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6)(图)
(博讯2010年10月08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楼宏顺
    
     (编者注:以下为楼宏顺记录的妻子冯花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脑神经外科的就医经历,《参与》将连续刊出。楼宏顺联系电话:13807689561 0898-66743772。相关视频链接:http://www.canyu.org/n20268c9.aspx)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6)
     图1:冯花在引流脑脊液。
    
    海南冯花就医日记——记录中国最真实的医患关系(6)


     图2:冯花的脚严重变形。
    
    2010年2月20日
    
    厦鹰主任跟我岳父说:手术过后几个小时就可以吃干饭了,我们为了保守起见,在第二天上午七点喂了半小杯稀饭;
    
    10:30分从ICU回41号床,喂了一小杯米糊后,老婆身体出现饮食排异全部吐了出来;
    
    脖子往手术左边扭,因为伤口疼痛整个头部,脖子呈僵硬状;
    
    手术头部开了两处刀口,胸膛开了一个刀口,放了一条管子把脑脊液引流到胸膛腹腔,终生引流;
    
    引流管上有引流阀门,下面也有引流口,如果任何一头堵塞,病人又要开颅做另一侧脑脊液分流,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
    
    到今天为止,老婆的手脚还是僵硬状态不会动,以后能不能康复还是未知数;
    
    
    2010年2月21日
    
    老婆傻傻的谁都不认识也不开口说话;
    
    等医生上班后,去医生办公室找厦鹰主任理论了一回;
    
    厦鹰主任说了一大堆自己治病的理由;
    
    我追问厦鹰主任第一次微创手术到底放了几个弹簧圈材料;
    
    厦鹰主任对着所有科室医生说放了四个弹簧圈,这跟导入室说放了三个弹簧圈材料到底是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答案只有在我老婆的脑袋里吧
    
    2010年2月22日
    
    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看到老婆一路上在医院医生人为治疗下变成今天的结果,看到老婆一路上的历尽痛苦,平时见太多世俗的冷漠,很少哭的我入院后我终生放声痛哭了一回;
    
    自小从书本上读过,在各种广告宣传书籍见到过,有病急救拨打120,谁知给我留下了难以挽回的痛;
    
    上午去咨询厦鹰主任:要求打高压氧给予疏通堵塞的神经脉;
    
    厦鹰主任回答:我老婆不能打高压氧,是禁忌症,针炙也不给做;
    
    别的患者得了跟我老婆一样的病都可以打高压氧,为什么我们不能做?
    
    具体情况到底是为什么,他不肯说出理由,包括微创手术失败,脑室系统严重积血,体内脑脊液引流的后果等等;
    
    下午去咨询高压氧主任,得到的回复是:老婆肌张力高,打高压氧2个小时不能出来,肺部会有爆掉的可能,动脉瘤一般都是双侧的,另一侧也会有再次出血的可能,做高压氧憋大于利,是不可取的;
    
    我内心里感觉到老婆这样下去可能没救了;
    
    老婆这回成植物人了,跟医院的其它病人一样,全身机能慢慢衰退,比如肾炎,屁股烂,大小便处感染,胃病等等,然后慢慢死去
    
    傍晚时老婆会说一些话了,我问老婆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她回答:过一天算一天吧,完全没有了以前开广告店时的斗志和信心;
    
    看到在医院里抢救无望后,我跟岳父商量,医院的医生都已经无药可救了,按照医生这样的治疗方法看不到希望,只能在中医上寻求突破;
    
    我跟岳父说起刚入院我早就关注23号病人的弟弟为了抢救哥,还问我想买人体穴位图看,他自言自语:要是懂穴位络络就好;
    
    岳父听到我的话后,好象受到了启发,去年外家公,也就是岳父的爸爸八十多岁半夜上厕所摔坏身体不能走路,老家有另一个八十岁多岁也算是亲戚关系的表公帮忙治好病
    
    表公自幼跟随多外师傅学过穴位推拿,在家乡也小有名气,曾经治疗过一些脑中风类的患者;
    
    我说这回算找对人了,如果连表公都无能为力,那我老婆因为脑积血封堵神经脉只有等死的份了;
    
    考虑到表公年龄一大把了,岳父同意去跟表公商量一下能不能请过来医院治疗;
    
    
    2010年2月23日
    
    手术后,老婆一般都不吭声,在她身体不舒服,全身冒虚汗,手脚僵硬,脖子硬,咳嗽说不出话,头痛,从来没有听到老婆提起过;
    
    今天难得清醒了一点,一阵一阵的,我说想把孩子分给一个有钱人家,我们一起去吃安眠药好不好?
    
