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常青:面对六四的思考——兼谈中国民主化道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转载)
    
    本文作于2007年的6月4日,当时我还被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2007年11月底刑满释放后,我的狱中文稿也被友人辗转带出。在此六四国难19周年来临之际,我将写于一年前的这篇文章整理出来,一则聊表追念之意,二则也希望我在文中有关中国民主化道路的思考能引起读者诸君的垂注,欢迎各位师友批评指正。
     (博讯 boxun.com)

    ——作者
    
    死难者的遗业仍未完成
    
    今天是2007年的6月4日。
    
    18年了!
    
    距离那个血腥大屠杀的日子已整整18年了!
    
    18年前,我的诸多的兄弟姐妹们为了反官倒、反腐败,为了争民主、争自由而被执政党杀戮于机枪、坦克之下。他们以自己满腔的鲜血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筑起了一座巍峨的纪念碑!他们必将因为自己对专制强权的蔑视和反抗、必将因为对民主事业的奋斗和牺牲而为我们、为我们的下一代、为我们众多的后代儿女们所纪念、所缅怀!
    
    18年来,为了六四死难者的未竟之业,为了推进祖国的民主事业,为了人民作为国家主人的自由和尊严,又有很多的中华儿女被逮捕、被判刑、被投入到苦难深重的监狱。另有一部分人则不得不流亡异国他乡,而我自己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已被第三次推进监狱。但令人惭愧的是,经过18年的努力和奋斗,中国的民主事业依然未能实现,六四死难者的遗业仍未能完成,中国依然为一个超级大党所垄断统治;腐败,比起18年前的中国是更为普遍和严重。执政党不仅继续打压持不同政见者,打压宗教人士和法轮功习练人员,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堕落为权贵资本主义和即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我们的人民不仅仍然缺乏作为国家主人的自由和尊严,而且人民中的相当一部分依然生活在贫困当中!强权统治的锁链仍然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套在亿万人民的脖子上!
    
    也因此,身陷囹圄的我不仅感到沉重,也感到惭愧——一种深深的、力不从心的惭愧!我(们)愧对六四死难者!愧对死难者为祖国民主事业所付出的生命和鲜血!但是——但是,我绝不会放弃死难于18年前的兄弟姐妹们的理想!我绝不会放弃兄弟姐妹们曾经为之洒尽鲜血的中国民主事业!
    
    今天,18年后的今天,凭着对我主基督的信仰,凭着对祖国、对人民的爱和忠诚,我发誓要用我整个的后半生去努力实现下列心愿——
    
    一、实现祖国民主化,使国家政治生活完成由一党独大向两党或多党政治的转变。
    
    二、维护祖国的统一,绝不允许国家的分裂。
    
    三、在民主和统一的基础上,推进国家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的繁荣。
    
    四、将“毛主席纪念堂”改为“国家悲剧博物馆”,将反右、大跃进、文革乃至于六四大屠杀这样的国家悲剧展示给后代儿女,以资警惕。毛之遗体可迁葬八宝山或其故乡韶山。
    
    这不仅是我的心愿,我相信这也是18年前死难于北京的兄弟姐妹们的心愿!所有活着的兄弟姐妹们都应该站起来为这样的愿望而奋斗!因为这不仅牵涉到死者的尊严和荣誉,它更关系到所有生者的尊严和荣誉。甚至,执政党也会因为它如何对待六四死难者的鲜血和心愿而决定它未来的地位、尊严和荣誉!
    
    不需要以共产党人的血迹祭奠死难者的英灵
    
    尽管18年前死于共产党枪口下的兄弟姐妹们死不瞑目,但为了后代中华儿女的团结和幸福,为了他们的安宁和福祉,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复仇,我们不需要以共产党人的血迹来祭奠六四死难者的英灵,我相信所有死难者的胸怀都是宽广的、包容的、博大的,我相信他们不需要我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我相信他们不需要我们拿着机枪、开着坦克去向共产党复仇,我相信他们祇需要我们通过对话、和解、和平谈判的方式去实现他们的未竟心愿!我相信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朝野各方共同总结过去的悲剧历史,共创祖国民主、统一、繁荣的未来!
    
    也因此,对于持不同政见者、对于广大的民主人士来说,必须实现新的思维方式的转变!
    
