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为孙中界平反内情
(博讯2009年11月12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河南小伙子孙中界在上海被设局栽赃开「黑车」,被交警判罚后,剁指盟誓以示清白。事件引起传媒关注,逐步揭出上海大规模执法部门腐败、滥权黑幕。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知悉事件后指示改正,强调不能因为有旧帐就不改正错误。 (博讯 boxun.com)

    
    平民百姓遭遇不平,要自我实施伤筋动骨、开膛剖肚以证明清白,才能得到社会正义的眷顾,这听来匪夷所思,却是近来不断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真实故事。前不久,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怀疑在工厂得了尘肺,先后被郑州和北京多家权威医院诊断证实为职业病,但在职业病法定诊断机构的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不认同。张海超为此作出惊人之举,今年六月二十二日,他到郑大一附院做了开胸手术,以悲壮的方式证明自己患病。「开胸验肺」事件经媒体披露、领导批示,他才获得合理赔偿。
    
    而最近,河南小伙子孙中界在上海被指非法经营开「黑车」,执法部门判罚他人民币一万(约合一千四百六十四点五美元)。为示清白,孙中界剁指盟誓,以血肉之躯挑战公权力,引起媒体关注,上海组织联合调查组深入调查才揭开事件真相,更揭露出上海执法部门腐败、滥权的违法行径,警示上海政府的执政能力。孙中界事件引起中国传媒界的关注,中央媒体也加入其中,显示的不仅是媒体的监督力量,更是对三十年改革开放后中国法治建设的反思。亚洲周刊获悉,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知悉事件后表示,该事件是不正当执法,要改正!他也认为,纠错后会引起连锁反应,因为这样的情况并非偶然。但俞正声强调,不能因为有旧帐就不改正错误。
    
    尽管司法改革呼吁了多年,但中国法治正义的阳光要温暖普通百姓却是那样的不容易。在十月十四日,来自河南的上海庞源建筑机械工程有限公司的司机孙中界,驾驶一辆金杯面包车路过浦东新区闸航路,一名年约二十的年轻人拦车,并拉开车门坐上车,哀求搭载一段。此时,该路段已无公车、计程车可搭乘,孙中界顺道开车将其送到了一点五公里外的目的地。该男子掏出十元钱扔在车上后,就抢拔车钥匙。这时,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执法人员出现,指孙中界非法营运,扣压了他的手机、钥匙、驾驶证以及他驾驶的金杯车辆,并强行让他签下文件。
    
    忍不下遭受不白之冤,年仅十八岁的孙中界回家后拔刀自残,被同事拦下,剁伤了手指被送往医院。面对欺诈、胁迫、暴力等违法执法,无奈之下,孙中界向律师郝劲松请求法律援助,向上海南汇区交通执法大队递交要求返还车辆和陈述、申辩的说明,并得到了媒体的关注,质疑有关执法根本就是「钓鱼执法」(倒 、设局、放蛇)。为平息事件,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十月二十日匆忙公布相关调查报告,称「经全面核查,孙中界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不存在『钓鱼执法』」。此举引起更大的舆论质疑。网民指这是「父亲」查「儿子」,不可能公正。
    
    在上海媒体无奈失声、上海执法部门一再否认存在「子」之下,中央和地方多家媒体表现出强烈的关注热情,仅中央电视台,就有新闻节目中心、经济半小时等多部门记者来到上海。官方的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跟进有关事件的进展。有关报道刊出后,南方报业的知名媒体都发挥舆论监督作用。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上海市领导批示,组织独立的联合调查组,身份主要为上海市和浦东新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中央和地方媒体的代表、社区和企业的代表。
    
    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十月二十六日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孙中界事件处理意见,浦东新区区长姜梁称,原南汇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在执法过程中使用了不正当的取证手段,将责成有关部门依法终结对该案的执法程式,并对当事人做好善后工作。上海市政府也召开常务会议强调,十月二十日公布的浦东新区城市行政执法局的初步调查结论,事实不清、结论错误、公布草率,将依照有关规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姜梁对不符事实调查向社会公众作出公开道歉,表示将深刻汲取教训,进一步提高依法行政、文明执法能力。
    
    纠错后,孙中界用还捆绑著带的手将被扣押的车开回工厂。更多的「孙中界」蜂拥上海南汇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有人拉出「还我们贫民百姓公道」横幅,抗议恶性执法,要求归还被扣车辆和索回罚款。
    
    随著黑幕的揭开,上海又面临著区分真?、平反类似「冤假错案」的巨大压力。因为城市公共品不足,上海非法营运的黑车现象也是客观存在。但对这类违法现象取证困难,为了完成领导要求的打黑任务,也滋生了「以黑制黑」、以「不法对不法」的违法执法情况。
    
    
    中央电视台和《南方都市报》记者都直接采访报道了充当子钓鱼社会闲杂人员,透露了行情行规。官方新华社亦发出记者暗访稿,揭露上海在打击非法营运中的「钓鱼」内幕。据了解,上海交通执法部门在业绩和经济效益的刺激下,各地交通执法部门互相仿效,使用「钓鱼式执法」强行罚款,谋取巨额利益,导致车主与执法部门矛盾激化。
    
    罚没款数目有预算
    
    在闵行区,「钓」每「钓」到一名司机,便可获得三百元,「钓头」提取二百元,在其他区的行价甚至更高。上海市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曾披露亮丽的成绩单,两年共查处非法营运车辆五千多辆,罚款达人民币五千多万元,超额完成上级的预定指标。上海财经大学沈志义教授对亚洲周刊表示,这样的执政,这样的执法,令社会处於无序状态,沈志义参加某区的财政预算报告,里面竟然有罚没款的预算。沈志义提出质疑,「很多工作政绩是不应量化的,这不是服务型、责任、法治政府的理念。把罚没结果,而不是堵塞源头防止犯罪作为政绩,完全颠覆了政府的价值观。」
    
    事实上,孙中界案引出的思考很多,执法究竟为什么?执政又是为了谁?上海城市规模越来越大,楼房越盖越高,但上海的城市管理能力又提升了多少呢?上海扫黄、赌、毒、打假发票行动中作假的类似情况并不少。社会学家邓伟志指出,这涉及到上海社会的诚信体系,其中政府诚信是最重要的,执法者参与造假,连政府的调查报告都不顾事实真相,其他的就更防不胜防了。假离婚、假钞票、假鸡蛋,社会中形形色色的假货自然到处可见。执法腐败也时有耳闻。有开娱乐场所的老板私下告诉亚洲周刊,看夜总会赚钱,但老板到手的并不多,一些执法部门的官员都拿干股。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1/2009111214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