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勇:西线调水背后的危机
(博讯2007年04月08日发表)

    
    尽管我不知道冬季的江河源之行能否成功,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二辆吉普车载着已经推上车顶的考察物资和我们6名队员在朋友们担忧的祝福中,在成都这个阴沉的浓冬时节驶出了市区,开始了这次南水北调西线工程7条调水河流的破冰之旅。国产江铃陆风X9和郑州4X4帕拉丁与我们一样,将经受前所未的高厚严寒和非常道路的超极限考验。
     离开平原,进入横断山区,麻烦很快就不断的出现,特别是进入了无信号区域和少有人迹的考察河流,我们每天都在与冰雪酷寒打交通,但这与我们此行所关注的问题相比,我把面临的艰险与磨难早已忘到了脑后。与去年夏季江源考察一样,我的潜意识中我们仍然是没有退路的。 (博讯 boxun.com)

    困扰调水的河流冰情
    被有关部门视为“无可替代”,要求国家尽早核准开工的西线调水工程规划区和调水源区同样是我们这次冬季考察的重点目标,我们已用100天时间完成了该区域的夏季考察。这个区域东西跨越经度90度—103度,海拨3500—6600米,河谷形态由宽阔坦荡的高原宽谷与山原峡谷相间分布,谷地深度由12米—1000多米,区内发育的河流由青藏高原腹的江河源区和巴颜喀拉山脉南翼发源,逐渐向横断山脉北部的山原地带汇集成流,属于高原——山原——山地的过渡地带,自然地理和气候条件复杂多变。经过黄委会数十年的踏堪研究,形成了南水北调西线调水工程的两个代表性方案:
    1.达(曲)——贾(曲)联合自流(一期);阿(达)——贾(曲)联合自流(二期)和侧(房沟)——雅(砻江)——贾(曲)联合自流(三期)。
    2.通天河同(加)——雅(砻江)——黄(河)自流线;雅砻江仁(青里)——章(安河)自流线,仁(青果)——岗(龙)自流线,大渡河斜(尔尕)——贾(曲)抽水线。
    
    
    方案一
    调出河流 坝址海拨(m) 坝高(m) 调水量(亿m3) 输水燧洞长km
    通天河侧房沟
    
    
    
    3500米以上 273 80 204
    雅砻江阿达 193 50 44
    达曲阿安 115 7 108
    泥曲仁达+色曲 108 10 73
    杜柯河 104 11.5 36
    麻柯河亚日堂 123 11.5 55
    阿柯河克柯 63 2 82
    
    
    
    方案二
    调水河流 线路名称 坝高(m) 库容(亿m3) 坝址年均流量(亿m3) 年调水量(亿m3) 泵站扬程 输水燧洞
    通天河 同—雅—黄
    自流 292 260 108 90 内径10m
    总长404km
    雅砻江 仁—章
    自流 240 183 61 50 内径10m
    总长247km
     仁—岗
    自流 262 244 61 50 内径10m
    总长164km
    大渡河 斜—贾抽水 252 46 58 50 三级总扬程428m
    总装机138万kw 内径9m
    总长48km
    2005年5月在四川省成都市省水科院的一间会议室里,谈英武总规划师深情并茂的向四川的一些专家学者和有关政府部门官员介召着西线调水的宏伟蓝图,受听的人们好象是第一次听到和接触到这么样一件大事情,显得有些茫然和不备,向主讲者提出了一些似乎不太成熟的问题。谈总以“我们正在研究”、“问题不大”、“没有什么影响”等草草作答。在后来不长的时间里,这些学者和专家经过深思熟虑,就西线调水工程的一些重要问题提出了自已的见解和观点,这就是2006年9月由经济科学出版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
    按照黄委会提出的以上两个代表性方案,将在规划区内长江上游的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一系列河流上修建一系列大型蓄水水库,并以燧洞和抽提等混合方式 向黄河上游送水。不难想象,数百亿立方的水库群和上千公里的输水燧洞将座落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海拨地区,成为世界上海拔最高,工程规模最大的调水枢纽。
