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海川:刘晓波的人生给予了我们一些启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8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中共国的宪法历来就是狗肉幌子,认不得真的。刘晓波的人生就验证了这一点,使我们更加体会到,中共的一切恶源都是来至邪恶的制度不能改变上。而一个国家,谁来做总统,并不重要,因为,只要有一个完整的制衡制度,通用的宪法,不论他是什么人,是好是坏,也不能逾越宪法的红线的话,他们一样得服务于人民,而不敢随意践踏宪法,藐视人民,残害民众。否则的话,国民议会就能弹劾他,检查机构就能抓捕他,民之法庭就能判决他。
    
    现在的习近平是个什么东西?还又什么“统帅”了,主席不够,小组长不够,来个“统帅”就够了吗?我看还是不够,干脆仿效袁世凯,登基做皇帝更很不错。试想,这样地折腾,他就能稳住独裁体系吗?能让中共国国民甘心为奴?他的这种邪恶嘴脸,不仅是无耻,而是更无耻。这样的人,拿宪法为何物?就可想而知了。这种夯货一路重复着独裁者的嗜好,到头来,就是强奸民众的智商。愚昧了,民众不会因为他的“皇上”面孔而却他继续独裁而不推倒他。
    
    大家看到了,在自己心里,没有敌人的刘晓波,临死的最后一刻最基本的要求、习近平都不给于,不仅如此,偷偷地焚尸扬灰,害怕声张,全世界都在悼念刘晓波,习共却不让国人悼念他?这个习近平是不是太坏了?坏到一个被国际社会公认的先觉者只能身陷囹圄不说,死都没有葬身之地。
    
    我们的信仰原本就是对国家民族有益无害,只不过是对特权阶层进行必要的约束,这难道还有错吗?刘晓波不是这样想的吗?他的和平演进原本就符合中国的进化,权力被关进宪法的笼子里,这不是习近平也叫出来了吗?只是十分邪恶的中共当局,一蟹不如一蟹地更邪恶,更坏、更不敢讲真话而已。
    
    所以,开明智士呼吁军队国家化,很有道理,只要军队国家化了,独裁者就没有了做霸王的后盾,法院就能有群体来掌控,不再会被共产党这伙流氓绑架了。但这个口号很好,提出的人也很聪明。只是,走上这条道,确实还很是任重而道远。因为我们所面对的不是各个诸侯掣肘的中共匪徒,而是已经完全独自坐大了的、已完全掌控住了国家政权的贪婪斗狠的瘾君子(权利瘾)。
    
    现在,刘晓波先生去世了,他的人生表面上也就更告诉了我们,仅仅依靠和平手段,与中共斗争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只有立体的革命手段,才能够影响中共改变以往的独裁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转变或清理掉不利于中华民族正常发展、正常生存的一切人为的障碍。而能做到这个阶段,也就需要首先我们自己能够强大起来。这是真理,唯一的能保障斗争胜算的真理。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发展呢?如何形成立体的民主革命呢?首先我们要清楚,我们本身很弱小的时候,就很难引导更多的人朝着最有利于社会进步与发展的道路上来。这是我们改变不了中共邪恶的根本原因。也是我们在长年的斗争中,缺少力量的正常积累。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同仁,各自都有自己的具体想法,大家谁也不想被改变,同时也确实谁也改变不了别人。只能是选择各自为战为上乘的可行办法,而不能殊途同归。
    
    鄙人也是这样想,我们在进行民主革命的时候,首先要有资本,因为没有本钱就是目标再高远,也只能是望洋兴叹,画饼充饥,只能是蹉跎岁月了。事实上,我们的终极目标已经升华到铲除独裁制度上,而不是与哪种人过不去了,尽管习共也很邪恶,直接给国家、民族制造的损害罄竹难书,但是,我们也要清楚,他们之所以十分邪恶,就是因为独裁制度允许他们为所欲为、而我们却无可奈何的必然恶果。
    
    眼下,刘晓波的被病逝,就是因为他遭到中共流氓长年的关押与迫害所致,使我们的同仁之一陈维键先生万分愤慨的当下在《北京之春》上写出了“与中共我们已无话可说,对与这样一个冷血的政权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毫无意义的,刘晓波的死让我们更坚信了,对与中共这样一个政权,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推翻它!”
    
