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博讯2007年07月30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07年5月11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支持西藏会议,由于中共的干扰使达赖喇嘛不能于会。对于全球性的支持西藏会议,作为政教领袖的达赖喇嘛不能于会,不仅仅是一个巨大的遗憾,也激起于会人士的愤怒,更重要的是说明了在已经举行多次中藏对话的环境下,中共继续野蛮地封杀达赖喇嘛在国际活动的空间,对中藏会谈毫无诚意可言。也表明了中共对达赖喇嘛向国际社会展示的,不寻求独立留在中国的中间道路和平路线,仍然采取无视的态度。 (博讯 boxun.com)

    对于中共对西藏的野蛮封杀行为,西藏流亡政府官员,仍然抱着慈悲之心,不愠不火地重申自己的立场。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在这此大会致词时表示:“西藏流亡政府既然已经接受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下,认同自己是辖下的的自治区,因此,就和任何中国人民一样,包括绝大多数汉人,也是爱国一份子。”并指出,“西藏流亡政府被贴上“不爱国”或“分裂主义份子”标签,根本是毫无根椐和不公平的”。首席部长这一阐述,不但更进步地精确地阵述了达赖喇嘛的中间和平路线,和流亡政府坚持留在中国之内的不独立的立场。同时也满怀感情表达了作为中国的一个民族,一个中国公民的爱国情怀。桑东仁波切在阐述立场和情怀时,于会的各国代表数次动容鼓掌。但是中共依旧荒唐地坚持己见,不顾事实指责流亡政府一切行为旨在分裂祖国。
    在中藏之间为什么经过五次谈判,仍然是处在各说各的话如同鸡跟鸭讲呢?其主要原因有二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即中共完全不想信西藏流亡政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下不寻求独立的西藏自治。认为不独立只是一个晃子,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寻求自治,在条件成熟以后在自治的基础上就很容易做到独立了。所以西藏谈判代表不管词意如何恳切,一而再,再二三地重申不独立的立场也无济于事。中共仍然是一如既往地指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也不顾达赖喇嘛以其在国际上的崇高威望,无数次地表达自己不追求独立,只要藏人能够自由地过上自己的生活就可以的和平理性观点,中共依然把达赖喇嘛当作分裂西藏的魁首。
    第二个方面:中共不能接受流亡政府提出的大西藏自治区。这个大西藏自治区是包括西藏自治区以外的,青海省全部地区,新疆的五分之一地区,甘肃的三分之二地区,四川的三分之二地区,云南的一半,面积达240万平方公里,整个大西藏加起来约占目前中国四分之一领土。中共认为这种主张,既不符合历史,也不符合中国的现状。因为现有的藏族分布区域早在元朝已经成形,为后代历届政府所确认,并不是中共执政后才划分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共认为,大西藏就是为今后独立作准备的。如果一当独立中国就有四分之一的土地被分割出去,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对于这二个方面,西藏方面都有着自己言之成理的说法。第一方面,西藏政府不独立的想法不但是真诚的,而且也是从西藏现实的角度来考虑。达赖喇嘛多次表示了这样的观点:“当今的世界村已使世界愈来愈小,尤其在经济及环保领域已没有所谓的「国界」。因为世界一直在变化,实际环境也在改变,而西藏在经济和物质上,一直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因此就物质发展关系而言,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希望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达赖喇嘛所表达的观点确确实实是一个大实话,因为从现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趋势来看和西藏现有的经济来看,西藏确实是不可能离开中国内地的支持而独立生存,西藏也不可能回到昔日的那种依靠传统的畜牧业生存的时代了。大多数藏人已经和内地汉人过着一样的生活方式,只有很少的藏人还在过着传统的游牧生活。而且中共也正在改变着他们的生活方式。不管大多数藏人是否富裕,但是生活的方式却发生了质的变化,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都看到了这样一个实事。半个世纪的改变不管如何评价,但是藏人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传统生活方式中去了。这样的改变不仅仅是藏民族的改变,也是世界上所有民族的改变。而且西藏作为一个小国,夹在中印二个大国之间,他总需依靠一个国家。因此,我们也应该想信,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不独立,留在中国境内的思想是真诚而不是虚伪的,也是基于现实的考量。他们所要求的自治,是不受压迫干扰下的自由生活,保持多少传统生活,接受多少现代方式都是自由的选择而非强迫。