    尽管18年来,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尽管执政党还在继续打压我们,还在继续玩弄政治强权,但我们也必须注意到共产党在这18年来的某些好的变化。具体说来我认为有一下几个方面需要我们重新考虑对它的定位: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确立;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卷入世界经济竞争;三、新一代共产党执政者的某些“仁政”措施(如减免农业税、学杂费等);四、新一代共产党执政者缓慢推进民主化的企图;五、在共产党内部的各个层级都存在着一部分民主改革力量。
    
    我认为,鉴于共产党18年来在上述5个方面的大小变化,如果我们措施得当的话,是有可能将之引上政治竞争对手(和平合法竞争)的轨道的,就如国民党在台湾的历史演进一样,我们没有必要继续将共产党当作必须推翻、必须要加以消灭的“敌人”,我们不能再这样思考了,我们也应该“与时俱进”!在这方面,我认为我们应该向美国学习。
    
    六四之后,不论共和党的大小布什上台执政,还是民主党的克林顿上台执政,他们都会主动与北京建立各种“友好”关系。两国的头头脑脑们频频握手、频频举杯示好——问题的重要性不在于共产党的领袖们因此获得了多少面子,而在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的“和平演变”战略对于中国国家体制的转变、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好处多还是少?我认为答案是明摆着的,即好处多,而且多得多。也就是说,西方大国所采取的和平演变战略是非常有利于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事业的。相反,如果大国领袖们祇是一味地对中国共产党实行敌视和惩罚,试图通过制裁的手段搞垮共产党的统治,那就太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和国情了。祇要看看弹丸小国如朝鲜、古巴的情况就知道制裁不仅不会推进对方国家的民主化,相反还可能强化对方国家的极权主义统治。更何况,中国是一个大国,无论从版图、人口还是从经济总量上讲她都是一个大国。5、60年代西方大国与共产党政权的绝交都没有起作用,更何况在八十年代后的国际政治条件下。因此,大小布什们的决策是正确的,因为他们与共产党的积极接触政策,所以今天的中国比起共产党统治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开明、更自由、更进步些(尽管改革的绝大部分成果都为权贵官僚阶层所吞食)。
    
    以建设性的态度参与国家政治体制改革
    
    正是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我们应该向美国学习,应该向布什们学习。我们现在应该以建设性的态度去努力改进和共产党的关系,努力减少彼此间的敌视,努力扩大彼此间的“合作”渠道,坚决摒弃“消灭”、“推翻”之类的激愤语言和激愤心理,争取以各种合法的途径参与到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去和民主事业建设中去——去边缘化、去敌对化、去牢狱化、去流亡化,回归对话与协商——我相信祇有以这样平和的建设性态度才能与执政党达成良性互动,才能更好更快地推进中国的民主化事业!
    
    正如我去年春天在被第四次关禁闭时所突然感悟到的真理一样,我认为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中国的民主化道路必须分两步走:
    
    第一步,组建与八大民主党派对等政治地位和法律地位的第九党,在承认共产党对国家领导地位的前提下合法参政,参政平台为各级人大和政协。通过竞选各级人大代表和推举各级政协委员的方式,积极的积累起自己的人气和民意支持度,同时在现行法政框架内积极协助共产党的民主改革进程,即合法参政,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也是民主改革的终极目标,即打破现行法政框架,在宪法上确立各民主党派与共产党在政治上和法律上的平等地位,谋求合法的执政权,至于能否执政,就看各党派努力的程度、就看人民的选票了。
    
    总之,先参政,再执政,先做矮子,再做巨人,这便是我通过18年的经验和教训所观察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化道路。那种想一劳永逸、一步到位、“毕其功于一役”的大决战式思维模式我看可以结束了。因为自七十年代民主墻运动至今的民主化实践证明在此思维模式主导下的民主化道路是损失惨重、很难行得通的。
    
    我今年已38岁,人生过半了。倘若天主保佑我还能活38年的话,我相信通过我们大家的精诚合作与努力奋斗,我的前述4个愿望都会实现的——在此情况下,18年前死难于执政党机枪坦克下的兄弟姐妹们也会在天的国度向我们微笑和致意的!
    
    主啊,请保佑我那死难的兄弟姐妹们!
    
    与此同时,在这苦难的狱中,我也为我关于祖国的美好愿望和美好未来而祈祷!
    
    (2007年6月4日于渭南监狱三连二楼楼梯西拐角处记)◆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8年6月29日22:9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常青:在民主的旗帜下——关于民主竞选的历史性展望
  • 民生观察快讯:陕西著名异议人士赵常青出狱
  • 著名人权活动人士赵常青将于11月27日刑满出狱
  • 李建平一审开庭 赵常青狱中受虐
  • 赵常青狱中拒唱颂歌受虐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