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常青:驳钟哲明教授对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的错误批判(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1日 转载)
    ----关于《零八宪章》及其它几个是非问题
    
     作者:赵常青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钟教授在“报告”中除了对普世价值给予逻辑混乱的批判外,还开辟了一大节专门用来对《零八宪章》进行竭尽攻击之能事。这里有一个小的背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尤其是自进入新世纪以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的认同。不仅自由主义学者、持不同政见者大力宣传普世价值,而且一批体制内的精英人士也自觉或不自觉地开展普世价值的宣传。如2006年底,担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的俞可平就公开撰文称赞“民主是个好东西”,他认为“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俞可平宣扬“民主”的这篇文章不仅在中央党校的机关刊物《学习时报》上得以发表,而且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还加以转载。更为令人瞩目的是温家宝总理也先后在不同场合表达了自己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如2007年2月26日温家宝在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这种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是不以人们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在同年的3月18日答法国《世界报》记者提问时,温家宝再次重申:“社会主义与民主、法制不是相悖离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到2008年12月9日,在张祖桦、刘晓波等人的推动下,303位体制内外的中国公民(包括学者、律师、作家、公务员、工人、农民、企业家等)联署公布了《零八宪章》,《宪章》总结了近代以来百年中国历史进程的经验和教训,钩沉了中共建政以来所制造的诸多人权灾难和国家悲剧,分析了中国社会当下面临的诸多矛盾和危机,最后提出了六项基本理念和十九条基本主张。《宪章》公布后,一方面得到了众多民间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如潮好评,另一方面,由于《宪章》对近代以来的普世价值进行了系统的陈述和编列,并对中国社会的政治改革提出了总体方案和具体目标,因而它一经诞生,便引起了官方保守集团的集体围剿。不仅执政党的头面人物发话“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决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外,御用学者如陈奎元之流也纷纷撰文批判普世价值论,以抵制《零八宪章》的影响。
    
    而钟哲明教授在北京交通大学对《零八宪章》的攻击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钟教授认为《零八宪章》的出台是“一件不能掉以轻心的事情”,认为“《08 宪章》把这些年来他们鼓吹的西方普世价值、政治制度和私有制,通通集中起来成为对抗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认为“有人也想把社会主义中国搞乱、搞散、搞垮”,并不怀好意地把“军队”抬出来,十分阴险地指出:《08宪章》出笼后的12月下旬,胡锦涛同志在军队一次重要的会议上提出当代革命军人要怎么样怎么样,那意思是提请最高当局在某个适当的时候,再把军队搬出来对付《零八宪章》!
    
    在这里我不想更多地揣测钟教授的险恶用心,我只想再次指出判断一切是非成败的标准就看它是否符合最广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不错《零八宪章》确实是一部有关“普世价值”的宣言,无论是其中的六项基本理念,还是十九条具体主张,只要它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需要,只要它能促进中国的民主化和现代化,只要它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发展、进步和繁荣,那么不管它叫“七七宪章”还是“零八宪章”,先“拿来”用了再说,毕竟中国改革“老大”邓小平自己就说过“不管白猫还是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而《零八宪章》中所提到的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以及分权制衡、开放党禁、撤销政法委、军队国家化等政治主张的伟大意义已经为众多的自由民主国家所证明,它也是中国人民的需要,也必将为中国人民的未来实践所证明。因此,《零八宪章》并不是如钟教授所宣扬的那样“想把中国搞散、搞垮”,相反它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繁荣的中国,是为了十三亿中国人民及其子孙后代的永久福祉而书写的一部伟大宣言!
    
    当然钟教授对《零八宪章》的公开批判不完全是坏事,因为《零八宪章》公布后,执政当局采取了“鸵鸟政策”,表面上假装不屑一顾,不许官方媒体发表任何评论《宪章》的文章,同时利用“防火墙”将与《零八宪章》有关的信息一律过滤掉。但11月14号,钟教授批“普世价值”和《零八宪章》的文章被挂在了教育部网站上,这等于教育部与钟教授联手再一次为《零八宪章》的传播做了一次免费广告。毕竟钟教授在自己的“报告”中比较详尽的将《零八宪章》的主要理念和主张说出来了(如钟教授在文章中自问自答地说到:“08宪章”是什么内容?它的基本理念是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基本主张是修改宪法,要把那些普世价值弄到宪法里面去。再就是搞分权制衡,司法独立,撤销党的政法委, 实现军队国家化,共产党退出军队,公务员保持政治中立,设立人权委员会,保障人权,开放党禁,政党活动自由,搞多党制等等。还要把刑法里面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废除。除此,还提出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推进土地私有化,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给钟教授颁发一个荣誉奖章,哪怕他是歪打正着,我们也该向他表示感谢!
    
    在钟教授的这篇报告里还有其它一些非常错误的观点,如污蔑台湾、韩国、泰国乃至伊拉克的民主化,认为在伊拉克搞民主把伊拉克变成了“战争地狱”,可是钟教授也不想一想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又制造了多少人道主义灾难,面对几十个万人坑中的累累白骨,钟教授是不是也认为他们都死得活该呢?更何况,发生在今天伊拉克的诸多爆炸并不能为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理念提供反证——它进一步说明了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具有重大的现实紧迫性!
    
