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专家:中国地沟油交易一年利润可达20亿元
(博讯2010年03月22日发表)

     中国日报 
      近日,一篇有关地沟油的消息引来了全国关注,一时间,各大媒体都纷纷寻找到这篇文章的当事人,武汉工业学院的何东平老师,由此,他和他领导的“城市餐厨垃圾的加工与应用”研究小组也因这一“揭秘”而在六年后浮出水面。
       地沟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在科学上应该怎样判断?它对人体的危害究竟有多大?目前的监管水平是否令人满意?有无“绝招”将其彻底杜绝?带着种种疑问,记者日前采访了何东平老师,同时,他的另一身份,是中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油料及油脂工作组组长。 (博讯 boxun.com)

      (注:现在普遍意义上的地沟油,其实是餐厨废油脂的一种统称,包括地沟油、泔水油、煎炸老油。)
      暴利驱使 地沟油交易火爆
      根据调查,巨额利润是导致地沟油交易“野火烧不尽”的重要原因。就餐馆而言,如把餐厨垃圾交给环卫部门处理,还需缴纳一定的费用,但卖给私人,每年反而有少到上千多达上万的效益。
      对此,记者展开了调查。在武昌水果湖附近的一家餐馆,老板称每天有至少有50桌左右的客人,餐厨垃圾大概有两大桶,然后由环卫工人每日统一运送处理。随后记者致电武汉城管部门,相关负责人称环卫工人从未运送过这家餐馆的餐厨垃圾。
      像这类不愿主动“上交”餐厨垃圾的餐馆,似乎并不在少数。作为业内人士,以餐厨废油为原料提取生物柴油的企业武汉艾瑞生物柴油有限公司负责人曾炜就曾表示,:“不少餐饮店的餐厨废油的收购权都已经承包给专人,收购方和餐饮企业间建立比较稳定的购销关系,外人不得插足。”据报道,某大型酒店,一年仅卖餐厨垃圾,就能赚200万元。
      同时据何东平测算:每1万人每天可产生1吨食品垃圾,经过提炼可产出130公斤地沟油,售价仅为普通食用油的一半。综合统计结果显示,国内地沟油一年的总利润达到15亿—20亿元。
      对于餐厨垃圾加工方而言,餐厨废油每吨成本大约1000元,每吨废油能够提取0.8吨食用油,加工环节的成本仅300多元,而现在市场食用油的价格每吨超过6000元,按市价打对折售出,一吨的利润接近2000元,利润率接近百分之两百。暴利的驱使,地沟油交易火爆便不难理解。
       鉴别地沟油:哥德巴赫猜想般的难度
      既然地沟油的危害人人共知,那就没一种方法能鉴别吗?
      “这个难度,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何东平的回答,让不少人觉得有些失望。因为在何东平看来,传统的检测方法只抓住地沟油中的某个特性,但没有一种方法能同时有效检测不同来源的地沟油,导致有时检测误差较大,更有误判的可能。如果地沟油掺入含量较少时,也检测不出来。
      由于差异化的饮食习惯,所以国际上目前对餐厨业废弃油脂的惨伪鉴别研究很少,而多是关于废弃油脂综合利用的成果。不过针对目前中国地沟油泛滥的现状,消息人士称,总部位于英国的制定粮油标准的国际组织——有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将有望落根中国。
      虽然没有权威的办法,但辨别地沟油的几个小窍门,最近却在网上火了起来。一看。透明,纯净,无色为纯正的植物油。二闻。有异味的油,说明质量有问题。三尝。口感带酸味的油是不合格产品,有焦苦味的油已发生酸败,有异味的油可能是地沟油。四听。取油层底部的油一两滴,涂在易燃的纸片上,点燃并听其响声。燃烧正常无响声的是合格产品;燃烧不正常且发出“吱吱”声音的,水分超标,是不合格产品;燃烧时发出“噼叭”爆炸声,表明油的含水量严重超标,而且有可能是掺假产品,绝对不能购买。五问。问商家的进货渠道,必要时索要进货发票或查看当地食品卫生监督部门抽样检测报告。
       地沟油:有害亦有用
      有报道称,地沟油的毒性相当于砒霜的十倍,令广大消费者不寒而栗,甚至有个别恐慌者,出现了“厌食症”的迹象。那么,地沟油究竟会对人的身体产生哪些不好的影响呢?是不是就百害而无一利呢?