    有关西藏的自治,其实并非中共所想象的那么多,据流亡政府表示,西藏自治的实质,是在丝毫不改变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下,进行的“藏人治藏”。而且这个藏人治藏,可以是共产党藏人治藏,即自治区的所有干部全部是共产党员也没有关系,只要是藏人即可。西藏仍然由共产党领导,西藏流亡政府不回去也没有关系,可以解散。而有关达赖喇嘛的地位,达赖喇嘛则早已清楚表达过,西藏自治以后,他回到西藏将不从事任何政治活动,也不担任何自治区的职务,他将一心从事佛教文化工作。但是对于共产党来说,只要是藏人,即使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干部也不能信任,在共产党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达赖嘛即使不担负任何职务,但是他只要说一句话,全藏人都会听他的。因此,担任不担任职务根本毫无关系。对共产党来说,解决西藏问题的首要问题是达赖喇嘛问题,即达赖喇嘛不可以回到西藏,只能住在北京。这是北京当局一再强调的观点。
    
    第二個方面:是大西藏的問題。如果我們從大西藏所包括的四省,青海/雲南/甘肃/四川的藏族自治區,這個有著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来看的话,不但中共不会同意,那些帮助支持西藏自治的中国民主人士也不会赞成。因为在面临着人口拥挤生存资源匮贬的汉民族,如果让这样大的面积归西藏所有,无论是独立还是自治都是难以接受的。但是这第二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同样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虽然大西藏包括四省的藏族自治区,但是并不是藏族自治区的全部行政区。目前四省的藏族自治区的居民除藏人以外,有相当数量的汉人。有些自治区的汉人甚至超过了藏人。但是藏汉虽然在同一个自治区居住,但大多数藏汉居民是分开在不同的村落中的。流亡政府表示他们所要的既不是将自治区内的汉人赶走,也不是将汉人纳入自治区,而是将汉人所居住的村落划出自治区,他们要的只是藏人所居住的村落成为大西藏自治区的一部分。如果以这样的方法划分,大西藏自治区就不是所想象的那么大了。这样的大西藏应该是合情合理的,是尊重现实的方案,也是切实可行的。它顾及了藏汉二个民族的共同利益。这也符合达赖喇嘛嘛所提出的“Any way,历史是历史,现实是现实。历史问题可以交给历史学家去研究,我们要解决的是现实问题。现实是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也表达了达赖喇嘛认为“将五个藏区合而为一,建立一个“大西藏”不是不现实的结论”。
    对于大西藏中共方面认为:所谓的大西藏是更本不存在的,大西藏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当年的中共进藏时的嘎厦政府的统治范围也不及大西藏,历史上的三藏区都是分开的三区:卫藏,即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安多即(青海、甘肃两省藏区及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康区即(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和云南迪化藏族自治州)。因此,流亡政府现在要求大西藏的自治区完全是不尊重历史。向巴平措在接受凤凰台采访时说:大家知道,所谓大藏区,历史上九世纪吐蕃王朝解体以后,从来就没有形成过统一的、政治上成为实 体的一个大藏区。元朝以后明朝、清朝都基本延续了一个管理办法,就是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在西北的藏区,在云南的藏区、四川的藏区,都是中央政府管理。到了 民国时期以后曾经成立了西康省,一度将四川藏区划到西康省,后来取消了西康省。现在他们偷梁换柱,偷换概念,把子虚乌有的政治实体加以连接起来,以蒙蔽国 际上不明真相的、对中国历史不甚熟悉的人。他们提出搞大藏区,醉翁之意不在酒,其本质上还是要独立。同时中共表示,“中华民族是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生活着56个民族,如果仅仅将种族聚居作为唯一标准来划分区域的话,那么中国 势必国将不国,民将不民。因此,我们认为,达赖喇嘛坚持“大西藏”的政治立场,就是要改变中国藏区的现状,鼓吹民族分离、民族仇恨,这种主张,既不符合历 史,不符合民族发展的规律,也不适合中国的现状和世界的潮流,其实质是要割裂西藏与祖国的关系,否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事实。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 受的”。(摘自西藏网“评达赖喇嘛的大西藏”)当然有关西藏的历史流亡政府有着自己的说法。达赖喇嘛嘛的特使洛第嘉日说,将分布在这些不同省份的藏民统一起来,并非是为了设立一个"大西藏",或者是分裂西藏"阴谋"的一部分,而是为了恢复西藏人作为中国境内一个独特民族的完整性。
    王力雄先生作为一个对西藏问题有着深入研究的学者,他针对“行政大西藏”会不会发生独立的问题,有着一套经过多年研究的方案,这就是他的“逐级递选”制。他认为如果在大西藏自治区采用这套逐级递选制度,因着制度本身是为每一级地方政府利益所设计的,所以可以有效地防范西藏的独立。他说:“逐层递选制就是这样一种制度。它能保证西藏不脱离 中国,首先就是因为这种制度不产生追求独立的动力。逐层递选制的权力来源在下不在上,当权者只有使下级满意,才可能保持当权的位置。独立是为了追求向上的 权力(主权)。这种追求在逐层递选制中仅能给最高领导层带来荣耀。下级自治体却要为此付出财力、物力和人力,承受争取独立带来的风险和牺牲,以及独立后新 增加的国防外交等支出,却不会因此得到好处。下级自治体的领导人也不会因为独立得到荣耀,主权争到手并非属于自己,变化仅仅是比原来少了一层上级,但仍然 是“地方”而已,没有本质区别。因此逐层递选制的下级没有动力支持其领导人追求独立,越往下越没有这种动力。而逐层递选制的上级是由下级选举产生,每一层 的大事也都是由下级参与决策,没有下级支持,最高领导层就无从产生独立之心,更不可能付诸行动。”王力雄先生的这一套“逐级递选制:到底是否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我们相信最好的方法,就是中共和西藏流亡政府一起来作一个试点。但是中共方面何尝有这样的胆量和魄力呢。