    世界上最长燧洞目前是正在施工的阿尔卑斯山圣哥达燧洞,全长57公里,它是用来跑火车的。我国辽宁省目前也在开掘一条大伙房引水燧洞,长度87.5公里,年引水能力18亿m3。这些都是在低海拔,地质相对稳定的地区进行的,西线工程调水方案的输水燧洞最长404公里,其中一期工程最长73公里,最短也有36公里,而且是在地质构造复杂活跃的横断山脉中施工运行的燧道群,是用来输送相当于一条都江堰这么大水量(150—380m3/秒)的调水燧洞,在这么大水力的冲刷和高寒寒冻作用下,如果再遇上一次不大的地壳抖动和岩层变形,造成洞体垮塌、开裂、管涌、冰塞等,其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然而,我注意到,规划方案对高海拔区的河流冰情水文和调水枢纽建成后对规划区河流和黄河的冰情、水文、凌汛带来的变化等似乎没有被引起重视,而黄河业已存在的凌汛灾害是每年都会来临的。显然,寒冻问题对处于高海拔、高寒地区的西线调水工程的影响是必然的。
    2006年的夏季考察,我们获得到了一个重要线索,就是调水河流和源区冬季冰情较为严重,冰冻封河程度超过黄河,并认为它是影响西线调水工程的制约性因素之一。
    入冬以来,从媒介的各种报道中,称2007年是全球性的暖冬,各地冬季不寒,旱情持续,到了1月中旬,青藏高原大部份地区还没有降过一场大雪。1月底我们来到大渡河上的壤塘县杜柯河,的确没有看到冰天雪地的景象,但气温还是在零下二十多度,寒意浓浓。海拨2800多米的河段出现了流冰和河面冰盖,成群的牛羊在河冰面上悠闲的走动,一位放牧的藏族妇女用惊奇的目光打量我们这一群对冰河感兴趣的人。天气晴好,河谷两岸山坡上几乎见不到成片的积雪,夜晚到达壤塘县城,气温-23度,全城无电,笼罩在黑暗之中,经了解,电站因无水和冰冻发不出电,已经有二个多月了。
    在现场考察看到距壤塘县城下游杜柯河海拔3000米的河段上,于2006年底建成竣工的明达水电站进水口及库区十余公里河段完全冰冻封河,冰面上水鼓冰开现象随处可见,数十公分厚的冰块布满库区河段,并涌向坝前,河上索桥和桥基被拱起的冰块挤压已经严重变形不能通行。一位电站女工悄悄给我们讲,装机3×1600千瓦的机组只有一台运行,发出不到10%的电,不能向县城供电。第二天一早我又来到电站想进一步了解电站运行情况,工人们已经得到指令,不接受任何采访,也不准我们上厂房和坝上参观。看见街道上布满了漂亮的路灯的壤塘县城,我们想整个县城的人们盼望光明的梦想在这个冬季又破灭了!
    我们驾车冒险沿着杜柯河狭窄的冰雪小径行驶,看了一座已经停止发电并被大片的冰块包裹着的的小电站,它已经被明达电站接替。来到规划的上杜柯坝址,这里海拔已到了3500多米。这一段河谷为宽缓谷地,两岸两岸的山体呈浑圆状,分布着不少藏寨村落和辉宏的寺庙,为半农半牧区。按坝高蓄水规划,这些都将淹没在水库中。眼前的河面宽窄相间,流冰和冰盖连续分布,我们走到冰面上,测得最厚冰层为0.8米。据坝址下游的水文站留站工人告知,今冬河流流量在4—6立方/秒上下浮动,如果在寒冬年份有时基本没有流量,水文站没有冰情观测项目。
    上杜柯坝址上下已经作了一系列地质探调,一个喇嘛把我们带到了探洞前,并了解到坝址最终选在什么地方还没确定,水文站以下岩层比较坚硬,但海拔太低,满足不了自流条件,如果选择在上一段,河谷较宽,岩层破碎,但阶地发育,覆盖层厚,建坝工程量加大,淹没范围广,也不好确定。由于受自流条件和调水量的限制,坝址选择的范围是很有限的,上杜柯坝址就很勉强。我们顶着洞中的寒气钻进了一个探洞,只见钢梁支撑的洞体已经挂满了冰柱,几乎要将洞口封死,从揭露的岩层看,均为变质页岩、泥岩,且较破碎,加上有多级河谷阶地,因此,这个坝址的地质条件不算优越。
    继续破冰摸黑上行来到库尾的年龙乡,这里已与青海省交界。好不容易找到乡政府,敲开乡长的门,烧着牛粪的火炉散发的热量让我们慢慢有了知觉,乡长最关心的是水库淹没后这一段两个乡、十几个寨子的冬季牧场和仅有的河谷耕地就没有了,是否会让这些寨子的人往高山上搬,我们无言回答。
    翻越了乡长告之的不能通过的罗科马雪山,山口海拔4200多米,山腰盘旋的公路上已积起了厚雪,多次陷车打滑均被救出,过了分水岭几经辗转来到了泥曲仁达坝址。这是一个峡谷河段,谷深不到1000米。坝址以下20余公里正在建设的日格电站冬季已经休工。已建成的水坝和库区均结冰封河,坝前冰面上有眼冰窟,我们测得冰壁厚达4米左右,库区上游冰面上,几个喇嘛和藏族老乡正在冰上运送原木。可以想象到该电站在冬季也是难以运行发电的。
