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酒评家不一定比你懂酒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1日 转载)
    
    谢立:“黑醋栗”、“黄烟丝”是啥味?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或“严肃的”?别被煞有介事的品酒词忽悠。
    

    刚刚入门的葡萄酒爱好者,面对葡萄酒专家精心撰写的品酒词往往心情复杂,幸运的时候,他从中抓到几个形容词“黑樱桃”、“香草”、“酒体饱满”,为自己也有同感而兴奋不已,更多的时候没那么走运,他被那些他不熟悉的词语困扰——“黑醋栗”、“黄烟丝”、“爱马仕皮革”是什么气息,什么是“立体”或“透彻”的酸度,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而另一款酒是“严肃的”?他简直怀疑自己喝的和专家形容的是同一款酒吗?
    
    所以什么才是好的品酒词?品酒词的好坏有标准吗?
    
    通常长篇大论地分析香气的品酒词,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好的。首先,正常人即使受过一些闻香训练,能分辨的香气就那么十几种,更多来自于同类联想,比如在WSET的盲品考试中,你闻到黑咖啡,同时写黑巧克力可可豆烘焙咖啡肯定是不会错的,你闻到黑樱桃,同时写黑李子黑莓谁也不敢说没有,所以堆砌香气形容词是最容易的,也是有些业内人士喜欢拿来忽悠外行的。
    
    其次,太过用力地分析葡萄酒的香气是可笑和徒劳的,因为真正决定一款酒品质的,是喝起来如何,而不是闻起来如何。香气胜过口感的葡萄酒是令人懊恼的,近乎于一种欺骗。相反,有些处于封闭期的葡萄酒,闻着几乎没有什么香气,可是入口的物质感、架构和长度,决定了它是一款毋庸置疑的好酒,只是需要醒酒和等待。
    
    在一个专业人士和爱好者混杂的品酒场合,我听到一个半吊子专家指点一个诚心请教的葡萄酒爱好者说,“你去看《神之水滴》那套漫画。”我不禁暗暗翻个白眼,这可真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如果说《神之水滴》开启了很多门外汉对于葡萄酒的兴趣,不幸的是,也将很多人引上了喝葡萄酒的歧路。来看这个:《神之水滴》中的人物远峰一青对木桐酒庄1982年份的评语为,“这瓶葡萄酒如同在感恩大地的恩惠,也如同赞美大地的浑厚笔触,在画布涂上好几层涂料的米勒代表作《晚钟》,也就与风土条件的名作相互辉映。彷佛当你在品尝葡萄酒时,美酒滑下喉咙一剎那,脑海中就自然浮现出画面。”
    
    这些炫人耳目的品酒词其实只用了一种手法:通感,把一瓶名酒和一幅名画、一首名曲作类比。美酒与艺术都是感性之作,肯定有些相通的感觉,但也正因为其感性,人人理解都不同。你觉得木桐82像米勒的《晚钟》,我还觉得木桐85像克里姆特的《吻》呢。对于既不理解这款酒,艺术修养也一般的爱好者,这不是雪上加霜吗。不幸一个初级爱好者受此感召,成天想象喝葡萄酒是像逛花园还是漫步森林,那他只是在葡萄酒的大门外晃荡,还没入门,或者沿着门外的岔路一路狂奔不回头了。
    
    其实《神之水滴》中并不是没有正常的品酒词,比如远峰一青对于雄狮酒庄1983年份的评价:“深红宝石色,黑醋栗的芳香······带有淡淡的西洋杉及熏制味,然后以类似天鹅绒的味道与强烈的辣味收尾······”可惜很多人,尤其那种半吊子专家最喜欢传颂和模仿的,都是前面那种避实就虚,等于什么也没说的风格。
    
    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说三遍,因为很多品酒师,大部分是男性,总难以免俗地把葡萄酒形容为女人,这个丰满肉感如梦露,那个清瘦骨感像赫本,他自觉在表达对于葡萄酒和女人的爱慕,旁人只读出了意淫。同理,女性也不要用肌肉男或性感帅哥形容一款酒,是暗示老公既没肌肉又不帅吗?品酒就好好品酒,不要引发两性对立好不好?
    来源:FT (博讯 boxun.com)
12423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 AtrocityintheNameoftheLaw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 曾铮鄉愁Homesickness
  • 谢选骏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 谢选骏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 金光鸿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 谢选骏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陈奎德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李芳敏144000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17因為惡人的
  • 谢选骏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雷声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生命禅院《新时代人类八百理念》第三版201~300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 郑恩宠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 谢选骏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九:生命与能量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盟领导人为再度延长经济制裁俄罗斯开绿灯
  • 普京大阵仗召开年度记者会 对胜选更是信心十足
  • 日本三名向朝鲜走私食品者被捕
  • 联合国秘书长访日与安倍确认制裁朝鲜重要性
  • 文习会 韩中共同呼吁关系重回正轨
  • 台湾央行否认刻意低估新台币汇率
  • 6700罗兴亚人在缅军镇压首月丧生
  • 法国:三年后再决定是继续停止使用草甘膦
  • 韩国检方要求判闺蜜门主角崔顺实25年监禁
  • 贫富不均: 1%人口占享近三分之一经济增长
  • 名作家及诗人余光中在台辞世享年89岁
  • 铁腕对付弱势民工 曝露中共重大缺陷
  • 余光中病逝高雄 享89岁
  • 韩国记者在华遭警卫殴打 韩方要求追究责任
  • 文在寅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会谈
  • 欧盟峰会聚焦“脱欧”和难民
  • 大阪市决定解除与旧金山市友好城市关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