    在大西藏问题上,如果中共真的担心大西藏将成为独立的基础,而不是以大西藏就是准备搞独立为借口,拒绝与西藏探讨大西藏自治区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借助国际社会联合国的担保来完成。也就是说在联合国的监督下,起草一个:西藏同意在中国境内永不独立,中国同意给于西藏完全的自治,这样一个受制于国际社会的法律文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问题是中共根本上没有要给西藏自治的想法,更惶论大西藏的自治了。所以无论提出多少解决西藏问题的想法和方案,只要共产党认为当前西藏问题还不是问题时,这些想法都只能流于空谈。
    当我们在明瞭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共的立场后,我们不难看出,在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他的观点和要求都是正确的,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西藏这样一个人口只有六百万的弱小的民族,如果不能处在同一个行政区中,那么在众多的汉族人口的包围之下,它的消亡是会非常地迅速。它主要的还不是婚姻上的种族同化,而是文化上的同化。他们只有将已经少得可怜的人聚在一起,同种同文,民族才能保留下来。按现有的西藏状况来看,达赖喇嘛最近在一次讲话中不无担忧地说:“西藏按现在的情况发展十五年后,西藏就不存在了。”当然这里指的西藏不存在了是指文化上的西藏。达赖喇嘛的这个结论,只要到过西藏的人都会深深地感受到。
    
     在中共方面来说,西藏存不存在并不重要,只要西藏的土地在他手里就行,他现在所有对藏的政策,也都是将藏族人成为和汉人一样的人,那么就无西藏独立的后顾之忧了。中共现在所有对西藏的宗教和文方面所进行的所有的保护政策,也不是真正保留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而是把西藏的宗教和文化当作他的一个旅游产品,就象他对本民族所实行的一样,尊孔拜儒不是对中国文化的弘扬,而是成为一种文化点缀。
     任何谈判,谈判的双方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线,西藏流亡政府的底线很清楚,藏民族在一个统一的行政区下实现自治。他们只希望中共在谈判上回到邓小所说的“除出独立什么都可以谈”的方针。而中共方面谈判的底线则至今还不清楚。但从五次会谈的情况来看,中共是完全没有想要给西藏方面任何条件,因为对中共来说西藏问题已不是问题,除出国际社会对他的一点小小压力和藏人的一点小小的反抗。国际上的这一点压力,对中共来说化一点钱就可以摆平了,一些民间支持西藏的组织,无非是喊喊口号,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生存而已。至于藏民的反抗,武力镇压和经济安抚就能解决。而且经过半个世纪的统治,中共已培养起一批藏族干部,这些干部已经成为一个依附于中共的利益集团,他们不希望中共和西藏流亡政府和谈,更不希望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回来,因为他们一当回来,他们不但失去了既得的利益,更将有可能被当作藏奸而被藏人所唾弃。因此,这个由中共培养起来的藏族人的利益集团,既是中共用来抑制西藏自治的最好工具,也是西藏自治的阻力。
    
    
     纵观上述,西藏流亡政府所担忧的,恰恰是中共所希望的。因此,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共的会谈不管有多少次,都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在我写完此篇文章时,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共事隔二年的第六次谈判也刚刚结束,一如所预料的那样,没有任何的结果。达赖喇嘛嘛的全权代表洛第 嘉日在谈判后表示,由于谈判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他将向达赖喇嘛辞去这一职务。在第六次会谈结束后中共也由他的藏族代理,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尼玛次仁发表讲话:“与达赖喇嘛的会谈的渠道仍然是畅通的,但这取决于达赖的态度,取决于达赖是否愿意放弃争取西藏独立,是否已准备结束破坏活动。”相信了解达赖喇嘛立场的人,对于这样的讲话,已经是一种完全不可理喻的侮辱了。
    西藏作为一个有着历史悠久的民族,作为一个创造深邃的宗教和灿烂的文化艺术的民族,他的生命在中共的统治下,在去民族化和现代化的过程中,正在和时间赛跑,纵观当前的形势赛跑的时间是越来越短,正在分分秒秒地消失。每一个关心西藏民族前途的人,都不无悲哀地看到了这一点。如果中共政权还能持续多年,那么西藏的文化真的消亡了,而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生命,文化没有了,一个民族的生命也就没有了。那时候的藏族人除出在他的档案里填着藏族以外,他根本上成了和汉族没有任何的区分的民族。
    西藏可以说正处在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它的命运系于中国的民主,中国的民主早一天到来,西藏就多一分希望。只有中国民主化以后,西藏的问题才会在民主的基础上得到解决。藏民族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结稿于2007年7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7/2007073019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