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一諮拒簽「保證書」斥胡錦濤教條主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陳一諮拒簽「保證書」斥胡錦濤教條主義
     【中國之春社訊】據明報專訊報道,對一般人來說﹐「我要回家」不過是稀疏平常的一句話﹐但對一批六四事件後被迫離開中國的民運人士來說﹐這個家﹐看來遙遠而不可及。一幅無形的牆壁﹐分隔了他們與家人﹐為與家人相聚﹐他們被迫簽保證書﹐不見媒體、不發表言論、不接觸敏感人士……為送父母最後一程﹐有人委屈接受這些條件﹐但亦有人為了尊嚴﹐寧願留在異鄉與病魔搏斗下去﹐也不回老家治病。 (博讯 boxun.com)

    ◆ 拒簽保證書斥胡教條主義
    趙紫陽前智囊、中國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前所長陳一諮稱﹐過去數年一直與病魔搏斗﹐今年初病情轉壞欲回國醫病﹐惟國家主席胡錦濤方面要求陳氏先寫保證書﹐同意不參與治病以外的任何活動才可回國。陳一諮以「不能出賣靈魂」為由﹐拒絕將自己放進一個生活條件較好的「牢獄」中。
    ◆ 98年回國奔喪毋須簽保證書
    《再回家》一書的採訪隊到美國探望養病中的陳一諮﹐陳氏透露今年初希望回國的波折。原來1998年陳一諮的母親病故﹐獲准回鄉奔喪﹐99年亦曾回去安靈﹐那次陳一諮是透過原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曾慶紅轉達回國信息﹐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被說服了﹐接受陳遵守憲法的承諾便放行。
    事隔近10年﹐陳一諮因為病重﹐醫生驗出他的膽紅素比正常人高70多倍﹑4個肝功能指標都超出正常10倍以上。他停了手上工作﹐全身還是長出紅點﹐像給針扎過一樣﹐皮膚也開始脫落﹐醫生檢查後認為是膽道癌。
    無計可施下﹐陳一諮今年初透過曾慶紅向國家主席胡錦濤轉達信函﹐表示希望回國治病。據《再回家》所載﹐曾慶紅知道他病情這麼重之後也同意轉達﹐藥費也可以考慮代為籌謀﹐不過胡錦濤方面其後向陳一諮在北京的女兒表示﹐陳要先寫保證書﹐同意不參加治病以外的任何活動才可回國。
    ◆ 陳一諮﹕胡比江更不願變通
    陳一諮最終拒絕寫保證書﹕「我堅持了這麼多年﹐我不能出賣靈魂呀。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你們政府要審查我﹐可以當面對話﹐要我寫保證書﹐我不接受。」事情其後沒了下文﹐隔了一段日子﹐便收到消息﹐說今年是敏感年﹐難辦。
    陳一諮不無感慨地說﹐「我看共產黨那年都是敏感年﹗」他更表示﹐與江澤民相比﹐胡錦濤不願變通﹐「胡比下屬還要教條(主義)」。
    不能回國﹐陳一諮經朋友介紹﹐找到一名溫哥華名醫治療﹐醫生指他胰﹑肝﹑膽﹑脾及胃都壞了﹐除每天煎一大包中藥服食外﹐還要絕對休息﹐能躺床就躺在床上﹐不要說話﹐不要動腦筋﹐陳一諮苦笑說﹐「所以從一月份到現在﹐我很少說話。」
    雖然陳一諮未能回國﹐但他對在內地伙伴的遭遇也深表同情﹐他說﹕「鮑彤判了7年刑﹐現早就應該人身自由了﹐但他還是一班8個人﹐3班24人被盯著,共產黨花國庫的錢﹐沒人監管﹐我回去也不自由。」被問及不能回去是否沒遺憾﹐陳一諮說﹕「求仁得仁吧。中國人嘛﹐總是希望落葉歸根。」
    ◆ 「最苦是遠離故土見不到親人」
    陳一諮說﹕「最苦是遠離故土﹐見不到親人﹑喝不到家鄉的水﹑聞不到家鄉的泥土味﹑看不到自己的老百姓。我回國祭母時﹐就要求到當年農村插隊的地方看看當地的老百姓現在生活得怎麼樣﹖結果沒獲同意。」
    現在﹐陳一諮唯有靠科技排遣思鄉之情。「打電話給親人呀﹐看看描寫家鄉的作品﹐到網上看家鄉的新發展呀。」
    ◆ 朱耀明重申不接受「有條件」的回家
    「我要回家運動」發起人朱耀明知悉陳一諮的情形﹐大為慨嘆﹐並指陳一諮寧願在自由的天空下﹐也不選擇返回威權管治下的中國﹐「這是他的選擇﹐但看到祖國的可悲」。
    朱耀明重申﹐不接受這類「有條件」的回家﹐例如80年代電視片集《河殤》制作及總撰稿人蘇曉康﹐父親病逝﹐他為了回國奔喪﹐要先答應3個條件﹕不見媒體﹑不發表言論﹑不接觸敏感人物(詳見另文)﹐朱耀明說﹕「我們反對要簽悔過書﹐亦不接受簽保證書﹐什麼叫敏感的人﹖什麼叫公開活動﹖」他希望終有一天﹐這些人可以無條件回家﹐和家人團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