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捐款亦成堰塞湖 四川红十字会17人处理20亿善款
(博讯2008年06月14日发表)

    
    来源:新京报
     四川省红十字会的年轻:只有17名工作人员,没有专职运输司机;没有应对大型灾难的经历,如何处理大量重复的定向捐款都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博讯 boxun.com)

    
    汇向四川省红十字会钱款物资的沉重:10多万张银行单据;2万多邮局汇款单;每天要寄出几千封回执;每天上千吨的救灾物资要处理。
    
    地震对四川省红十字会构成另一种考验,这个只有17人的慈善组织要处理近20亿善款(物)。该会秘书长吴琼英说,这真有点让他们招架不住。
    
    考验中,四川红十字会的诸多不成熟日益显露。不知如何处理巨额捐款,没有专门挂钩的物流公司配送救灾物资,以及社会和政府部门对红十字会的模糊认识,这都为救灾工作的开展带来不便。
    
    吴琼英希望这个年轻组织在历经考验后,能有所成熟,政府以及社会能对红十字会有正确认知,并建立良好沟通渠道。
    
    
    
    17人担纲20亿善款之重
    
    
    
    周百年的嗓子已经哑了20天。他平均每半分钟要接一个电话。6月4日下午,这个扯着四川普通话的男子,挠着头说,“好想眯一会儿啊。”
    
    凌晨4点睡觉的他,那天又遇到件棘手事。意大利一公司向四川省红十字会捐赠3台大型X光机,已从北京装车,正在路上。而作为该会救灾物资组组长的他,还没有协调到卸货的叉车,也没有想好该分配到哪儿。
    
    类似这样的事情,周百年每天能遇到几十件。除了这些,每天数千吨的物资都要他签字发向灾区。
    
    20多天来,四川省红十字会17个人,每个人都处于这个状态。
    
    
    
    招架不住了
    
    
    
    每天涌来上万笔捐款,票据累计300公斤,只有2名负责“钱”的工作人员5年都干不完
    
    10多天没有回家睡觉,20多天没在饭桌上吃过饭。这是四川省红十字会秘书长吴琼英最近的生活。
    
    “我并不避讳,前4天4夜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5月31日,陪一家捐赠企业照完像后,吴琼英说,地震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募捐款物涌进四川红十字会,这个只有17人的机构有点招架不住。
    
    地震当天,四川省红十字会成立了救灾指挥部,常务副会长张波任指挥长,并设立一线救灾组,物资组,资金组,志愿者组和宣传组5个工作组。
    
    同时,省红十字会向全国发出募捐呼吁,并要求各级红十字会开展救援。
    
    办公室副主任刘光菊负责捐款处理,地震后10天,她跟周百年一样,挂着吊瓶工作。她说5月13日下午她就已意识到将有大量善款须处理。她去附近文具店,把皮筋和计算器都买空,“计算器共买了50个。”
    
    她又去印刷厂印了大量票据和感谢信。
    
    随后,小到一角,大到1.91亿,每天上万笔、总额上亿的捐款源源不断向红十字会涌来。
    
    募捐点从最开始的2个变成4个,从财务室搬到会议室,又从会议室移到红十字会大院内。前来捐款的人排成长队,延伸到大门外的巷子里。
    
    5月13日下午,银行方面派人到现场协助收钱。
    
    截至6月2日,该会共收到捐款12.61亿元。工作人员说,捐款的票据已有300公斤,仅来自银行的单据就有13.5万份。
    
    “银行的人说,这么多的票据,是他们两年的工作量。”刘光菊说,而他们只有2名负责“钱”的工作人员。要完成捐款接收、统计、数据录入、作会计凭证、上网公示等工作,“5年也干不完”。
    
    5月14日,四川省红十字会紧急招募了大批志愿者,帮助填收据和盖章。
    
    刘光菊和志愿者一起,晚上在空白收据上盖章,一晚盖十几本,但白天还不够用。
    
    “我们的财务章都盖坏了。”6月4日,刘光菊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字面被磨掉的章说,那天晚上,她到公安局“特事特办”又刻了枚新章。
    
