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深圳检察官继续诬蔑投资人非吸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7日 来稿)
    
    深圳市龙岗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10月办理杨文海非吸案时,在毫无任何犯罪事实和法律依据情况下,以涉嫌非吸罪之名把二十几个有限合伙人脚镣手铐从全国各地押到深圳,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他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本身在远离深圳几百公里到几千公里的北京、南京、扬州、太原、西安、长沙、南昌,南宁、惠州等城市工作、生活,职业分别是核武器专家,大、中学教师,医师,公司老板,工程师,专业技术人员,外贸公司业务骨干,超市老板等。深圳龙岗区检察院知错不改,为掩盖龙岗公安错误刑拘和龙岗检察院错误逮捕涉及的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故意诬陷他们为“犯罪份子”。深圳龙岗检察院公诉人王磊丧尽天良,故意在不起诉决定书上把他们的身份——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写成“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股东“,实际上“合伙企业股东”一词是他处心积虑杜撰的,是深圳公安、检察机关强奸法律孕育的具有“深圳特色”的孽种。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合伙企业叫有限合伙人,股份公司才有股东,适用法律完全不同,王磊作为一名国家检察官居然还违法作出为“犯罪情节轻微”的不起诉决定。一年半来,虽然无数次向各级政府、公安、检察、政法,纪检监察等部门举报、申诉、控告,接触了很多公安和检察的办案人员,也有各部门官员,得到的是一次次的逃避、踢皮球、欺骗,见识了他们丑恶、无耻的嘴脸。这一奇案举世瞩目,上过报纸和电视,甚至惊动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网上有大量的详细案情报道。
    
    上周开始,陆续有申诉和是请国家赔偿的有限合伙人接到了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复查决定书全部推翻了原来的犯罪情节轻微的结论,全部为证据不足不起诉,说“本院认为,目前证实XXX等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与证实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共存,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目前所有收到复查决定书的都已经向深圳市检察院申诉,要求重新作出决定。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XXX,身份证号码:XXX住 址:
    联系方式:XXX邮编:XXX
    申诉原因:
    申诉人不服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作出的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现依法提出申诉。
    申诉请求:
    原刑事申诉复查决定申诉人证据不足不起诉,请求对本案立案复查,以改决定申诉人无犯罪事实法定不起诉。
    事实与理由:
    一、案件基本情况
    申诉人于2016年11月3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事拘留,于2016年11月24日被深圳龙岗区人民检察院逮捕,2016年11月29日取保候审,2017年11月24日对申诉人做出深龙检刑不诉[2017]536号犯罪情节轻微相对不起诉决定。申诉人于2017年11月30日向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申诉,2018年4月10日对申诉人做出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是证据不足不起诉决定。于2018年4月16日收到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二、原决定存在的错误
    1.与深龙检刑不诉[2017]536号不起诉决定书一样,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在“本院复查查明”一段里,并没有一个汉字陈述了XXX“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不清楚龙岗检察院是如何推理出“本院认为,目前证实XXX等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与证实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共存,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结论。这和2000年前,罗马帝国驻犹太行省总督本丢·彼拉多(PontiusPilate)在耶稣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条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耶稣有罪的情况下指控耶稣有罪惊人的相似,一样的荒谬和无耻。
    2.据刑事监督检察官林菊于2018年4月16日上午9:07在电话中解释“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有两点,林菊说(有录音为证):一是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7刑初3861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记载的被告人陈仁超供述:“其在冰清玉洁公司工作,。。。其是程序员,负责公司人人聚宝和山水聚宝两个网上投资平台的前台页面的修改维护。。。有个股东微信群,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会在里面发布。其记得有一次老板杨文海在股东群里说投资标公司要付2%的利息给投资客,公司借给其他人的利息是3%,有人就提出疑问说利息差还不够公司运转。投资人线上充值的钱都是黄丽萍从第三方支付转账到杨文海个人账户。”;二是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投资协议书。
    1)、上述山水聚宝是P2P网贷平台,人人聚宝是家国天下基金和珠宝增值的销售平台,被告人陈仁超负责公司人人聚宝和山水聚宝两个网上投资平台的前台页面的修改维护,他非常明确的说是“老板杨文海在股东群里说投资标公司要付2%的利息给投资客,公司借给其他人的利息是3%”,且不论陈仁超的供述真实性如何,从两个网站的功能和业务看,此处“投资标”必定是山水聚宝P2P网贷平台的情况,因为只有网贷平台才有“投资标”之说,人人聚宝乃至深圳市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不存在“投资标”之说。山水聚宝是杨文海的独资企业,与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完全是两回事。龙岗公安和龙岗检察院用这个有关山水聚宝平台供述来指证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用了乾坤大挪移法、完全是偷梁换柱。
    2)、就算中国法治退一千万亿光年说,龙岗公安和龙岗检察院非要把山水聚宝的事栽赃到完全不相关的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头上不可的话,仅凭一个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并不确切的供述说“其记得有一次老板杨文海在股东群里说”,即使杨文海在群里说的话能够认定他犯罪,就一定能认定所有在群里的人犯罪了吗?龙岗公安和检察院有什么证据确认群里的人一定看到和完全理解杨文海的发言为非吸犯罪,并且全部理解山水聚宝网贷平台投资人也全部跟着成了罪犯这一奇怪的“深圳逻辑”呢?
