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站在民运角度看,中共专制政权有三种恐惧/昭明
(博讯2008年05月11日发表)

    
    [撰文者前言:一直以来,官场观察工作室将中共江氏既得利益集团阴谋诡计暴光天下,江记上海帮由强势变弱势,曾记太子党政变未遂损失惨重,胡锦涛团派由弱变强,因此引起江曾势力对官场观察极度不满,为了向江曾势力表明官场观察立场中立,与胡锦涛团派无关联,特此撰文抨击胡现政权,江曾势力这回理应不再找胡派闹去了。]
     (博讯 boxun.com)

    十七大后,中共政权专制下的国家事故频繁,大闹央视奥运频道发布会、暴雪冰灾、屠戮西藏、奥运主题火车相撞、剧烈的通货膨胀、奥运火炬传递频遭抵制、口蹄疫肆虐中国、粮食短缺、上海巴士恐怖爆燃袭击,等等等等,来势汹汹,大有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之象。
    
    离奥运还有不到一百天的时间,北京已经开始大规模夜间设卡盘查,针对夜间可疑人员和车辆进行检查,被检查人员必须出示身份证件,驾车者必须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外地来京人员还要出示暂住证。
    
    因上海巴士汽油爆燃恐怖袭击事件,北京地铁全线将实行全面安检,乘客进站时将接受机检、手检、犬检等方式相结合的安全检查。
    
    中共政权如此兴师动众,对付老百姓,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恐惧!
    
    中共政权自建立之日起,至今将近六十年,基本上就是用谎言加暴力,透过绝对垄断的新闻舆论媒体来统治。这一招是从苏联列宁,还有纳粹德国那里学来的,立竿见影,很管用,但同时产生了另一致命问题,就是六十年的矛盾积累。依靠专制高压手段统治,而不是民主社会的疏导拆解方式,只能大批量地积累人民与政权的矛盾。当矛盾积累到一定当量,就要产生质变连锁反应,奥运前的中国就处于这一连锁反应的开端。
    
    因此中共专制政权的确有理由恐惧,它恐惧自身的执政基础开始动摇。站在民主运动的角度看,总的讲这个专制政权有三种恐惧:
    
    一,中共恐惧公民大规模维权运动。
    
    因为枪杆子、笔杆子都在自己手里,因此中共掠夺公民的财富的手段、胆量,越来越肆无忌惮。在乡村,政权掠夺农民的土地,转变用途,牟取暴利,而无适当赔偿,使大批农民丧失了生产资料,无以为生。在城市,中共依靠暴力拆迁掠夺土地,官、商、黑相互勾结,土地腐败,金融诈骗,牟取暴利。对于大型国有资产,中共是低估价值,然后化公为私,工人下岗。
    
    因此中国每一个省、每一个市、每一个县、每一个乡都存在公民维权活动。工人、农民虽然是弱势群体,但他们在全国人口比例上占了绝大部分,因此他们对政权不满,并且是在用专制政权制定的法律来维护权利,就严重动摇了中共当政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而中共政权对付公民维权的策略即简单又粗暴,公民即使是用咱们专制政权制定的法律维权也不行。中共非常恐惧各个不同地区的公民维权运动联合,因此中共采取分割、包围的策略,力求将各地维权运动消灭在萌芽状态中,让维权运动彼此互无联系,互无支持,无法联合起来形成对政权强大的冲击力量。
    
    中共对于维权上访者,抓、打、押、判,务必使其丧失对维权的希望;对于替访民申冤的律师、维权者,对其跟踪、威胁,进行心理恐吓,找茬取消律师的执照,使维权者丧失职业,失去谋生能力,恫吓律师家人,再不行,就嫁祸、栽赃,收审、关押律师、维权者。
    
    再有就是掩盖维权运动的消息。维权运动消息本身就是燎原之星火,所以中共政权非常痛恨海外一些自由华文媒体,如博讯、阿波罗网等,专门透露中共统治下的维权信息,这是动摇中共专制政权的死穴。中共还恐惧那些开发破网软件的群体,因为魔高一尺道高一长,破网勇士们的智慧成功突破了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打破了中共的封锁,促进了信息的自由流通。
    
