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向全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还我人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是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人,2002年4月17日,我被对外承包阿尔及利亚奥兰市医学院工程的央企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下属国企青岛市青建集团公司(董事长杜波,全国人大代表;总裁叫丁洪斌)的诈骗招工,到阿尔及利亚从事建筑工作。该对外承包工程企业违法用工,恶意不与劳务工人签劳动合同,到国外时,外派劳务工人刚下飞机,出国护照就被以项目总经理刘建祥、副总经理刘安华、刘富华等“三刘”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用工团伙收缴控制,他们强迫劳务工人加班加点,白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晚上还要加班,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工资却少得可怜;随意打骂工人,不顾工人死活;工人生病得不到有效救治,还要受虐待并被扣发工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而且没有工伤工亡补偿!
    

    我因向涉案企业工程项目部提出合理化建议,要求兑现在国内的承诺,或者安排回国,他们就对我怀恨在心蓄意报复。2003年12月11日上午在施工现场办公室,“三刘”黑团伙指使黑社会打手程俊船和工长范彦坤用直径十八公分的铁棍往死里殴打我,致使我颅骨骨折、颈椎腰椎等身体多处受伤,昏迷八小时经医院抢救才活了过来。他们不给我后续治疗,也不让所在国阿尔及利亚警方介入调查,我重伤在身,他们还在该国奥兰市郊私设黑监狱对我非法拘禁(看守叫王富刚)。国内的家人从知情工友哪里得到消息后,从国内打电话要人,“三刘”黑团伙才在2004年2月18日不得不给飞机票让我回国。工资不给,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临上飞机,副总经理刘安华还狂妄的对我说:“回了国,我们黑白二道都奉陪你!”回国后,我自己出钱到青岛市海慈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后经有关部门鉴定为三级伤残(见证据一)。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到青岛市政府有关部门控告无人理,到山东省政府无人管,无奈之下,逐级到北京中央部门控诉。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劳教所有关官员相互勾结成利益团伙,借信访工作大肆敛财。他们与国企青建集团公司黑帮权钱交易,积极为其充当违法犯罪的保护伞,对我疯狂的打击报复,指使人员多次把我从北京强行押回青岛,途中非法搜身,劫掠钱物,肆意殴打欺凌,在公安局拘留所和信访局黑监狱(黑监狱地址:青岛市四方区淮阳路七号,黑看守负责人柳红;青岛即墨市通济区楼子疃村,黑看守负责人吴京波)随意转换长期关押。他们从来不开具法律文书,也不告知家人,我经常这样被失踪。我是个没有劳动能力、重伤在身的残疾人,2006年12月12日,青岛市信访局驻京办和青岛市公安局捏造事实,罗织罪名,将我由信访局楼子疃黑监狱转送青岛市劳教所,在严管大队四楼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三号室内,违法封闭式劳教我一年半,期间,只允许我春节时才洗个澡,平时身上都滋生虱子,臭味难闻,我再遭暴力殴打摧残、非人的折磨(怕我痛苦时喊叫,就往我嘴里吐痰、用臭袜子堵嘴)致身体瘫痪,且加患多种疾病。青岛劳教所不让家人探望见面,拒绝我所外就医的要求,直到2008年6月所谓劳教期满,我才奄奄一息的被青岛市公安局人员抬出劳教所。
    
