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图)
(博讯2010年01月14日发表)

    
    来源:深圳新闻网
     昨日,本报有关“海上皇宫”的报道见报后,引起强烈反响,搜狐等国内外多家网站予以转载。而针对一方称“违法用海”而另一方却称“有省里批文”的矛盾,也引发公众的讨论。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记者昨日采访龙岗海监及广东省农业和渔业局等相关部门,就郭奎章所说“省里批文”等内容进行一一查实。结果显示,“海上皇宫”建了五六年,一直都没能拿到“准生证”,但是郭奎章表示:“这么大一个项目,我不可能没有得到任何批文就贸然动工。”调查显示,“海上皇宫”从出生到成长可以称得上一波三折。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它是顶着"养殖"的名头出生的。”
    
    来自“上头”的批字给执法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昨日,当记者来到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再次了解情况时,他们再次对“海上皇宫”的性质进行认定:没有取得海域使用权证,属于违法用海。
    
    而对于郭奎章所说“有省里批文”的说法,该执法大队负责人也予以回应,称“不是批文,是批字”。并表示,确实曾见到过这份批字,而正是这份来自“上头”的批字也给他们的执法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那么,这栋耗资数千万元、面积达数千平方米的硕大建筑又是从何时,又是如何漂浮到了东山湾这个海域呢?“它是顶着"养殖"的名头出生的。”这位负责人称,由于东山湾长久以来一直都是当地渔民的养殖区,后来还逐渐吸引了潮汕等地的渔民前来发展养殖业,而东山珍珠厂的养殖点也在这一区域。
    
    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的有关负责人称,“海上皇宫”始建于2003年上半年,分两期建设。一期的面积并没有这么大。
    
    “海上皇宫”还经常燃放烟花,这对于木制结构为主的联排渔排而言,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但是,顶着“养殖”出生的“海上皇宫”事实上却与养殖沾不上什么边。据了解,这里从2003年开建以来,规模不断扩张,但与该海域从事养殖的海上渔排不同,它主要以私人聚会为主,俨然成了一个私人会所。这些,记者不仅可以从网友提供的大量图片中得到证实,就连郭奎章本人在电话中也承认,“海上皇宫”就是为朋友们提供一个聚会的场所。
    
    “少的时候几十人,多的时候一两百人。”龙岗渔监大队有关负责人说,这种聚会比较频繁,周末或节假日都有举行。而海上构筑物是有使用年限和寿命的,由于海水的腐蚀,日久失修或负重过多都有可能造成倾斜,从而出现安全隐患。且聚会过程中,也担心上面的人饮酒后失足坠落的意外发生。更让他们担心的是,“海上皇宫”还经常燃放烟花,这对于木制结构为主的联排渔排而言,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而就在一次燃放烟花的过程中,就发生了烟花坠落将周围渔排上的网点燃的事情。这种隐患在“9・20”大火之后,显得愈发突出。
     早在2004年,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就对“海上皇宫”进行立案调查,当时移交给了福田区法院,但最终因过期无法执行无疾而终。
    
    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一位负责人说,考虑安全隐患,再加上它确实没有“海洋使用权证”,早在2004年,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就对“海上皇宫”进行立案调查,当时移交给了福田区法院,但最终因过期无法执行无疾而终。就在这之后,2004年四五月份期间,“海上皇宫”又开建第二期,规模扩大了一倍左右,基本形成现有的规模。
    
    这位负责人称,郭奎章确实承诺要通过这个项目为当地经济做贡献,而作为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东部,当地政府也曾寄望这一项目能够为当地经济做点贡献。然而,事与愿违,“海上皇宫”要么是举行一些时装品牌的发布会,要么是进行私人聚会。而郭奎章还声称,“市政府部门有的活动都在上面举行”。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2006年前后,“海上皇宫”曾以发展“休闲渔业”为名向龙岗区海监部门提出海域使用权申请。但据称,东山湾在海洋功能区划是养殖,与“休闲渔业”之间有所偏离,申请没能获得通过。
    
