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关于1989年民主运动的证词
(博讯2010年06月02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见证人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6月2日讯):多年来,总有一些见识浅陋的人只把眼光局限于天安门广场,只见广场,不见全国。即便在每年一度纪念1989年民主运动的活动中,也只热衷于谈论广场情况,而对1989年全国范围、全民性的广泛参与视而不见,把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波澜壮阔、气势恢宏的一场民主运动,仅仅简化为广场抗争。比如陈小雅所著、产生过一定影响的《八九民运史》,其实仅仅反映的是“1989年北京地区民运情况”,名实不符,完全不能反映八九民运全景。还有一些人热衷于争论广场的流血与否,似乎广场流血了可以如何如何,未流血就又如何如何;承认流血如何,作证广场未死人又如何。我不知道这种鼠肚鸡肠、小儿辩日式的争论究竟有什么意义?难道广场未死人,屠杀就可以抹煞?或者,难道只有广场死人才叫屠杀?为此,我愿意写下以下证词。
    
    一、不是“64”
    
    “64”只是开枪杀人的日子,而且主要是在6月3日夜间杀人。事实上在1989年发生的是长达两个月、遍及全国、10亿民众以不同方式广泛参与的一场全民争取民主的空前伟大的民主运动。一般论者或资料编辑者习惯用“64”,实际上作为符号的“64”,只代表流血,如果用“64”代称1989年整个民主运动,则是错误的。我知道一部分人喜欢用“64”的目的,他们是为了强调流血,强调强权犯下的不可饶恕之罪,但岂不知这样以讹传讹,固然彰显了罪恶,但也忽略、抹煞了民主运动的价值和意义。这就是为何21年后,年轻一代只知道杀人之痛,而不知道中国曾经发生过的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运动。
    
    二、不是“学运”
    
    学生是民主运动的先导,是运动的主体和中间力量,这无争议,但把1989年称作学运则是错误的。在学生之外,知识界、新闻界、教育界、各行各业民众以不同方式广泛参与了运动。事实上这是一次全民争取民主的运动,是超过10亿人口以不同方式、手段共同参与的民主运动。官方在一开始就坚持“阴谋论”,指控知识界在幕后操纵,但事情过后,官方又最热衷于以“学运”、“政治风波”、“那场风波”、“风波”等小词来降低、缩小1989年民主运动,把全民运动故意淡化为学生运动,其用心自不待言,但运动的参与者们事后也自觉不自觉的使用和官方相同的称谓,共同淡化、降低运动,则太糊涂。谬种流传,以至于后人误以为1989年仅仅在北京发生了学生运动。
    
    三、不是“北京”
    
    不是北京发生了运动,当然更不是只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运动,也不是只有今天在各种纪念文章和历史资料里留下名字的知识界名流或学生中的风云人物们参与了运动,而是无数热血民众站起来发动了争取民主的运动。事实上最早举行集会悼念的是天津南开而非北大、或政法大学,无疑北京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焦点与核心,对全国范围的运动起着引导、发动和协调作用,全国各地的运动都自觉的根据北京的形式、方式、策略而同步进行。正如学生是全民的先导与核心,北京也是全国的先导与核心,但1989年绝不是只在北京发生了民主运动,而是在全国范围,在660多座城市,在全国所有地级市、甚至部分县级城市都发生了民众要求民主的运动,事后遍及全国的大逮捕、遍及全国的大清洗就是证明。而且不局限于境内,而是波及香港、台湾、以及全世界所有国家有中国人的地方,人们都站出来参与了这次民主运动,比如香港连日游行示威人数达总人口的六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全民捐款超过3000万,比如台湾民众也同步声援大陆,争取民主自由,蒋纬国个人捐款几十万,比如马英九个人捐献一个月的工资等等。北京游行全国游行,北京罢课则全国罢课,北京静坐全国各大中城市就静坐,北京绝食则全国各城市也开始绝食,北京对话则全国各地就进行官民对话……各地不同于北京的,还有源源不断派出人员进京声援,人数曾经高达数十万,还堵截交通以延迟军队和军需进京,还深入当地各大工厂、机关发动罢工……这才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全貌。
    
    四、不是“失败”
    
    国内、国外、民间、官方,不约而同都用到了“失败”一词对1989年民主运动来盖棺定论。作为一次人性对强权的反击,自由对专制的抗争,它没有失败;作为一次民权启蒙和动员,作为一次民众力量的展示,作为主权在民理念的一次宣示,作为公民行使权力的一次演练,它更没有失败;作为一次对专制的虚伪、丑陋、残暴嘴脸的揭露,它还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如果把民主体制在中国的建立看作一个过程,那么1989年的民主运动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当然没有失败;它对几个月后东欧共产主义的崩溃起到了发动和引导作用,其历史功绩也不可低估;仅仅从427大游行的规模上看,就已经远远超过了54运动,创造了历史,1989年的民主运动被当时的国外媒体称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重大的历史事件”,被称作“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绝非虚言,当然更非夸张。失败论者是以官方是否屠杀来衡量的,这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运动失败的理由。
    
    五、种种缪误之源
    
    首先是官方有意隐瞒、掩盖、淡化的结果,大事化小,希望遗忘,经过官方不遗余力的努力,大多数人也的确忘记了,或者不了解真相了;其次是21年来介绍、纪念运动时,人们为了方便,只把焦点放在了流血上,把目光聚焦在天安门广场上,而且是官方故意挑起广场是否流血之争,误导舆论焦点的;再次是当今仍相对活跃、主导话语权的当年运动参与者多是北京的,仅习惯于介绍自己所知道的、所看见的,于是读者的眼界自然就被他们限制和误导了,比如陈小雅所著《八九民运史》。只有2001年化名张良编辑出版的《中国六四真相》一书,全面、真实的再现1989年全国、全民运动的全貌和全景,因为该书全部是引用国安部、公安部、新华社三个部门从全国各地以及国外,给中南海逐日报送的绝密原始情报以及中南海决策层的一手会议记录文件编汇而成的,所以该书真实、全面、客观再现了民运全景,避免了其他所有介绍者的以己之见的偏失与偏见,但其缺点是只做宏观描述,很少涉及具体人事和细节。要真实、准确的介绍和了解,还需要人们做更大的努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6/2010060210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