    回头又来到仁达坝址库尾,泥曲上游的康勒乡,该河段已是宽缓的谷地了,两岸是广阔辉圆的草场,海拔已接近4000米,分岔散乱的网状河床已经全河封冻,有不少牧民在此越冬放牧。
    我们在大则乡求宿时巧遇了色达县然充乡副乡长夏成军,是从学校分来的汉族干部,在藏区工作已有6年多,交谈中得知,由于这个地区老百姓长期直接在小河支沟中取水饮用,特别是在冬季很多溪流封河断流,只能砸冰取水,近年来流传着一种被称为是“高原癌症”的包虫病,据说比高原鼠疫还可怕,在乡卫生所陈列的包虫病资料图片令人汉颜,国家卫生部门已派人进行调查和临床诊断,但到目前却还没有找到致病原因和治疗办法。只能作些预防宣传工作,当地政府正在逐步建设草原饮水工程,宣传人畜饮水分离,注意饮水水源选取等措施。随后几天我们在石渠县雅砻江上游牧区也看见预防包虫病的宣传和告示,并看见沿途不少死去的藏狗和其他牲口的尸体。不知是因病致死或捕杀的带病牲口。
    我很快想到,川西北草原也是鼠疫高发区,不时有疫情警报,西线调水蓄水成库后,来自于腐质泥沼湿地和掺杂着牲口粪便的水源入库后,小流量替换慢的大库容水库自净能力会大大降低,水质会进一步恶化,调水会不会导致这些病源扩散传播呢?
    一路上我们不时看到牧区人们在河冰面上砸冰取水或直接背运冰块融水饮用,一群一群的牛羊也簇拥在冰面上吸水解渴。
    过了分水岭来到达曲水文站,扎旺是被聘在这里守站的当地人,他说水文站的正式职工都已经放假回去过年了,要四、五月份才回来,晚上我们和他一起观测了流量,只有6m3/秒,他说近年在达曲上建的三座水电站冬天都不能发电,甘孜县城均靠自备柴油发电机发电。后来我们在石渠、玉树、曲麻莱、治多等县看见,近年来都建了不少水电站,并且还在建设一批水电站。实际情况早已证明,这些水电站在漫长的冬季都无法正常发电,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建设这么多的水电站呢?这一路上每到一个县城,那无电之苦我们深有体会,不能上网传资料,了解两会新闻,像机、电脑不能充电使用,没有热水驱寒…… 看来高原城镇供电照明,还需另想良策,水电之路是行不通的。我们认为发展太阳能和风能都是可行的。考察中我们所见到的大部分牧区家庭都用上了太阳能或风力发电。
    随着考察沿着调水坝址逐渐西行,达曲、雅砻江、通天河的冰情冰凌现象更为发育,达曲阿安坝址上下河段冰凌和冰盖以数公里的长度断续分布;雅砻江阿达坝址河段冰寒体最长段有10余公里,冰花冰块密布,冰盖最厚处接近3米,水鼓冰开到处可见,雅砻江上游干流上新建成的石渠电站水库全面结冰封河,冰盖厚均在1米以上,汽车、牛羊可以在冰上乱窜;通天河测房沟坝址河段冰寒发育,流凌和冰盖错落出现,冰塞体规模更大,直门达水文站通天河断面流量为20m3/秒左右,这是我们在考察中了解到的七条调水河流中流量最大的数据。
    调水河流源区水系,通天河上游,楚马尔河、当曲、沱沱河均在海拔4500米以上,是通天河侧房沟调水枢纽的重要水源地,这里更是全面封河静流,几乎看不到流动的水。我们分别沿着这些河流的冰面上行驶到了各拉丹冬,在可可西里楚马尔河源区的多尔改错,跳足了冰上芭蕾,汽车常在冰面上打转,也受尽了陷冰之苦,但最深的体会还是水的珍贵。那一天,我们砸冰铲雪翻过了海拔接近5000米的通天河烟章挂雪山口,下山后在大风雪中失去了方向,夜晚在一条不知名的河床冰面上扎营,由于两天以来没有见到水,大家口渴难忍,在寒冷的狂风中搭好帐篷后,大家拿着锅碗碗瓢盆到冰面上四处挖雪,结果拿回帐篷一看,雪中有一半是黄沙,也只好将就煮开饮用了,过后每人的碗底都有一层泥沙。最后还是只能靠啃方便面渡过。大年三十的除夕之夜,在口前曲的冰面上,由于解救陷在冰河里的帕拉丁,直到深夜快十二点我们才来到口前村主任旺堆家的屋前,正在过着藏历新年的旺堆家人对这群不速怪客充满着警惕与惊异,当我们出示了索家乡安冬尼玛乡长手写的藏文路条后才让已经快要冻成冰棍的我们请进了温暖的屋中,那时我们最期盼的是大口喝水,大口吃饭,可是旺堆家里除了过年的饮料和糖果以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水和食物了,旺堆看出了我们的意思,立刻叫他的弟弟骑上摩托消失在风啸的夜幕中,好长时间他带回了一塑料桶的水,第二天我们才知道他是在几公里外的另一户牧民家托回了这桶水。早晨我们测得的气温是-38℃。在沱沱河镇,夏日车水马龙的景象已见不到,店铺关门,车辆稀少,开着门的几家食店要去30公里以外远的开心岭拉水。在可可西里多尔改错冰湖岸,我们已在沙漠里迷失啃了两天的干粮和冰罐头,奇迹般的遇见一户游牧,主人更登给我们送来一袋冰块化水,尽管夹着沙粒,但我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甘甜。这天早上我们的温度计已过测试极限而损坏。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守站干警,要在40余公里远的不冰泉拉水,江源区的冬季太缺水了。