    老婆回答:这样不行,孩子孩子还小,你太不负责任了;
    
    脑积液分流管时时在作怪,后遗症是很大的;
    
    吃一点饭就要停一下,眼角经常起皱皮一跳一跳的,眼睛忽眨忽眨的经常一会看得见东西,一会看不见东西,头部跟身子已经不能协调;
    
    就是因为这种病吧,医院里已经躺着很多的植物人
    
    到目前为止,肌张力太高,除了双手指头会轻微的跳动处,脖子底下其它的都没动静,饮食排异,肌肉在萎缩,双手关节紧绷,身体不知疼痛;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再一次掉下来;
    
    下面介绍一些老婆过去的经历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的相识是老婆通过网络一个叫做情缘的网友介绍加入单身群相识的;
    
    由于不同的环境,背景出身,有着相同的命运遭遇偶然走到了一起,其实我们都明白,大家都不爱对方,我老婆说,她是为了逃避以前生存的环境才投靠我这一边来暂时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是一个无奈的选择,等机会成熟了,找到好工作了,她还是会走的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老婆从小读书好,英语是她的特长,曾在加来师范以优异的成绩保送读取大专;
    
    由于平时经常听到她母亲的唠叨,海南有重男轻女的习惯吧!
    
    你读那么多书,把读书用的钱还回来,老婆生气起来,加上年轻不懂事故意不去报名,父母也没有帮她挽回一次深造的机会;
    从此她的命运就此埋下了不幸的种子;
    
    2000年参加工作后,被农场分配到偏僻的连队工作,当时月工资才200至300来元人民币,通过一次农场英语教师竞赛,以考取第一名的成绩升任为广坝中心学校当初中的英语教师;
    
    在农场中心学校任英语教师后,老婆自个掏费用买电脑,学软件编程,把幻灯片,课件,沃费失我不懂说了,是谐音吧,首先以通谷易懂的方式率先使用到教学当中来,提高了学生的英语知识水平;
    
    其中有2名学生拿过全国英语比赛二等奖,三等奖;
    
    2002年在农场英语教师评比上下岗竞赛中又以考取第一名的成绩被同行业教师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刷下岗;
    
    理由是年轻,缺少大专文凭,阅历分太少吧等等
    
    不服输的老婆没有按其它的教师选择函授大专拿取文凭,只要报名,交钱,毕业自动领取毕业证;
    
    而是采取网上报名参加英语成人自学考大专,难度相对要大得多,前面的课程一路很顺利过关了;
    
    唯独有一门国家英语概况第一次会考没通过,一个小女子能学好语法,记好单词教好学生已经不容易了,哪里记得各个国家的天文,地理状况,要是有那也是地理学家管的事吧;
    
    第二次会考前在电脑里搜集好多学习资料,重点攻克国家英语概况的内容而精心备考;
    
    走出考场根据考试内容和网络寻找的答案分一核对,自认为分数过关应该足足有余;
    
    谁知考试局公布的成绩令人大跌眼镜只有18分;
    
    为了此事我特意电话咨询一些认识的教育界专家,他们称考试分数弄错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希望老婆的自学考成绩能过关,可以安心的重新巩固自己的英语教学职位;
    
    虽然正式教师拿的工资比老婆高一倍左右,福利也少,待遇相差很多,校长经常安排课外休息时间给学生补课,但也不要放弃已经执教了八年教学生涯;
    
    为了这事我辗转了好几个地方,终于在省考试局里查得真相:刚开始找到考试局个子高大的段处长,她有一些神色紧张的让我去找陈奋主任咨询;
    
    等待陈奋主任调查过后,分数真的搞错了,应该是48分;
    
    电脑里的数据也由原来的18分调到48分;
    
    分数弄错了是巧合还是人为的只有老天知道;
    
    我要求陈奋主任给试卷核对真伪;
    
    陈奋回答:我们没有看自己试卷的权利,只有考试局的领导调查才可以看,试卷保存期为一年内有效;
    
    我老婆对自学成人考心灰意冷;加上报纸刊登农场要转地方,凡是2002年下岗过的教师不能列入正式编制,正式教师转地方后工资待遇还是不错应该有2000多人民币一个月;这直接厄杀了老婆在教师队伍苦熬下去的希望,工资由2000年的二、三百一个月到2007年的六、七百一个月;
    
    农场转地方后,别的教师拿2000多人民币一个月,自己还只有六、七百一个月,工作强度也大,校长经常给小鞋穿,老婆生气之下不想再当英语教师了,暂时离开了她的英语职业生涯;
    
    离开教师队伍后,农场要求解聘合同,不懂事的岳父在合同书签字了,后来续接保险又成了很大的问题;
    
    谁知世事多变,离开教师队伍才半年多,原先国家文件规定2002年下过岗的,包括编制外农场聘用的不用转正的;转地方后全部申请变为正式教师,拿国家公务员级待遇;
    
    别的教师原来离岗的看准时机再上岗拿高工资,老婆由于解聘合同,又没有社会关系再也回不去以前的工作岗位了;
    
    多年的生存环境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情,说白了,生存环境也在变相杀人,老婆由于长期心情得不到调解,病由心生,从此埋下了病根;
    
    今天听到一个病友家属在唠叨,说好在海口市人民医院4万元费用就够治病了,没有想到才过了几天刚从ICU出来费用就已经花到6万了;
    
    这一个病人家属去质询管事医生,谁知管事医生的回答是:我们只负责开药,不管药费的事情;
    
    我在想,我们也是一样的,说好6万人民币就够治病了,还说有社保,听医生的说法自以为手术下来包出院4万多就够了吧,谁知道十天左右费用就差不多10万人民币了;
    
    而且后面手术过后病情变得这么糟糕;何年何月才是头啊!
    