    3)、从厚达36页二万余字的判决书上看,除被告人陈仁超供述外,另6个被告人和数十个证人均没有任何一个提到这一事实,鉴于陈仁超当时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和多方面的原因,他在看守所的供述真实性值得怀疑。
    如果被告人陈仁超供述是真实的话,反而证实山水聚宝P2P网贷平台不是自融,因如果是自融的话,投资标是假的,就不存在“公司借给其他人的利息是3%”的情况,全中国所有合规的P2P平台都是赚这个利息差。如果龙岗区检察院以此作为犯罪证据,那等于认定全国数以千万计的P2P网贷平台投资人都是犯罪嫌疑人。
    4)、本案网上通缉了20多名多名有限合伙人,但部分并没有归案,后来龙岗公安并没有继续追查,更没有逮捕。甚至公司温细纯首席营销官等股东和高管连通缉都没有,一直逍遥法外。如果说,归案的有限合伙人犯罪,没有归案的不继续追查,至纯珠宝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人之外的山水聚宝P2P网贷平台投资人也没有追查,难道到了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司法机关就要坚持“法律面前人人不平等”原则了吗?
    5)、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称:“本院复查认为:(一)、XXX系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本院不起诉决定书上认定其为‘股东’系表述不当,应予以纠正。”,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的二十几个有限合伙人在看守所的供述被龙岗检察院作为“证人证言”提交给法庭,且均写入判决书,判决书还称“经查,投资入股是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的手段之一,故该800多万元即使形式上是合伙人的投资款,也应认定为被告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数额被告人有返还义务”。由此可见,龙岗检察院和龙岗区人民法院均认定所有有限合伙人的投资款被杨文海非吸的这一事实,而中国刑法从来没有被非吸罪,非吸与被非吸是矛盾的两方面,这种属性关系是事物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关系,这种特殊的关系就是“对立”,不能共存于同一个体,称被非吸的有限合伙人有非吸犯罪证据,就是逻辑错误。
    6)、《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称:“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在单位实施的犯罪中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一般是单位的主管负责人,包括法定代表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在单位犯罪中具体实施犯罪并起较大作用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明确了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企业事务,依据自己的出资承担有限责任,普通合伙人则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从股权投资协议看,XXX就是受骗上当的非募基金投资人身份,没有任何被刑法规定为犯罪的构成要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风马牛不相及。
    三、深圳龙岗区检察院知错不改,为掩盖龙岗公安错误刑拘和龙岗检察院错误逮捕涉及的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虚与委蛇,先后作出的深龙检刑不诉[2017]536号不起诉决定书和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并不是偶然的,是他们为掩盖龙岗公安错误刑拘和龙岗检察院错误逮捕涉及的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处心积虑诬陷守法公民。此案从2016年10月19日案发至今天已经近两年了,龙岗公安、检察院涉嫌多项渎职和滥用职务罪行,中外媒体、网站有大量的报道,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在此不一一列举,面对受害人无数次的举报、申诉、控告,但各级公安和检察机关一直视而不见,一直是回避的态度。
    四、总结、结论
    综上所述,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龙岗区公安、检察机关执法程序错误,龙岗区检察院强加给申诉人罪名是一种自欺欺人,有错不敢认的无赖行为,是少数违法办案人员为逃避办错案做错事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而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申诉人强扣的一顶帽子。
    申诉人希望深圳市人民检察院能不愧于“人民”二字,回归中国法治轨道,正视错误,有错必纠,还申诉人一个公道,给申诉人一个清白,撤销错误的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依法对申诉人作出无罪绝对不起诉决定。
    此致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
    2018年4月16日
    附件:
    证据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作出的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7号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证据二: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作出的深龙检刑不诉[2017]536号不起诉决定书
    证据三:申诉人身份证复印件
    证据四:检察专递邮件详情单
    
    附件: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
    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深龙检刑申复决[2018]X号
        申诉人XXX,男,XXX年X月XX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XXXXX,汉族,硕士研究生,户籍所在地XXXX,住址XXX。系原案被不起诉人之一。
        XXX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不服本院作出的深龙检刑不诉( 2017)534号不起诉决定书,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应作相对不起诉,而应为无罪、作绝对不起诉,因此提出申诉,其主要理由是:
        (一)、我是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但不起诉决定书认定我是该合伙企业的股东,事实认定存在重大错误。
        (二)、不起诉决定书认定我“实施了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的行为”存在重大错误。我是杨文海诈骗案众多受害人之一,而不应该是加害人。我在该企业没有担任过任何职务,因此我不可能成立杨文海公司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三)、深圳龙岗公安分局、龙岗区检察院执法程序严重违法。我于2016年11月9日被深圳市龙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在我没有认罪的情况下,龙岗区检察院从未提审就逮捕我,检察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龙岗公安分局执法不公,对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28个有限合伙人区别对待:有不拘留的,有刑事拘留不逮捕的,有刑事拘留后又逮捕三种处理方式。面对我对案件众多问题作出解释的要求,龙岗检察院办案人一直回避,坚决不作任何解释,严重违反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实行检察官以案释法制度的规定》。
