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清流浦:大变局在即 警惕“国安委”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本文谈一下对2018年北戴河会议后国内局势的判读。
    

    习近平重夺大权?
    
    北戴河前,以董瑶琼泼墨习近平画像为标志,习近平画像被普遍下架;中宣部的电影片《厉害了,我的国》受到批判;习家军耗资巨大,吹捧习近平的梁家河项目下马和人民日报对个人崇拜的质疑,许多迹象透露出十九大后表面如日中天的习近平权力遭遇锋芒大挫。世人真实地感受到了中共党内高层的冲突。多数局外人以为,接下来的北戴河假期,习近平及其追随者会受到强烈权力和政治挑战。然而,随着8月20日习近平结束近20天的隐身和中央军委党建设会议的公布,似乎之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于是,便有不少人评论说,习近平一直牢牢地掌握着大权,一切分歧感觉都是子虚乌有的臆测。大家的感觉真的错了吗?没有。那为什么没有冲突的消息传出来?因为,在北戴河反对方面与习近平最后妥协了。习近平又一次获得了权力主导地位。所以,问题的重点就成了对这次妥协原因的进一步了解和推测。
    
    可以认为的一种情况是,北戴河期间,习近平使用了上个世纪60年代毛泽东常用的“中共倒台论”的恐吓策略,吓阻了党内高层。毛当权时,遇到党内反对派的强大反对,最后的一招就是问:你们希望本党统治垮台吗?中共的高官和利益集团当然不愿意。因为,不管毛错误和坏事干多大,好歹中共当权大家都有好处;如果中共失权,党内争权就没有意义了。在建政后的中共权贵圈子里,多数都是既得利益至上者,那些真正看清事情本质,有独立信仰的中共高级领导人一直都是个别的。所以,习近平就可以用两个威胁逻辑击退反对派。其一,我退位,谁来接手?李克强、胡春华、汪洋、王岐山?可以说,现在政治局和中常委内一班庸碌之人,无人能出来,也无人敢出来接手习的烂摊子。习近平仅用5年就把经济变成一个烂摊子,债台高筑,经济体制混乱不堪,金融泡沫岌岌可危,加上川普强硬而灵活的经济和政治压制,政治局里一班以经营个人利益和靠拍马屁上位的人根本无人有能力接手,那就只能由习近平继续干。其二,我退位,请薄熙来出山来干?这个威胁比前一个更厉害。从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王岐山,到前两届政治局、中常委成员一定都会被怔住。对现在的一众中共大员来说,薄熙来复出会比中共倒台更可怕。他们都知道薄熙来可不是习近平,以薄熙来的报复心和手段之狠毒,会把现在这些吹喇叭、抬轿子的都扒了皮,抽了筋。那么,与其薄熙来,还不如习近平。仅以上面的分析即可知道,现在的中共高层内没有人可以翻大浪。经济情况好时,争权夺利个个是好汉,现在这种岌岌可危的下滑局势,见风使舵的更多。当然,他们嘴巴上会比什么人都表态更“坚定”。就是说,习近平上台后的一系列强硬、笨拙、落后和不适时宜的政策,把胡锦涛时的中共统治危机加深到了一种表面即面临倒台的危险,一众权贵和利益集团不可能没有反弹;但由于没有真正的能人,习近平一甩袖子,众庸只好反求习近平继续干。所以,笔者认为现在一些评论说,北戴河及之前是信息误传,没有发生习近平被阻击的事,不是真的,而北戴河的换将之议不了了之才更接近真相。
    
    可以推测党内高层与习近平达成的协议有以下内容:一,同意习近平继续执政。二,同意习近平可以有限提高个人威信。三,同意习近平继续反腐,但在不损伤政治局和部长以上成员的条件下。四,同意习近平继续强化党领导军队。五,要求提高李克强的总理职能。
    
