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詹启贤叹319:扁枪伤好了 我的伤还没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1日 转载)
    
    国民党主席参选人詹启贤在脸书发图文写道:“我就搞不懂,319枪击案,到底跟我什么关系,是我开的枪吗?”(取自詹启贤脸书)


    国民党主席参选人詹启贤在脸书发图文写道:“我就搞不懂,319枪击案,到底跟我什么关系,是我开的枪吗?”(取自詹启贤脸书)
    
    昨天是三一九枪击案13周年,国民党主席参选人詹启贤在脸书发文澄清,三一九枪击案,奇美医院和他本人在此过程绝无角色,“除了医疗专业外,绝无他想!”并感叹事隔13年,仍会被问及此事,“我就搞不懂,三一九枪击案,到底跟我什么关系,是我开的枪吗?”
    
    詹启贤在脸书粉丝团“能革者詹启贤”连发二文,并附上“三一九枪击案说分明之奇美医院懒人包”,用图说方式,解释他当天处理流程。
    
    詹启贤说,三一九案他已经报告多次,公平客观的人,应该心里都很清楚了,对于有特定立场的人,他还是会尽量说明,这次党主席选举,希望大家理性客观看待,选出最适当能带领国民党为台湾走出一条路的人来,不要用个人负面选举。
    
    他并重申,陈水扁当天到院时,伤口就已存在,他还当场拿出2008年三一九真相调查委员会出版的“三一九枪击事件总结报告”,佐证他的说法。他强调只是本着医师本分救阿扁,没带政治颜色,但13年来“阿扁的伤都好了,我的伤一直没痊愈”,并表示“我已经尽力了。”
    来源:世界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8200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之五)
  •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 安田辱母杀人与孝道无关
  • 艾鸽聘请油画销售经纪人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8期)
  • 大字报【石榴笔记】崔天凯先生你是党员吗?请向中央政府汇报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 观察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 姜维平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 金剑平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 曾节明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 明暗經緯錄懷念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人類的貢獻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 吴倩你们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时,
  • 廖祖笙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 吕千荣的博客【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媒:特朗普向中国秀肌肉 但人权议题除外
  • 巴西全国抗议贪腐渗透每一滴油每一块肉
  • 郭文贵的神秘“老领导”透露了什么信息
  • 冯崇义案引发中澳微妙风波 堪培拉或无法干预
  • 贪官继续又贪又腐 湖南官员9个二奶仍不够
  • 李克强访澳之际 澳洲华裔教授被禁回澳
  • 林和立:香港选举结果凸显北京高度操纵
  • 乐天追加在华注资可能有望回暖
  • 保加利亚全国大选 俄土影响增大
  • 特朗普上任后有1800多中国非法移民或将被遣返
  • 奥朗德卸任前力促扩大在东南亚经贸合作
  • 网民"妄议"特首选举 敢说港人治港是笑话
  •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舆情压力闹大 最高检急派复审平息民怨
  • 东盟关注李克强访澳谈南海主张
  • 中国埃及智利撤禁令 对巴西肉品重开大门
  • 港上市辉山乳业股价一日跌85%董事长承认资金链断裂
  • 港媒:政坛新星邓小刚调任四川省委副书记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