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民请命的平民大律师—访为洞头渔民辩护的吕思源律师
(博讯2007年07月16日发表)

    
    采访地点:浙江思源昆仑律师事务所
     被访者:吕思源 (博讯 boxun.com)

    访问者:法学研究者赵国君
    
    谁来关注渔民?
    
    赵国君:人们都称您是"江南一怪":您觉得自己怪在哪里呢?
    吕思源:"江南一怪"最早源自李德生将军的题词,当年因为一件普通的冤案。我拍案而起,仗义执言,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为蒙冤百姓讨回了公道。将军闻知,深受感动,主动约我进京,以"江南一怪,矢志护法"之词勉励我。钟一林先生写的长篇传记也借用了这个称呼。《中国律师》杂志的主编刘桂明先生也为我总结了"三怪"、"三不怪"。所谓的"怪"与"不怪",我自己的理解,一个是大与小的关系,人家喜欢办赚钱的大案,我总是喜欢办收费不高的小案。小案子大多数都是"三无"群体:无权、无势、无钱;第二个是富与贫的关系,在富豪与平民百姓之间,我喜欢为平民一方代理;第三个是圆与方的关系。按照我的年龄一般来讲应该是很圆滑了,何况律师更容易被恶劣的执业环境打磨得圆滑而工于心计,但我 的性格一是一,二是二,始终是有棱有角,方方正正。有人说我是战风车的唐·吉诃德,也许说的就是这种不肯"知难而退"的傻劲儿吧。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奇怪,我这样做是应该的,也符合社会的需求。我不太同意你的说法,你说人一旦被起诉或者公诉了都成丁弱势群体了,广义上也许说得通,但具体说就不一定,贫民起诉浸权的富豪,公诉的贪官污吏怎能在弱势群体之列?!即便不被起诉或公诉,老百姓总是弱势群体,老百姓有没有关系?有没有厚实的金钱?有没有熏天权力?没有!他们还是最弱的,若是被恶人先告:吠,做了被告,被无辜公诉。那就更凄惨了.最需要帮助的还是他们,你说是不是?我们这样一个农业大国,弱势群体是大多数,他们的利益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国泰民安就不是一句空话,这也是我们国家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有多少富翁啊,还是农民多。
    赵国君:渔民呢?听说您最近正在办理两个关于渔民告政府的案子?
    吕思源:渔民也是广义上农民,他们靠水面和滩涂生活,生存条件甚至比依土地的农民更差。比起现在农民的土地纠纷来。渔民的问题更难解决。他们生活大水边,天高皇帝远,情况就更加糟糕了。我现在代理的两个案于——温州市洞头县小三盘村村民诉温州市政府不受理行政复议的行政不作为案和诉洞头县政府越权颁证错误围海的行政违法案,就是这种情况,渔民拥有永久使用权的海涂被地方政府开发占用了,和城市拆迁的问题一样,富人要往水边,湖光山色,凭海临风,有感觉。政府觉得有市场,也要出些政绩,开发吧。唯独没有充分考虚渔民的利益,他们怎么办啊?世代生活在水边,又没有土地,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没有了,靠什么活?与被拆迁人、被征地人一样,渔民的权利受到明目张胆地剥夺!也可以说是盟火执仗地剥夺!
    赵国君:政府不是有补偿吗?
    吕思源:城里拆迁也有补偿,结果怎么样了呢?听说北京有好多问题也落实不了,是给了补偿,但那样的补偿怎么够?市民买了房子以后,物业费都交不起了。先不说怎么补偿合理,子孙后代怎么办?把补偿款吃掉以后怎么生活?到豪宅里去打工吗?!这样做下去是很危险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安才能国泰嘛。
    赵国君:那您代理的这个案子中比较典型的问题是什么?是哪些力量使渔民的利益受损了呢?
    吕思源:渔民跟农民有一点不同,农村土地属于农民集体,但近海水面和滩涂都是国家的,渔民是经政府批准后,才获得永久的使用权。无论性质如何不同,必须生存下去是相同的,赖以生存的条件受到了动摇,渔民、农民一样都要有个说法。征地、拆迁的补偿款很低,什么原因?评估机构政府单方指定,并有权力的潜在干预,这样的评估价怎么能够合理?怎么能够让百姓信服?另外,评估时所谓的市场价是一年固定不变的,而房价却一路攀升,天天都在涨,到头来,真正侵害的还是失地农民和渔民的利益。相当于透支了农民和渔民子孙万代的幸福。而且,他们的利益也很难得到保护,贫弱的渔民面对强大的政府时,怎么能够对抗得了?渔民向政府讨说法,政府不理,只好找律师帮忙。律师介入之后,事情明朗化了,又会遇到阻力。不理不睬的有,不能立案的有,动员撤诉的有。不准律师代理的有?但不管压力有多大,不会在双方未达成和解协议的情况下,动员渔民撒诉!更不会为个人得失安危而退出代理,我坚决代理到底!这 可是百姓的最后一关,再没人管他们,是不是要把他们逼到山林里去?是不是要把他们抛到广场上去?法律的最后一道防线都没有了、岂不大乱?这些的人的脑子真是进了水!
    赵国君:司法部门是您的顶头上司.您违背它的意见不动员渔民撤诉,不担心遭报复?
    吕思源;司法部门是律师的行政管理部门,司法部门也有他们的苦衷,他们也是上级领导逼着干,我认为律师的顶头上司是法律!是有人为我担心,也有人笑我傻,但我总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尽管现实不尽如人意,我还是相信,并且坚信公正必在不懈地追求之中实现!因为我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你不要以为邪恶是很空泛的东西,在拆迁中,征地中,还有渔民案中总是有一股看不见的邪恶在发挥作用,在使用权力欺侮正义!揭露出来是腐败,揭露不出来的呢?你动得了谁啊?老百姓真是问天无路啊,再让他们投诉无门,再把他们排除在法律救济之外,这样的事我吕思源如何做得出来?我认为,劝我不要代理的人也是违心的! 其实,想来也真叫人哭笑不得,美国连总统都可以告,可以审,但在我国为什么老百姓告一个市政府,就这么大惊小怪?!其实,通过行政诉讼很好嘛,原告败诉了、证明政府依法行政了;被告贩诉了,政府可以总结经验。提高依法行政的能力。当然这里所说的"胜"与"败"是以公正司法为前提的,权大于法, 司法不公的判决?应作别论。最近我在电视上看到温州市被评选为"全国十大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我想温州经济要取得更大的发展,依法行政是一门必修课。
    著名法学家耶林在《为权利而斗争》这部经典之作中就曾经阐述过这个道 理,他说:"为权利而斗争不仅是权利者对自己的义务,也是权利者对社会的义务,当个人按照法律的规定主张自己应有的权利的时候,就将个人的问题转变为 国家现行法实观的问题了,他已不是为一自己之私而斗争,而是为实现法律而斗 争,为法律的生命而斗争,为国家法律秩序而斗争!"说得多好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7/2007071605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