    黄河的凌汛是每一年都要进行的抗灾大事。现在,我们可以通过黄河的冰情凌汛来分析一下西线调水诸河流的冰冻凌情对冬季调水的影响的可能性以及调水后对黄河冰情凌汛的影响 。
    有一份资料这样说:黄河流域冬季月平均气温在0℃以下,极端最低气温上游-25℃~-53℃,中游-20℃~—40℃,下游-15℃~-23℃。因此黄河干支流冬季都有不同程度的冰情出现,这些冰情除对冬季的水运交通、供水、发电及水工建筑物等有直接影响外,尤其在河流中出现冰塞或冰坝这种特殊冰情之后,还会导致凌洪泛滥成灾。
    由于黄河凌洪来势迅猛,凌峰流量沿程增大,水位急剧雍高,天寒地冻,防守困难,容易决口成灾。在历史上凌汛决门是人力不可抗拒的,故有“凌汛决口,河官无罪”,“伏汛好抢,凌汛难防”之说。
    在黄河上游的首端黄河沿至兰州段,虽然气候严寒而漫长,但由于黄河穿行于青藏高原山脉之间,各河段河道比降相差悬殊,流速变化亦较大。因此,有的区间河段既有流凌又能封冻;有的区间河段仅能流凌不能封冻;还有的区间河段在自然条件下经常发生封冻,但在上游一系列水库相继建成后改变了河流热力水力条件,使水库上游发生过几次冰塞,水库下游变封冻为不封冻。
    刘家峡至盐锅峡河段的巨大冰塞 : 1961年冬,盐锅峡水库回水末端至刘家峡河段曾发生巨大的冰塞,冰塞体长35km,冰盖厚近1m,最大冰花厚14~15m,冰塞体积约为4000万m3。巨大的冰塞造成了严重的雍水,小川最高雍水达1628.86m,比起涨水位高9.25m,刘家峡导流洞出口处最高雍水位达1630.7m,比起涨水位高10.26m,此水位接近千年一遇洪水位,超过了下游围堰顶6.4米,历时70多天。冰流不仅淹没了施工工地、公路、和桥梁,而且水源地和居民区的房屋也遭到了破坏。1962年~1963年、1963年~1964年该河段仍然产生了冰塞,其雍水高度略低于1961年~1962年。
    成灾原因,一是上游有充足的冰花来源。在天然条件下,刘家峡以上黄河干流有较长的不封冻河段,冬季平均流冰量为2246万m3,1958~1959年度曾达3327万m3,1961~1962年度约为4000多万m3。来冰量的多少与未封河段长度、流量的大小、负气温的高低密切相关。
    二是下游是阻止流冰下泄的盐锅峡水库末端。刘家峡水库1958年9月开工,1960年1月1日全面一次性截流,截流后局部改变了河道的水流条件,由原来全河宽70m过流,变为集中于13m宽,13.5m高的导流洞过流,经过1960年~1961年度冰期的泄水排冰,证明导流洞过流畅通,没有发生冰凌堵塞雍水现象。但1961年冬由于下游32公里处的盐锅峡水库蓄水运用,回水末端流速锐减,致使刘家峡水库导流洞下泄的冰花堆积下潜在盐锅峡水库末端,而上游流来的冰花源源不断,从而形成了刘盐河段35公里长的巨大冰塞。
    三是有冰花下替的水流条件,在盐锅峡水库回水末端的封冻边缘处,若冰花不能下潜,则上游流来的冰花只能溯源而上形成封冻冰盖,而不能形成冰塞,但刘家峡以上为峡谷河段,比降大、流速快。因此,当大量冰花流至盐锅峡水库回水末端时,必然下潜形成冰塞,然后向上、下游发展,成为巨大的冰塞体。
    由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的调水河流没有开展过冬季冰情的多年连续观测,也没有经过大型水利设施的冬季凌讯冰情检验,但是根据我们此次冬季考察所见到的这些河流的冰情、凌情和黄河上游已建大型水库河段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西线调水枢纽规划要比黄河上游已建库区海拔还要高许多,水文条件更为复杂,河流冰情可能会更为严重,加上调水设施具有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复杂性,因此调水河流的冰情、凌情会更为复杂,同时,调水入黄河后随着水文条件的改变和水量的增加,黄河凌讯情势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一幅危险的态势图
    