    二,中共恐惧在国外的民运人士秘密回到国内支持公民维权运动。
    
    因为身在国外的民运人士,大多经历过六四枪林弹雨、鲜血烈火的洗礼,在斗争经验上更丰富更成熟,有组织,有纲领,有学历,有国际法律知识,最为关键的是,民运人士们还有现代国际文明社会的资金与道义支持。这帮子精英一旦回到国内,给公民维权运动提供国际法律、价值观、国际主流社会道义与资金支持,公民维权运动一旦得到倚持,就会更加理直气壮,呈星火燎原之势。到时候就不仅是用中共的专制法律来维权了,而是依靠现代国际主流社会倡导的普世价值观维权,再有国际文明社会武装力量为后盾,中共真的就要垮台了。
    
    因此中共千方百计把国外的民运人士拒之门外,切断国外民运与国内维权的任何联系,组织其遥相呼应,形成气候。对于国内高调知名维权人士,打也不是,抓也不是,判也不是,与其让他们在国内捣乱,还不如让其出国,终止专业维权人士对访民的直接支持。所以著名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就是不上专制政权的当,拒绝被安排永久性出国。其身在中国本身,且维权立场坚定,就是对公民维权运动最大的鼓励。
    
    三,中共恐惧国外的民运人士游说西方文明国家的政治势力,将中共践踏人权的记录通报给国际社会,形成国际抵制、制裁,破坏中共苦心经营的国际统战政策。
    
    中共不怕国外民运人士自己聚会活动,中国人自己聚会、研讨、批判,中共一点都不怕,因为中共在海外的大量线人会在第一时间把情报传回国内。中共怕的是,海外民运人士将中国国内愈演愈烈的公民维权活动消息,透露给所在国最高权力机关国会,游说国会中的议员,从而导致西方国家的国会制定法律,要求自己的政府在政治上谴责中共,在经济上制裁中共,形成文明社会间的国际合纵形势,从而破坏中共苦心经营的拉拢一批、腐蚀一批、打击一批的连横统战政策。
    
    例如,5月8日﹐胡锦涛曾与四位前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森喜朗和安倍晋三一同共进早餐,交换意见。会上安倍公开对西藏人权现况表示忧虑﹐指出中共必须经由主办奥运会而使得西藏人权情况出现好转的结果。他的这项发言使得现场气氛紧张,出席者默不作声,令胡锦涛十分尴尬。安倍还向胡锦涛说,一名曾留学东京大学的维吾尔族留学生在一九九八年短暂回国期间被以煽动国家分裂罪名遭到逮捕,他的家人 目前还在日本,希望中共释放此人。
    
    国内藏民与维权人士一旦得知此消息,就会士气大振,长公民维权的志气,灭中共的威风,劲头地十足将公民维权运动联合起来,轰轰烈烈,动摇中共专制政权基础。
    
    总结:针对中共上述的三钟恐惧,民运力量一定要能渗透回国内,联系、组织、指导、联合此起彼伏的公民维权运动,给予精神、道义、策略、资金上的支持,在内部形成对专制政权强大的冲击力。
    
    破网勇士们要再接再厉,从技术上保证突破专制政权网封的压制性优势。再有就是大家对博讯这样的新闻自由平台的支持,或捐款,或撰文,或尽可能多地传播给亲朋好友。
    
    大家还要对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在海外的放风渠道有所识别。这些放风媒体也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帜,但却从来不敢刊载大陆公民维权的消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专制政权的死穴。这些媒体向来以中国问题专家自居,他们或许会透露出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常委会人事安排消息,但那是为专制政权稳定服务的,其目的在于缩小外界期盼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让大众对专制政权的政治黑箱交易结果有个心理准备,以至不会闹出大乱子。这类媒体还会把些男女八卦新闻放在醒目的位置,为的是转移公众视线,让大众玩物丧志,好在隐蔽中为专制政权小骂大帮忙。(说到此处大家应该知道说谁呢,对了!就是它。)
    
    民运各派还要多加强合作,抛弃派别间的分歧,合力共诛暴政,以对抗中共的挑拨离间、分而治之的策略,四海之内皆兄弟,天下民运是一家!
    
    在国际社会上,各派民运还要积极主动联系游说各国主流政治势力,通报中共践踏人权的状况,形成国际社会对中共强大的谴责、制裁联盟,形成文明社会间的国际合纵形势,从而破坏专制政权的连横统战政策。只有在强大的内部与外部压力下,欺压掠夺人民的专制政权才能在恐惧中爆毁掉。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111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