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图)
(博讯2010年10月02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楼宏顺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
     图一:手术后的冯花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


     图二:2010年1月21日CT结果显示冯花术后脑部积血。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3)


     图三、图四:厦鹰、陈焕雄为给冯花做手术的医生,分别为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行政科室主任、副主任。
    
     (编者注:以下为楼宏顺记录的妻子冯花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的就医经历,《参与》将连续刊出。楼宏顺联系电话:13807689561 0898-66743772。相关视频链接:http://www.canyu.org/n20268c9.aspx)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今天打电话准备了二万元以备医院随时停药,以防前几天我不懂打针要看药瓶里到底注入药品没有。
    
    这几天有几个朋友过来探望,我老婆很开心,人也变精神了一些,其中有一个是康宝莱的客人,听他自己说以前是军医,懂一些脑血管中西医理疗方法,他说脑袋里引流出来的是人体里的精华。顺便测试了我老婆的双手和双脚,还是很灵活,只是力度不够,恢复还相当不错,说话思路清晰,只是眼睛不能看久,一看就会眼部疲痨,血压升高等症状。看着老婆生病眼睛都看清东西了,还是很开朗,很坦然去面对,我发自内心里有些感动。
    
    今天下午又有老婆同学过来探望,还送了一束鲜花,摆放在走道里的加13号病床旁的不锈钢床头柜上,我老婆闭着眼睛还能聊天,但时不时就要叫喊头痛,让我和轮流照顾的小妹帮忙按摩后脑勺处。再一次要求换床位没结果,看看医院的环境的确很糟糕,到处都堆满病人,医生不给换也没有办法,但是有个别病房里总比在过道里好一些吧。
    
    到了晚上已经有数量不少的红色血液的脑积液引流出来。
    
    2010年1月17日(礼拜日)
    
    今天一大早5:00钟,我老婆就喊头特别的痛,接着出想拉大便拉不出来,只好用“开塞露”排便,大便没拉完,再次出现严重头痛,有头部抽筋,想要呕吐的症状,我当时有些紧张,这会不会是脑部再次出血的前兆?
    
    早上5:30分头痛的实在没办法只好打曲玛多什止头痛,6点左在安静了一阵子,6:30分过后慢慢苏醒,又感头痛,上午10:00再一次严重头痛,12:00稍微稳定过后昏睡到下午2点;下午7点至7:30分再一次头痛用曲玛多止痛针止痛过后昏睡了一会儿。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在我多次要求换床位没结果的情况下,我老婆一直每天忍受的头痛熬过了1月19日。
    
    由于医院所有的床位都占满了病人,包括走道、楼梯口、电梯口,在511房都有加41床号了,病号的数量决定家属和护工的数量,经常是百来多号的病人加上家属,护士,医生,清洁工,垃圾搬运车,病人生活用品的开水房、卫生间、储藏室和处置室都靠近离我老婆床位不远的楼梯口方向。每天近千人次从我老婆身边路过,拖鞋踢踏声、高跟鞋、皮鞋蹭蹭声,护工经常给病人;护士的针水车、病号的平车、垃圾车、开水车、运衣服的处置车出发的隆隆声;吵闹声、给病人翻身的拍打声,探病号家属的大声打电话,病人用录音机的音乐声唤醒记忆等等每时每刻在刺激我老婆手术脑勺剧烈的疼痛。
    
    金虎副主任医生早上巡房特意交待管床医生李智勇,像我老婆这样的情况不适合放在过道里疗养,可是管床医生李智勇一直未给予支持。我老婆好多次在喊后脑勺痛得太厉害了,要提出回家,可病人没治好病,没有办法啊;后面我也看到情况不对,于是我打电话给我岳父,医生又不难换床位,这样下去怎么能养病,把我老婆的想法告诉他们。
    
    我老婆生病后,岳父母很少去医院,她老人家也不懂医,没多大的主见,按意气办事,有多年高血压史,脾气暴燥,在她自个家里是说话的主儿,迷信思想比较严重,也从来不知道病情的发展,在电话那端有些很无理的喊话:死都要让她女儿死在医生,病没治好这么早回家干活吗?我很无奈,在外人的眼里我的很多想法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只有在事情发生过后才知道孰对孰错。
    