    习近平大势已去
    
    由此能说习近平重夺大势了吗?不。经此一挫,习近平表面上不可一世的权力和被习家军吹捧起来的威信一蹶不振。具体表现在北戴河交易后的“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上。这个会充满了沉闷和威胁,习对军队高官以威胁加哄骗,强调“落实党的组织路线(乌纱帽),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习的权力),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个人管制)。”“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刑事威胁)。”此会比起2014年10月习初当权时的“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更咄咄逼人,而相比两次会议,将军们内心的阴沉感也写在脸上。在习近平的观念里,什么是权?权就是镇压,就是军警。因为,有了军警就可以抓人,可以镇压。他这个观念与希特勒、斯大林和老毛等专制者的权力逻辑如出一辙。习在5年里用国家权力所干之事也证明了他的权力观。两个字就可以概括:抓人。政治看法,抓;经济问题,抓;思想问题,抓;教育问题,抓;金融问题,抓;网络言论,抓;军事问题,抓;市容秩序,抓。抓贪官,抓反对官员,抓反对派人士,抓不顺从的老百姓,抓有钱的企业主,抓有独立思想的人,抓敢说真话的人,抓、抓、抓······。抓坏人,更抓好人,只要觉得不服从就抓。抓人无底线,无道理,无约束,无须是非;其罪名有:颠覆政权罪,聚众闹事罪,妨碍公务罪,制造谣言罪,损害英烈罪,网络翻墙罪,扰乱公共秩序罪和事实存在的侮辱领袖罪,妄议中央罪,罪、罪、罪······。他像世界上所有的专制者从来只认为权力是抓人抓出来的,不知道权力是抓人抓倒台的。除抓人以外,习近平还干过什么有建树的事?军事上,军队被拆组的东拼西凑,不伦不类,只为了方便他自己统治。经济上,民企一片萧条,国企危如悬卵,外企四散撤离。为了稳住债务,他以滥发货币堵经济危机。外交上,不说南海矛盾,台湾问题,与美欧日的关系,就是与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关系,也因一带一路的欺诈性而引发一片抗议。国内民族关系上,镇压藏人和新疆人使民族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分裂局面,连联合国都发声质问。教育文化方面,强制知识分子和老百姓以背离时代的“习思想”为准,对自己的所谓“思想”和经历进行神话;等等等等。习近平滥用权力几乎到了胡作非为,丧失常识的程度。在经历过文革和改革开放的四代国民和现精英层中,人们对习的认识基本一致。对其为政大感失望(本以为他会像其父习仲勋),对其能力普遍看低,对之“思想”极其厌恶。在关心国家前途的国人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不仅不是有智慧有能力的人,而且他的观念背反时代和民意,不辨时势,逆民权、民主和独立法治潮流而行;却又极其自以为是,自以为大,爱受吹捧,近小人而远智慧。他在现中常委和政治局里组织私党,这是一伙没有真才干、实业绩的官僚。这些被人们称为习家军的官僚,只会逢迎拍马,完全不懂经济和实际治理,因而没有民意基础,且在官场中恶名昭著,臭名昭著,庸名昭著。
    
    总之,明目张胆地复辟封建专制,在中共19大上由“取消主席任期”又一次到了极点。黑社会式纪委加土匪化警察和司法,使疯狂的党内国内法西斯化复辟到斯大林;一败涂地的经济大势,决堤式的人心崩溃,使习近平的权力仅剩“抓人”。习近平手里似乎还控制着权力,但其权力还有几分实效?官场的消极抵抗,学生和知识界的反对,老百姓中的不满与日俱增。习近平执政5年,其威信荡然无存,民间形象一落千丈,其权力之势已与袁世凯当皇帝一样岌岌可危。北戴河后,习近平的几大举措:压制军队的“军委党的建设会议”,压制官员的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由网信办与公安部联合采取的压制网民网络信息传播“利箭行动”,恰恰证明了习近平的人心丧失,大势已去。他以为用不断地抓人可以重塑权力,而效果完全相反。
    
    中国共产党还存在吗?
    
    现在事实上只有所谓的“党中央”,即一二百个党权贵家庭。8000多万有个性和独立思维能力党员的政党已经不存在了。中共曾经是一个由进步知识青年为核心组建的党。但在斯大林和毛泽东的控制下,特别是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号称有9000万党员的中共实质上就步入了末路。经过江胡两任,到习近平19大改宪法终身制,证明这已经不是个政党,而是个“帝党”了。这个自称追求思想自由和文明信仰基础的党几经折腾,终于死了。中共普通党员意识中的为人民服务的党已经不存在了。
    
    中共党员的权利——党内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重大党内政策表决机制,党内言论自由表达权,党费和党内经费使用监督权,党员的思想自由和自由退党权等等都留在纸上,成为一种欺骗和伪装。越来越多的普通党员和干部应该已经渐渐看清了自己与上级的主仆关系。党中央高官们就是主子,下层党组织和党员就是一层层的被使唤奴才。这哪里还是什么党,哪里还有什么党内平等和基本权利。所以,经过从江泽民到胡锦涛的党内关系演变,所谓的中共就成了类似封建军队的奴性组织。习近平是怎么当上的总书记和主席?大家都知道,实际上就像美国电影《教父》中的权力交接,是由江泽民与胡锦涛交易的结果,完全类似于黑社会组织。在中共党内一切程序已经完全黑社会化,自然新主席习近平也就无需顾虑什么中共已有章程和原则了。
    