    再看钟教授对台湾、韩国、泰国民主的污蔑,说什么“大家看看新闻就知道现在台湾搞的政党模式多么混乱,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动不动就游行、打斗。韩国、泰国都是多党制国家,现在的局面有目共睹。上台都靠金钱投入,下台后互相倾轧,贪腐坐牢的,跳崖自杀的,出国逃亡的,什么都有。”从这些经不起推敲的的言论里可看出钟教授现在糊涂到什么程度。如果不是“党外有党”,如果不是党派之间的相互监督,如果不是分权制衡——一句话,如果不是民主制度的话,请问大肆贪污公帑的陈水扁“总统”及其家人能被关进监狱吗?执政者因腐败问题被依法送进监狱——这不是民主的优越性反而成了民主的罪过?真是让人“郁闷”!我猜想钟教授大概是在大陆的一党政治下被“和谐”出了心理惯性,看到大陆领导人下台后没有一个人被揭露出有贪腐问题,没有一个人因为腐败问题而被送进监狱,所以就一口咬定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甚至为当今的陈水扁叫屈,这实在是“脑残”得有些夸张,连江泽民、李鹏都会感到脸红的。至于攻击他信流亡国外、特别是攻击卢武铉跳崖自杀,可以说是钟教授脑残得有些丧心病狂了。建议钟教授最好不要去伊拉克、台湾、韩国等地去旅游公干,否则说不准会像那个曾经鼓吹满清帝王大搞文字狱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阎崇年一样——冷不丁挨上路人一个嘴巴子。
    
    钟教授在文中还谈到所谓的“执政合法性”问题,钟教授说“现在西方有些反华的人也承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实现了历朝历代都做不到的富强。什么叫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这就是!”
    
    好一个“这就是”,我想告诉钟教授的是,首先,中国现在是既不“富”。若说富的话,只是一小部分官僚贵族集团及其依附势力因掠夺鲸吞国家和人民的财富而“先富”起来了,如《上海证券报》、《时代周报》、《人民政协报》、《青年时报》等4家报纸近年均报道过中国财富高度集中于少数富人及高干子弟的手中这一事实——报道说0.4%(约150万)的家庭占有了70%的国民财富。广东《时代周报》在2009年6月25日的报道中说,“中国财富的确在以全球最快的速度流入富人钱包。据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的数据,截至2006年3月底,中国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含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占据了亿元户的91%,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资本。”而大部分人民也就是一个温饱水平,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连温饱问题也没有解决。据温家宝总理的数据,若按625元脱贫线划分,中国农村仍有贫困人口3000万左右,如果把标准再提高200元(年收入达825元——官僚们的一顿饭钱),那么农村贫困人口就是9000万。 而按照亚洲开发银行的贫困标准的话,中国农村每人每天生活费低于1美元的贫困人口至少在1.7亿人。
    
    其次,中国现在也不“强”,不管中国现在有多少核武器,有多少飞机、坦克和大炮,钟教授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在2001年前后,中国最高当局竟然将满清时代沙俄强加给中国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如《北京条约》、《瑷珲条约》等给合法化了,因为中国政府与今天俄罗斯政府在东北边境上的重新划界就是以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的,从而使150多万被沙俄侵占的土地再一次被中国政府从国际法的意义上“出卖”掉了。除此之外,中国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在钓鱼岛问题上、在南海列岛等问题上更是表现得软弱无力,甚至还不如香港、台湾在这些问题上的表现。
    
    可见中国并没有“富强”起来,钟教授所自鸣得意的“富强”感只不过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游戏而已,欲以“政绩”突出来为专制强权做辩护,以为让老百姓生活整体改善了一点,专制政权就取得了“合法性基础”,就可以继续理直气壮的专制下去,这实在是缺乏有关“合法性”的政治常识。
    
    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什么?
    
    答曰:来自于人民的民主授权——这是唯一的答案。请钟教授翻开《零八宪章》有关“民主”的章节里,《宪章》说:“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甚至早在240多年前的杰斐逊就在《独立宣言》中宣布道:“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 而且杰斐逊明确说“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可惜的是钟教授既不思考读书,又不调查研究,远离人民群众,结果耳目失聪,连有关政权“合法性”的基本常识都弄错了,实在是该打板子。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中国被什么“包围”的问题。
    
    钟教授引用新加坡学者郑永年的话说:“如果看一下地图,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核武器所包围的国家”。是的,客观上讲,中国的周边是分布着四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如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也许再加上半个朝鲜。但除了俄罗斯外,其它所有国家的所谓核武器都不足以威胁中国。当然钟教授的问题落脚点并不在核武器,而是说,美国通过中国周边的民主国家和半民主化国家的扩张,正在对中国形成包围,且这种民主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这话是有道理的。今天的中国周边除了朝鲜、越南、老挝、缅甸四个国家与中国属“同类项”外,其它如东边的韩国、日本、台湾,南边的菲律宾、泰国、印度、尼泊尔,西边的阿富汗、巴基斯坦,北边、西北面的蒙古及前独联体国家等均是民主化或半民主化的国家或地区,不仅如此,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中国、美国、日本、加拿大、印度、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也唯有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中国——我的祖国确实处在“民主世界”的包围中!
    
    怎么办?
    
    是继续抵制“普世价值”,还是顺应历史潮流?在这个问题上,我想邀请钟教授聆听一下半个多世纪前的共产党人的声音——在美国国庆日的1944年的7月4日,中共领袖周恩来领导的《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说:“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乃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过了的工作,它一定会得到而且已经得到民主的美国的同情”。在当年的3月30日,同一个《新华日报》还载文说:“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有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也正因此,希望钟教授不要再固执己见、冥顽不化,不要再犯教条主义的错误,不要再犯世界观、价值观与方法论的错误,不要再抱着阶级分析的方法不放手、不要再站在人民利益的对立面,不要再为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去做破绽百出的辩护;回归人权、人性和人道,回归以民主、自由、人权、平等为核心价值的普世价值中来,以实际行动相应《零八宪章》的号召,“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铸造中华民族骄傲于人类的繁荣、灿烂与辉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