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770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震惊!李大钊供词全文:我是苏俄间谍,从事分裂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7日 转载)
    
    
     幸亏哈,李大钊的被捕及受刑与国民党没有直接关系

    
    开心哈,是张学良的老汉张作霖逮捕和绞杀了李大钊
    
    讽刺哈,李大钊是利用境外势力的先趋和模范
    
    事实哈,北洋军阀政府没有刑讯逼供李大钊
    
    可惜哈,李大钊的作为在事实上触犯了当时的法律,是实实在在的现行犯,按照法律,确实应该
    
    1927年4月6日,京师警察厅派出三百余人,突袭了苏俄使馆军营,李大钊等人显然在没有预防的情况下遭到逮捕。军警共获取七卡车文件档案,里面有大量苏联政府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各派别的联系证据和指令。后张作霖找人翻译编成《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主要是“军事秘密之侦探”和“苏俄在华所用经费”两项。其中有: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苏俄利用冯玉祥计划文报告;照译1927年3月13日军事会议案笔录;北京苏联大使馆会计处致广东军事顾问加伦函······
    
    张作霖认为取得了杀李大钊的理由:一、在南北战争期间,李参与了军事谍报工作;二、李与苏联政府勾结参与中国内战的证据;三、李和冯玉祥国民军的秘密关系;四、李作为国民党和共产党北方领导人进行的颠覆政府活动。
    
    李大钊在被捕后,对很多实事也供认不讳,“李大钊供词全份”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中。
    
    二、
    
    李大钊(1889年10月29日-1927年4月28日),字守常,河北乐亭人,中国共产党主要创立人之一,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之一,是中国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之一,也是在北伐时期推翻北洋军阀政府的要角之一,同时为共产国际的成员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1927年被捕后遭张作霖处决。
    
    但是,只是,以历史的眼光看问题,以现实的眼光想问题,李大钊的确是刑事犯罪份子,的确应该得到审判
    
    仔细而冷静想哈,
    
    当年,李大钊是否可以组织5万余人的示威?今天,谁可以在大敞坝聚集乘凉?散步?
    
    当年,李大钊是否可以叛逃苏联使馆?今天,谁可以在美国大使馆前面探头探脑?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后,李大钊与赵世炎等人在北京组织5万余人的示威。李大钊因“假借共产学说,啸聚群众,屡肇事端”而被北洋政府下令通缉,遂逃入东交民巷俄国兵营。1926年3月,李大钊领导并参加了北京“反对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的三一八运动。
    
    三、
    
    甘雨觉得,
    
    批评李大钊是苏俄间谍,从事分裂中国,应该是恰如其分的,没有半点冤枉他:
    
    1922年,李大钊根据共产国际指示,赴上海会见孙中山。1924年,参与“国共合作”,出席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任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委。李大钊曾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演说:“本人原为苏联党员、第三国际共产党员······。”
    
    李大钊的亲苏政治活动非常积极、十分频繁,模仿现在而今眼目下的政治腔调说,就是“投靠和利用境外反动势力”
    
    李大钊代表中共立场,公开向北京政府请愿,要求正式承认苏联政府,并且支持苏军驻兵外蒙古。据北洋政府外长顾维钧回忆李激昂地声称“即使把外蒙置于苏俄统治下,那里的人民也可以生活得更好”。
    
    四、
    
    如果站在、只要站在国家及民族的立场,如果遵守、只要遵守当时的法律,那么,李大钊的言行,当然刑事犯罪,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格制裁
    
    所以,在李大钊叛乱案发后,当时的政府抓捕他、审判他、处决他,没有什么不对不妥的。
    
    所以,当时的全国各地的地方军政首长都纷纷支持依照法律从重、从快审判李大钊
    
    1927年4月6日,张作霖派军警突袭搜查苏联大使馆,李大钊全家同时在苏联大使馆被捕,李大钊接受军法审判。在此期间李大钊著有《狱中自述》。由于李大钊是北京大学教授,各方都有人试图营救,张作霖面临很大压力。为此他给政府前方将领如张学良、张宗昌、孙传芳等六位发电征询意见,除阎锡山没有回复,其余将领都主张立即正法。[1]南方的蒋介石发来密电,建议“速行处决,以免后患。”
    
    五、
    
    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等20名国共人员被以“和苏俄里通外国”为罪名绞刑处决,时年38岁。20名遇难者中,第一个受刑的就是李大钊,最后一名为张挹兰(女)。为了折磨李大钊,竟绞了他三次,历时28分钟(一说48分钟)。另说,李大钊要求对自己实施绞刑而非枪决,为此,张作霖还自掏腰包从欧洲进口了一具绞刑架,但是,刽子手因为不熟悉新刑具性能而把李大钊绞了三次。
    