    平时我好多活都推掉了,做人身体是健康的本钱,可我老婆很要强,大、小活都不想放过,这也是做生意之道,有些小活实在不赚钱,在生病前我全力阻止不要干不赚钱的活了,那时候我岳父母又说:我老婆自己爱干活,不要管她。喊这气话的原因是我听医生自己说法:治疗快的一个礼拜,慢的两个礼拜就可以出院,因为我们手上的活比较忙,有一个长期顾客有生意来往,我口头上承诺按医生自个的说法转达了一下出院的时间,过后我自己就好去接活。自从认识他们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是岳父母对我不信任。尤其在我老婆生病入院的那一天起,我们的思想就有分歧,岳父母语言上没说:可是在行动上好多事情早就已经与我成对立状态。好多次我不想让店铺的小妹过来照顾,可是店铺的小妹却来到医院,在我追问的结果:是对我不放心呗!
    
    1月16日早上开始发现引流管头有堵塞现象,有两次反映给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摸管尾说没堵,这事就给白白耽搁了整整一天半时间以上,到1月17号的晚上请值班医生陈敏帮忙把管头锯断消毒重新接过。
    
    备注:18号礼拜一我按行政秘书的说法关于微创手术材料能不能报销。
    
    科室行政主任厦鹰回答:我们是支持报销的啊,我帮你再去找秘书一下。19号上午厦鹰主任找到我:问我岳父在不在,我已经帮你们问秘书了,秘书说这微创介入手术材料不能报销,做为一个堂堂的国家级医院科室行政主任,这不是在自食其言吗?
    
    2010年1月20(星期三)
    
    昨天为止,医院出具的每日清单医疗费用已经有9万5仟多元了以上了,尽管跟手术室里的承诺6万元就够了的说法,后来不管自食其言,先撇开微创手术材料能不能报销,今天上午预缴了5仟元针水费,扣除医保外可以够打五天了吧,心里还在这么盘算,五天过后就有半个月了,按科室行政主任的说法慢的半个月出院,哪怕病情还有完全治痊,但是考虑医院的医疗环境实在太差,医院只能治病不宜养病啊。
    
    我老婆在打止痛针,退烧针坚持到下午5点钟,原加14的小伙子办理出院后,马上从ICU里面搬来了一个喔喔叫喊声一刻都不停的病人。我再次强烈要求李医生及护士,值班医生等人帮忙紧急调离床位,得到的回复是哪里都是病人,没办法安排。上9:10分我老婆说头痛的厉害,头部出现抽筋,这时,我发现引流管里有好多的血水渗出,这是一个不祥的征兆。我快速反映给管床医生李智勇,李智勇医生检查后诊断:先暂时关闭背部脑积血引流,过一个小时后重新打开引流阀。我按李智勇医生的说法,当天晚上10:30分左右重新打开我老婆背部积脊液引流阀,我老婆叫喊头痛得更厉害,脑部再次抽筋,我看引流管里有积血引流量加大,后面好象有鲜新的血液流出来。我老婆疼痛的忍无可忍连续打了两针止痛针曲玛多针都无效。旁边的加14病号还是在继续不停的叫喊,我老婆也在大声叫喊疼痛的难受,这时值班护士何春暖还过来骂我老婆,说我们不讲理,一点疼痛大呼小叫干什么?
    
    我强烈要求值班医生罗汉要求换床位,罗汉医生不肯,那我说没办法了,先暂时搬到楼梯口安静的地方放一放吧。罗汉医生回答:如果搬离床位,以后我老婆的死活就不关医院的事情,我没办法,答应签字,因为病人已经禁不起折腾了。罗汉医生好象事先早有准备快速的拿出医院的什么协议书,我看都没看就签了,把老婆从走道加13床位搬到楼梯口的加33床位。看到楼梯口墙面没有插座,只有天花板的横梁上有应急灯插座,没有插座线,我要求罗汉医生在医院办公室里借一条拿来临时用一下。罗汉医生坚决不同意借插座线,我要是拿去用就按偷东西来处理。只好在原来加13床位那里整理一个插座在两个不是很牢固的登子叠加起来把插头插上天花板,把电源引下来连接脑营养针泵和脑高压泵。这时,加33床位过来一位护士,我要求帮忙看引流阀里是不是鲜血,护士说是鲜血,我要求护士转达帮忙快速救治;
    等一会值班医生罗汉过来,我问怎么解释老婆的病情。值班医生罗汉回答:无可奉告。我再一次提出要求:请求科室进行抢救。谁知罗汉医生对着我们摞下一句话:有事明天找我的管床医生李智勇,我只要保证今晚人不死就行,话说完人就走了,后面就再也没有见过医生过来询问病情。接跟着又有一个护士过来通知我们:管床医生罗汉吩咐,今晚关闭背部脑脊液引流就走了。
    