    习近平真的如人们看到的那样,底气和信心十足吗?19大前他确实对自己的权力充满信心,在他看来自己控制着9000万党员的组织,掌控着有200万现役军人和超过1100万警察及治安人员的国家机器,拥有在世界排位中庞大的资源。如果说他初上台时,对党章和党的组织原则还有点敬畏,在经过王岐山操作中纪委一番无法无天的成功控权后,习近平更就对所有的党内规定无所顾忌。想抓谁,先抓起来,然后由一批流氓“纪委人员”和“警察”刑讯逼供,造成假事实后,再由“党领导下”的法院、法庭、法官判刑。并可以在监狱内由不知来路的人,用极其机密的方式从生理上击溃,以至消除。现在,习近平及其权力小集团已经开始惴惴不安了。为什么呢?因为,习近平其实已经感到了齐奥塞思库最后的处境。他看到了中共的躯壳下,云集的是8000多万唯利是图的投机者。既然是投机,那就尔虞我诈,有钱能使鬼推磨,谋乌纱而“闷声发大财”,人不利己天诛地灭。中共现在还能维持表面存在,还能像模像样地自称是个政党,不是因为有9000万信仰一致的党员,而是因为有一个庞大的投机群体。相信习近平也越来越明白,自己就是一个利益投机大组织的教父。一旦没有足够吸引8000万硕鼠的金币,树倒猢狲散就是这个组织行将就木的最后景象。这也是近来习近平每晚都感到恐惧和恶梦连连的病源。
    
    习近平正把中国变成一个黑道社会
    
    对习近平把中国黑社会化的说法,很多读者会认为,这不存在,也不可能吧。社会下层有黑社会,社会上层也有黑社会?习近平不是在打黑嘛。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他老婆谋杀海伍德,以及他们的私家马仔——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不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嘛。
    为什么现在到处都是官僚庇护下的黑社会组织呢?因为,六四后的江、胡和习近平的强权政治就是一种把中国推入黑社会化的动力。黑监狱——纪委审讯室、“旅馆”监狱、警察局内部可以刑讯逼供的私狱、大监狱中实施酷刑的私牢、囚禁正常人的“精神病院”、不许离开和对外联系的各种“学习班”等等;黑组织——比国家司法机构权力更大的纪委、统控警、检、法的政法委、通吃国家和各地各种权力的各种党书记,可以控制人们人身自由的中共组织和官僚私人组织,特别是一些由中共秘密警察和政协秘密控制下的黑组织,等等。薄熙来的黑社会并没有被习近平清除,习近平清除的只是一个薄熙来,而在习近平统治下,一切与薄熙来时没有根本区别。黑社会原则横行中国,并越来越甚。王岐山的中纪委私设公堂是公法,还是黑道?!孟建柱、傅政华的警察和司法系统干的活比王立军更黑。习近平以为国家权力在自己手上,他们就代表了国家,干什么都是合法的。习家军的主将,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的一句话:要确保习近平“定于一尊,一锤定音”,揭露了这伙人心里的“政府权力”黑社会性。
    
    国家权力在议会,中共宪法也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尽管是装模作样),而人大委员长却在自己的小团伙面临失权的紧急关头,喊出了一个根本违背国家宪法的原则,一个黑社会组织口号。他被追究了吗?因此引咎辞职了吗?没有。可悲的是整个社会都对国家被黑社会化失去了感觉。相反,人们注意的是,哪些官员追随栗战书表了态,哪些主要官员没有表态,根本没有人追究栗战书“定于一尊”的违宪行为和黑社会原则。这反映出整个国家已经默认了中共以黑控国和国家黑社会化的现实。这多么像鲁迅的《药》里,社会对“人血馒头”熟视无睹的境况。
    
