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也谈谈对韦石经营《博讯》的一些看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0日 来稿)
    
    最近,看到了一些对韦石的非议网文,鄙人虽然与韦石没有什么交集,可有些事情的自然存在,促使鄙人也想谈一些个人的见解。认为,韦石先生的个人行为,并没有影响网络文人在《博讯》上的自由发言——这就够了。同样,韦石为了《博讯》的自然生存,做一些用稿删帖的事,那是他个人的权力(本人的稿件也被删过或不被采用过一些)。如果有什么人讨厌韦石这样抉择,可以远离《博讯》,或在自己的文章上注明,转帖要经本人同意的字样,因为《博讯》是韦石先生主编的,韦石不仅有选稿用稿的权力,还具有在别处采稿的权力。
    

    是说,只要网上有了任何人的文章,只要没有注明该文被转必须得到本人同意的字样,韦石先生就有择用的权力。同样,鄙人的言论在一些网站就被禁止发言,但也认为很正常,因为,受到误解,或者是道不同,不与谋,更是很正常的事。当然,也有未经本人同意被转帖的时候,本人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
    
    最可恶的,郭文贵四处撒钱,得到了不少著名文人的支持、呼应,而这种文人以郭文贵为金主还就罢了,要是为主子,可就自寻其辱了。但是,有些文人,原就没有什么立场,就是为了金钱利禄,这种人,为郭文贵摇旗呐喊那是为获取金钱的需要,认不得真的。不过,郭文贵对这种人的内心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当人看视。所以,有些同仁如果偶的收到郭文贵恩赐的支票,不要过于在乎,更不要与郭文贵走得太近,好免受欺辱的机会。
    
    对于任何个人的人生选择,他人都应当不去干涉,更应该是其在不跨越法律底线的前提下是该自由的。当然,做良人不仅如此,还有个道德底线约束着有崇高觉悟与理想的人。简言之,就是对大道君子的自然约束影响着一个人的恰到好处的更合理选择,而且还要能得到大家的赞同与愿意与之合作,甚至是做伙伴,做朋友,还能因为他的缘故使对方大受其益。
    
    韦石先生至从与郭文贵杠上了以后,一些不利的言论也在网络里看到的更多了,大概就这么三种:一,中共编外特务;二,不讲信誉;三,为了钱财。
    
    可以这么说,能被中共吸收为特务的人,起码有点能力,或者有点资本可以给予中共一些实际的利益,哪怕这种利益是无形的,也可能会被中共利用。就韦石先生所具有的客观条件,也确实够了。至于韦石愿意不愿意去做特务工作,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当然,也有选择性的偶遇成分,或者是运气因素在起着一定的实际作用,或者是不知不觉中,被特务利用了。
    
    韦石是不是特务,我觉得,对于网络文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在安全方面应该有自己的防范措施,或者说客居海外,中共特务的勾当影响不了个人的正常活动。再说,韦石作为一位网络文人,虽然创建了《博讯》网站很受我们欢迎,但有一点而言,他没有多少条件去为中共做更多的事情,特别是在出卖文人方面,他不用做的,中共特务仅仅凭借现代侦查技术,就足以索取到他们所关心的不是秘密的秘密,再说,中共的倒掉不是我们文人就能直接影响到了的,出卖不出卖的,对我们大多文人而言,已构不成威胁。
    
    何况,我们身边,特务无处不在的今天,有点能力的人,谁也很难不与特务称兄道弟,或在不知不觉中、被特务利用过。所谓的的特务,就是隐在人群中,专门破坏不利于特务所服务的政府或机构的事情,再就是探听出敌对势力有价值的秘密。
    
    作为中华民族的任何一分子,由于中共已视民为敌,很难不被特务骚扰,或者有些仅仅为个人利益而奋斗的人会主动被特务利用,这已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在我们身上,已没有什么值得特务关心的有价值情报。用徐水良的话说,民运团队里,三个人中就有可能两个就是特务。这种神经过敏的程度,的确影响了我们民主事业的顺利进行。
    
    至于为了金钱采用自己的条件,或与什么人交易,或去做一些自己愿意做、也没有影响他人利益事的时候,完全可以。
    
    而在《博讯》的是否删帖方面,韦石作为一个主编或者拥有者,他的权力是无可置疑的。
    
    可以这么说,凡是在《博讯》网上长期发稿的作者,都遇到过帖子被删除的事情,那是《博讯》存在的一种需要。《博讯》运营需要经费,韦石本人也需要经费才能自然生存,如果有人出钱做一些要求,只要这种要求有利于《博讯》的正常运营,以及韦石个人的花销,在下认为是可行的。
    
    只有郭文贵类的,一边抢劫犯般地非法掠取钱财,一方面才会在意这种正常行为。或者是心地不坦荡的人,或者是私心过重的人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存在(总是把“自我”放在主意思的、都是自私自利的人)。
    
    在现实环境里,首先要生存,才能奢谈发展,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事业,连生存的条件都不具备,再奢谈发展和什么坚持正义,未免太不切合实际。
    