    信念是可以有,可能实现的具体方法有吗?这才是干货,真东西,花拳绣腿的假功夫,遇到一个“徐晓东”就成了败将了,别说更高深的对手了。因此,鄙人历来就认同正确的斗争策略不是口号,而是脚踏实地地能够发展壮大自己,使中共与我们的力量对比的杠杆不断地朝我们倾斜。
    
    要说中共必亡,不是亡在它的强大上,而是亡在它的做事不公,走向歧路上。如果它不亡,中华民族就得亡,这是共识。特别是中华民族中的许多精英都跑出国外,就让我们知道中共国的不妙来,也说明了中共政权不行了,他们会更加残暴,更加制造恐怖,更加掠夺。特别是,鬼精鬼精的王健林,在大量变现国内资产达到了80%,就充分说明了,中共统治以来,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因为王健林可不是一般的鬼精,他比郭文贵还要聪明,因为他从来就不愿意与任何政客为敌,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处世哲学,更是采取让利于官吏、走中间道路的形式,这在中国历史智慧中,也是最至上的智慧模式——适中智慧。而郭文贵是拿着政客的丑事要挟,获取的经济利益。甚至欺骗、敲诈勒索、以及不惜于杀人让人被坐牢地集于一身,才成了习共饥渴抓捕的对象。如果王健林也成了被抓捕的对象,那真是共产党不作死不会死地活该要死了,虽然是王健林也在掠夺民脂民膏,盗取国库。
    
    在客观现实中,任何人,不论做什么,要想获得成功,思维方式首先要正确,要不然再忙也是瞎忙。这是至理名言。然很多同仁总是将失败归罪于中共这个外因,或是埋怨别人,却不悟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思维方向出了些问题才导致了我们的民主事业无所大成。而正确的思维方式是能够选择准看待事物的角度、方式和方法。原始思维往往是一种幼稚无知和野蛮的思维模式,不适合现代发展洪流。也只有看准时机,把握住时机,在必要的在演化过程中始终把握住契机,才能得到我们想得到的结果。
    
    可是,在《人民报》上,看到了一位叫青晴的作者撰写的《刘晓波写的零八宪章被彻底整了容》,作者几乎辱骂了刘晓波先生,认为他是中共的安排,才使刘晓波采用了温和的妥协政治,该先生认为刘晓波不过就是一枚被中共利用的棋子,刘晓波也甘心做这枚棋子。他哪里懂得,刘晓波为了民主事业,忍侮负重,所走的就是适中道路,这一最高境界的智慧模式,只不过,他太弱小,背后的力量也是微乎其微,才不会被中共独裁者重视。这并不是他所选择的路不可行的问题,而是他在不具备背后巨大势力的时刻,所倡导的适中路线不会被中共独裁者接受而已。
    
    首先说,刘晓波的政治主张没有什么不可行,之所以不可行,那是中共的邪恶本质暂时不会接受这样的妥协,因为这种过度,最后的结局就是独裁制度彻底结束。而且,刘晓波的立意不过就是大家心平气和地互相让一步,对大家都好。这种政治主张可以说不坏,也能得到更多一些人的认同。因为,暴力革命即使可行,也是国人需要大量流血。这样的演变,乃是自相残杀的演变,最乃下下策而已。
    
    然而,头脑简单的同仁虽然看到了温和的手段,中共不会接受,同样,暴力的手段,中共更会歇斯底里地镇压,那么我们凭借现在的条件,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行得通吗?那些用屁股思考问题的同仁,总是爱讲大话,却不计后果。刘晓波虽然主张没有成功,最起码,对中共的影响还是存在着。仅凭这一点,还在羞辱刘晓波不如说自己应该先害羞。
    