    自江泽民把中国变成一个贪腐社会,胡锦涛让这个贪腐变成一个个有组织的集团化贪腐后;习近平及其习家军直接就以一个小集团的方式登台掌权,在小集团与小集团的黑幕交易中瓜分官位和国家利益。那些参与瓜分的官员都各自明白自己的上线和下线,并积极为自己的一伙人争取最大利益。在中共上层的影响下,地区权力的帮派官员,那些所谓的中共书记们层层效仿,现在一个由党内山头、贪腐官僚和黑社会集团相勾结,控制着国家各个权力机构的大系统统治了各地。中国正在前所未有地被习近平“忠诚党”、效忠领袖、效忠老大的山大王治理思想黑社会化。地方官僚、黑道、警察和司法、商人正结合为一股股、一层层的黑势力。这股黑文化对中国社会的污染面和影响程度之广之深已经令人万分担心。它不仅表现在中国对外商业项目的贿赂上,更表现在学校的孩子们心灵上。学校内的帮派和霸凌之风就是中国社会未来的缩影。这股黑文化的根源就在习近平。
    
    川普沉重地打击了中共专制
    
    准确的说是,以川普为首的美国强硬派对中制裁政策,强而有力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着习的权力危机。川普不光个性强硬,而且是个老道的大商人,对主客观力量认知清楚;而习近平只是个官僚,还是个一直在中共党政治内混官,不知天外有天,对自身状况极度缺乏客观认知力的官僚。当新总统川普要求习近平在经济上让步时,习近平以为中共30年的经济积累已经是世界第二,根本就没有正把川普的要求当一个重大问题,还以“以牙还牙”和北朝鲜问题反威胁。于是,惹怒了川普。川普先动用了芯片制裁,后又动用关税制裁,轻而易举就挫伤了依赖对外贸易的中共经济,使以经济收买维持高压权力统治的习近平集团乱成一团。川普没想到的是,关税制裁竟然把习近平集团对内的强硬政治也连带着撩了个人仰马翻。习近平政治的种种非法性也暴露出来。习近平当政程序本身就不具有合法性,他当政5年中的所作所为更使其合法性荡然无存。当政以来,习近平在经济、文化、法律、教育、科技、民族团结和军队建设等诸方面一无建树,他维持权力合法性的唯一手段就靠抓人,以抓人威慑对手。在短短5年间,大批的人和群体在习近平的高压政治下,走向了反抗专制的方面。当川普的制裁使习近平的软肋暴露出来,巨大的反习近平专制力量便蜂拥而起。几乎是一瞬间,习近平的地位便出现了摇摇欲坠的窘境。
    
    面对经济危机徐徐降临,大规模的失业,物价不断高涨和货币严重贬值的情况;面对川普孤立专制中国的政策,习家军的吹鼓手们个个白瞪眼。习近平会就此等待倒闭吗?当然不会。他会怎么办呢?现在一些反习近平极权的人士认为,在经济严重萧条,加上即将发生的网络信息传播技术大变化,网络长城失效条件下,习近平只有最后的一条路——全国戒严。戒严就是习专制权力的最后绝路。习近平能否走到这一步,现在还不好说,因为,他现在正动员各种沉默的力量,使用各种手段,企图在美国中期选举和2020年选举中把川普搞下台。在习及其智囊看来,川普下台了,经济就有救了,自己也就有了实施专制统治的本钱。
    
    这里我们暂时不论川普是否会下台(作为个人,美国总统半道下台是一件多次发生的事),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如果川普下台,习近平经济和政治境况是否能翻盘。第一,如果川普下台,川普的后任是否可能重回克林顿、奥巴马的容忍政策?笔者的判断是,不可能改变川普大政方向。因为,川普的对中政策已经从开始的策略转变发展为战略转变,他使现在美国精英层认识到一些重大事实:习近平中共把持的专制权力对世界有极大危害和危险性;中国在10年里,在关键方面没有实现对WTO的承诺;习近平一直支持窃取美国的科技资源;在朝鲜和伊朗核扩散危险上,习近平明里暗里发挥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中国内部政治矛盾,证明习近平是一个严重缺少文明意识和知识素质的人;中共在美国设有庞大的谍报系统,意图改变美国的社会价值体系;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是美国的最主要威胁和对手,等等。这些认定意义重大,它决定了美国接任总统不可能逆回川普前的对中战略方针。第二,如果没有川普现在这样严厉的经济制裁,美国新总统改以一般制裁,习近平有能力进行经济自救吗?在之前的5年里,习近平和李克强的经济能力,国人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奥巴马当政时,李克强的“克强经济学”由于无起色而被小组长习近平夺取了经济决策权。习近平及其班子的经济能力怎么样呢?一带一路,亚投行,“新常态”战略,雄安新区,海南岛特区等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项目和概念,无一取得良好效果。特别是习最倚重的关键人物——刘鹤推出的供给侧理论,更让习近平的理论悬不可测。虽被一众吹鼓手吹得天花乱坠,可热闹了一番后,只有四个字:华而不实。被川普的技术和关税惩罚稍一冲,竟然就荡然无存了。现在竟被逼上了“走进非洲”的救赎之路。习近平手下的经济专家不可谓少,代表性的刘鹤也不能说没有学识,可硬是没有一个真有本事的。习近平除了大手笔印钱投钱,别无招数。印钱就像吗啡,可救一时,长远却是有毒的。用印钱能忽悠得了一代在改革开放条件下长大、有专业审视能力的中国人吗?相信接受过专业教育的一代60、70、80、90后,不会接受习近平的无能和经济大倒退。这就注定了习近平的败局。
    
