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海淀城管被诉强拆建材城面临6亿索赔
(博讯2008年10月30日发表)

    民主与法制杂志
      题记:
     (博讯 boxun.com)

      一个存在了11年的建材城,被当地视为支柱性、明星式的企业,却在7天的时间里被夷为平地。
    
      从上地建材城被强拆那天起,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偌大的一片土地除了细小的柳树和疯长的杂草以外,一直撂荒至今。
    
      上地建材城起诉北京市海淀区城管的行政诉讼,已于2008年5月23日作出一审判决,海淀城管“限期拆除”和 “强拆执行”均被判违法。目前此案已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整个事件中,除了见不得阳光的私下交易外,再一次暴露出备受舆论诟病的城管执法过程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本刊记者 侯兆晓
    
      6万平方米的建材城 从红火到荒芜
    
      一条宽阔的马路将现代化的高科技企业和树木杂草丛生的荒地分割开来,这块6万多平方米荒地在北京9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寂寥和刺眼。
    
      在看守这片荒地的一所平房边上,一条半大狼狗正围着一棵柳树转圈,它不时向上张望着,一只被它追逐的白猫正在树上进退两难。
    
      “原先这里多红火呀,几天的工夫,就没了。我们现在买东西都要到清河、小营那边去,很不方便。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有泰跃的人给开支,就在这里看着。”一位老大爷说。
    
      “撂荒4年了,北京寸土寸金,多大的浪费呀,还不如让建材城接着干呢。当年配合海淀城管强拆的村干部执行完毕后,就让退休了,都私下谈好这个了……”一位村民的拇指和食指不停地捻着说。
    
      1993年,在北京市海淀区海淀乡乡长和乡政府的极力邀请下,上地建材城销售中心(下简称上地建材城)董事长郭俊琴以土地租赁的方式从海淀乡树村大队正白旗生产大队获得了一片有30年使用权的土地。
    
      这片土地原是堆放废旧建筑材料及渣土的房屋和场院,周边是荒郊野地,考虑到周边的发展趋势,并且在区政府的帮助、支持下,郭俊琴才决定投资树村,她决定在原有的基础上启动上地建材市场项目。
    
      从拿到这块土地的使用权以后,郭俊琴开始申请建设工程许可证,因为一直申请不下来,所以她产生了撤出投资的念头。而就在这时,海淀乡政府送来了盖有“北京市海淀区城乡管理委员会”印章的开工证。郭俊琴最终以两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完成了上地建材城的建设,并于1998年正式营业,建筑面积63745平方米,有1311家商户入驻。
    
      为了有利于上地建材城的经营,郭俊琴还投资了3000多万元用于修建道路、交叉路口交通指挥信号灯等,使周边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上地建材城”成为中关村地区一个标志性建筑。
    
      此后,上地建材城一直都是当地的骨干企业,在全国建材市场中属龙头名牌企业,曾经获得国内首家规范化建材企业、文明市场等多项荣誉,对社会就业、地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红火的发展也给上地建材城带来了“北京市最大的建材综合市场”“买建材不用东奔西走,上地建材城应有尽有”“ 文明市场”“诚信企业”“规范化管理建材市场”等美誉。
    
      然而,好景不长。2004年5月,一则“上地建材城因存在消防隐患将被拆除”的消息不胫而走。
    
      上地建材城三路供水,仅防火系统就投入了300多万元,每次消防学习都是先进单位,怎么会存在消防隐患?
    
      2004年7月21日,海淀城管向上地建材城发出京海城管罚字〔2004〕270068号《限期拆除决定书》,称上地建材城无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未经批准搭建,影响市容市貌”的房屋,责令建材城于7月28日之前自行拆除全部建筑。
    
      短短七天过后,7月28日,曾经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上地建材城已经是一片废墟。
    
      强拆行为须经海淀区政府批准。有意思的是,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强制执行审批表”上,层层审批的时间均是 2004年7月28日。然而,强制拆除却在批准之前已经开始执行了。
    
      所谓的建材城“软肋”
    
      “当年上地建材城在一些手续没有完备的情况下建设投产了,与其说郭俊琴投资心切,不如说海淀乡政府招商引资心切。这些不太完善的地方也许就是建材城被毁的‘软肋’。”一位退休的村干部说。
    
      海淀城管作出“限期拆除”处罚和强制拆除行为的理由是上地建材城“未经批准搭建,影响市容市貌”。
    
      郭俊琴并不认为自己的建筑是未经批准搭建的。
    
      北京市一中院在一审判决中已经认定上地建材城6万多平方米中具有《开工证》的16000平方米的建筑是合法的。
    
      那么剩余部分是否是所谓的“未经批准”呢?
    