      根据何东平老师的研究,地沟油作为餐厨垃圾的一种,来源复杂,含有黄曲霉素、各种病菌、重金属等有毒有害成分,可能因食物链危害人体健康,最初会出现头晕、头疼、恶心、呕吐、腹泻等中毒症状,长期食用轻者会使人缺乏营养、加速衰老,重者将导致肠道和心血管疾病,破坏消化道黏膜,内脏严重受损甚至致癌。
      其派生的“潲水油”极易产生致癌物质—黄曲霉素,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毒性确实是砒霜的100倍,“但它在地沟油中的含量不会那么高。”何东平提醒大家,一般情况下地沟油的毒性是不会那么厉害的。
      但同时,如果将餐厨垃圾中的油脂(垃圾油)提取出来,它将是一种宝贵的资源。虽然垃圾油已经失去再次食用的营养价值,“但其在工业上可用于制件硬脂酸、脂肪酸,是生产橡胶、肥皂、化妆品的重要原料。”
      而且,就中国而言,餐厨垃圾在城市垃圾中占有重要比例,为40%左右。在学术界,餐厨垃圾通常按1万人每天产生1吨餐厨垃圾计算,将全国城市的餐厨垃圾量分为五级:一级为北京、上海等大型城市,每天约产生1000—1500吨;二级为武汉等大型城市,每天约产生500-1000吨;三级为青岛、宁波等中型城市,每天约200-500吨;四级为南阳、襄樊次中型城市,每天约100-200吨/天,五级为县级小型城市,每天约100吨以下。
      据何东平的调查,在中国日产餐厨垃圾100吨以上的城市有340个,100吨以下的有2800个。与此同时,每100吨餐厨垃圾可生产出3吨左右的生物柴油、5000立方米沼气和70吨液体肥料。
       餐厨垃圾加工:为有源头好油来
      地沟油的调查经报道后引起强烈关注和反响,1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紧急下发“严防地沟油流入餐饮服务环节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迅速开展检查,对情节严重的要吊销餐饮服务许可证。19日,武汉市食安办宣布在全市范围内,对餐饮服务单位采购和使用食用油脂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并接受市民对“地沟油”问题举报。
      但如何才能根治“地沟油”的存在?何东平认为,一定要从地沟油的源头——餐厨垃圾的集中回收处理抓起,统一收集,统一管理,通过政府引导,将餐厨垃圾变废为宝。
      而目前在国内,就有这样一家“政府引导,企业运作”的标杆性企业——宁波开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专门从事餐厨垃圾的回收利用。据该公司工作人员彭志辉向记者介绍道,“我们日处理餐厨垃圾约为200吨,处理后的产品主要用于工业用油和制剂。”
      据统计,宁波市有200家餐馆与开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签约,指定后者为其餐厨垃圾处理单位,并且据宁波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宁波在处理餐厨垃圾问题上,下达了政府令,采取摄像头监控等措施,要求餐馆必须将垃圾交与开诚生态。同时,政府采取补贴的形式支持企业,“一吨垃圾政府补助90 元,”彭志辉说。
      按中国人传统的饮食习惯,每年在餐桌上以通常每万人每天1吨的餐厨垃圾量计算,每天的餐厨垃圾多达13万吨,一年5000万吨的餐厨垃圾。
      上海环境集团总裁陶小平几年前曾感慨,中国的垃圾太多,且处理水平较低,因此垃圾处理产业市场的投资潜力非常大。
      回收脏乱不堪的餐厨垃圾之后再利用,企业真的能赚钱吗?
      彭志辉向记者坦陈,公司当下并无太多盈利,“开诚科技母公司靠制作工艺品起家,涉足餐厨垃圾处理,一方面出于回报社会的公益心,另一方面是看好这种绿色商机。”他补充道,这种绿色商机还需开发、等待。
      同开诚科技一样,武汉百信环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也意欲掘金餐厨垃圾处理市场。何东平介绍,公司已与武汉工业学院达成协议,今年10月,双方将在东西湖新沟镇合建一座餐厨垃圾处理厂,日处理能力达350吨。
      餐厨垃圾从“餐桌”到“绿色产业链”的位移,是一场捍卫中国食品安全的战争,虽然看不见硝烟,但火药味却浓。据知情者透露,在何东平从事餐厨垃圾研究的这几年,他和他的学生多多少少都受到一些威胁和恐吓。业内人士对此发出评论,在中国餐饮业高速发达的三十年之后,要改变一些固有的做法与模式,政府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一段时期内的监管与抵制,更需要的是一种良好制度的建立与善于管理的智慧。
       关于何东平
      今年53岁的何东平,身材微胖,看上去朴实又严谨,出生在江汉平原的他,似乎跟“油”结上了缘,其出生地江汉油田大名鼎鼎,35岁时成为文革恢复高考后首届“油脂工程专业”毕业生,从事油脂教学近20年,主持油脂工程设计项目55个。他的毕生,似乎都在为“用好油,吃好油,管好油”而奋斗。
      一直专心致志做研究的何东平,从没想过一篇有关地沟油的报道会将他推至风口浪尖,五味杂陈,难以描述。
      “我不能说干这个事情(地沟油调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何东平向记者真诚地说道,“但是干这个事情,一定是要带着社会责任来做,” 他也跟记者开玩笑说,你来试一次(跟着团队做调查)就知道了。想必其中的酸甜苦辣,7年来何东平感受至深。
      与油腻的漂浮物为伴,与庞大的地沟油生产链条做斗争,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我自己也吃油条,可能就是地沟油炸出来的,”何教授的无奈,似乎更暴露了在监管体制缺失的情况下老百姓的无助与渺小。
      采访他的时候,是在他的粮油资源综合开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办公室,他面对这件办公室,脸上溢满了骄傲的满足感,“这间房子与你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很多粮油的标准都是从这里出去的,”最近,他又在忙活《餐厨垃圾中地沟油的管理办法》、《地沟油的检测方法》、《散装食用油标识方法》等标准。
      事件发生后,他希望更多的人关注的是地沟油本身,而不是他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师。所以,连续几天下来,因为太多的电话,他把手机关掉了。但是,沉默的何东平,并不是因为害怕面对而逃避,而是因为此时此刻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2212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