抉择将重新定义我们的生命与价值。

因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历史的关键时期。现在,我们走进大学时发着手机短信,出来时人手一个推特账号。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狂热地去追求西方的流行时尚、消费以及表层的奢华与情调。可是如果快速的发展是以环境的急剧恶化和底层社会人们的尊严为代价,那么这样所谓的“快速发展”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我们可以对各种事物进行反思和探索吗?当媒体被严格控制,网络被屏蔽,讨论被禁止,当工人和农民的基本权利被剥夺,当探寻真相的记者和追求良知的学者们在监狱中慢慢憔悴,我们真的有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吗?

在这次会议的准备过程中,我们与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的几位领事有过若干次建设性对话。在这些畅所欲言的交流中,他们似乎不断表达着对于中国的和平崛起与现代化信心十足。而我对他们非常明确地表达的几个观点之一是:中国永远无法真正崛起或成为一个成熟的大国,除非我们重新探索,批判性地重新审视并实践自己的精神价值与文化传统。我们需要对自己的丰富文化遗产提出全新 的问题——哪怕暂时全盘借用西方的视角去激发新的思维,而绝对不只是现在这般盲目自信,仅仅视我们的传统为常规、老套的教育和研究,或口号式的政治宣传。用古典与传统当材料来激发毫无价值的爱国主义,在全球兴建孔子学院却中国社会忽视仁义礼智信的价值,这是没有帮助的。只有通过不断地与西方对话和批判性地自我反思之后,真正传承并实践着华夏古典文化的中国才能迎来道德的回升和社会、思想与文艺的全面复兴,才能成为拥有创造活力的富强国家。当然还包括通过多元文化的视角对传统提出崭新的问题并和其它文明进行深入的交流,这当然包括西藏文明。


今天,达赖喇嘛来到这里——我们要问他什么呢?关于历史,文化,政治,精神价值,还是汉藏关系?抑或只是关于自己?在我看来,了解自我和他人是一项漫长的贯穿于一生的功课。比如,什么样的诱惑可以使原本天使般的冲动转变成与之完全相反的邪恶与坠落?为何乌托邦式的理念常常导致着梦魇般的现实?当人们拒绝为自己和他人的言行履行责任并,社会如何发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人们如何在内心说服自己并去错误合理化,为自己辩护从而逃避自我的谴责和认知?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深刻思考的重要问题,任何轻易进入大脑的答案都并不能令人放心,因为这些问题基于人性脆弱的根本——我们如何去克服他们?因为人类文明的存在中这些问题无处不在。


我祈求智慧。我近代表友谊之桥会议的全体参与者,诚挚邀请西藏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分享他的观点和指引。

谢谢。

孔灵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5/2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友谊之桥”汉藏学生交流会:达赖喇嘛发表演讲,视频直播
  • 达赖喇嘛将出席“友谊之桥”汉藏学生交流会议并发表演讲(图)
  • 汉藏青年的友谊之桥是这样搭建的:纽约交流会/赵岩(图)
  • 首届汉藏学生“友谊之桥”交流会议即将于纽约举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