    六、
    
    甘雨说,
    
    历史人物的历史功与过,且待人们100年、500年、1000年慢慢评论评说
    
    李大钊被处决后,灵柩多年停放在宣武门外的一个庙宇内。1933年年4月23日,他的家属和许多社会知名人士,为他举行葬礼,将灵柩安葬于北京香山万安公墓。[3]由于家属缺钱,北京大学教授为其葬礼捐款,一些社会人士也有捐助,如汪精卫一人就捐了1000元。在北平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李大钊出殡成了声势浩大的政治示威。送葬队伍最前面是用白纸黑字写的一副巨大挽联,上联是“为革命而奋斗,为革命而牺牲,死固无恨”,下联是“在压迫下生活,在压迫下呻吟,生者何堪”,横批是“李大钊先烈精神不死”!
    
    1983年,万安公墓中辟出了李大钊烈士陵园,以供中国共产党党员宣誓和游人瞻仰。绞死李大钊的绞刑架1949年被送入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北平国家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展览大厅里,列为国家一级文物,编为0001号。
    
    曾判处李大钊、胡也频等死刑的中华民国法官王振南,1955年12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以反革命罪逮捕,1957年12月13日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李大钊供词曝光:未受酷刑 支持苏俄分裂中国
    
    李大钊被杀,是在1927年4月,据北京档案馆的各种材料显示,李大钊并没有遭受传说中的严刑逼供,被揭掉指甲,用铁丝捅尿道,相反得到了很好的优待。
    
    在中共党史上,李大钊被称作是中国共产主义的先驱,给予很高的地位。近日一份被认为是李大钊被捕期间的供词在网路流传。从这份供词中可以了解到,李大钊系前苏俄的间谍,他在狱中也并没遭受严刑逼供,相反得到了很好的优待。
    
    李大钊系前苏俄的间谍
    
    近日,一份自称是北京档案馆保存的《李大钊供词全份》在凯迪社区被公布于世。这份供词证实了李大钊勾结苏俄、接受苏俄资助,策划中国内战,后躲入苏联使馆而被逮捕的事实;《顾维钧回忆录》及《晚清以来的外交与新的心态》,则证实了李大钊支持苏俄侵占外蒙古、分裂中国的事实。《李大钊供词全份》原载《北京档案史料》1989年第3期。
    
    李大钊被杀,是在1927年4月,据北京档案馆的各种材料显示,李大钊并没有遭受传说中的严刑逼供,被揭掉指甲,用铁丝捅尿道,相反得到了很好的优待,他的供述详尽而完整。值得注意的是,李大钊认可死刑,但不愿接受枪决,希望接受绞刑。张作霖得知,批示拨款,订购了那台著名的绞刑架。北京市档案馆藏有李大钊1927年4月被捕后的口供笔录材料二件,是在京师高等检察厅档案中发现的。供词为抄件,是京师警察厅抄送给高等检察厅的,被警察厅称为〝李大钊供词全份〞。下文是李大钊的部分供词。
    
    李大钊供词之一
    
    李大钊供:籍贯、年岁同前述。我在北方区担任特别市党部政治执行委员,我的职任就是关于政治军事对中央党部报告,其市党部的组织另有部长管理,我不过代管党务。武汉有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北京是分会。从先政治委员李石曾、顾孟余等人,他们已先后离京,北京只有我一人。
    
    问:特别市党部共有几处及其组织内容?
    
    答:特别市党部共有四个:广州、上海、汉口、北京共四处。特别市党部有事直接报告中央。在市党部以下分组织部、宣传部、工人部、农民部、青年部。各部以下分设之组织部是专管介绍党员,宣传部专管宣传、各种印刷品类,如对于民众方面、学校内学生、工人、农民均有宣传的职任。各部以下有会务部,专管开会之事。党人对于各地宣传有调查军队及军械的任务,政治委员有训练党员知识及党内主义的责任,对中央党部有介绍、传达、接洽各项责任。
    
    问:现在你北方区共设市党部若干处?
    
    答:各省设立之市党部表面上有九十处,实际只有十三处。奉天省党部现已划归中央,该省党部执行委员原系朱纪清,系国会议员。后改王有仁,彼因逮捕,先逃至北京,现已逃赴汉口。如天津、太原、唐山、兰州,均有普通市党部。如陕北及三特别区均有县党部。在各处设立之宣传部,均含有调查的情形。政治委员会在北方的任务就是专门发展党务。因为北方与南方情形不同。至由俄使馆内检出的各项文件我不甚详细,因为从先有国民军在内住过遗存的,亦有俄国人存留的。我对于区党部、区分部情形,我亦说不清。我知道区党部共分九区,学校内有区分部,人数不一定。市党部出席,在区党部召集区分部执行委员开联席会议。如党务有纠纷的事情,我可以解决。
    
    今蒙讯问,所供是实。
    
    李大钊供词之二
    
    问:你的姓名、年岁及何处人?现住何处?是何职业?
    