    《博讯》的经济收入有多少,鄙人不知道,但它需要经费来正常运营,没有资金那是不行的,而资金的产生方法是以《博讯》养《博讯》,这不用质疑。何况,韦石不会抢钱,也不具备条件巧取豪夺,所以没有郭文贵那么多钱,也不具备郭文贵的条件,只能如此。
    
    他与吴征认识,交往不错,那是私人关系,根据郭文贵说,吴征是高级特务,我们不反对这种说法,但是,暂定吴征是特务,也不能因为吴征是特务,就断定韦石也是特务。更何况,在我们的民主事业中,随时都有可能特务渗透,我们大家也不可能都是特务。是说,韦石与特务交往,在他知情与不知情的时候,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而这种选择,就断定其是特务,那是郭文贵的心态。
    
    郭文贵虽然不是共产党特务机关的骨干人物,却是与共产党的狗官有着共存共荣的利害关系,甚至能让一个省政法委书记狗似的来到他的面前,并像招呼一条狗似的令其摇尾乞怜,可见他的能量够大的,更说明,一般的小特务,也没有他所释放的能量更有危害性。即使国安特务头子之一的马建,也为他直接地保驾护航。甚至马建已经落马,在中纪委抓捕郭文贵之前,郭文贵就能知道消息而逃避到美国去,此人的确不非凡。
    
    韦石与这样的人,比不了的。而且,根据网上姜维平先生所述过的,郭文贵不过就是一个靠女人扶持,靠偷拍官吏的隐私敲诈得逞的混混。这样的人,任何时候,到哪里,都是出卖人不心惊的卑鄙人物。不仅是习王不喜,怕是他的后台老板,也会防他一手。这种人,不论什么人,与他在一起,稍不留神,都有被偷拍偷录音的可能,可怕不?
    
    郭文贵反腐,并不是为了国家民族事业,而是为了给他自己报仇,和欲夺回自己敲诈到手的已被冻结了的财富。尽管狗咬狗的勾当有利于中共体制倒掉,但我们也不必感激他,高看他,这是中共作恶到了极端以后的必然结果,也是历史发展规律自然形成的个案。
    
    历来鄙人就认为,有胸怀的人,都会知道,任何一个人,若有自己的底线,只要这个底线能制约其不会影响别人利益的时候,都应该能存在的,也应该得到世人的接受,因为自私心的人首先考虑到的就是个人得到了多少?失去了什么而已。
    
    我对一些似乎有点名气的文人是有点不好的意见,那就是因为自己写了一些文章,就觉得自己有多少的收益才合乎道理,实际上,这种文人,其本身不管他自比是鲁迅还是郭沫若,都是肤浅的文人。
    
    是的,有一些名人由于无它收入,是应该利用自己的笔生活在现实空间,但有能力、追求正义事业的文人更应该做一些奉献,特别是那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更应该舍弃一些个人的利益,这样才符合一个高标准的文人;才能做人中豪杰;才能做我们群体的表率。当然,也可以做低端的写手,就是在网络里做五毛的那种,却不能让大家敬而爱之。
    
    韦石在金钱上看的重与否,鄙人没有与其真正接触过,不得而知,同时,鄙人接触的十之八九的同仁,都是为了钱财而为,难道这是他们的错吗?到应该检讨自己为什么不能与这样的群体共进退?更不应该具有丝毫的蔑视!
    
    鄙人从来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在下是把钱财看淡的人,所以对于看重钱财的壮士,是不会有多高的敬意。但是,我也无权要求别人不看重钱财,因为没有钱财的社会,生存都是问题,我们又给不了人家什么,这就更不能怪有些人看重。
    
    《博讯》网站的诞生,在下没有什么实质的贡献,前几年,到是韦石要求鄙人写一些有关于缅北的文章,并告诉鄙人给予一些稿费。但是,文章是写了,却声明不要稿费,因为韦石也没有多少稿费给在下,在下也不是叫花子,仅仅是一个业余网络文人,不是什么大牌文人,也不能在这个领域里得到的太多。叫花子是要钱的,而且有些大牌文人其实不如叫花子,因为叫花子给一枚硬币都不会嫌少,而一些大牌文人似乎要给他一座金山也不觉得多。
    
    害不害羞?你给予人家多少实际的东西?
    
    真正追求正义的文人,首先要明白,我们都不缺少文采,都不缺少正义的呼声,但是,我们缺少的应该是为人奉献的精神。特别是一些所谓的名家大腕,好像没有回报就是对他的不敬。其实,有时候,不敬首先要被自己感觉到才是,否则的话,就是多余的自私在作怪。
    
    韦石是什么人?首先鄙人肯定,他是一个已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了贡献的人,而且至今还在贡献着;至于明天他做不做特务,要另当别论去!
    
