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两会期间地方趁机反映 奥运财政再次浮出水面
(博讯2005年03月08日发表)

    
    
     香港-正当北京奥运会的“鸟巢”型屋顶场馆备受争议之时,中国媒体在两会期间纷纷指出:刚举办完奥运的雅典就传来场馆闲置,且有关场馆的维护工作每年将耗资1.02亿美元。北京领导刚醒觉到奥运场馆可能会变成一个财政黑洞,被指“华而不实”的设计会否在此敏感时刻再掀争议,备受外界关注。 (博讯 boxun.com)

    
    《北京青年报》3月7日报道,雅典2004年奥运会赛后体育场馆大量闲置,很多场馆高额的养护费使这些体育场馆成了“烧钱机器”。为解决这一问题,雅典政府允许私人公司进入,希望有私人公司愿意承包那些闲置的体育场馆;不过,私人公司是否愿意承包这些“大白象”,仍是未知之数。有关新闻,人民网和新华网都有转载。
    
    应该指出,中国中央和地方媒体对这条新闻高度重视,绝对不是无的放矢。08年北京奥运虽还未到,北京决策者首先面临如何尽量降低建设成本的难题。又因为北京奥运随时会成为一个财政黑洞,让要财政上支持中央的地方政府有不胜负荷的危机,所以在两会会国代表云集北京时巧合地遇上这个两星期前的新闻,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官方新华网在2月25日也曾指出,希腊文化部副部长曾透露:“奥运会比赛场地选址时没有考虑到奥运会之后如何使用这些场地。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妥善使用耗费了希腊人民钱财的体育场馆。”报道称,希腊花费了145亿美元举办奥运会,给希腊的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现在希腊文化部已经提出了一项如何使用奥运场馆的报告。据悉,国家将保持奥运场馆的所有权,但是私营公司可以签订长期合同,使用这些场馆。雅典奥运会的场馆将建立一个会议中心、新高尔夫球场和奥林匹克运动博物馆。
    
    另外,山东《大众日报》1月11 日也引述希腊一家学术机构研究资料称,奥运场馆的维护工作每年将耗资1.02亿美元。靠举办赛事出租场馆来收回建设成本,只有理论上的可能。因此,希腊奥运房产公司总裁表示,奥运场馆要收回成本几乎是异想天开,通过良好的经营可以维持今后的运转已是万幸。
    
    但有分析认为,虽然不堪重负的奥运场馆业主们准备征得政府的同意,将其卖掉或部分出租。但希腊政府还是希望这些已经成为雅典奥运会标志性建筑的场馆能维持现状,吸引各国游客前来参观。为此,希腊政府也承诺多举办一些体育和文化活动,计划把马术中心改成主题公园,把广播中心装扮为奥运会博物馆,把跆拳道赛场改成会展中心。但深谙体育经济的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卡拉曼尼斯总理并未给出具体的时间表,可行性也未经辩证,这些计划是远水难解近渴。
    
    去年8月,耗资35亿元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会场——“鸟巢”工程,被众工程院士“公车上书”叫停。04年7月,建设部原副部长周干峙和两院院士吴良镛、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等专家,向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联名上书,批评这些建筑“片面营造视觉冲击”,极大地提高了工程造价,并且忽略安全、实用、环保等建筑基本要义。信中还指出:由求大、求新、求洋而带来的安全与浪费问题,正逐步成为2008北京奥运会场馆建设中的“硬伤”,其中以“鸟巢”为甚。为此,“鸟巢”被暂停,并面临“由原先预算的38亿元减少到31亿”的“大瘦身”。接著,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国家游泳中心的“水立方”,也全部面临方案调整。
    
    《21世纪经济报道》8月4日援引一位不愿具名的院士,指出:“(北京奥运会的场馆建设)在这两年在施工中,实际上是一直往后退了,(鸟巢的)盖(指屋顶)是要拆掉了,口要扩大了。五棵松篮球馆的4个电子大屏幕也要减少1个,或者以后就没有了。但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实事求是点?一开始就求大、求洋,到最后实际施工中不成了,就开始退,但是退也退不到最合理的地方”。这位院士坦承:“我觉得国人有一个比较普遍的观念,什么东西总要搞世界第一。盲目求新、求奇、求洋,而不考虑专案的经济成本、安全、风险等问题。”
    
    另外,大型工程总被打造得“超大超豪”,这也与官员政绩观有关。众所周知,大型工程向来被视为腐败温床。要叫停08年北京奥运会场馆这项巨资工程,北京当局要面对何等的压力和阻力可想而知,其中又有多少利益较量不为人知。
    
    去年,7月底在中共北京市委九届七次全会上,北京市市长王岐山提出,北京奥组委及其它相关部门要树立“节俭办奥运”的观念,尽最大努力降低工程造价。他还透露,北京市已决定对2008年奥运会场馆建设方案进行适当调整。
    
    但有专家指出,“鸟巢”的造型与结构都很特别,像这种大型、特别又单一完整的建筑,一旦做大的调整,就完全是另一种新方案。所以整个方案不太可能做特别大的改动,尤其是外观方面。它更有可能是通过对局部或者室内的调整来节约成本。
    
    赛后奥运场馆闲置问题,是历届奥运难以承受之痛。它牵涉到场馆闲置带来的建设资金无法回收,以及场馆巨额保养费用等一系列问题。
    
    即便是被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称为主办了“最好一届奥运会”的悉尼,由于赛后场馆闲置,悉尼现在依旧在为2000年奥运会“还债”。一位从悉尼做访问学者归来的体育经济专家透露,如今悉尼大量场馆闲置甚至废弃,有部分场馆甚至开始进行拆除卖废旧建筑材料了。“后奥运效应”已成为悉尼学者们主要的研究领域,而“后奥运效应”带给澳大利亚的痛苦仍在继续。
    
    有专家指出,奥运场馆即便是作为社会公用设施,不必考虑建设成本的回收,但如何尽量降低建设成本、如何避免活动过后场馆的闲置,也是城市管理者必须考量的问题。
    
    日后“鸟巢”如何通过局部或室内的调整以节约成本,成了中国广大纳税人关注的焦点。现在希腊人也开始为闲置场馆头痛了。那么3年后北京将如何处置北京的奥运场馆,人们拭目以待。
    
    
    亚洲时报在线 焱桦 撰文(08/03/200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3/2005030819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