    我快速拨通管床医生李智勇的手机号码18976098668,连续接通几次没有接,只好改发短信:说我老婆脑部再次出血,情况紧急,望火速抢救,短信发出后继续打电话,见管床医生李智勇的电话占线一阵后,再接通后就一直都不接了。当晚我老婆那个头痛真是厉害啊,在加33号床位左右翻滚到天亮,口中不停的在叫喊,让我拿把刀把她捅死算了。老婆还交待给我:如果坚持不下去了,死后灵堂上就找张好看一点的相片作为出殡之用。
    
    
    2010年1月21日(星期四)
    
    在我的安慰声中,我说等等吧,等到天亮厦鹰主任就会来救咱们的,老婆忍着巨痛,总算熬到了天亮,这时床单上已经流了一大片鲜血,由于脑血管的再次出血,背上腰带瓷处压力增大,冲破了手术伤口,流得满床一大片鲜血的痕迹。1月21号早上9:00分CT,11:00分结果出来,脑室系统积血,有CT片和资料为证。
    
    9点过40分左右,林鹏副主任和管床医生李智勇拿着医疗器械过来说要缝我老婆腰带瓷的伤口,我说不用缝,我自己用手按就行了,可是实在是按不住,血还是猛流;
    我要求林副主任和管床医生李智勇再一次尽快手术,李智勇医生回复,缝针是领导的命令,只要缝一针就行。结果在我的强力反对下,还是强制在我老婆背上像缝麻袋一样直接就缝了一针用厚纱包给包起来了。看到CT检查报告结果后,接下来我强烈要求厦鹰主任给我老婆做开颅手术,20号我预缴了5000元,我老婆又有社保,我家里还有钱,可以筹钱过来。厦鹰主任说为什么要手术,脑室没积血啊,我在医院过道里紧跟在后面,科室厦鹰主任不关心我老婆脑室系统积血,却问我是什么学历的。在我的强求下,厦鹰主任问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回答:第一次我老婆在清醒得状态下才头痛而已我就送来医院抢救,这次脑室系统都积血了,满床都流这么多了;再不手术我老婆会没命的,如果这一次再不及时抢救,错过了救治的良机,以后病情恶化,在经济上我就无能为力了。夏鹰主任不理我了,说我不讲理,让我回家休息,叫我打电话通知我岳父母过来。我没办法,只好通知岳父母过来。
    
    我劝不了厦鹰主任必须手术,我老婆死活都认了,既然一定要我岳父母过来后,我也在极力劝岳父母一定要施行手术的理由。谁知在厦鹰主任的解说下:没必要手术啊,会好的;说我累了,回家休息几天,让我岳父过来照顾。那我再一次强调,如果这一次不抢救,事态严重了,钱我付不出来了,怎么办。厦鹰主任回答:钱你们放心好了,不够我们可以帮忙。听到这话后,我岳父母还连夸厦鹰主任是好人。我说这样子下去病人会死的,我岳父母骂我了,在医院里治病要听医生的,更加骂我说诅咒病人早死。然后就对我说,这事让我不用再管了,就按医生的治疗方法办吧,我们又不懂医,进医院看病肯定听医生的。本来是想拉岳父母过来要求科室主任厦鹰给我老婆必须要做手术的,谁知不听我的话,却听医生的话了,我没办法。
    
    上午11点过后我找到海口市人民医院医务处投诉:要求脑神经外科给我老婆做手术,要不然我老婆会没命的;结果在投诉科转达科室主任我的要求后还是坚决不予以手术,还在我面前很不满的说:我好心救你老婆,你还去医务处投诉我啊!
    我回答:我没有办法。
    
