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活字典”刘盼遂 惨死中小学生之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7日 转载)
    
    【新唐人2017年08月06日訊】20世紀50年代初,學者雲集的北京師範大學裏,有一位被稱為「活字典」的教授,他就是著名的古典文學研究專家、古典文獻學家、語言學家劉盼遂。這樣一位學者,在文革中卻死於中小學生之手。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來看劉盼遂的故事。
    
    一副深度眼鏡,鏡片厚得像啤酒瓶底,一身洗得泛白的藍布中山裝,典型的老工人模樣——這是學生們在課堂外對劉盼遂教授的印象,但一到了講堂上,劉教授則變得神采飛揚,一個個生僻的古字在他的講解下顯得生動有趣,引發學生們探索傳統文化的熱情。
    
    劉盼遂是河南信陽人,曾就讀山西大學。1925年,清華國學研究院第一屆招生,劉盼遂以一甲名次考入,師從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等大師。1928年畢業後執教於北京女師、清華大學、燕京、輔仁大學。1946年起任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劉盼遂一生從事對古代文獻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在經學、小學、史學等方面造詣精深。他的《論衡集解》等許多著作在學術界有廣泛影響。同事或學生遇到生字或典故,都能從他那裏得到滿意的回答,所以被稱為「活字典」。
    
    後人評價劉盼遂,做學問和做人都可以用「樸」字概括。做學問樸實無華,而又博大深邃,做人淡泊名利,清心寡慾。為了潛心學問,收藏古籍,劉盼遂謝絕了師大分配的樓房,在北京西單買了一個不大的院落,命名「居之安」。
    
    這樣不問世事的生活方式,使他逃過了1957年的反右,但是災難還是降臨了。1966年8月,在毛澤杔的鼓勵下,紅衛兵爆發狂熱,開始大規模暴力打人,8月5號,劉盼遂所在的北京師範大學,校長卞仲耘被學生打死,而他自己也是抄家對象。
    
    民間歷史研究人士朱韻和:「來刘盼遂家抄家的,是附近的中學和小學的紅衛兵。因為刘盼遂他有自己的住房,所以當初是被抄家的最初的原因。紅衛兵在一個褥子底下搜出幾百塊錢的人民幣存摺,然後紅衛兵就說,這是劉家私藏存摺,一定還有金子,就開始毆打刘盼遂夫婦。」
    
    刘盼遂的積蓄大多用於購買書籍收藏,根本交不出金子,紅衛兵將夫婦二人捆在院中,不給吃飯,毒打劉家人。同時在劉家院子裏挖掘,屋子裏翻箱倒櫃。
    
    朱韻和:「經過這麼幾天的折騰,劉盼遂的妻子就先折磨死了。然後劉盼遂看到妻子死了非常難過,他就頭朝下扎進院子裏面的水缸。水缸不大,裏面水也不多,紅衛兵發現後把他從水缸拖出來繼續毆打,很快就把他折磨死了。」
    
    「居之安」失去了主人之後,其中的大量珍貴藏書也隨之遭殃。
    
    朱韻和:「他收藏的大量的價值連城的善本古籍被焚燒,或被送去北京那個燕山造紙廠造紙。還有一部分給康生,就是當時中央的政治局委員康生給拿走了。」
    
    刘盼遂之死無疑被紅衛兵當成「戰果」之一,「紅衛兵」小報上稱他是所謂「自絕於人民」。但文革學者王友琴引述北大教授王力妻子夏蔚雲的話說,那個水缸只有臉盆大,怎麼可能在那樣的淺水裏自殺身死呢?
    
    劉盼遂教授被打死在紅衛兵最狂熱的紅八月,去世時年齡在60歲左右。在抄家毆打的過程中,劉盼遂的兒子曾經到北京師範大學試圖請求幫助,但是沒有人出面制止紅衛兵的暴力行為。而「中央文革小組」稍後在9月5號發出簡報「紅衛兵半個月來戰果累累」,聲稱到8月底為止,北京市有上千人被打死。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舒燦 (博讯 boxun.com)
4491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Chinafacessplitintosevenparts
  •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1-2:两代造伪史,逆天罪难释
  • 谢燕益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 东海一枭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陈泱潮上兵伐谋,居高临下,中国如何不战而屈印兵
  • 东海一枭儒生修养微论
  • 谢选骏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谢选骏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郑恩宠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 生命禅院二十四、人生的三大追求
  • 金光鸿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 观察韩尚笑:中国民主的困局到底在哪里?
  • 谢选骏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基督化生活公平的工薪
  • 谢选骏四派勘误
  • 郑恩宠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论坛最新文章:
  • 台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未开北京已获大胜
  • 巴黎警察清晨撤离夏佩勒门约2000移民
  • 法国享誉国际美食评论家米幼陨落
  • 集团军军头调动完毕彰显习近平掌控军权
  • 美蓄奴州历史建筑拆除 特朗普谴责撕裂历史
  • 西班牙被动反恐保平安政策落空
  • 中国第一家网上法院出台
  • 《解放报》:在北京严密监控下的香港艺术
  • 首家互联网法院落地浙江杭州
  • 中国女留学生遭绑骗威胁增大
  • 自卫队员多娶中国妻子再引保密担忧
  • 是假的?高智晟推文报告出逃成功
  • 民间网络审判谁是台湾的罪人李登辉列榜首
  • 北戴河迷雾浓 今年可能根本没有19大布局会
  • 天网疑疏漏 巴塞罗那汽车恐袭案犯仍在逃
  • 台暴徒偷南京大屠杀武士刀攻击宪兵被捕
  • 日美2+2会议日本外相称赞中国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