    据了解,郭奎章也曾试图为“海上皇宫”取得“准生证”,2006年前后,“海上皇宫”曾以发展“休闲渔业”为名向龙岗区海监部门提出海域使用权申请。但据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有关负责人称,东山湾在海洋功能区划是养殖,与“休闲渔业”之间有所偏离,申请没能获得通过。
    
    2008 年1月,龙岗区海洋局以“非法占用海域”等为名,再次对“海上皇宫”进行立案调查。而就在这次立案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渔监部门感觉非常棘手的事情。“他(郭奎章)到省海洋局去申请了领导的批字,先是个人送到我们这里,但这样显然是不符合程序的。后来,他又拿到省海洋局的批字,并层层转到我们这里。”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一位负责人称,当时他们确实看到了批字,大概内容是说,作为休闲渔业先行先试,但要求同时加强监管。
    
    “海上皇宫”并没有给当地经济起到什么推动作用。
    
    什么叫“休闲渔业”?《渔业经济研究》等专业刊物中,专家这样总结:休闲渔业就是利用渔村设备、渔村空间、渔业生产的场地、渔法渔具、渔业产品、渔业经营活动、自然生物、渔业自然环境及渔村人文资源,经过规划设计,以发挥渔业与渔村休闲旅游功能,增进国人对渔村与渔业之体验,提升旅游品质,并提高渔民收益,促进渔村发展。提高渔民收入,发展渔区经济是其最终目的。
    
    据龙岗海监部门一位负责人称,2006年前后,郭奎章曾以打造“东山湾休闲渔业带”为名,向有关部门提出过设计“蓝图”,提议把这片海域打造成高端休闲渔业,用以旅游观光,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及就业市场。而这也就意味着,要将这里祖祖辈辈以养殖为生的渔民清走。“但我们要考虑到渔民的生存和海域使用现状,不能因为把富人引进来,就把弱势群体都赶走。”这位负责人对郭的提议并不认同。
     然而,记者从南澳街道办和东渔社区了解到,“海上皇宫”并没有给当地经济起到什么推动作用。
    
    经过调查之后,龙岗区海洋部门决定依法对“海上皇宫”进行行政处罚。而当龙岗渔监行政处罚难以执行,申请龙岗区法院强制执行,并欲依法冻结其公司资金时才发现,公司账户竟然是空的!
    
    经过调查之后,龙岗区海洋部门决定依法对“海上皇宫”进行行政处罚。并于2009年1月13日上午9:30就对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进行行政处罚的事宜进行了听证会。这次听证会由龙岗区海洋局主持,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龙岗大队案件调查人员作为部门陈述人参加听证会。
    
    这次听证会的内容显示:“经查实,深圳市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非法占用海域长达15个月,非法占用海域面积达1.58公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及相关法律法规,深圳市龙岗区海洋局对深圳市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处以71.1万元行政处罚并责令其限期恢复海域原状。”
    
    据了解,此次听证会,是深圳市龙岗区海洋局成立以来举行的首次听证会。然而,记者昨日从龙岗区海洋局了解到,时隔一年多,71.1万的罚款并没有得到执行,且海域也没能恢复原状。
    
    那么,造成执行难的原因是什么呢?龙岗渔监部门的一负责人透露,2004年的立案不仅没能给“海上皇宫”任何打击,反而让对方“学聪明了”。为了规避处罚,对方专门成立了一家名为“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管理“海上皇宫”,法人代表则另立他人。随后,记者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查到,海上皇宫法人代表为一姓郭的女子,企业注册地是龙岗某居民楼。
    
    而当龙岗渔监行政处罚难以执行,申请龙岗区法院强制执行,并欲依法冻结其公司资金时才发现,公司账户竟然是空的!
    