    答:我名叫李大钊,现年三十九岁,直隶乐亭县人,现住俄兵营内三十号房内。
    
    问:你有亲属几人?
    
    答:我妻李赵氏、我长女李新华、次女李宴华,与我同在俄兵营内居住,现已同时被捕。
    
    问:你是何职业?
    
    答:我前充北大教员。因党员资格,被举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现在俄兵营内进行党务工作。
    
    问:你对现政府是反对的了?
    
    答:当然是反对的。
    
    问:你党与苏俄如何接洽妥协?
    
    答:苏联为反帝国主义同盟帮,替我们训练党军,军中用俄教员。
    
    问:你们党部第一号通告簿所粘贴之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通告一纸,所载使馆方面特别戒严,由党部与使馆接洽,党员出入名单交与门房凭照查验放行,通知各党员知照,并附记此通告阅转后即应焚毁勿存等字样。此项证据是俄使馆包庇你们党人,当时是谁与俄馆商协?
    
    答: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紧急通告,系用党部名义与俄代使方面接洽允可的。
    
    问:你被捕时,由你屋内捡出之手枪是何处得来?
    
    答:是俄国兵送给我自卫的,遇有必要时,俄馆亦可借给我们武器自卫。
    
    问:这搜出之共产印刷品及宣传等项物件是谁制成的?
    
    答:是我党中之物件。
    
    问:你们党的组织?
    
    答:北京市党部与政委会是两个组织。市党部委员是邓文辉、谭祖尧、杨景山、路友于、吴可、刘清扬等诸同志,分任部务。市党部与区党部、区分部皆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分体,为一贯之组织。
    
    问:你党经费若干?你的薪金若干及经费之来源?
    
    答:我的月薪是一百五十元。我党经费是舒启昌管理。经费议决案月支二千元,向由远东银行、中国银行自南方汇来,请查搜出帐簿便知。
    
    问:你受俄人津贴若干?
    
    答:我党中自有经费,不须俄人津贴。
    
    问:这中苏福龙氏俱乐部部员证书,该部是何组织?
    
    答:福龙氏是苏联已故之陆军总长,现在使馆内仍用他的名字组织一个俱乐部,部员是中俄两国之人。内中有中国旧戏,如打大鼓之类。亦有新戏,所演者如〝三一八惨案〞之类。我非部员,我亦曾去看过戏,所扮演不甚良好。内中并有图书馆任部员阅览。这借书字单上所书的花木兰壹本字样是个小说,书下署文光社李具是个部员,并非是我。
    
    问:这秘密稿簿上所教致冯焕章函稿报告军政情形,内有〝本党接济西北革命军之六十万已经陆续汇上,闻本月尚可筹出百万并以附闻〞等语。此款你如何过付?
    
    答:上年九月、十月间,广州议决接济西北革命军费后,党军入湘顺利之时,李石曾等介绍冯玉祥代表刘骥、李鸣钟二人与广州方面接洽,当付接济洋十万元。最近该代表等两次得接济费洋二十万元,前后三次共三十万元。上年所议之六十万、百万之数实际上未能照数供给。又,冯玉祥由俄回国后,始由于右任等介绍正式入党,因而党政府议决予以财政上之援助。上年北京政委员会传递消息于冯同志玉祥,将本党在北方最近之工作及北方军阀相互之关系作成书面,一并报与冯同志。函稿尾署名李大钊,是我自己写的。
    
    问:南北军政各情如何传达?
    
    答:南方军政各情由各党员报告,由南方送至北京党部,分转国民军及各方面。北方军政各情由北方党员报告,分转各方。
    
    问:这件稿簿上载有致顾孟余函,所述用牛乳写密信法?
    
    答:信的正面写些不相干的话,背面用牛乳书写,接到后用火烘烤,字迹即显。
    
    问:据郑镜秋、舒启昌供言,他们在委员会只经管庶务及零星帐目,至于特别收入支出系你自己经管,这话不错么?
    
    答:不错
    
    [7:40:08] dingning: 问:现有中央执行委员会帐一册,你看是你自己登记的不是?
    
    答:不是。但是我确知道其中收支情形。
    
    问:该帐册一月份、三月份均有收外友洋贰千元,又,三月份有收外友补助洋贰百五十元。〝外友〞二字名义太觉宽泛,究何所指?
    