    这是一幅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紧密相关的区域开发态势图
    这一块图幅大约有1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面积,其中左边的深橙色部份有50多万平方公里,这就是横断山脉和长江黄河分水岭的巴颜喀拉山脉。它就象地球的额头,布满了皱纹。这个处于青藏高原边缘的高地,海拔7000多米——400多米的地形变幅,成为地球上地质活动与地貌变化最活跃的区域和最关健的生态系统之一,奔流在其间的几条著名河流长江、澜沧江、怒江、黄河是维系中国和东南亚生态安全、环境健康的命脉,它的重要性和脆弱性是不言而喻的。
    图上的显示的圈圈点点和线条,是当前横断山地区主要产业开发的态势格局,不能不让人产生忧虑,左上的黄色线就是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下面的圈圈点点是中国将要在新世纪构建的大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西电东送水电基地、矿产能源基地、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和自然保护区群,其规划构想和已开工项目大都是具有世界级水准的超巨型工程,这其中还有连国家主管部门都说不清楚的数百上千个新开工项目,主要集中在水电和矿山开发领域,当前已经显现出集群式的开发态势,一场“让横断山低头,让江河断流”的建设大戏正在上演。
    1998年,席卷全国的大洪灾使国人警醒,长江流域更是损失惨重。随即政府宣布了“禁伐令”,持续了几十年的森林浩劫得到遏制,森林砍伐重灾区之一的横断山脉终于获得了短暂休身养息的机会,曾经靠“木头经济”发展的政府和人们重振发展的信心,寻求生存的出路,从生态产业和生态旅游中看到了希望,一时间发展生态经济和“无烟工业”成了时髦词。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于2000年提出了构建川、滇、藏“中国大香格里拉国家公园”的构想,后来演变为政府实施的大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计划。我还在2001年10月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管理第五届年会提交的建议中写到:“面对突如其来的旅游业发展洪流和世界经济的深刻变革,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确实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凡是具有遗产称号的地区都会受到各种资本的热情关注和大量游人的涌入,遗产地当局也以充分的自豪感和自信心把这景象看成是促进本地区快速发展的一次难得机遇和打开发展大门的金钥匙。于是,遗产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建设时期。以往看似落后偏僻的遗产地被五彩缤纷的现代气息所包围,被外来文化所侵扰,而自然文化遗产自身却危危可及,苟延残喘,它们似乎要被现代繁荣所淹没,似乎将被另一种文化所取代。”
    
    不到10年功夫,如今的开发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更大的一场资源掠夺悄然开始了,先是圈水,后是圈矿,横断山区的大小江河,各种矿山纷纷被不同的开发商收入囊中,开发权拍卖尘消层上,开工的炮声,繁忙喧闹的机器声,响彻在横断山脉的上空。几年前被各级政府和投资商所热衷的香格里拉、生态产业、自然文化遗产、旅游强县等似乎被抛到九霄云外,一切都要为水电让路,向宝山挖金成为现代官员的业绩目标,强势资本的进入,改变了这个生态敏感区,地质脆弱区和这块将要成为世界人民的香格里拉世外桃园的发展格局。香格里拉将再次面临土崩瓦解的命运。