    习近平下台会不会殃及中共
    
    习近平倒台有其个人无能和观念落后僵化的必然性。但就像华国锋下台不等于中共统治就结束一样,两者还是有区别的。邓小平在六四屠杀后,重新启动“经济改革”和有限开放,就挽回了垂死的中共政治专制。那么,习近平倒台会殃及中共统治吗?基本可以肯定。理由是,第一,胡耀邦、赵紫阳代表的体制内改革者被体制排斥和淘汰,同时取而代之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一任差过一任,不是偶然的,它证明了中共组织体制本身和领导人产生规则的没落和垂死性。江、胡、习能一任任把国家搞到鸡犬不宁,民怨载道,说明中共引发大颠覆有其必然性。这个必然性就在其体制的逆淘汰机制和原理。第二,老毛非共和政治和邓小平六四屠杀以后,老百姓更通过权贵官僚的体制化贪腐,官僚与商贾联手盗窃国家资源和财富,中共无拘束地镇压民间权利要求(强拆、有组织地迫害上访、操纵警察和司法、普遍化官僚警匪勾结、玩弄政府公权、镇压藏疆港民众等等),强奸民意党意等等,认识到中共就是一个比纳粹更邪恶的组织。它满嘴仁义道德,实际上对老百姓的狠毒远远超过希特勒和斯大林专制权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个权力组织能把饿死3000多万人隐瞒10多年,把大屠杀、大破坏歌颂成正义和伟大,并在学校和家庭内封住教师和家长们的口。老百姓越来越清楚中共统治集团与人民之间是什么矛盾?不要说现在已不存在四五运动时的政治环境,也没有当时邓小平式的人物,即使现在再出现“拨乱反正”,人们对中共的信任度也不可能恢复了。人们已经明白,中共想长久地保持党的利益和统治,这包括不受人民监督地占用国家的政治、金融、物资资源;凌驾于国家法律和国家公权力之上,可以逃避公权力监督和制裁的权力;使用国家警察军队和通过经济来源控制并奴役老百姓人身自由;第三,老百姓现在也明白了,中共统治下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国有制;中共的“国有”其实是一种“党有制”——几百个党权贵家庭占有中国的国家资源、税收、统治权的所有制;其本质就是中共权贵私有。这些都超出了习近平个人及习家军的利益范畴。正因为如此,习近平倒台就可能把中共也拉倒,而这正是所有党权贵们担心的。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可能出现以下一些变局。
    
    第一, 中共内部起义。主张还权于民于国的体制内派别与主张维持毛、邓一党专制的权贵集团公开决裂。几次出现的党内宣言——2016年发表于无界新闻网的“反习公开信”,2018年“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的《中国和平民主转型方案》,不断被捕的反习高官和党内集团,已经显露了这样的信号。当然,也可能会出现党内反专制派与反习近平集团贪腐集团联手发起的起义。
    
    第二, 军队要求国家化的起义和政变。或者是军内贪腐集团官员组成的政变。
    
    第三, 苏共瓦解式的变局。党内中下层组织追求正义的改革力量,在国际,党内,老百姓三方支持下放弃一党专政的义举。中共死了,不等于有思想的党员都不存在了。在中共低层党员中还存在数量可观的追求民主、正义和法制,不同意专制的党员。他们一部分是曾经的民主大变革遗留者——特别是1948年前的老党员;另一部分是在胡赵改革时代入党的党员。这些党员非常接近普通老百姓,对中共现在的权力集团和党内种种状况格格不入。他们虽不满意,但所有的组织程序已经徒有其名,他们基本不可能再通过党内合法程序挽回局面。在习近平和几任中共领导人的倒行逆施下,在他们面前只有三条路,另组新党;或者做一个遗留者,在恶境中忍声吞气;或者渐渐被弥漫中共的浑浊之气吞没,成为封建党奴才中的一员。
    