      上地建材城的代理律师李宙认为:一,《开工证》以外的建筑中有16000平方米房屋,是上地建材城建设之前,原址已有房屋,属于市政料场,是合法建筑物;二,《开工证》以外的建筑中有9000平方米房屋,是经北京市海淀区海淀乡人民政府、海淀区市场领导小组及海淀区赵才区长批准,上地建材城在市政料场基础上翻扩建的,是经政府部门批准的建筑;三,《开工证》以外的建筑中有6863.2平方米房屋,有房屋产权证,所有权人是海淀乡树村村委会,性质为集体所有,由上地建材城以承租方式取得使用权,有房屋产权证为证;四,《开工证》以外的建筑中有7120平方米房屋,是经行政处罚,同意保留使用,国家需要时无条件拆除的,有海淀区规划管理局签发的《违法建设行政处罚决定书》为证。
    
      剩余部分是否属于“未经批准的搭建”呢?
    
      李宙律师认为,“搭建”的含义不难理解,从常理分析“搭建的建筑物”应当包括三个特点:一,建设的临时性;二,建设规模小,构造简单轻便;三,投资小,拆除搬迁容易,不会造成重大利益损失。例如,在院子里搭盖个厨房,在路边建个小卖部都可以算“搭建”。
    
      上地建材城是北京市独家投资的建材城中规模最大的,在树村存在了11年,是海淀区、海淀乡的骨干企业。总建筑面积最大时13万多平方米,被强制拆除时被城管确认面积63745.73平方米。
    
      建材城市场大厅净高12.8米,有两层的办公楼。建材城是经北京城市测绘设计研究院正式测绘,正规设计单位设计,正规施工单位施工建成的大型建筑,有固定基础,结构分钢结构、砖混、现浇混凝土结构,明显不是搭建的建筑物。
    
      上地建材城是否属于影响市容的建筑呢?
    
      李宙律师认为,在建材城建设之前,原址周边污水横流,垃圾遍野。上地建材城出资搞市政建设,架设大型电力设施,进行绿化,修建道路,引进公交车线路,设立交通信号灯等等,按照《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26条关于“建筑物容貌”的规定,不但没有影响市容,反而美化了市容。
    
      “海淀城管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全文没有一处说明上地建材城如何影响了城市容貌。并且其提交的证据中也没有一页纸、一张照片证明上地建材城是不符合城市容貌的。”李宙律师说。
    
    建材城被强拆的幕后交易
    
     2004年3月31日,国土资源部、监察部出台了国土资发〔2004〕71号文《国土资源部、监察部关于继续开展经营性土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情况执法监察工作的通知》,该文件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开展经营性土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情况执法监察,并要求在2004年8月31日前将历史遗留问题界定并处理完毕。8月31日后,不得再以历史遗留问题为由采用协议方式出让经营性土地使用权。
    
      这就是坊间所说的“8·31大限”。该大限给私下协议买地和到市场上公开交易拿地画了一条分水岭。
    
      言下之意,8月31日之前私下协议买地的项目,经过主管部门审核通过的话,就可以继续开发。没有审核通过或8 月31日期限之后协议拿地的项目,其私下的土地转让协议就不能执行了,开发商需要的开发用地,只能到市场上参加“招拍挂”。
    
      据知情者透露,为了在“8·31大限”之前,将上地建材城拆除,占有建材城的土地,让项目过关,同时又不用承担巨额的拆迁费用,减少拿地成本,海淀区前区长周良洛和“泰跃系”掌门人刘军成了海淀城管实施强拆的幕后主使。
    
      刘军的“泰跃系”取得长足进步的时期正好开始于2002年周良洛主政海淀区后,在“拿地”越来越紧张之时,“ 泰跃系”却坐拥海淀区超过9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亲自力推“海淀区北部地区”大开发的周良洛功不可没。
    
      2003年起,海淀启动北部新区发展战略,将中关村重心战略性北移,这将意味着很多行政村将被新兴的城市社区所取代,其间有关土地利益的博弈可想而知。
    
      这也是周良洛除了海淀区区长一职外,还同时兼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海淀区北部地区开发建设委员会主任等左右土地流向要职的原因。
    
      据知情者介绍,一个细节可以说明刘军和周良洛的关系:在刘军的资金链快要断了的时候,刘军要求周良洛让区财政局、区国资委担保给泰跃贷款11个亿。在区常委会上讨论此事时,没有通过。周良洛休会十分钟,后强制通过,最终由海淀区有关政府部门担保,银行才给刘军贷款7个亿。
    
