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沈阳访民李树芬刑讯逼供致残人体
(博讯2008年09月07日发表)

    以下是李树芬的叙述:
    
控告私闯民宅,非法软禁

    
    李树芬,女,62岁,汉族,户籍:沈阳市铁西区。本人从1998年至今十年没有在铁西区居住。从2006年居住北京,并办理了暂住证,边务工、边信访。北京奥运会前,2008年7月15日之后,我曾向铁西区有关领导区委付书记王桂云、政法委何书记、驻京办工作人员王翠华承诺,奥运会期间不作访民,在家看奥运。但不知什么原因2008年8月5日晚7时30分左右,一伙身份不明的人闯入我们的居住地,不问青红皂白,开始翻箱倒柜。把我和同住的张会琴拽到屋外站着,不许穿外衣。翻出信访材料后,强行拉去派出所(走时不许穿外衣、裤子,身无分文,穿乳罩时他们全在屋里,实可忍孰不可忍),把我二人拉到北京市丰台区南苑派出所登记,呆了一会儿,来了几个人,说是沈阳的,把我们拉到南苑宏昌宾馆门口站了一会,又拉到白纸坊桥万隆大酒店地下室,由警察看守软禁起来,登记后于8月6日晚9时左右,把软禁在地下室的18人,用大客车送往沈阳市棋盘山。(张会琴6日由辽宁省本溪市接回原居住地溪湖区软禁起来,24小时三个警察看守。听说开完残奥会之后才能解禁)。我们18个人7日早上5点左右到了棋盘山,登记后关在二楼,由保安看守,不许下楼。不见天日。晚5时开饭时,我看到了一位领导(后听保安说的是孙处长)问这位领导安排什么时间接谈我,领导问我是哪里的案子,我告诉他是广州市公安局的案子,他马上说我们解决不了,并告诉保安赶紧让我回家,让我坐168公交车走。饭后我下楼回家,事情突变,是别的领导不同意我走,让我到办公室在登记表上签字,保证奥运会期间不上访,我立即签了字,可是还不让走。又等到9号下午2时多铁西区委领导派车把我拉走,来接我的人说政法委书记和我谈话,谈完让我走。他们把我拉到铁西区翟家镇郎家村生态园大酒店一楼扔下不管了。直等到14号我绝食第3天政法委书记才来,仍不给说法,全是骗子。铁西区委动用警力把访民软禁在这里,平时20多位,最多时30多位,每天大门走廊上锁。更可气的是不让看全世界瞩目的奥运会,中国百年奥运,13亿中国人民的奥运,犯人都允许看奥运,为什么剥夺我们看奥运的权利。8月10日、12日因为司法局干部庞晓影锁走廊门不让看奥运,我与她拒理力争遭到她的打骂、虐待,随后喊来两名保安专门看着我,为此12日我开始绝食,要求区领导查处庞晓影的行为,庞晓影在访民中扬言是司法局的领导让她死看死守。我多次要求见领导为什么软禁我给个说法,至今无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还我人权!!!在软禁的20天里除我之外,还有3个人先后绝食,其中一天还割了腕,她是在居住地被抓到派出所,送往郎家不上车,是带手铐送来的。另一名梁女士更惨,屋里关了七天,往嘴里塞癞蛤蟆,用塑料瓶装石子往头部打,可以不留伤痕。这里打人、骂人没有人管。8月28日放我出来之前,中午12时20分左右,铁西区法院的一位年轻工作人员打了一位70多岁王姓老妇,同时暴打一位50多岁的张会平,一位大潘镇赵家村的访民报警三次,翟家派出所不出警,第四次很不情愿的出警,来到后连调查都不调查,和区委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马上离开 ,后报沈阳市督查仍无人过问。青天白日打人无人管,人民警察是保护一方百姓平安的吗?政府可以凌驾法律之上,于法律不顾,为所欲为吗?我们的人权在哪里???
    奥运会胜利闭幕了,解禁我们仍无消息,27日上午8时18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拨通了沈阳市110,问为什么软禁?我多时解禁?110警察问清我是广州公安局的案子,告诉我是广州市公安局让干的,让我去找广州市公安局。沈阳市驻京办事处,铁西区委两级政府都书面证明无力协调解决我信访的问题,那么你们有能力协助广州市公安局软禁信访人,让杀人犯继续逍遥法外?因此强烈要求中央各级领导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
    
