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十年控告历程(七):共产党在哪里?做警察的弟成强迁“人质”生死关头见死不救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来稿)
    
    【控告】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七):
    

    新中国第一案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为何对我弟宋嘉余系本局民警见死不救不履行人道主义其背后由“强迁”升级为政治绑架
    
    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以及各级领导同志:
    
    你们好!
    
    在本案控告之前,有必要重申一下中国两条相关法律:
    一、1984年就实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内部条例》“上级应当关心、关爱和严格管理下级”的规定;
    二、1995年颁发的《人民警察法》其中“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的规定。
    
    哪有人道
    
    本人有个大阿弟叫宋嘉余,文革期间赴黑龙江建设兵团接受“再教育”,八十年代回沪后在地区搞社会工作。因工作需要1990年调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被安排在万航渡路派出所任副科级民警,工作积极,为民服务,曾立过三等功一次。
    
    但“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忙于工作,劳累过度,得了脉管炎,于1993年9月14日再度复发,住进家附近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室等待抢救。当时所处情况是,三个月前由派出所的战友陪同,前往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专家门诊报告为“截肢”。
    
    人命关天,家属向领导求助支付第六人民医院急诊款8000元,分局政治部领导以“公费医疗”为由拒付。什么意思呢?必须先到区医院才能到市级医院治疗,人都病危还在搞繁琐哲学,常理无法说通,人道主义到哪来去了?
    
    十分蹊跷
    
    此案蹊跷在哪里?宋嘉余有个小学同学,很要好的,我们叫他“芋艿头”的,因小时候其妈在山海关路菜场卖芋艿而有此名,真名已记不住了。当兵回来,当了静安分局政治部副主任,与宋嘉余上下级,时常来往,相处不一般。今天的急诊款8000元付与不付,关系到宋嘉余是死是生的大问题,但结果却既不像领导关心,更不是救死扶伤?!
    
    那位“芋艿头”主任来到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室,先拒付8000元急诊款,然后把宋嘉余推向静安区中心医院,离开了专家治疗,离开了抢救希望。宋嘉余到了静安区中心医院抢救被耽误了,因血管堵塞不久就大口大口吐血,再用救护车送入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已回天乏术,于10月1日晚与世长辞,年仅46岁。
    
    重大线索
    
    公安队伍有严格的组织性与纪律性,他们不同于其他组织,《人民警察抚恤办法》规定“因医疗事故死亡,也按因公牺牲对待”。由此可见,静安分局领导对宋嘉余极其不公道,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哪又为什么呢?提供重大线索——原上海市长黄菊1993年建造成都路高架桥,颁发了4号令“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并要拆我家住在成都北路888号的老房子,受到本人极力抵制,宪法保护公民住宅权,你市长反了。
    
    宋嘉余未经本人同意、未经母亲授权,私下与动迁组签约。本人是常住户口,并与母亲生活在一起,显然是公安局领导的暗箱操作,借刀杀人,致使我们无家可归。宋嘉余为什么不顾下岗的阿哥与年迈的母亲?我们离开了房屋就不能生存,他不懂吗?离开了人性是什么?毫无疑问他被政治绑架了。上海帮为了对市民实施强迁,生怕本人共产党员上北京告状,引起社会效应。群众起来了,做领导的基本理智丧失了,终于发生新中国第一案:对共产党员家属也政治绑架!上海不解决,还有中央,还有习大大。
    
    本案属与市长黄菊牵连的案件,静安分局领导曾表态,不管是谁,我们将一查到底,但说得比唱得还好听!2015年5月14日静安分局信访办常主任答复“不属受理范围”,以涉法涉诉理由推卸责任。人死了,而且是不明不白地走了,他的领导却无动于衷,其背景还不清楚吗?谁不信?可以打我手机15901915673,三天之内,上海滩那个“妖魔”将会来到你身边!
    
    附:1、1997年12月22日上海宋嘉余墓碑《彩照》1页;
    2、1993年11月由宋嘉余私自签署《拆迁安置协议》1页;
    3、2015年3月10日静安分局政治部《信访谈话笔录》2页。
    (需要附件直接与本人联系)
    
    控告人:宋嘉鸿(手机17717085149)
    2017年元月1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809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十年控告历程(六):共产党在哪里?反对“强迁”遭栽赃陷害
·三十年控告历程(四):共产党在哪里?上海黄浦法院潘家祥法官搞“黑案”连升三级
·三十年控告历程(五):共产党在哪里?上海法院没有党纪国法
·三十年控告历程(三):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上海信访办警察打人
·三十年控告历程(二):控告私放奸淫幼女和破坏军婚案,党组织不站出来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在假案前党的组织袖手旁观!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假案前党组织袖手旁观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江天勇为我们承受两年徒刑!
  •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博客最新文章: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 曾节明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 东海一枭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 谢选骏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 曾节明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 谢选骏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外长今访北京 重点在朝鲜及双边合作
  • 缅甸孟加拉同意两月内遣返60万罗兴亚人
  • 山东凯实声称对刚果企业雇童工事件展开调查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