    以上三种情况,习近平会倒台,但中共可能有条件地继续存在。条件就是中共演变为多党制中一个党。
    
    第四, 人民革命。在习近平暴力压制下,六四式公开和平抗争条件已经难以形成,那么,由经济危机引发的大罢工、大罢市、学生运动、网民运动和上访就只能迅速演变为暴力反抗,否则,很容易就会被习近平的警察暴力镇压下去。所以,如果不是大规模暴力反抗,一般自发的反抗只能以悲剧结束。这样的情况会使人们更清楚地认识到两点:其一,暴力起义的必要性,整个社会会普遍接受暴力对抗中共统治。其二,自发的群众反抗是难以形成暴力组织的,因此,先期秘密筹备,再行可以制胜军警的大规模反抗运动就一定会出现。或者说,地下斗争将是下一步反抗的一大特点。
    
    抗争者的抗争方式一定与统治者的统治方式相对应。在有和平抗争条件和和平改变政治的条件下,和平抗争是改变专制体制的最佳方式。如甘地对英国殖民的抗争,台湾民进党与蒋经国政府的斗争;当统治者和统治集团实行完全暴力统治的条件下,和平抗争就是欺骗人民抗争的迷幻剂。反抗运动内的“非暴力论”及其推行者将成为习近平专制的同道。
    
    第五, 民主统一运动。中共最担心的是台湾,因为,台湾现在实行的民主多党制是大陆人民心中的理想。而且,在大陆人民掀起大抗争的关键时候,台湾也是最大的支持者。新形势下,台湾政府需要调整自己的战略。
    
    第六, 现在民心,党员之心,军人之心都希望建立民主和独立法制,所以,各种变局都可能引爆另一些可能。综合性的大变局将会随着中共网络长城的坍塌而爆发。压垮中共体制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是破除中共信息封锁的新信息传递技术:破网工具,或者超互联网新网络技术。
    
    可能有读者注意到,在上面的变局推测中,有二种可能性笔者没有提到。
    
    一, 为什么没有孙中山式的,由海外民主组织发动的变局。因为,至少到今天,海外还没有一个能够挑起变局大梁的民主组织。海外民运组织不仅在经济能力,行动策划、组织和领导上还处于单打独斗或朋友交情的水平。虽然看起来每个人都有民主思想,但在思想和理论,战略策略策划,未来政治方针和当前政策等多方面却没有建树。没有建设性理论和蓝图,没有具有普遍吸引力和得到国内民众强烈响应的政策。其自身组织能力之差——几乎所有的民运组织都没有独立的资金来源,解决不了一次大行动的经费,甚至连组织成员的生活费用都解决不了。——这就导致了民运组织面临大变局的紧急情况,很难有所作为。
    
    不过,海外民运并不是一点作为都没有,一群民主人士创立,并越来越成熟的独立新闻和理论媒体,已经在推动国内民众启蒙中发生着巨大影响,而且将会在新变局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 为什么没有左派起义?因为,以复辟毛泽东和文革政治为旗帜的一派已经没有独立基础。拥毛派实际上是由曾经的文革造反派和低层社会中思想能力不强的普通民众及其后人形成的一个社会群体。他们的一大特点是缺少独立思维力,极容易被简单而有欺骗性的口号煽动,特别崇拜强人偶像。因而,一个表面强大“领袖”是凝聚这个群体的必要前提。这从被瓦解的“至宪党”章程中可以看得很清楚。之前,他们曾把薄熙来作为新领袖化身;薄熙来被判刑,至宪党被取缔后,这个群体又以网站“乌有之乡”和复毛为核心。左派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因为薄熙来和至宪党的原因,也与习近平结下梁子。这部分人就暗暗希望薄熙来可以出狱,至宪党东山再起。由于没有活的新强人偶像,其人数和力量也被严重削弱。
    
    那么,薄熙来有可能会重新出狱吗?可能。但东山再起不可能了。估计拥毛派不久就会被一盆冷水泼醒。薄熙来的意外消息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随时都会降临:植物人,脑瘫,白痴,或者干脆就是心肌梗塞之类的死讯。习近平任内,直接死于监狱或变相囚禁地,或者出狱而失去思维力,甚至生各种怪病的受害人之多,大家都是知道的。习近平及其手下谋害对手之毒辣手段一点不逊于斯大林和毛泽东。以习近平的能力、权力观和权力欲他不会允许自己的权力对手再复出。这就注定了,现在的拥毛派和群众很快在镇压下会溃不成军,而向两边分化。他们或者选择支持习近平,或者反对习近平;或者支持中共,或者反对中共;或者支持民主法制,或者支持一党专制。
    