      为了能顺利拿到上地建材城的地,刘军带着3000万元找海淀区各委、办、局,疏通关系,结果无功而返。最后强拆建材城,还是靠了周良洛鼎力相助。
    
      6万多平方米的上地建材城所在地块不过是“泰跃系”在海淀区拥有超过9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海淀城管一审败诉
    
      2004年12月24日,上地建材城将海淀城管起诉至海淀区人民法院。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审此案。2006年8月13日,北京市一中院立案。
    
      庭审时,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于:上地建材城是否属于未经批准的搭建建筑?海淀城管作出的限期拆除以及随后的强制执行是否合法?
    
      上地建材城认为,在事实部分,6万多平方米的建筑不属于未经批准的搭建建筑。在适用法律上,海淀城管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案由是“违法建设”,所谓事实依据是“上地建材城全部房屋无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那么对于“违法建设”的查处理应由规划部门适用规划法律法规进行,但海淀城管最后却错误适用《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作出上地建材城影响市容市貌的认定。
    
      而且,海淀城管在适用《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27条时越权行政。《条例》仅赋予了海淀城管行政处罚权,并没有赋予其第27条规定的行使限期拆除和强制拆除权。
    
      法院经审理认定,海淀城管有作出限期拆除决定的职权并且具有强制拆除的职权。本案《限期拆除决定书》中涉及《开工证》部分违法,但是《开工证》以外部分则是合法的。认定海淀城管未通知当事人到场,未登记制作物品清单属程序违法,
    
      尽管如此,法院最后认为,鉴于本案无法确定《开工证》涉及和未涉及的建筑分别位于建材城的具体位置,而本案《限期拆除决定书》为一个整体的被诉行为,因此,在确定本案《限期拆除决定书》中《开工证》以外部分系合法的前提下,本院在判决主文部分对该两部分不再予以细分。
    
      历经两年,2008年5月23日,北京市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一,确认被告海淀城管于2004年7月21日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违法;二,确认被告海淀城管对原告上地建材城所属建筑物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6亿元索赔案正在调解中
    
      在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海淀城管限拆、强拆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的同时,郭俊琴还向法院提起索赔6亿元的行政赔偿诉讼。
    
      李宙律师介绍说,目前,赔偿之诉的程序已经走完,只是等待法院的判决。在诉讼过程中,郭俊琴一直积极向海淀区政府申请,希望协商解决,但是至今没有达成任何双方都同意的意向。
    
      2006年12月初,在此案一审诉讼期间,感受到压力的周良洛曾主动找郭俊琴协商解决此事,由海淀区协调海淀乡,给上地建材城补偿,但是四个月内协商了多次没有任何进展。2007年4月6日,周良洛被中纪委带走,索赔协商事宜搁浅。
    
      在今年奥运期间,海淀区书记、区长“大接访”,郭俊琴见到了海淀区区委书记谭维克。
    
      谭书记对郭俊琴说:“此事不是很清楚;周良洛强拆上地建材城是为帮助刘军,现在处理这件事情是在为周良洛‘擦屁股’;以前听说建材城是违章建筑,现在听到的信息正好相反;周良洛强拆上地建材城没有拿到区常委会上讨论,是他的个人行为。”
    
      尽管如此,谭书记还是组织了一套班子想给郭俊琴协商解决补偿事宜,但是,让郭俊琴觉得处理结果离自己“似乎特别近,却怎么也够不着”。
    
      建材城被强拆以后,一夜之间,1311家商户遭到了“灭顶之灾”,损失惨重。郭俊琴分几次从海淀区市政管委会收到总计1000万元的支票,说是给上地建材城的公益补偿款。而支票的支付单位却是刘军持股的一家公司。
    
      本来,完全可以将赔偿商户的责任推给政府的郭俊琴,却用所谓的1000万元公益补偿款,再加上自己筹借来的3 800万元,尽自己所能,补偿了商户的损失,上地建材城却背上了巨额债务。
    
      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教授应松年认为,海淀城管强拆行为违反了“信赖利益保护”原则。海淀区、海淀乡两级政府、多个部门一直默认上地建材城建设的合法性。只是在1998年,海淀区规划局对其中7000多平方米的建设予以处罚。之后无论规划部门还是建设主管部门,谁都没有表示过异议,开工证、领导批示等事实都印证了政府已经承认上地建材城的合法性。上地建材城已经是一个存在的“信赖利益”了,政府应当对这种信赖利益予以保护。 (博讯记者:淡如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10/2008103017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