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双富被恐怖绑架的经过
(博讯2005年02月01日发表)

    编者按:

    以下口述记录是2004年4月份在徐双富被绑架后生死不明的情况下整理的。现在,“绑架”的真相已经大白了,2004年7月20日(就是在徐双富“失踪”的3个月后),徐双富的家属终于收到了警方的“涉嫌杀人”的逮捕证。与此同时,共产党的谎言又堂而皇之地登上了海外媒体,配合得十分巧妙。

     下面,我们把这位已经为主坐监20多年、神忠心的老仆人徐双富被恐怖绑架的经过再公布出来。大家看看,一位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自己国家的大街上,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伙拿着手枪的“歹徒”绑架,报案人反被警方审讯,警察一句“没钱怎么能破案呢?”与“歹徒”的勒索、威胁撕票如出一辙。履次报案被拒的徐双富妻子当时也发出了深深的疑问:“人命关天的事他们为什么不管哪!” (博讯 boxun.com)

    正义的人们,你们相信这些穿著警服的绑匪们的指控吗?

    2005年1月15日

    Titus

    P. O. Box 819

    Lindenhurst, N.Y. 11757-0819

    U.S.A.

    E-mail: [email protected]

    http://www.websamba.com/morningstar1001

    徐双富被恐怖绑架的经过

    我是中国家庭教会的一名传道人。2004年4月17日,我与神的仆人徐双富,还有几位同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看望弟兄姊妹。下午散会后,小三弟兄开车送我们到东海龙宫附近的一位姊妹家,计划第2天返回北京。路上,有一辆号牌是99999的吉普车多次意图拦截我们的车。我们到达东海龙宫附近姊妹家住下后,小三弟兄就离开了,不久,忽然接到小三弟兄来电,急促地说:“我被人卡住了。”电话就断了(直到现在,小三弟兄连人带车失踪,消息全无)。

    得知此消息后,徐双富决定提前离开,于是,17日下午4点,刘姊妹送徐双富去机场准备乘飞机回北京,并让一位小弟兄开车送一下。后来小弟兄跟我们说,他看见二人一下楼,就被人跟踪了,他赶紧打电话给刘姊妹,刘姊妹就说不用小弟兄送了,他们搭出租车去机场,于是,小弟兄就走了,没想到路上就出事了。

    17日晚上,北京的弟兄没接到徐双富,就打电话给我问怎么回事,我大吃一惊,马上打电话给刘姊妹,开始没人接电话,等了一会儿又打,是一个东北口音的男声接电话,恶声恶气地说:“预备钱吧,3天后来领人!”这时我们慌了,再打电话,想问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没人接电话了。

    被害人逃出求救竟被警察押走下落不明

    18日晚上,我打电话给刘姊妹的姐姐,她告诉我,18日早晨,刘姊妹打电话给她求救,说17日她和仆人在哈尔滨市被绑架了,匪徒开着警车,带着手枪,把人拉到车上用黑布蒙住眼睛,从哈市带到滨县,现在她逃出来了,没有衣服穿,也没有钱,快过去救她。刘姊妹的姐夫就马上给他滨县的同学打电话,上午9点左右,他同学就和滨县的一个派出所所长赶到现场,万没想到,人没救回来,省公安厅的警察却到滨县强行把刘姊妹押走了(直到现在下落不明,她姐姐也不敢再露面了)。

    绑匪开价300万,报案人遭警察连夜审讯

    有一位老家是哈市的小姑娘小杨,她哥哥不是基督徒。18号上午我决定和她一起找她哥哥问这事该怎么办,究竟是匪徒绑架呢,还是公安抓人?他哥哥让我去报案,我犹豫了一会儿,没有报(因为我们是传道人,从去年到今年3月,东北就有十几个传道人被判刑,公安局虽然绞尽脑汁,用哄、骗、诈、打的手段,但是传道人都没有屈服)。他哥哥就用他自己的手机打刘姊妹的手机,但没人接,等到当天晚上,绑匪打电话到小杨的哥哥的手机上,索要300万人民币。当晚10点多,她哥哥便陪小杨去大成派出所报案,出人意料的是派出所把小杨与他哥哥分开审问,从晚上10点多到凌晨2点多才让小杨他们回家。还问是谁让他们来报案的,小杨就说是老人的干女儿(就是我)。派出所的人一定要小杨和我在19号上午9点再到派出所去。19号早晨我给绑匪打电话,开始关机,我便发了短信假装说:“钱预备好了,给你送到哪儿去?”这时快到9点了,又等了一会儿,大成派出所的人便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我到了大成派出所,一个报案的人,却成了犯人,审开了没完没了,软硬口气问来问去,这人审了,那人再问,直到中午把我押着,从这里转到那里,并且把我的布兜检查了一遍,又把小背包收起来,其余的人吃饭了,还要留两个人看着我。

    警察反问求救者:“没钱怎么能破案呢?”