    大权旁落“克格勃”
    
    上面说了六种变局可能性,其实还有一种没有提到。为了引起民主变革者和大众的注意,笔者专门将之分为一节。即第七种可能,权落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
    像所有共产党国家在最后的危机阶段一样,为了巩固习近平个人和中共的统治,中共在2013年组建了越来越庞大的所谓“国安委”。这个委员会控制的权力非常大,中共政治局委员、军队将领、国家海外情报机构都在其控制下;它的年经费自2011年起已超过军费;人员及其控制的资源也超过军队。某种意义上看,该组织对国内控制能力不仅超过了中共党组织,也超过了军队。国安委现在是半公开的。表面上它的运作代表国家,以秘密警察和特工方式运行;实际上它干的都是权贵统治的活,且完全不显山露水,不被社会大众所知。国安委的秘密势力正借维稳做大,经费多,各种控制手段,渠道网,控制资源借机扩张,其控制力已经深到了军队、党组织、经济部门和国外组织。现在的国安委已经是一个专为控制中国权力而生成的技术性怪物,重要在于,这样的机构在实行专权的过程中,自己也发育出强烈的权力欲。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莱如此,苏联秘密警察头子贝利亚如此,中共的康生和汪东兴也如此。现在这个组织的表面控制人是习近平,实际控制人是孟建柱。我们绝不能排除在大变局中,这个庞大组织会悄悄脱离中共自成一体。这样一个组织在大变局中会怎么样呢?俄罗斯克格勃的代表普京对民主化的影响,非常值得中国民主变革者引以为鉴。
    
    由叶利钦的非党民主化到普京的克格勃统治,就反映了苏共专制被推倒后,国家权力从民主化向克格勃专制转移的过程。这里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国安委高层直接脱离中共,控制国家权力。他们可以化身民主派,也可以演变出一个新党。某种程度看,习近平现在实行的就是国安委统治就有这样的影子,但他挂了中共国安委的牌子。习近平倒了,中共的牌子就会被撤掉,而“国家安全部”的统治可能像苏联克格勃一样被留存。另一种是普京模式。先由中共反对派取代专制派,然后国安委再凭借自己的资源和力量控制或取代中国的叶利钦,把国家统治权重新控制到自己手里来,这样的情况大家需要特别注意。
    
    如果发生类似普京当权,实质上由国安委控制多党制的情况,中国就实际上回到了新专制时代,而很难推进真正的民主制度。现在的国安委与苏联克格勃一样,都是在共产党专制下组建的,其内在思想和原则,人员及其人员控制的资源带着中共的属性和特征。这样的国家权力有表面民主,表面法制,而本质上一切都与共产党晚期的利益集团和寡头统治相同。一个小集团自称为“代表国家”,操纵着国家,凌驾于国家之上。形式化的假民主,假自由,假法制,假议会,假多党制,假市场等等,人们听到的都是“民主”,可感觉到的都是专制。与共产党专制的本质一个样,所有党派、议会、军队实际上都在这个组织控制之下。这是一种隐蔽于国家机体内的反自由统治,是党专制的潜在延续。由于国安委的国家外壳,改变这样的“国家权力控制”会比改变中共专制统治更难,就像人们在俄罗斯看到的情况。
    
    习近平倒行逆施越来越疯狂,离中国的大变革也就越来越近了。共产党在国际上已经是一个不齿的名词和代号,它的名声已经与一切最丑恶、最虚伪、最疯狂、最残酷的行为连在一起,不用很久,就像臭名远扬的“法西斯纳粹”一样,“中共”也会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血腥、最残酷的符号。面对大变局,每个人都将以自己的行动表现自己的立场。在大变局稳定后,之前每个参与者的所作所为都会被新的法制、政治和道德检验,就像二次大战后的“纽伦堡大审判”。邓小平为维护一党专制的“宜粗不宜细”,不可能再有了,每个为专制作出杰出“贡献”的人,都将在法庭上证明自己没有干坏事;向自己的家人、后辈和朋友证明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善良的,是真正为了老百姓,而不是为了自己当官发财,没有干伤天害理的勾当。如果你对人们和变革犯了罪,逃到哪里,这个世界将把你押送回民主法庭。
    
    各位党官,各位军警,请你为自己的人民,为自己的家人和后人,为我们的祖国,为自己的自由和幸福生活,三思而后行。
    
    (2018年9月)
    