    面对国家迅猛的发展目标和GTP递增速度,水电开发、水资源调配成为强行剂,对横断山脉富足的水资源已经达到十分依赖的程度,否则发展富强就是一句空话。可是,当我们冷静下来,反思以往的教训,用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和与时俱进的理念来分析思考就不难认识到,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令人瞩目成就的同时,也积累了不少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晰,不能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过猛过快的投资建设并不是经济欣欣向荣的标志,那是以子孙的财富作为代价的,过度的产能消耗带来的增长也不是健康的增长,那是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的,我们并没有什么理由来庆贺已取得的成就,任何理性的官员、学者、业主和广大公众,都不应该回避这些事实,而是应该重新审视我们的行为,调整开发决策。
    调水与发电对水资源的争夺
    已有不少专家就西线调水对调水河流下游水电的损失作了不少分析和探讨,问题肯定是存在的。关健是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当前在西南地区大小江河上建设的大小水电站是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的国家能源部编制的中国十二大水电基地规划进行的,其中大部份在建设中还进行了扩容升级,这个规划并没有考虑南水北调西线调水和当前社会经济发展对江河水资源新增的承载功能,也没有对江河自身发展规律进行深入的研究,西线调水一旦实施,将打破这个规划格局并削弱江河功能,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装机能力损失,发电出力不足,水库调节性能减弱,供水能力削减,生态环境用水不足,自净能力降低,河流水文条件改变、削减河流综合功能降低等等。
    我国目前还没有一部全国陆地水域的综合利用规划和功能承载评估体系,水环境和水资源警报此起彼伏。水资源利用多以单项利用为目标,各部门想自已的利益,其中水电为老大,水利又是国策,其他的都要让路,为其开道,就连长江、黄河等命脉江河,也是水利、水电各搞各的,算自已的账,从前已作的规划已经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因此重新编制国家水资源规划,科学评估江河水系的各项功能和现状,调整产业布局,研究功克一系列关健科学技术问题是迫在眉睫的重要任务。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科学有效的开展水资源开发利用和合理调配。
    向自然规律挑战
    “这一条是鲜水河活动断裂带,上世纪70年代曾发生过7级大地震,川青地块在地质上称为高应力变形区,可产生局部高应变能带,已监测到5级以上地震25次,是一个强震地带。地球是张娃娃脸,哪天不高兴,它就要闹一阵,有时还得顺着它。”一位中国科学院的地理老专家看着我拍回来的雅砻江干流和支流上的几个坝址照片,雅砻江上游的阿达,支流鲜水河上游的达曲阿安,泥曲仁达,还有在雅砻江、鲜水河交汇口正在进行施工的两河口水电站工地,如此密集的大库容调水水库和大型电站水库规划在一条活动断裂带上,老专家认为是非常危险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对它的研究和认识是很不够的。
    南水北调西线规划工程和目前正在兴建的西南水电群都在极其复杂的地质构造体系中,区域活动性构造交错重叠,地形高差悬殊,江河切割强烈,地表破碎,使该区成为世界上少有的地壳不稳定区和地质灾害多发区。
    横断山脉就象地球上的一块“自然特区”,其生态价值远大于资源价值,首先其生物多样性是目前地球上为数不多的生物栖息地和避难所,被称为全球关健生态系统,是力求保育和恢复的地区,其次是地质复杂而活跃,地质构造体系集中,活动断裂发育,地震、地质灾害频繁,江河切割、塑造地貌作用强盛,苍海桑田的地球变迁在这里继续书写;再次这里是江河汇集的上游,是哺育江河生命的温床。如今的开发态势扰乱这里的自然平衡,破坏自然构架,阻碍自然规律发展,其后果可能引发生态系统失衡,地震活动诱发,地质灾害的复活以及生态与资源价值不可逆转的丧失。
    
    国家法律和世界遗产公约的困惑