    
    
    “这次面对的是整个世界”
    
    
    
    救灾物资最多一天有60车皮,飞机30架次。一工作人员说,“这状况谁都是第一次碰到”
    
    5月19日,对于周百年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广东来的5节车皮的食品,北京价值5000万的物资,国际联合会10万顶帐篷已到成都。这些物资都是灾区的必需品,需要第一时间运到灾区。
    
    在成都火车东站的物资接收点,刚开始几天,前来拉货的卡车排成数公里。每天上千吨货物,需要立即调运,送到成都、阿坝、绵阳、德阳、广元等灾区。
    
    刘鸿昊在地震后第4天,成为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她主要负责在火车东站调运物资。
    
    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  抄送朋友 | 打印保留
    
    
    
    
    © 2008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 | 
    
    
    
    
    
    来源:新京报
     “我们最忙的时候,一天发出去118辆20吨的货车。”刘鸿昊每天24小时不停地转运物资,她不得不在路上“捡”一些志愿者,帮助她作统计,清点和押运工作。
    
    并且还有大量的货物没有时间清理。捐赠来的物品中,打开一看什么都有,有的车皮能混杂几十种货物。
    
    刘鸿昊说,明明单子上写的是1000顶帐篷,拉来之后发现里面包着药品,衣服,食品。他们没有时间一件件清出来。
    
    负责物资运输的周百年变得忙乱起来,他坦言,开始几天,只能统计出某地来了几车皮,对于具体是什么物资,只能靠今后清理回执单才能统计出来,“因为来一车货就要马上拉走。”
    
    忙乱的不只是周百年,地方红十字会和省红十字会衔接也开始出现问题。
    
    刘鸿昊让三名志愿者押着6车救灾物资送往马尔康。经过2天一夜长途跋涉后抵达。但当地红十字会坚决不收。因为地震后,他们没车将物资运往重灾区,遂要求志愿者将物资直接运到理县。双方曾为此起了冲突。
    
    吴琼英秘书长碰到的问题是,送往灾区的物资找不到人签收。地震发生当晚,省红十字会向总部申请救灾物资,后在成都的备灾中心领了几百顶帐篷和一些棉被,送往北川和都江堰。
    
    5月13日凌晨,吴琼英到北川后,只看见慌乱的人群,而找不到接收单位能在物资接收单上签字。
    
    “现在我们只能通过追溯来补全手续。”吴琼英说。
    
    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运来的物资狂轰乱炸一般投向这个17人的红十字会,最多时,一天有60车皮抵达,飞机30架次。
    
    截至6月2日,捐赠物资初步统计为总价值7.2亿元。
    
    “这次的状况谁都是第一次碰到。”中国红十字会派驻四川红十字会的领导小组组长洪峻岭说,工作量爆炸性增长,以前可能面对的只是几个车皮,而这次面对的是整个世界。
    
    
    
    “万元帐篷”口误引发争论
    
    
    
    此后,中纪委、审计署、省纪委审计账目,同时还有12名社会监督员,随时查账监督
    
    在巨大的善款善物面前,四川省红十字人员少,机构小的弱点暴露无遗。该会秘书长吴琼英也承认这一点。
    
    吴琼英5月12日从总部领到帐篷,在路上等了3小时,找不到愿意运送的司机。她说,他们没有专门的运输队伍,临时在社会上找,很多司机怕路上出事,不愿意去。
    
    目前,四川省红十字会的物资运送工作都依靠志愿者来完成。刘鸿昊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她说,红十字会应该找一家正规物流公司,长期做发放工作。“靠志愿者组建的队伍不稳定,有人一天什么活也不干,有人会挑活干。”
    
    忙乱中,红十字会的一些工作开始遭到社会质疑。
    
    震后捐款开始不久,中央电视台报出新闻,红十字会一位工作人员说,将给灾区送去“价值1300万元的一千多顶帐篷”。之后半日内,《红十字会的帐篷一万元一顶》的帖子遍及网络各大论坛。有人说,红十字会的帐篷难道镀了金。
    