    附录:解读中国预算的“维稳费用”
    BBC 2013年 3月 6日
    提请中国十二届人大审议的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显示,中国国防预算支出为7201.68亿元,比去年增长10.7%。
    在周一(3月4日)举行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傅莹在被问到国防预算问题时,没有给出具体数据,与其前任做法相悖,被媒体称作“罕见”。
    维稳和公共安全
    本年度中国国防预算数据公布后,香港媒体引述预算草案报告说,“维稳费用”预算约为7690亿元,超过国防预算。
    报道说,这是中国自2011年起连续三年“维稳费用”超过军费。
    中国官方预算并没有“维稳”开支的说法,最接近的说法是“公共安全预算”。
    BBC中文网查看中国财政部提交的这份名为《关于201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发现报告正文仅提本年度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为2029.37亿元,增长7.9%。
    报告在总结2012年财政支出时指出,公共安全支出1880亿元,增长10.9%,主要用于“完善政法经费保障机制, 提高基层政法部门的服务能力,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化解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
    虽然报告正文并没有提到7690亿元这一“天文数字”,但在报告的附表11,即“2013 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预算安排情况”中,列出“公共安全”一栏,上面显示“2012年执行数为7077.91亿元”,“2013年预算数为7690.80亿元”,增长 10.8%。
    倘若将“公共安全支出”视为“维稳费用”,并依据报告中的附表数字,而非正文的数字,则不难理解“维稳费用”超过国防开支的说法。
    偷换概念?
    以上说法遭到中国官方的反驳。2012年两会期间,时任人大发言人的李肇星指责西方媒体“偷换概念”,表示中国没有维稳经费,而且“公共安全”支出内容涵盖广,包括“支持地方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化解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提高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能力。加强基层监管部门食品检验检测能力建设,促进保障食品安全”等。
    那么什么是“公共安全开支”呢?中国国内媒体2010年查询财政部当年支出决算表,在公共安全开支下,分为武装警察、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及其他六部分。当年的公共安全支出总计5517.70亿元,其中,公安经费占比最大, 达2816.31亿元。
    2011年,面对“维稳开支超国防开支”的指责,中国财政部官员出面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涵盖了公共卫生、公共交通、建筑安全等诸多领域,将其称为‘维稳预算’,根本是偷换概念。”
    但这并非是说,预算草案中没有“维稳”一词。本年度的预算报告在提出国防开支为7201.68亿元后,并列出主要的四项用途,其中第四条是“推动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提高部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维稳开支”究竟占多大比例,依然没有人说清楚。路透社报道,中国“维稳”经费膨胀是时任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势力增长的结果,新的政治局常委将九人减少至七人,也意在控制中国日益膨胀的安全部门的势力。
    
    出处:来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601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袁紅冰教授的豐富想像力,對中文純熟的運用,如詩似畫的描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 我经常在GreatSenecaHwy上开车
  •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 毛澤
  • 又到教师节
  •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 《自由在落日中》是當代唯一一部真實反映中共鐵幕下蒙古人
  •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 曾铮秋夜AnAutumnNight
  • 东海一枭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 邱国权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张杰博闻川普加税再发威钓鱼台突爆惊雷刘鹤避祸拂袖而去
  • 郑恩宠上海警察借《警证》保安开房
  • 宋时雨中国自由三部曲(完整版)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藏人主张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徐沛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 雷声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7)--風之聯想
  • 东海一枭关于杀生答客问
  • 曾节明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东海一枭狮子吼和老婆心
  • 曾节明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邱国权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论坛最新文章:
  • 回击特朗普2000亿 打疼美国或不容易
  • 中美贸易战正酣 欧委会公布世贸改革方案
  • 第三次文金会:“奇怪的和平”
  • 疑缺硬炮弹看看哪些软刀子可以伺候美国?
  • 特朗普课税2000亿北京回应600亿中国克制?
  • 加拿大应对华为进退两难
  • 法国人崇尚保护文物古迹 激情不减
  • 疑向中国开战 特朗普漏夜指控北京干预内政
  • 反制但在无法打等值关税战中的子弹可够?
  • 疑定调 官媒与外交不松口再批人权小国瑞典
  • 北京回击华府阻断供应链疑拿求好企业开刀
  • 土俄达成协议 在叙伊德利卜设非军事缓冲区
  • 幽讽说马杜罗是驴子恐要坐20年牢
  • 贸易战:中方称已对最糟糕情况做出准备
  • 亿万大亨彭博也想竞选美国总统
  • 欧盟在华商会再吐苦水:中国闭锁倒退
  • 2000亿关税当下习李罕见隐身 刘鹤出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