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酒评家不一定比你懂酒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1日 转载)
    
    谢立:“黑醋栗”、“黄烟丝”是啥味?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或“严肃的”?别被煞有介事的品酒词忽悠。
    

    刚刚入门的葡萄酒爱好者,面对葡萄酒专家精心撰写的品酒词往往心情复杂,幸运的时候,他从中抓到几个形容词“黑樱桃”、“香草”、“酒体饱满”,为自己也有同感而兴奋不已,更多的时候没那么走运,他被那些他不熟悉的词语困扰——“黑醋栗”、“黄烟丝”、“爱马仕皮革”是什么气息,什么是“立体”或“透彻”的酸度,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而另一款酒是“严肃的”?他简直怀疑自己喝的和专家形容的是同一款酒吗?
    
    所以什么才是好的品酒词?品酒词的好坏有标准吗?
    
    通常长篇大论地分析香气的品酒词,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好的。首先,正常人即使受过一些闻香训练,能分辨的香气就那么十几种,更多来自于同类联想,比如在WSET的盲品考试中,你闻到黑咖啡,同时写黑巧克力可可豆烘焙咖啡肯定是不会错的,你闻到黑樱桃,同时写黑李子黑莓谁也不敢说没有,所以堆砌香气形容词是最容易的,也是有些业内人士喜欢拿来忽悠外行的。
    
    其次,太过用力地分析葡萄酒的香气是可笑和徒劳的,因为真正决定一款酒品质的,是喝起来如何,而不是闻起来如何。香气胜过口感的葡萄酒是令人懊恼的,近乎于一种欺骗。相反,有些处于封闭期的葡萄酒,闻着几乎没有什么香气,可是入口的物质感、架构和长度,决定了它是一款毋庸置疑的好酒,只是需要醒酒和等待。
    
    在一个专业人士和爱好者混杂的品酒场合,我听到一个半吊子专家指点一个诚心请教的葡萄酒爱好者说,“你去看《神之水滴》那套漫画。”我不禁暗暗翻个白眼,这可真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如果说《神之水滴》开启了很多门外汉对于葡萄酒的兴趣,不幸的是,也将很多人引上了喝葡萄酒的歧路。来看这个:《神之水滴》中的人物远峰一青对木桐酒庄1982年份的评语为,“这瓶葡萄酒如同在感恩大地的恩惠,也如同赞美大地的浑厚笔触,在画布涂上好几层涂料的米勒代表作《晚钟》,也就与风土条件的名作相互辉映。彷佛当你在品尝葡萄酒时,美酒滑下喉咙一剎那,脑海中就自然浮现出画面。”
    
    这些炫人耳目的品酒词其实只用了一种手法:通感,把一瓶名酒和一幅名画、一首名曲作类比。美酒与艺术都是感性之作,肯定有些相通的感觉,但也正因为其感性,人人理解都不同。你觉得木桐82像米勒的《晚钟》,我还觉得木桐85像克里姆特的《吻》呢。对于既不理解这款酒,艺术修养也一般的爱好者,这不是雪上加霜吗。不幸一个初级爱好者受此感召,成天想象喝葡萄酒是像逛花园还是漫步森林,那他只是在葡萄酒的大门外晃荡,还没入门,或者沿着门外的岔路一路狂奔不回头了。
    
    其实《神之水滴》中并不是没有正常的品酒词,比如远峰一青对于雄狮酒庄1983年份的评价:“深红宝石色,黑醋栗的芳香······带有淡淡的西洋杉及熏制味,然后以类似天鹅绒的味道与强烈的辣味收尾······”可惜很多人,尤其那种半吊子专家最喜欢传颂和模仿的,都是前面那种避实就虚,等于什么也没说的风格。
    
    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不要用女人形容葡萄酒。说三遍,因为很多品酒师,大部分是男性,总难以免俗地把葡萄酒形容为女人,这个丰满肉感如梦露,那个清瘦骨感像赫本,他自觉在表达对于葡萄酒和女人的爱慕,旁人只读出了意淫。同理,女性也不要用肌肉男或性感帅哥形容一款酒,是暗示老公既没肌肉又不帅吗?品酒就好好品酒,不要引发两性对立好不好?
    来源:FT (博讯 boxun.com)
12423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 什么是假新闻
  • 严家祺:人生九论
  • 网路99.9%自媒体9大“自现象”
  •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 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四派勘误
  •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 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声明:如果中共拿言论罪治我,我愿意为国家、民族、
  • 东海一枭新疆微论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59)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2-2:伪史堂皇设迷雾,异常之处真相出
  • 陈泱潮面对崛起之战,中国外交格局急需调整
  • 郑恩宠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 东海一枭正确对待劣质人
  • 生命禅院人生是一场幻象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 生命禅院三十、灵性人生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 牧草地謝松齡:廉價的恩典與基督徒的自由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07)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坛最新文章:
  • 谈法国劳动法改革的重点
  • 韩国拒绝美国欲修改双边自贸协定建议
  • 断朝鲜金源 美国制裁16个中俄企业与个人
  • “毛思想”“习思想”中国需要什么思想?
  • 走出阴影 巴黎大区游客回升创新高
  • 印度穆斯林男子喊三声休妻今后行不通
  • 德国拜仁将扩大在华足球培训业务
  • 剑桥「亚洲研究」也遭中国施压下架敏感文章
  • 日本惊呼中国红色经济登陆东瀛
  • 回声报:欧洲有理由面对中国自我保护
  • 加拿大最新一波的海地难民潮
  • 富翁特朗普总统卫队居然有发不出工资窘境
  • 评论指红色通缉令沦为当权者打击异己帮凶
  • 明镜指习近平大权在握地位直逼毛泽东
  • 平壤宣称将对韩美军演予以报复和惩罚
  • 万达放弃收购伦敦市价值5.1亿欧元地产
  • 日本防卫省决定提出史上最高防卫预算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