    郭奎章,1964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1986年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任教于中国医科大学美术教研室。1988年成立沈阳时尚装修工程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1994年成立鞍山时尚时装城,公司进入商业地产领域,任董事长。2003年初组建成立深圳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04年时尚集团(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任董事长。2007年,集团总部入驻深圳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
    
    现为深圳民企协会副会长,广东省高科技产业商会副会长,福田民企联谊会理事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海上皇宫”远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岛。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海上皇宫”(圆圈中)在google卫星图上也能看得清楚。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富丽堂皇的大厅。
    深圳海上皇宫自称扶贫项目 成为达官显贵会所


    
    铺着北极熊地毯的房间。
     释疑
    
    昨日,记者致电“海上皇宫”主人郭奎章,他表示自己曾于2008年拿到过省里“先行先试”的批文,并称还与村里签有合约,甚至还有南澳街道办的批文,为当地解决了十几个居民的就业等。针对他的说法,记者昨日对相关的单位进行采访,发现各方说法存在不少出入。
    
    1 “海上皇宫”有省里的批文?
    
    郭奎章:“我们有广东省海洋局的批文,海上皇宫作为一个高档海洋休闲项目,省海洋局有关领导都到这里考察过,并在2008年批文允许我们先行先试。”
    
    广东省海洋局:有关工作人员表示,省海洋局高度重视此事,他们将要专门去查证当时是否真有所谓的“批文”,由于2008年至今,局里有较多人事变动,他们还要向当时的有关领导了解情况。查证清楚后,他们将在今日正式回复记者。
    
    随后,又有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按照政府行文的常规,几乎不可能就一个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事项做出准许或者不准许的文件,“最多就是一个原则性的指导意见,但也不会形成文件的”。
    
    有关各方对郭奎章持有省海洋局批文表示了否定或怀疑,那么他本人如何解释呢?昨日,记者再次翻出13日与郭奎章通话的电话录音,记者反复向他确认拿到的是一个“批文”、“文件”吗?郭均表示了肯定的回答,并称省海洋局允许海上皇宫这种方式“先行先试”。
    
    既然如此,记者昨日再次联系郭奎章,希望他能出示“批文”。他表示,正在天津出差,预计本周五、六回到深圳,回来深圳后可以当面与记者“聊聊”。他还告诉记者公司负责海上皇宫项目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请他向记者出示省海洋局的批文。
    
    记者又联系到该项目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正在外地出差,批文原件锁在柜子里,要等本周末回来才能取出。记者表示先看一下复印件也可,该负责人同意派人去找复印件。经过半日的反复联系,该负责人最终表示,复印件找到了,但是现在公司的同事无法发传真给记者。记者当即表示可以到公司去取,该负责人又表示:同事都在较远的地方开会,今日一早,就安排同事将批文复印件传真给记者。
    
    2 南澳街道办有批文?
    
    郭奎章:“我们还有南澳街道办的批文。”
    
    南澳街道办宣传部负责人:“你们的稿子出来后,我们都非常重视,早上我专门去问过书记和主任,并认真翻阅了资料,街道从来没有给过"海上皇宫"批文,再说,我们也没有权利给它批文。”
    
    3 和村里签有合约?
    
    郭奎章:“当时我们有跟村里签合约,这个合约至今有效。”
    
    东渔社区居委会主任:“我们从来没有和他签过合约。不过倒是从自然村(即现在的居民小组)接了水过去,都是村里引的山泉水,按照村民的一块多钱一方的标准给他们("海上皇宫")收水费,铺设管道的钱是他们自己出。”
    
    4 这是一个扶贫项目?
    
    郭奎章:“当时这是一个扶贫项目,因为村里也想就此解决一些就业,带动经济发展。”
    
    东渔社区居委会主任:“解决当地居民就业?如果能解决倒是好了。村里有不少人现在没实现就业。但事实上,他们上面用的人都是外地的,一个本地居民都没有。没有给当地做经济贡献。”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1416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