    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又把我带到宿舍去(内有三张单人床),又有一个胖子装着闲问的样子,问这问那。我打断他话题说,刚才你们让我关机,现在可以开机了吧。他说,开吧。一会儿,绑匪又打来电话威吓我说,今晚12点以前必须把钱送到,不然马上就要撕票,并且说,现在就给他砍一个手指头。我吓得边哭边求他们帮忙想办法破案,解救人质。胖子警察笑着说:“你必须快预备钱,没有钱怎能破案呢?”我说:“哪来那么多钱啊?”胖子说:“那不行,没有钱破不了案,你还要找到和他联系密切的人,以及他的家属。” 我再三地求,说他家属现在赶不到,我可以按手印做担保,可他们都不肯配合。那胖子让我到派出所附近找一个旅店,不要离派出所太远,让我在那里住着,我看他们根本不是想破案的,就说可以照着你说的,我去联系家属凑钱。我离开了派出所,便搭了出租车走了。到了晚上,派出所里所有的人开始找我,让我再回去,说我干爸找到了,让我去认一认,我知道这是骗局。20日,我离开哈市并通知家属报案。

    哈尔滨警察迫害家庭教会,一年轻基督徒殉道

    4月26日下午,哈市许多基督徒同时被警察逮捕、抄家,主要的传道人有尹传会(女)、范玉芹(女)、焦建民、廉志富等等,还有许多弟兄姊妹,由于时间仓促,形势严峻,谁问就抓谁,所以还不太清楚具体的人数。其中一位28岁的弟兄顾祥高,是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东石格庄人,26日被抓,27日就被警察打死,已经为主殉道了。

    以下是徐双富的妻子王军陈述的报案经过:

    人命关天,求告无门

    我叫王军,女,50岁,汉族,家住河南省南召县小店乡陵楼村,是传道人徐双富的妻子。我于2004年4月21日下午六点左右,接到了一个姊妹打来的电话,说,我丈夫在黑龙江哈尔滨市被匪徒绑架,且要索要现金300万元人民币,并且说若不给钱就不客气,还告诉我匪徒的电话号码是13936170332(后来我查了我的手机显示,给我拨手机的哈市电话为0451-82935194,我的手机号是13653851307)。我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害怕,不知所措,后觉得应该给匪徒打个电话,问问究竟,但经多次拨打,都是关机。

    我很担心我丈夫的生命安危,但别说三百万,就是一万元我也无法备齐。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向公安机关求助,当晚十点左右,我向黑龙江省公安厅报案,经114查询,我拨通了0451-82690110,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但对方说,让我到当地报案,再通过当地公安转告他们。我就再次通过114查到了河南省公安厅的报案电话5991155,拨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问与答,我说明了我丈夫被绑架的事,对方说让我挂机等一会,在我的急切等待中,又拨打了5991155,对方说:“我们已经给黑龙江那边打了电话,至于他们给你们打不打电话,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已经给他们打过了。”听到这些话,我心急如焚的等待着黑龙江那边的电话,但迟迟不来,我又开始拨0451-82690110这个号码,那时已是夜里11:30左右,我问他们,“我作为家属应该怎样做?请给予指示,我现在就想去哈尔滨市。”对方赶紧说:“不、不、不…….不要来.”我又说我丈夫现在有生命危险,请你们保护他的安全,营救他,对方说:“我们已经安排下去了。”

    于是整个晚上,我的心情真是焦急难忍,但一直没有黑龙江方面的指示。直到4月22日七点左右,我再次拨通了0451-82690110,对方态度很肯定地说:“我们已经安排下去,大家都很重视,市局局长亲自下去了。”我又问:“那要我如何配合,请告诉我,要我来哈尔滨市吗?”对方则说:“不用来。你们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们,如有什么新的线索你们可告诉当地公安机关,他们会转告我们的。”还说:“我们只是配合你们当地的。”8点多钟我又拨打了5991155,说明了以上的情况,但对方说,在河南立案是不合理的,你们应该去哈尔滨市立案。我又拨通了0451-82690110,但他们态度很急躁地对我说:“你不要再打电话来麻烦我们,到你们当地派出所去说吧,让派出所给我们打电话。”我满脸是泪,心里非常难过,怎么公安机关对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如此漠然,他们对这起绑架案的态度真让人不可思议。过了一会儿,我又打电话给0451-82690110,但对方态度非常生硬,在电话中大声喊到:“派出所!派出所!你明白吗?”我无奈地挂断电话。

    23日早晨8点,我赶到了小店乡派出所。将近12点,民警接待了我,我将情况大概说了一遍,民警就立即打电话给0451-82690110,通报说:“我区内有一居民叫徐双富,在哈尔滨市被黑社会绑架,索要300万元。”但等对方明白了打电话之人的身份和要报的事情之后,就通过民警告诉我让打0451-84661100。可等打通了84661100,在对方同样地明白了要报的事情之后,又说要打84661482,等打通了这个84661482,又说要打84617695,打通了84617695,又说要打0451-84610363,这样的推来推去。我觉得人命关天,如此紧急的事,公安机关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冷漠,特别是哈尔滨那边的公安机关既不指示我如何配合他们去营救我丈夫,抓住坏人,也没有给我们受害的老百姓一句体贴安慰的话,我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人民的公安机关,人民群众的依靠,怎么在这紧要的关头,连受害人报案都当作是一件麻烦事,这样互相推委,不能给老百姓以保障,我丈夫在匪徒手中,悬望等候拯救,我作为家属,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无能为力,但公安方又不指示我如何去做,对我们老百姓的安全视而不见,因此,我对黑龙江公安方表现的态度表示极大的怀疑。直到今天,我丈夫仍然没有消息,我再拨打绑匪的电话13936170332,又一直关机。天哪,我到底该怎么办哪!?

    愿天下基督徒为我的丈夫及弟兄姊妹们迫切祷告!愿 神的大能保守爱祂的儿女!

    求天下善良的人来帮帮我,给公安打电话;人命关天的事他们为什么不管哪?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王 军

    2004年5月7日

    注:4月26日哈尔滨警察开始大抓基督徒,传道人伊传会(女)、范玉芹、焦建民、廉志富、顾祥高(28岁)等被抓。顾祥高第二天就被警察打死。他的父母亲在山东老家听到候乃风说儿子死了,吓得不能动了。(候乃风声称是警察,家住哈尔滨市岛里区东风街70号,电话0451-84693293、13304643338)顾祥高的父亲叫顾玉成,母亲是赵美华。 _(博讯记者:提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2/200502010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