控 告 书

    控告人:李树芬,女,62岁,汉族,籍贯:沈阳市人
    现住:北京市
    职业:退休工人
    被控告单位:广东省番禺市公安局
    被控告单位: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
    案由:刑讯逼供致残人体
    请求事项:
    一、要求依法派人调查上述被控告单位违反刑诉法、警察法,国务院令52号,刑讯逼供、体罚、暴虐、看守所羁押六年之久,致我儿残废侵害事实。
    二、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一九九三年五月五日番禺市公安局,广州市公安局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主犯、杀人犯逃跑的情况下,以我儿王瑾犯有抢劫罪刑事拘留,审查后判无期徒刑。
    我儿王瑾无罪,没有犯罪动机、目的和实施犯罪。抢劫罪以非法占有他人钱财为目的。我儿为了要回自己为苑世宏垫付的托运费,跟随到黄家楼上等候,苑世宏为王家葵讨木材、水泥欠款还自己,王瑾没有实施任何行动,案发前第一时间离开。番禺市公安局、广州市公安局为让我儿承认参与抢劫,实施刑讯逼供,轮番用警棍殴打,铁锤砸王瑾的腰、双腿、膝盖、双脚、脚踝等部位,强逼按手印,不承认继续打,拽王瑾手按的手印。(两级法院审判我儿子时他都拒不承认抢劫)办案人员伙同看守所体罚、暴虐王瑾,实施穿针定镣,将双手、双脚带上手铐、脚镣,双手从后胯穿过双腿和脚镣同时定在水泥地上,缩成一团一动不能动,共计4次,最长一次刑罚一年多,最短也七个多月,每次审讯后都睡在水泥地上,经常不给饭吃,最长一次3天水米未进。94年判刑后,继续关押在看守所总计长达六年之久。由于长期暴虐造成双下肢肌肉萎缩,不能行走,尿失禁、尿浓、尿血(有广州市代理案件朱晓新律师写的报告为证)。请求治疗,不给治疗,插塑料管七年导尿。每年我去看守所探视,都是被抬进接见室。给犯人睡老虎床,让犯人躺在床上,床能抬动,屁股下挖一个洞随时大小便。把四肢用铁环固定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总计六次,最长时间2个月,最短24天。请调查证人:秦跃忠,吉林省长春市人;戴旭东,吉林省九台市人;罗报,云南省楚雄自治州人;余俊,四川省万县人;崔方军,辽宁省沈阳市人。我儿王瑾没有肺结核病,关押在肺结核仓里两年多,当王瑾知道关在仓里的都是肺结核犯人时,提出调仓,看守所认为他闹事,又用穿针定镣来刑罚他(证人随时提供)。至今十五年多的时间王瑾的残废没有一个真正的法律结果。1999年5月份控告人上访到公安部,公安部出示信访函一份,才于1999年7 月22日将我儿抬到广东省四会市监狱,监狱继续迫害我儿。1999年5月控告人不服广东省两级法院判决申诉到广东省高院、省高院受理后,八年半的时间出来一纸驳回通知书。以上种种原因引发控告人进京信访。
    综观上述事实与理由,控告人认为我儿没有罪,一切后果是被控告单位主观故意实施刑讯逼供、体罚、暴虐羁押长达六年之久所致。控告人反映的案件现属中共中央交办、督办案件,被控告单位现仍敷衍了事不负责任,还勾结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政府动用警力限制我人身自由,遭到虐待,逼我忍无可忍,只好再次进京强烈要求抓捕杀人犯归案,异地重新审判,强烈要求中央领导依据,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追究责任。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控告人:李树芬
    2008年9月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9/2008090715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