    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巨大的标志性石碑高高的耸立在通天河直门达大桥桥头,下面的小石碑上分别刻上了“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江的名字。这是中国政府为保护这三条有“亚洲水塔”之称的大河而设立的中国最大自然保护区,距这座纪念碑以上不到20公里处就是通天河侧房沟坝址,坝址以上大约30公里的通天河上一座引水式电站——拉贡电站已经建成了,近300米高的侧房沟大坝蓄水,它将被淹没在水库中。
    “蜀山之王”贡嘎山,也是横断山脉的最高峰,海拔7556米,是大香格里拉的标志性山峰,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近年大大小小的各种开发活动在这座雄峰的四周展开,其中以水电站建设最多。
    田湾河和人中海是贡嘎山南坡由冰川海子和一系列美丽绝伦的自然风光串起来的山河景群,2000年初水电业主看好了这里的水能资源,开始谋划开发,但是自然保护法和风景名胜条例的某些条款制约了项目的审批,后来当地政府和业主想出了个高招,把保护区功能区进行变更调整,最终使项目获得了审批,引来了一片质疑,但如今人中海已被水泥坝堵住……
    金沙江虎跳峡是闻名世界的最壮丽峡谷之一,也是香格里拉的标志性景观,是“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规划中的虎跳峡水电站将使这一自然遗产的面貌改变………
    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针对西南地区水电站建设无视环保法规的现象,刮起了一股“环保风暴”,2007年初始,又通报了一批违规业主的“限批”名单。世界遗产组织也曾通告,是要遗产,还是要水电站,只能选择一样。
    尽管这样,水电开发的势头有增无减,“风暴”过后,“通告”也罢,水电开发的势头仍不可阻挡。
    规划中的西线调水,到时候也不可避免的将与法律较量
    公众利益和原住居民的诉说
    在大渡河沙弯村,这里距当年红军抢夺泸定桥的地方只有几公里,我们被一群村民围住,还不知道我们是何许人、干什么的,就纷纷向我们说起搬迁移民的事,“前几年国家改扩建318国道,要占地占房,老百姓二话不说,耕种了几十年的粮田和经营公路生意的店铺全让了出来,重新在山坡上开垦建房,通车几年了,旅游的人多了,我们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路边生意也开始好起来,去年和前年,政府又号召退耕还林,又把粮田改种树木。去年大渡河泸定电站开工,新建的公路又要改道抬高,我们刚建不久的房屋要被淹没。可是,政府来核定赔偿时压低标准,还这样不算那样不算:建房的挡墙不算,墙面的瓷砖不算,屋沿以外的偏房和晒坝不算,刚退耕的土地也只能按林地算,这样算去算来能拿到的赔偿还不到建房投入的50%;还有,电站马上就要截流围堰了,还不知道我们应该往哪里搬,就是让我们先去看一下也好啊。”“每天发给我们的宣传单都是些治安条例和法律法规方面的,”“前几天村上的一位老妈带着儿女去县上反映,并在红军泸定桥头哭诉,结果被公安抓去了,”老乡们拿出州、县两种完全不同标准的补偿文件,认为是被某些人克扣了补偿金。看得出来,这些曾经目睹过红军英勇战斗的老百姓,朴素的诉说里充满着无奈,他们总还要离开这里的,只是需要一个能够生存的好地方和家。
    再沿大渡河上行,一道禁止通行的栏杆挡住了去路,一位穿着制服的人蛮横的指着车说:“你开过来干什么,退回去等到起。”问什么时候能通行,答下午5点以后,这是我们在大渡河长河坝电站工地发生的一幕。
    近年来,国家投如巨资在横断山脉地区实现了公路油化,对原318等几条因灾不畅通的国道公路进行了改扩建,高高的二郎山上打通了隧道,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涌入到这片视为天堂的香格里拉,旅游观光一年比一年繁荣。可是好景不长,到处开炮的电站工地在一切为水电让路的指令庇护下,任意炸山开石,随意设卡阻碍交通,毫无顾忌的排石弃碴,占道施工,抽干河流,满山架线,完全无视公众的资源和利益,让人感到电老大们无人阻挡,为所欲为。如今造访这片 这片人们为之向往的世外桃源,看到的却是具有“大跃进”气息的一个个沸腾工地和遍山满野的铁塔电线。
    
    黄河缺水危局之根源