    现实里,什么人讨厌韦石?甚至仇恨韦石?中共;郭文贵类的;再者还有我们的一些有点猫腻不便公开的同仁。原因是,中共的丑行太多,都挂在《博讯》上,郭文贵的丑行也已不少挂在《博讯》网页里,加上韦石的影响似乎有碍某些人得到更多的个人利益,不是民主利益。这样的韦石,我觉得应该合理地存在在我们的民主阵营之中。
    
    至于他不守信誉这一条,不敢断定。估计会有过。但鄙人的看法是,大家不论何人,只要是不严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自己怎么做,都不过分,只是尽可能地遵守承诺,把这不太严重的影响也要消灭掉才更好。
    
    是的,作为一个有远志的人,要想做大事,首先就应该讲诚信,否则,容易离心离德。然而,有些时候,诚信不可能处处做到,首先,在下讨厌没有诚信的人,但自己有时候就没有做到遵守承诺。虽然内疚,可无能为力时,这个诚信,只能被自己丢失。因为,许多不是个人能力能左右了的事情,自己只能内疚,无益于解决实际问题。比如,我对家人承诺过了许多,可因为坐了中共土匪的黑牢房,都是不能兑现的承诺。同样,我们在民主事业里,需要避重就轻的时候,一些承诺也很有可能被自己放弃。
    
    ——许多诚信表面上往往有损个人利益,却有利于长远利益,才导致一些讲究现实的人基本不会拘泥于承信而不走出来。
    
    可以这么说,仅仅为自己而奋斗的人,他不是什么具有崇高理想的人,在今天,也做不好旗手,他不过就是一个现实社会里的一位庸人。这种人,要想与独裁的中共较量,肯定没有胜算的可能,尽管中共都是自私自利的小人,可他们已经控制着一个国家的一切资源,而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民间人物,只能是依靠我们的嘴巴,给予中共一些揭露其丑恶而无法左右中共的行为。更不能带领更多的人改变好中国的命运。
    
    在这方面,没有我们值得自诩的硬件可言。
    
    而且,我们的自然活动,脱离不了先己后人的思维,就不要觉得自己是救世主,我们不过就是有点学识的网络文人。想牛也牛不起来。同时,如果对韦石有什么抱怨,或不良的看法,那是正常的,但不要站在郭文贵的立场上说事。因为,韦石在经营《博讯》的工作里,不可能能满足一些名人的胃口,而且,有些高见,虽然很好,如果需要换钱的话,《博讯》的韦石确实不是金主,还是另选它门为上。
    
    原本对一些同仁很高看,通过一些自我说明后,渐渐地低看了,因为,对于《博讯》不给予支持,反而是欲在《博讯》上淘金,我觉得是选错了地。再说,《博讯》多他虽更好,少任何人《博讯》还是能生存。因为《博讯》有利于中共的倒掉,利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兴起的前提下,它就有自己的生命力。
    但是,《博讯》虽是韦石开发的舆论坛台。然仅他个人的经济实力,能使《博讯》正常运营,那是不可能的。任何网站的运营,同样如此。除非中共当局的网站,或者哪里有民主赞助基金给予扶持的网站可以。
    
    还有一些所谓民主壮士,一件事就能翻脸,一句话就能挑起恶斗——或是迎战,这种追求民主事业的人,在下敢断言,他不过就是时势制造出来的莽汉,无法成为一个被大家公认的领军人物。因为现实中的群体,在选择靠山时,都会跟随能给他们创造利益的人,而不是那种仅仅为了自己能升官发财的庸人。
    
    2017年3月1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701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内斗白热化 习近平去江曾真的很难吗?/巴克
·巴克:民怨沸腾的习共匪寨还能“引导”子民吗?
·巴克:郭文贵被搅起了的都是些么子水?
·巴克:对于丧失人性的独裁者天下人就有义务共讨之
·巴克:郭文贵们不外是些做大了的白手套
·巴克:杀戮者永远不会在意后果不详
·巴克:抓捕肖建华会惊醒更多金融大鳄
·巴克:也看郭文贵“我说的是真的”的真伪
·巴克:孙中山为什么能给民众带来伟大?
·巴克:民主中华的演变策略
·巴克:也探余志坚为什么公开声明
·巴克:在与习共为敌时思考大家请深奥一点
·巴克:推动民主进程更要接近于自然演化
·巴克:再谈e租宝支持缅北行为符合国家利益
·巴克:中共灭亡的今年
·巴克:看美国大选影响下的习共黑帮之厄运
·巴克:金三角展开民主势力势在必行
·曹长青:星巴克咖啡喝不出中国民主
·巴克:王宝强婚姻为什么会被出卖
·巴克:习近平再垃圾也会不得不选择总统制
·击败麦当劳 星巴克成全球最有价值餐饮企业 (图)
·外媒曝多家餐饮企业涉嫌滥用抗生素 星巴克上榜
·星巴克中国:与3.5亿中产人群搞好关系 (图)
·中国茶馆,你真的是星巴克的对手吗? (图)
·中共爪牙与中国“刁民”以及缅北都已产生了共生关系/巴克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 蔡楚蔡楚:祭母文(多图)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逸风《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上海维权网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 孙宝强华人,拿什么尊重?
  • 东海一枭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 姜维平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 徐永海不能只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24
  • 曾铮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DidIFindanE
  • 吴倩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曾铮李克強訪澳中領館僱人歡迎一天一百-AustralianChineseOffe
  • 陈泱潮人子(弥勒)警告:朝核终必危及中国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30)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