        本院复查查明:2013年1月起,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陆续发起成立了深圳市山水聚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冰清玉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家国天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杨文海、刘伟伟等人从上述公司企业成立伊始,即利用上述公司企业及关联的山水聚宝网络投资平台和人人聚宝网络投资平台,进行线上和线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现查明,2013年1月至2016年10月间,杨文海、刘伟伟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32790252.5元,返还所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221993688.55元,仍有10796563. 95元未返还。经查,XXX系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人。
        本院复查认为:    
        (一)、XXX系深圳市至纯珠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本院不起诉决定书上认定其为“股东”系表述不当,应予以纠正。
        (二)、关于申诉人XXX反映本院未经提审就批准逮捕的问题。经查,本案并未出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三百零五条第一款规定的“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情形,本院未经讯问XXX就批准逮捕,并不违反法定程序。
        关于申诉人XXX反映本院公诉部门承办人对其提出以案释法的要求予以回避,严重违反《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实行检察官以案释法制度的规定》的问题。根据《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该事项不属本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管辖范畴。现将该事项转本院控告检察办案组移送相关部门办理。
        (三)、关于申诉人XXX反映其本人和家属未收到逮捕通知书的问题。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逮捕通知书的制作和通知权限不属于本院;关于申诉人反映深圳龙岗公安分局执法不公的问题,不属于本院管辖范畴,申诉人可另行向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监察部门申诉。
        (四)、关于申诉人XXX反映本院不起诉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本院认为,目前证实XXX等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与证实其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证据共存,矛盾不能合理排除,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零四条第(三)项之规定,属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本院深龙检刑不诉(2017) 534号不起诉决定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根据《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四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在纠正错误的基础上维持不起诉结论,变更原不起诉决定认定的事实和适用的法律。
        本院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之规定,决定对XXX不起诉。
    
    2018年4月10日
    (院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402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堪比汤兰兰案的深圳至纯珠宝案,20多人离奇逮捕
·深圳至纯珠宝非吸冤案:荒诞的超魔幻现实主义连续剧 (图)
·2018寄语:至纯珠宝有限合伙人不平反,深圳市公安局长徐文海必须死! (图)
·深圳至纯珠宝非吸案原来是这么回事 (图)
·至纯珠宝致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公开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牟传珩:聚焦中国特色的社保制度——被侵权剥利的全国民众
  •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 给青葱的交代
  •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 毛粒子与毛栗子
  • 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
  •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 东海一枭再驳张务农先生
  • 谢选骏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 曾节明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 谢选骏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 曾节明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 刘蔚9月号Youtube,中共政变,世
  • 邱国权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槟郎记班主任张老师
  •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李芳敏144000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 东海一枭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 谢选骏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东海一枭禁恶贵在絶源
    论坛最新文章:
  • 亚马逊线上购物狂欢日遇欧洲多国工人罢工
  • 投资7.5亿票房却不足5千万《阿修罗》遭撤档
  • 上海警方称不知向习画像泼墨的女子被拘押
  • 欧盟与日本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 中国增长放缓或再推刺激经济政策
  • 混战:美国向WTO投诉欧盟 中国 加拿大等国
  • 坚果兄弟展数千瓶污水吁关注陕山村水污染
  • 普京:勿让美俄关系被绑为“人质”
  • 特朗普:是非凡的选战让我当上总统
  • 刘霞来德给维权人士带来更多希望
  • 中美贸易战升级 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
  •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预大选 “与敌为伍”震怒舆论
  • 台北故宫新院长:首要任务让故宫台湾化
  • 举报官员惹祸 湘敢言媒体人被抓 家人亦遭查
  • 特普会晤一结束 华府反对派就骂翻了天
  • 防人民币溜海外 陆人入港带12万以上须申报
  • 神秘女子代表比亚迪签约11亿 今比亚迪不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