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名门之后的洪晃怎么活成了“痞女”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外滩画报
    
    
名门之后的洪晃怎么活成了“痞女”

    
    名门是因为她的出身,外祖父是名士章士钊,母亲是最后一位名媛章含之,父亲是着名国际经济专家洪俊彦,继父是前外交部长乔冠华,史家胡同长大,从小家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痞女则是形容她作风勐烈,兴之所至开腔放炮开炮,无论关系、更无论身份,曾经的同事、同好还是陌生人,冯小刚、王思聪、苏芒、晓雪,都领教过她的炮火滋味。行事作风与名媛的人设不挨边,痞得让人刮目,不得小看。
    
    国内人对于名门或所谓蓝血贵族的想象,经常加入许多历史戏曲元素,微博问答上,就有人花价钱问洪晃:在我们国家最穷的那个年代,你们是不是也是锦衣玉食、绫罗绸缎?给我们描述一下你当时的生活呗。
    
    洪晃脾气出乎意料地好,耐心作答,告诉他当年母亲怀孕时,父亲想尽办法才让她喝上一碗鱼汤,那种年代锦衣玉食可要杀头的。
    
    手握经济命脉、爱玩小圈子政治、城府深重,洪晃看上去和这些词一点儿都不沾边。她虽然经常出现在各种高端聚会中,但多是她自己打滚扑腾的娱乐圈和商业圈。政治名流圈子里,她从来绝迹——虽然曾经最爱和妈妈聊他们的八卦。
    
    她自己说过,和名流们合不来。有一次聚会上,听座上人大聊特聊新式私人飞机和游艇,她觉得无聊透顶。最近,她打官司要来30年的修缮费后,把从小长大的史家胡同51号还了回去。
    
    “彻底退出中国的特权阶层。值得庆祝一下。我不想得到一个四合院,但是让我的灵魂变成一个废墟。能够流传下来的一定是我们珍爱的,我们珍爱的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我们能够理解的东西是教育出来的。”她特意微博以记。
    
    虽然有人评论,这话说得未免太迟,也有点酸。但这样的表态,确实符合她“痞女”的形象:放飞自己。
    
    当年《一步之遥》上映,她为挺好友姜文和王思聪舌战,不惜投身那场将王思聪讽刺为“new money”的混战。
    
    这场战争真是不智,论艺术或论其他公众议题,就事论事最紧要,因为观点不和,就攻击对方身份,以及揣测对方用心与立场,实在是气急失言。观战的人们多么聪明,立即将它归为“old money”与“new money”的对垒。原本好好的电影讨论,瞬间成为新旧阶级对战的好戏。
    
    其实这事儿压根上纲上线不到那步,姜文虽是大院子弟,和洪晃从小是邻居,但并不是高干出身。洪晃帮腔也纯属义气,事后承认自己不占理,其实王思聪有胆量叫板自家投资的电影,还挺不错的。
    
    给人贴标签,以及被人贴标签,大约是所有言论战役里,国人免不了俗的应激反应。
    
    百度洪晃的名字,跳出来的关键词里有“洪晃名言”一条。随意翻翻看,全都精彩犀利。
    
    讲男女事的:床上用品应该选用品质好的优等货,包括男人。
    
    讲女性生活的:一辈子不嫁都没事,只要不耽误生活。
    
    讲时局风气的:我是个实在人,在这种“假天下”里活着,让我深深感到绝望,从肚脐眼里渴望真东西。
    
    与其说她敢讲,不然说她已然祛魅。对人们追捧的、视若珍宝的那些东西,统统看够看透。
    
    比如,权贵的魅。不仅不在圈内打混,还说压根就不该存在特权阶层。
    
    比如,时尚圈的魅。某年年底跑时尚派对跑得体累心累,干脆写了篇博客《时尚拜金族的三聚氰胺》开枪,旁人趋之若鹜的金碧辉煌,就她敢戳破皇帝的新装,大喊无聊。
    
    比如,消费主义的魅。虽然也在时尚圈打混,她却不认同所谓鄙视链,穿什么礼服、戴什么首饰,就代表你是什么样的人?滑稽无聊。物质堆砌的生活,是灵魂空洞的表征。
    
    这些魅能在她那祛除,当然除了她的聪颖好学之外,倒是叫人见到了名门出身给人的实在好处——那就是教育与见识。
    
    她12岁就出国留学,后来考上有小常春藤之名的瓦瑟学院。20出头,在80年代,已经年入7万美金。后来看准国内改革开放起飞的机会,回国做生意。开始从奔着挣大钱去,见多人心后,发现自己其实并没商业头脑,反而更适合做内容,文艺圈、时尚圈随意扑腾,逐渐走向写意人生。
    
    只知道在父荫下蝇营狗苟的阿斗何其多?飙车泡妞的新二代们也不少见。她还兜兜转转,年过半百,在微博上推荐粉丝看讲述社会如何失真、不再追求本质的哲学书《景观社会》,反思精英制度的责任感缺失。完善的教育在其中起到多大作用,不言而喻。
    
    有人戏谑她如今阶层掉落,但被权与贵的身份绑住,被钱与物的欲望绑住,被性别与文化的“原罪”绑住,在权势的棋局里,做一颗棋子,用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来衡量自身价值,就真的是好?是对出身优势的不辜负?
    
    不,天底下最难得二字是自在。她如今的活法,做喜欢的事、身边是踏实的人、不被任何评价体系绑架,才是真将所谓的特权生活利用到极致。
    
    人生一场短路与长途,忙着数落自己在人间的第几层,多可惜。不是任何二代的咱们,有时也不妨跳出三界,记取富贵有数,好好读书。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9111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红二代洪晃建议中国女人:多睡几个男人 (图)
·洪晃:姿色最重要 中国女人赶紧嫁人吧
·洪晃:美对我来说是难题
·洪晃生父大曝丑闻引争议:“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图)
·洪晃自曝生父出书诋毁章含之 已断绝联系图 (图)
·中国十大魅力女人出炉 洪晃最叛逆张靓颖最清纯(图)
·洪晃:母亲章含之换肾让我得了选择道德麻木症
·洪晃:我母亲的换肾手术与聂树斌案无关 (图)
·洪晃:母亲肾移植与聂树斌冤案无关
·洪晃撰文:母亲肾移植与聂树斌冤案无关 (图)
·洪晃写给薄瓜瓜:大人打了喷嚏 孩子就感冒了
·洪晃父亲:章含之捏造是非,是她先出轨
·洪晃忆母亲章含之:她太把男人当回事了 (图)
·边界:「红二代」洪晃玩不转的「虐恋」 (图)
·洪晃女士,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去/金南克
·中国的软实力大军:娼妓/洪晃
·处处都是激进主义滋生萌芽的沃土/洪晃
·陈一舟:“洪晃”是谁?
·洪晃:我劝父亲不要回忆《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停稿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 谢选骏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 谢选骏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论坛最新文章: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会徽正式揭晓
  • 关注驱赶“低端人口”艺术家华涌逃亡中被捕
  • 西班牙法院批准引渡121名台诈骗犯至大陆
  • 居民DNA信息成维稳工具?
  • 东亚日报:中国请来“国宾”难道这样慢待无礼吗?
  • 南京清理杨卫泽作序书籍 清理遗毒渐成标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