    这将红十字会----―中国最大的慈善组织,一下推到了公信力的风口浪尖。
    
    “这事儿是个口误,连傻子都知道一顶帐篷不可能那么贵。”5月27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医疗救援部部长周魁庆说,事后他们的领导已经在网上澄清了这个传言,内部调查后,没有找到那个在电视上说话的人,电视上说这话的人没有显示姓名和职务。
    
    而另一件事更触到了慈善事业的敏感地带----―善款使用。网上出现一则消息称,四川某地红十字会向某药厂采购一万元药品,要求开五万元发票。
    
    记者就此采访了四川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张波。张波说,到目前为止,四川省红十字会还未用一分钱捐款买物资。
    
    张波说,中纪委、审计署、省纪委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进驻该会。所有的账目都要接受审计。同时还有12名社会监督员,随时查账监督。“面对社会上和审计方面的双重压力,红十字会不敢懈怠。”
    
    在经历了最初的忙乱后,周百年说,5月17日后的物资发放都能做到手续完备,并且能保证每批物资在网上公示。
    
    
    
    两类善款无法公示
    
    
    
    200多名志愿者协同整理善款,目前除没有姓名、地址的单据,其余均在网上公示
    
    6月3日,在四川省红十字会3楼和4楼的办公室里,数十人在核对票据,录入信息。其中四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三名志愿者正在给捐款人开收据。
    
    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  抄送朋友 | 打印保留
    
    
    
    
    © 2008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 | 
    
    
    
    
    
    来源:新京报
     其中一名50多岁的男子,举起右手,他的手指沾满蓝色油墨,四个手指上磨出水泡。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上千个已封好的信封。他说,当天他粘了几千个信封,这个办公室的人,手上都磨出了泡。
    
    他们负责的是邮局的汇款单。照着单子上的地址,回寄收据和感谢信。
    
    “来自邮局的2万多张汇款单,这两天就能全部回寄收条。”刘光菊说。
    
    刘光菊带领着来自成都数十个单位、200多名的财务志愿者,进行捐款上网公示的工作。他们有的是来自知名会计事务所,有的是来自政府机关财务部门的专家。
    
    刘光菊说,“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上百名志愿者一起工作。”
    
    即便这样,在海量的工作面前,最后不免出现瑕疵。
    
    “我今天接了上千个电话,耳朵都蒙了。”6月3日,刘光菊说,这些电话大部分都是质问为什么看不到网上捐款信息,也没有接到红十字会的收款回执。
    
    目前,仍有两部分钱款无法上网公示和寄去回执。一类是跨行转账,单据无法显示寄款人的详细信息。还有一类是单据上信息不全,如有姓名无电话,有电话无姓名等。
    
    刘光菊他们当天上午开了3次会。最后决定,让银行提供更详细单据,以解决第一类问题;若有电话的,就由志愿者去确定通信地址。“实在不行,我们就只好通过媒体呼吁,让捐款人自己来联系红十字会了。”
    
    刘光菊说,解决了这两大问题,他们完全能做到每笔捐款网上可查。
    
    在刘光菊面前,每天都会有新的志愿者到来,旧的志愿者离开。一些担任组长的志愿者离开,都会在同一个本上写下工作心得和注意事项。如今这些注意事项已经印满四五页纸。
    
    刘光菊说,以前处理捐款只需2个人就能完成。而这次光银行单据就有13.5万份,还有来自邮局、来自个人的捐款。且还要带领上百名志愿者协同工作。
    
    以往一桩简单分类处理工作,如今变成了浩大、繁琐的工程。刘光菊拿着那些注意事项说,这些是财务专家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以后再遇到类似的大量捐款,就可以照此解决了。
    
    
    
    捐款堰塞湖难“泄洪”
    
    
    
    目前四川红十字会募集资金12多亿,许多定向捐款仍被冻结
    
    虽然收钱的工作目前得以解决,但刘光菊的心情并没有比以前更轻松。“下一步是发放捐款,工作会比收钱更繁杂”。
    
    刘光菊知道,灾后重建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届时每笔捐款发放都要有接收人签字按手印,还要跟踪资金的使用情况。
    