    我个人认为,刘晓波的伟大,并不只是他得到了诺贝尔奖项,而在于他能提出、认可与中共妥协的政略。至于什么人蔑视他这种主张,那是因为他自己并不明白,他所想的暴力手段在现实中更很遥远。而且,真正的大智慧家都懂得,我们的宇宙也好,我们的地球也好,我们人也好,组成宇宙或各种势力包括各个国家的力量都是相互平等和对称的,任何自然力量以及人为的力量都不能单独地占据和支配一切,自然界的最高权力只属于一种平衡和互动的法则。
    
    而中共已经完全违背了这种平衡和互动的法则。所以,我们群策群力也好,各自为战也罢,只要是能推动中共国民主进程的办法,都可以尝试,不能只靠某个手段,在民主进化的初期阶段,任何立体的攻略都是胜算的自然保障,而单一的手段只能使我们缺少更多的时机和实际利益。因为我们有责任为我们的民族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不说,还要能做成。
    
    最后,看到刘晓波弥留之际所传出来的信息,都是家人爱人与个人等信息,不知道有没有如何鼓励我们继续奋斗的信息?而且是,我们民主阵营,贯穿着的都是如何维护个人的权力,却不能多一些如何的搏击出公共的权力?这是最受伤的事情,也是最遗憾之处,更说明民运团队不是什么公益性的团队,而是自私自利的人们形成(用自私的行为与绑架着国有势力的中共较量,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了,还有什么胜算的可行性?)。换言之,如果我们与中共独裁者一样的思维,还想取而代之的话,那么我们就不是什么先进的群体,无非就是从中共的身上把实利弄到自己的口袋里。
    
    2017年7月16日 秦川海 于莫斯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01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川海:再论澄清郭文贵爆料者
·秦川海: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许志永们为什么须坐牢?
·郭文贵的下场可能会很惨/秦川海
·秦川海:最可恶的大国博弈
·秦川海:民主事业为什么没有质的突破?
·秦川海:性爱不是正常人刻意关注的行为
·秦川海:为什么民主进程如此缓慢?
·秦川海:泰国民运团队被共特搅得已人心惶惶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 马也会长兔唇吗
  • 龙神又吃人
  • 陆文:肾盂肾炎7
  •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 忆苦思甜,才能不忘本没有美国帮助,中国哪有今天
  • 忆苦思甜,才能不忘本没有美国帮助,中国哪有今天
  •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
  • 谢选骏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 东海一枭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 邱国权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 陈泱潮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 艾鸽艾鸽诗歌《龙复活》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10
  • 郑恩宠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 匣子说话GT:正告习无赖:魔海无边回头是岸!
  • 槟郎黑夜的纸杯烛
  • 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 郑恩宠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 谢选骏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 高洪明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 陈泱潮二十七、小小芯片戳穿了中共囯名副其实纸老虎之真相:慈禧
  • 谢选骏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庙会文化展在巴黎登场至5月1日止
  • 印度尼西亚法庭判八名台籍毒贩死刑
  • 马克龙:将不会会见达赖喇嘛
  • 马克龙:如需要愿在北京与达赖喇嘛之间斡旋
  • 马克龙美国国会演讲强调多边主义
  • 台湾海峡很可能成为下一个东亚危险的“热区”
  • 法国专家:中国汽车市场是跨国集团的“毒品”
  • 马克龙的“友谊之手”无奈撼不动特朗普的民族大旗
  • 法国工业巨头博罗雷因涉非洲腐败被起诉
  • 美外交官指责中国违反WTO规则 中方反指美国也违规
  • 中纪委: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双开”
  • 美国最大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停售中兴手机
  • 瑞典发明家杀害并肢解前南华早报女记者被判终身
  • 香港民政局慷公帑之慨乱批亲共大陆交流团一人也成团
  • 中国驻大溪地领馆擅改楼房遭房东下逐客令
  • 朝鲜车祸死者乃乌有之乡朝圣团员孔庆东闻讯如丧孝妣
  • 加拿大罕见批评中国在南海“制造敌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