    妻用轮椅推着我历尽艰辛到北京求公道讨说法,青岛市政府有关责任官员并没有因为我身体已经瘫痪,而兽性有所收敛,反而是对我的报复迫害变本加厉,手段更加残忍和丧心病狂!在北京永定门国家信访局接待司门口,我之妻遭到青岛市信访驻京办人员的殴打,自己花钱买的轮椅也被故意损坏,我平时需服用的药物也被抢去扔掉!我夫妻每次被青岛市政府人员从北京绑架式押回青岛,相伴的都是直接送进黑监狱分开关押!2009年8月26日,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名曰治病,实则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死亡威胁。我夫妻再次被分开,他们把生活不能自理的我单独关在青岛即墨市卫生局大信村中心卫生院堆满医疗垃圾的小黑屋里与世隔绝,不让外人靠近,意图用卑鄙的手段致死我。他们用紫外线灯对着我的眼睛近距离照射;炎热的天气里故意关紧门窗,我屎尿在床无人管,室内苍蝇满屋飞蛆虫满地爬;他们经常几天不给我水喝不给饭吃,再加高温和污浊的空气,我整日处半昏迷状态中。看守的公安人员偶尔戴口罩进来把超市扔掉的、发霉过期的食品拣来扔我床上给予充饥。我即便身体瘫痪躺在床上,他们也仍然不放过,警号为152105的警察经常进来用拳击打我的头面部,口鼻流出的血都溅到墙上。他们还轮番嘴对我耳朵辱骂,甚至灭绝人性的往我嘴里灌屎尿。从夏天关押到冬天,我生不如死,每天遭受的是从肉体到精神的双重摧残。我单次最长被单独关押近五个月,累计被非法关押1020天,妻被关押362天。青岛市信访驻京办和公安局还与北京的黑社会团伙勾结,肆意在马路边上恐怖绑架我夫妻押返青岛公安局刑警队,他们将我的妻子扯头发拽下车,边打边骂拖进讯问室戴手铐逼供。从2012年4月25日开始,青岛市政府有责官员为掩盖真相逃避罪责,假维稳真迫害,对我夫妻设立“家庭监狱”,公安局人员在我住处无死角的安装监控摄像头,每天二十四小时有警车、政府车数部,人员若干名围堵在我家门口看守,对我夫妻限制自由监视居住至今。看守人员对我及家人挑衅辱骂、威胁恐吓,光天化日下翻墙入室私闯民宅;晚间趴墙头扔黑石头砸碎窗玻璃,往院内扔脏垃圾,在我家门口排泄大便,半夜鸣警笛制造恐怖气氛,恶意骚扰。他们还株连报复亲属,对我姐家的门窗打砸,放火烧光过冬柴火堆;凌晨二点警车人员到姐家门口蹲守,把早起准备下田干农活、我年近七十岁的姐夫抓去拘留十天,并且非法恶意搜查我姐家住宅。为作恶不被识别,看守我的公安人员还刻意着便装,把警车牌照摘掉。我和家人亲属的人身权利不断受到青岛市及下属政府和公安局人员的不法侵害,但青岛市法院、检察院的法官包庇官员的违法行为,拒不立案查处,依法治国实为骗局。
    
    青岛市政府市委书记李群、市长张新起、原政法委副书记兼信访局局长夏国洪、现任青岛市信访局长于钦德、信访驻京办主任蒋汇川、公安局长黄龙华、原青岛市劳教所长吴森忠,青岛即墨市市长郑德雁、市委副书记于澎、即墨市信访局长高新刚、即墨市公安局原局长郝波、现任局长赵治林、王村派出所所长江波、即墨市田横镇副书记兰传强、卫生局大信村卫生院院长姜建强等国家公职人员在个人利益的驱使下无视国家宪法和法律,十几年来剥夺我夫妻的人权,对我们叠加式报复,手段卑鄙残忍令人发指,青岛市公安局警察当面对我说:“准备在家再看你五十年,让你那里也不准去,活活看死你”。目前,我每天靠服用药物来维持身体状况,无法预料我是否会被政府恶官车祸死、治病死或被自杀,现向全球世界人民及联合国人权组织控诉、求救!
    
    控诉人:孙举昌
    家庭住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市王村镇黄庵村152号,手机:15192765642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622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青岛维权人士孙举昌被非法拘留、关黑监狱、劳教迫害的日期时间
·山东维权人士孙举昌对青岛各级政府的行政起诉状 (图)
·青岛访民孙举昌因上访被劳教关黑监狱折磨成瘫痪人/视频 (图)
·山东维权人张恩广被警方“慰问” 孙举昌夫妇遭非法稳控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 新动向,西方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 新动向,西方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 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征集漫画、海报、短视频
  • AnnouncingtheInauguralChinaHumanRightsLawyers’Day
  •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 朝鲜虐杀美大学生挑战人类底线!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 金光鸿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0-1
  • 谢选骏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 藏人主张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 雷声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 陈泱潮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 谢选骏“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独往独来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 赵军诗:生命随感
  • 藏人主张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 谢选骏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 曾铮Jennifer’sPhotoStories(18)曾錚的圖片故事(18)
  • 谢选骏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 陆文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 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论坛最新文章:
  • 文在寅热望与朝鲜推动体育和平
  • 特朗普反咬奥巴马:明知普京干选为何不回击
  • 又一名朝鲜边防士兵冒险偷越38线叛逃
  • 郭台铭炮轰日本经产省干预自由经济市场标售案
  • 中国最强军改秘密 中共建军九十周年
  • 马克龙:欧洲接受难民是责任也是荣誉
  • 中国为何下令禁播网络视听?
  • 顶尖乒乓国手公开怀念刘国梁而弃赛恐惹众怒捱整
  • 香港三司秘密接受京官「任职谈话」突显中央对港管治
  • 中国再推活动纠正中式英文搞笑路牌或告示
  • 中联办「考察」市建局项目 港府外管治队伍渐成
  • 深圳竞争力大中华区三连冠 香港”三连亚“
  • 日本政府抗议文在寅有关慰安妇发言
  • 四川茂县叠溪山崩新磨整村遭山石掩毁
  • 十九大临近 习字当头 舐痔风大盛
  • 争办奥运 巴黎在塞纳河上创设漂浮运动场
  • 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发生连环爆炸 37人死亡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