    答:此款想是李石曾在外间张罗来的。
    
    问:你素来光明磊落,不必说这不负责任的话,况此款系最近收入,你那有不知道呢?
    
    答:我细看帐册上所登一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三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又,外友补助费洋二百五十元,此三项均系由俄使馆借来的,经俄使馆管理财务之俄国人米尼阔夫与我负责交付及接收。至补助费也是借贷性质,将来由会开帐寄到武汉党部与俄人鲍罗廷清结。在去年,我会也常向俄使馆挪用款项,但只是零用数,不过一二百元,系由俄使馆前管财务之俄国人沙士阔与我交接。
    
    问:据抄出会议录所记历次开会及预会人名所议之事皆甚详,直至四月五号止,当然是按期开会?
    
    答:此是政治委员之谈话会,无定期举行,即在政治委员会内所有政治委员、市党部人员、俄代使及其他俄人同志均可列席,惟俄人只列席过三四次。
    
    问:会议录内车尔尼克、龙瓜、罗克确夫均有提议报告,此三人是何人?
    
    答:车尔尼克是俄代使,龙瓜是俄赞参,罗克确夫是俄同志从广州来的。惟车尔尼克、龙瓜等,须与党会有互商或接洽的事方列席会议,不是每次列席。如第二十一次会议,车尔尼克、龙瓜参加发表意见,谓〝军队宜集中、军需宜独立,国民政府应注意国民军、红枪会二大势力〞;第二十五次会议是要请龙瓜、罗克确夫作一篇〝关于广州事变〞的论文;第三十一次会议车尔尼克借给我们党会经费问题;第三十八次会议车尔尼克发表〝毕庶澄投降消息〞;第四十二次会议车尔尼克批评〝上海暴动时中央所持态度帮助资产阶级革命是不对的〞皆是。
    
    问:列席的常、吉力、乔、庄、南、谢、季、达都是何人?
    
    答:常即是我自己,吉力是范鸿吉力,乔是史乔年,庄是杨伯庄,南是刘耀南,谢是谢承常。
    
    问:列席的于方舟、胡茂公、粟泽皆是何人?
    
    答:三人都是天津市党部的人。
    
    问:所有派赴各县运动工人农人、调查、宣传、报告等工作,当然都是你政治委员会派出去的?
    
    答:都是天津省党部派出去的,也有各县分部党员报告的,因为党章凡是党员皆负有宣传、调查、报告种种工作义务。
    
    问:各文据中所云,军委、地委、北区、国委、工委等名,都是何解?
    
    答:军委是军委代表大会,设在武汉,各处党部皆派员列席;地委、北区皆是指北京政治委员会;国委、工委是由党部指定同志分往各处运动国民及工人。
    
    问:俄代使借给你党会办公费是如何情形?共数若干?
    
    答:因为党会办公费不足,向俄代使借二千多元。
    
    问:CP是何符号?
    
    答:CP是我们共产派的符号。共产派即无产阶级主义,对于政治要达到无产阶级居于领导地位。
    
    问: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内幕如何?
    
    答:中国共产青年团是我们党员中之青年所组织之团体,其性质略如青年会,其中亦有不入共产党者。团体中以学生为多数,工农人少。此团对于政治上之理想自然与党部相同,所异者,党部为实行种种政治上之工作,青年团仅在文化上为理论之传导。至其团体之组织及在京出版物我不接头。
    
    问:北京政治委员会之组织?
    
    答:北京政治委员会分文书股、庶务股、宣传股,惟现在北京政治委员止〔只〕我一人,组织已不完备。办事之人大略分为英文、日文、法文、俄文、宣传、庶务等部分。舒启昌管庶务,陈乔年管俄文,杨景山、陶永立均管抄写,陶永立并充当俄人教读,范鸿吉力管搜集材料及研究理论,陈乔年管俄文,杨善南管宣传,刘伯庄管国民运动,李一鸿即鸿一无一定责任,惟舒启昌是新近接手的。
    
    问:你介绍高桂滋入党是何情形?
    
    答:高桂滋原来是国民二军军人。当中山灵柩在西山停放之时,高之军队在彼照料,因此与我党感情甚好,自愿投入本党。经其同乡人于右任介绍入党,填写证书时,填入我的名作为介绍人。
    
    问:党部常务处帐项收据内载所领生活费、津贴、交通、办公等费,望分晰言之。
    
    答:我之生活费月一百五十元,由中央党部发给。谭祖尧、吴可、姚彦、张挹兰等,每人均不能超过三十元。至津贴、交通等费,系各个人赴各分部往来车费之类。办公费即各部办公费用。
    
    问:cp与国民党关系议决案,所议何事?
    