    捐款发放相对物资发放,比较滞后,四川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张波形容为,“捐款堰塞湖”。
    
    截至目前,四川省红十字会募集资金达12多亿,除去向灾区紧急拨付1.9亿多元外,剩下的捐款不会马上下发。“这些捐款今后如何泄洪,他们还面临着很大压力。”
    
    6月2日,张波说,社会上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我们捐的款,到现在还没有发放到灾民手中。他们也想尽快“泄洪”,好减轻压力,但是如何使用这么多钱,“许多眼睛都盯着,还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同时,捐款的定向性,也难住了张波等人。
    
    在红十字会的捐款表中,有很多明确指定了捐助对象。比如有捐款指明要给……看望的刘小桦。这些指定捐款都要红十字会亲手交到捐助对象手中。
    
    若处理不好这些定向捐款,很容易造成慈善不公。张波说,比如很多捐款都要求在同一地方建学校,但一个地方不可能建许多学校。
    
    管理捐款的刘光菊说,到时候他们会跟捐款人协商,如果捐赠方同意变更意向,就可以作为使用捐款的依据。
    
    目前,四川省红十字会已开始与省政府协商,将善款纳入政府重建的整体规划中,张波说,这样在重建时,两者就不会出现重复。
    
    
    
    再造红十字精神
    
    
    
    政府和社会对红十字会虽有误解,但吴琼英看到了红十字会的慈善力量
    
    在和政府部门沟通时,秘书长吴琼英发现,现在不只是社会对红十字会缺乏认识,政府部门也不完全了解红十字会。
    
    她曾代表红十字会去参加协调会,在会上她呼吁有关部门帮助红十字会,调动一些车辆拉物资,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红十字会不是常说独立性吗,为何还让别人帮忙?
    
    当时的场面令吴琼英十分尴尬,她认为一些官员长期对红十字会误解。虽然红十字会需要保持自己的独立和公信力,但也不是不需要任何方面的协助。
    
    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八阕》观点。  抄送朋友 | 打印保留
    
    
    
    
    © 2008 八 阕 PopYard—a way to work and talk     | 广告联盟 | 隐私政策 | 
    
    
    
    
    
    来源:新京报
     最后有关部门还是给他们协调了100多辆货车。
    
    在对定向捐款处理方面,政府和红十字会的看法也有不同。
    
    刘光菊说,比如有些人捐钱时要求,必须用于重建德阳公安局,或者有人将钱捐给北川。政府部门就会认为,公安局属于政府部门,重建资金政府会考虑,所以这钱不属于定向捐款;并认为捐给北川的钱由于没有具体捐到某个部门,也不属于定向捐款。
    
    “但我们认为这是非常明确的定向捐款。”刘光菊说,按照救灾捐款资金管理办法,有使用意向的救灾资金必须严格专款专用,“这是为了尊重捐赠人意见。”
    
    吴琼英说,她在跟一些部门打交道时,很多人认为他们很“傲”,这不愿建,那不愿建,“其实都是对红十字会缺乏认识。”
    
    目前四川省红十字会已和省政府达成统一意见,先把没有明确的意向的捐款聚集在一起,到时候根据总体规划,统一协调出红十字会使用资金的区域。
    
    6月4日晚上7时,吴琼英端进办公室两个透明塑料碗,一个碗里是黄瓜炒肉,另一碗里是米饭,这是她这20多天来,比较准时吃的一顿晚饭。地震后,红十字会的人和志愿者一起,把饭叫到办公室吃。
    
    虽然过去的那20多天,吴琼英过得很苦,但这次红十字会募集到大量善款和物资,调动数十万志愿者,让吴琼英看到了红十字会的慈善力量,“政府部门应重新认识他们。”
    
    “希望通过这次救灾,再次树立红十字精神。”她说,红十字会是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遵守宪法,遵循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运动的基本原则,并依照日内瓦公约和中国红十字会章程,独立自主地开展工作。(记者 涂重航 四川成都报道)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6/2008061414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