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临沂公安暴力阻止袁伟静前往北京
(博讯2007年09月04日发表)

    
    来源:RFA
     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上周五深夜前往北京途中,再被当局以武力手段阻止,强行押返回家。袁伟静身体多处受伤,医生表示需卧床休养至少半个月。 (博讯 boxun.com)

    
    袁伟静自从两周前被当局在没有按照合法程序,从北京机场强行遣送回家后,就一直受到监视。上周五晚,她成功摆脱监控,在北京律师江天勇及李春富的陪同下,从临沂市乘坐长途汽车前往北京,希望与律师讨论有关追究被强行遣返一事。车开行了约四小时后,长途汽车在高速公路边突然停下,几名沂南县双堠镇政府的人员上车,以武力强行将袁伟静带走。
    
    袁伟静周一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当晚追踪而至的镇政府人员不停的推她、拖她,导致她多处受伤,最严重的是腰部,而身体上的瘀青更是不计其数。她说:我最生气的是他们跟本无把我当成一个人来对待,而是像拖一头死猪一样,因为不好拖嘛,就摔我,拖我,把我的后背都拖伤,拖下车(公车)后,又拖到他们的车上,先把我的头弄上去,然后就把我的腿翻过头的这样推上去,跟本就不把我当为人。
    
    袁伟静说,她被拖下车时,鞋也未及穿上,行李包也留在公车上。他们在零晨两点左右返回村口,镇政府的人员要她就这样赤著脚走回家。翌日她到医院检查,腰部有三处受伤,医生表示需卧床休养至少半个月。她现时仍感到十分疼痛。她又话当局目前已加强对她的监控,在她住所周围,有十几名人员在守著,而几个出入村的路口都有人守著。
    
    记者与袁伟静谈话约15分钟后,她的手机突然中断。其后,记者就无法再联络上她。相信她的手机是被当局拦截。
    
    江天勇表示,他和李春富上周到临沂办完一件案件后,顺道与袁伟静结伴前往北京。事发时他正在睡觉,到他发现出事时,曾试图拦阻,又要求那些人出示证件,但他们并无理会。后来公车继续开行约一小时后,又再停下来,司机及两名乘务员声称受到公安局的要求,要他们交出袁伟静的行李,他拒绝时曾遭他们恐吓。他说:他们说公安要他们拿的,我说他们说是公安就是公安吗,他们出示甚么证件。他们就说如果我们不交给他,就不让我们走。
    
    江天勇对事件感到很无奈,批评当局只会使用暴力,跟本把法律视作无物。
    
    记者致电沂南县政府查询,但工作人员拒绝回应。而双堠镇政府电话就一直无法联络上。
    
    另一方面,上周五在菲律宾举行的麦格塞塞奖颁奖礼,七名得奖者中唯一不能亲自出席的是陈光诚。大会在结束前宣读了他太太袁伟静的书面发言。袁伟静表示,身为盲人的陈光诚,在山东省的监狱中没有得到丝毫的照顾,反而被剥夺了书写工具和收听广播的基本权利。同一监狱的犯人也被禁止和他说话。在这样被孤立的状况下,她可以想像,陈光诚知道自己获得这个奖项时是多么高兴,宽慰,受到鼓舞。她又说,在中国,政府经常是人民权利的最大侵犯者。陈光诚因为帮助农民维护自身权利,而成为一些腐败官员的报复打击的对象。她为陈光诚感到骄傲,并且要沿著他的道路走下去。
    
    袁伟静于上月24日准备飞往菲律宾,代陈光诚领奖时,被当局从北京机场强行押送回家。(姬励思报导)
    
    http://www.rfa.org/cantonese/xinwen/2007/09/03/china_rights_chen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9/2007090403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