    答:cp即共产派,所议之事即共产与民党连结。
    
    问:共产党北方区执行委员会秘密通告第一号、第十四号所载运动方略,有发〔双〕十节运动大纲、北方区农村工作计划、联俄反奉等通告,农村工作计划,篇中有勾结哥老会,使其势力集中之计划,云云。此等计划是何人违议?如何实行?
    
    答:此等报告原由翠花衚衕党部移至使馆,内中所存之物甚为复杂,实记忆不清此项报告是何人违议。至勾结哥老会一节,我个人甚不赞同。
    
    问:你党在北方工作应取的态度之宣言,是何人违议?
    
    答:此种宣言是共产一部份所为。
    
    问:青年团所宣传之五一劳动节一种,该团如何组织?分子多系何姓名?
    
    答:青年团由学生结会,无定址,所出之印刷物是共产党人一部分之所为。
    
    问:入党团登记簿所载之已入大学或民校等字样,是否系共产与民党之代名词?
    
    答:大学即是共产之代名词,民校即国民党之代名词,亦均是共产党人所分晰。
    
    问:第三国际第二次大会之议事日程一本内,有共产党与各黄色的工团等问题,云云。是何解释?
    
    答:第三国际是共产党全世界之组织,在中国有中国部,在英国有英国部。从历史上分晰,有第一国际、第二国际。所谓第一国际,是第一次全世界共产党人之结合,由马克斯创起,十余年间归于消灭。后,又发起第二次全世界共产党人之组织,存在期至欧洲大战。盖共产党人之原则在反对战争,殴战时各国共党人有因本国之关系加入战争,违反党义,故俄人列宁发起第三国际共党之组织。所谓黄色者,即指第二国际党人不纯正也。工团即工会,如英国工会,多涉于第二国际以下,故谓黄色工团。
    
    问:这陕西人李银连是否你的同党?
    
    答:他在范鸿吉力等屋内住,是在陕西某中学充当教员,此次来京系代表于右任。因于右任军中连鞋袜都没有穿,他来京,于右任令他亦〔与〕我商量请国民政府接济款项事。 (博讯 boxun.com)
9221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大钊后人今何在:孙子身居高位20年骑坏4辆自行车 (图)
·李大钊供词 (图)
·将李大钊从苏联大使馆抓出的刽子手1953年被枪毙 (图)
·楚廷:李大钊的特工生涯解密
·张耀杰 :高一涵的误写历史(美化李大钊,丑化胡适)
·是他们厚葬了李大钊
·中国共产党成立过程中陈独秀李大钊的作用
·李大钊孙:不参加红二代聚会
·解龙将军:李大钊是苏联特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 直面最尖銳的
  • 狗尾草的心事
  •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 陆文:肾盂肾炎58
  •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家国如戏的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民主中国网)
  • 藏人主张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曾节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 叶国强莫将公民守法厚道视为贪生怕死
  • 槟郎神殿的粽子
  • 藏人主张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 生命禅院信仰!
  • 东方安澜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 陈泱潮末世宣言4:中共在哈弥击多邓战役中的位置和角色
  • 高洪明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 明暗經緯錄民國蘇小妹心得:勿故步自封,莫再教條式共產主義是從,必
  • 中国战略分析滕彪: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粉现象的意蕴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5
  • 张杰博闻暴风雨Z:一场暴雨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棕榈树前景
    论坛最新文章:
  • 国际清算银行对加密货币的脆弱性再发警告
  • 右翼杜克当选哥伦比亚总统将修改和平协议
  • 韩国在独岛军演日本抗议
  • 谷歌宣布投资中国电商巨头京东
  • 右翼杜克当选总统 哥伦比亚和平打问号
  • 足球世界杯:全世界热翻天 只有美国冷清清
  • 法国回声报:中美贸易战升级
  • “零容忍”争议扩大 梅拉尼娅非法移民母子分离
  • 蔡英文慰问大阪地震灾情 台愿提供日本援助
  • 日本大阪发生强烈地震3人死亡
  • 贪腐丑闻缠身 中船重工负责改建设计航母
  • 港铁又爆一豆腐渣丑闻 车站施工地盘恐倒塌
  • 中国海军水雷战考核陈旧 赶美“吃力”
  • “阿奎里厄斯”号救援船抵西班牙港口
  • 希腊与马其顿就马其顿国名更改签署协议
  • 塔利班拒绝延长停火 阿富汗东部再传炸弹
  • 法南一持刀女高喊“真主至大”行凶 2人受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