    可可西里的一场大雪,埋掉了所有的地形标志,看不清哪里是河坎,从楚玛尔河源区的错仁得加湖不知翻越了几座绵绵起伏的山,突然看见冰雪茫茫的卓乃湖,让我们才有方向感,这是我们去年拉车求生经过的地方。直线距离不到20公里的长度,两辆越野车如坦克一般在狞牙烈齿的山坡上上上下下,不经意间从长江水系就进入了内陆水系。我确信,这个可可西里腹地不太引人注目的山原,是中国内外流水系的分界线,是内外流水系演变发展的演示地,有着重要的地理标志意义。昆仑山东西绵绵数千公里,横卧在可可西里和柴达木盆地间,丰富的冰川融水造就出青藏高原上最多的湖泊群,可是它阻挡不了强劲的西伯利亚干冷风,在漫长的岁月里,可可西里众多的湖盆萎缩咸化,水系分离断流,沙漠扩展。曾经是长江源区重要水源地的楚玛尔河被内陆河湖包围,被日益长高的沙漠包围,楚玛尔河源区演变为内陆水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几乎是与可可西里同纬度的黄河源区也正在经历这样的演变,由4000多个湖泊组成的河源区如今只剩下1000余个湖荡。昆仑山脉冰川在东段的布尔汗布达山已经完全消失,已恩泽不到黄河源,扎陵湖和鄂陵湖近年来频频出现的断流和咸化均预示着有轮为内陆湖的危险。
    这表明,黄河上游紧邻我国内陆干旱区,随着干旱气候的加重和西北与内蒙、甘肃沙漠的合拢联手,地表生态环境退化,黄河水系在衰变中演化,导致黄河水量锐减,供给不足。这一趋势同时也在向长江源延伸。
    在柴达木盆地的诺木洪河,我们沿着戈壁一样的河床向上颠簸行驶,试图翻过布尔汗布达山直插到黄河源,没想到,一场暴风雪伴随着沙尘暴降临,感觉车都在颤抖,弥漫着雪和沙尘,使我们看不清前方任何景物,驶过一段随时可能陷车的冰河后,在山口处我们走入了绝路,险些被风雪吞噬,深夜十二时才驾着门窗已经被打得破败的车冲出了危险境地。
    黄河上游已经相继建成了龙羊峡、李家峡、刘家峡和盐锅峡等电站水库,具备了较强的调节性能和蓄水库容,拉西瓦、积石峡、炳灵峡等电站水库正在建设中,随着中游大柳树水利枢纽的兴建,届时黄河的水资源调配能力将发生划时代的变化。
    黄河干涸,水沙失调。但是,传统的漫灌、渠灌仍在盛行,不适当的绿洲建设也消耗了不少水资源,高耗水高污染工业沿黄河两岸星罗棋布,不仅严重污染了黄河水,还使兰州以上被水和风刻画成具有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样盛景的黄河上游峡谷笼罩在黑烟之中。
    在西宁、兰州,我终于住进了宾馆酒店,但我感觉到卫生间里的水龙头和冲水马桶水压似乎比南方城市还要大。等待热水要放十几分钟的冷水才能来,我情不自禁的心痛,一边缺水,一边还在浪费为什么我们不抓节水大计呢?任意放流,就是把长江水全部调来也不够啊!
    据有关资料,黄河上游努力实施水资源优化配置、合理使用,至少可节水120亿立方米,这几乎接近西线调水总量。
    黄河节水还应从生态上做文章。黄河历史上并不缺水,更未出现过断流,如今黄河流域缺水实际上主要是在枯水期(而长江上游枯水期也同样是小流量),洪水季节反而洪水泛滥,出现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是气候变化和生态变迁,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在西周春秋时,关中平原保留着许多原始森林,到战国时期仍有原始森林残存,当时黄河中上游的森林覆盖率为53%,秦汉时森林覆盖率仍有42%,明清至解放前迅速降至3%,如今基本上见不到原始森林了。
    黄河缺水断流的根本原因在于近几十年来的气候生态持续恶化和现今不合理的过量索取水资源。如果让这一现象持续下去,长江水系调水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实质上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
    大力恢复生态,植树造林,并通过高科技手段来调节局地气候,充分利用冰川、小径流、降雨等水资源,发展节水型产业,增强民众节水意识,才是缓解黄河上游缺水的根本出路。
    治水前辈林一山认为,黄河中下游不依靠上游来水冲沙和用水,家大南水北调工程东、中线的调水量,给黄河上游留住足够的水。不要怕黄河断流,黄河的泥沙也是宝嘛,完全可以利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4/2007040823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