    1月21日下午开始,我老婆体温就开始往上升高;脑室积统积血体温升高;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打电话给:直播海南:0898-66810119、0898-66810110特区报:0898-66700110、0898-66742110南国都市报:0898-66810221、0898-66810222
    红十字会等求助,强烈要求媒体采访。
    
    我多次请求:目前不需要资金上的帮助,只希望能够帮我劝说海口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医生快速施行手术。得到的回复:我们只是接线员,采不采访由领导决定,过后不管我拨打多少个电话都是用同一种语气回答。
    
    我又拨打院方墙壁上提供的投诉电话:市政府0898-66723666,省卫生厅0898-68388375;市卫生局0898-66115955,市医院0898-66189607,上面的电话不是空号就是转入秘书台无人接听。
    
    下行5:00钟发现老婆背上还在流血,通知管床医生李智勇过来用大大的钓鱼钩一样的针深深的刺进去又象缝麻袋一样在我老婆背上补上一针,当场有另一个医生就说了,怎么能这么缝伤口。这两次的缝针,我还特意强调会不会缝到背上的神经脉,第一次缝针李智勇把针头缝进去后,嘴里还啊的一声问副主任林鹏会不会缝到神经脉。下午5:30分,,看我拿海口市人民医院出具的CT片请一个医生朋友帮忙看片;
    医生朋友看过片后回答:从CT片上看脑室系统已经积血了;真不知道海口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怎么会这样对待病人。
    
    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1月22日我又请了一个对心脑血管有研究的顾客张先生会见厦鹰主任。厦鹰主任还在睁眼说瞎话:脑室系统没有积血,1月20日晚上没有脑出血。自己是从上海华山医院过来的,说我这一个人没有良心,好心救我老婆的命还去医务科投诉他。我说,这一次非同小可,病情不饶人没有办法。
    
    我的顾客张宇平再次问厦鹰主任脑袋里再一次出血了没有。这回厦鹰主任不吭声了,这回他们让我去照顾我老婆;后面的谈话我就不清楚了,最后谈话的结果还是没能征求到同意手术。张先生从医生办公室谈话出来后安慰我们:在医生看病要听医生的,他对脑血管护理有研究,但对手术不精通,还劝慰我们,放心好了,我老婆会没事的,会好的。
    
    备注:当时张先生自我介绍下自己是某某某的人,事后我才知道张先生和科室主任厦鹰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2010年1月23日(星期六)
    
    1月21号开始体温持续往上升37.5度、38度、38.5度,39度、39.2度、39.4度,医生也从不关注我老婆体温的急剧加升,老婆跟我说:她就要被烧糊涂了。自从老婆搬到这楼梯口加33床位过后,护理护士好象是我们失踪了一样,有一些应该有的护理没到位,可是医疗费上的每日清单照算不误。病人病床的床单、被子,已经都是血迹了,也没人换;我多次要求医生帮忙老婆背后缝针过后的伤口消炎换纱包也没人理。
    
    2010年1月24日(礼拜天)
    
    一直在发高烧中度过了下午5:30,我跟护士说有一个脑压泵没针水了,结果有一个啊萍的大个子护士过来话也没说一句把脑压泵抱走了。今晚换了一个年轻的医生值班,求了好久才轮到帮忙换背上的纱包了,我想用相机记录下来,年轻医生说如果拍下来等于在害他,就不帮忙换纱包了,我录了一点点就停下来了。
    
    晚上7:30分,第二个脑神经泵针水告急,我反映给护士,结果第二个脑神经泵也被抱走了。到了晚上8:00钟,全部针水停止。
    
    才把尿道管引流拔掉没多久,晚上11:00钟,老婆说要小便,很急,一刻都不能等,还没等得及排完就大叫一声不醒人事,四肢抽筋,呼吸困难,身体呈僵直状。值班护士推来了一个氧气瓶输氧。我开始使劲的帮忙按摩,比如按一只手好久好不容易柔软一些了,不用一秒钟自然反射一样僵直起来,双手双脚一直抽筋僵直状;抽筋过后,大小便失禁,由于打针水尿特别多,我换了好多个尿不湿都解决不了问题;
    今天晚上实在太累了,加上一直以来很少休息昼夜劳累,按摩到后面累得靠着全身没什么知觉而且发烧的老婆睡着了,当晚尿流出来泡湿了床垫,把床垫底上的地砖上都流下了一层尿水。病症不除,于事无补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0205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