    正常情况早就听病友讲解过了,ICU费用5仟元每天起,走道也好,病房也罢费用最少都是千元起算;
    
    有一个病人家属不知情,要求医生开好药,给家属治病用好药这要求不过分,可一天的针水费下来三仟元人民币左在,还是在普通病房里,这费用对普通百姓来说吃不消;
    
    医生自个也交待那个病人家属,你要好药,给你全部进口药,一个病治下来,一百万也能花掉;
    
    在医院里久了,接触的病人也多了;
    
    楼梯口 26床病人打了三个月针水,费用花差不多了吧,手臂弯曲的还是弯曲的,欠费了吧,医生才下达了疾病通知,在这里治不好了,回家疗养吧;
    
    这话让我联想起我老婆的管床李智勇医生让我继缴医疗费时的一句话,说我微创手术6.5万人民币一下子都拿出来了,后面再整几万针水费应该没问题;
    
    可只有老天知道我们百姓身上有几个钱,那是生病了没有办法,是救命钱;
    
    有多少百姓兄弟情,亲情的真实流露,在医院里表现无遗,只有老天知道病人活的不容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23号病人也是很严重,比我们入院早十天左右,整个人成了一块板砖,想翻哪就翻哪,天天边打针,身体边冒虚汗,手脚变形厉害,早早就花费三十几万人民币了,体温最高时43度,病人弟弟调侃说:现在人体体温改写了,体温40度算正常;
    33、34号病床都成了植物人,34早就入院一年多了,听说原来是做生意的,家里有钱,最少是百万富翁了,由于开车碰到头后,来到医院抢救过后就变成这样子了,钱多不生病就没事,如果遇上了无良医生,生病了就要在病床上受罪多一点,然后借机慢慢榨取家里的钱完后回家疗养吧;
    
    2月19日我老婆做体内分流术那天早上,我看到护工抬着34号病人去体检,抱在身上身体是直的,已经僵硬的变成一根棍子了;
    
     37号病人在海口市人民医院病床上趟着超五年了,今天看到护工在抽取胃里的积血,据说 37号病人生病前太花心,包养了二奶,不管大奶,生病后大奶只管每月过来医院结帐,不管病人死活了,任由护工把病人绑在病床上一趟就是这么多年,二奶跑了,才落得今天的下场;
    
    如37号病人护理得好,早就可以出院了,我现在经常看到 37还经常想挣扎起来,是护工用绑带天天把病人双脚绑着,把尿壶放在病人的下面,身体的血管经常连打针的位置都找不着了,右大腿伸进脉针水后来打不进去了,是血栓了吧,看着都觉得可怜,生不如死;为了赚钱,都在表演着自己的角色;
    
    517有一病号脑部手术失败,接着微创介入失败,脑积水,天天睡在病床上趟着,眼睛睁大大的;
    
    26号病人有三个男孩子,由于一场车祸被撞到了脑袋,听病人家属说肇事车辆可以承保63万人民币的费用;
    
    孩子把父亲送到医院后,医生没有及时手术,说可以采取保守治疗,家属不懂肯定听医生的话为主,结果放在ICU病房11天后再次出血,后面手术又没做好,开好一边,另一边开得太少没修补好再次出血,紧接着再次手术,两次手术后脑积水,医生要求做体内分流,家属不同意,后面病人一直没有醒来,费用花了四十几万的时候,医生通知家属,病情诊断为终生植物人了,有钱就在医院继续治疗,没钱就抬回家养了;
    
    我在纳闷,还左,右头颅出血,第一次出车祸后干嘛不快速抢救,救病贵在神速,病人送到医疗在谈论手术意向时我也在旁观听到了,医生说脑出血量不大,可以采取保守治疗;结果以最坏的结局而告终,病人没用了还成了负担,最大的赢家是医院,把保险公司理赔的钱赚到了自己的腰包;
    
    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我老婆第二次出血时,如果及时抢救,先不说脑袋损坏到哪里,至少手脚还会是好的,人也不会抽筋,不至于演变到最坏的结局,林鹏副主任医生也说过,那时抢救也不会有脑积水,那最后一次脑脊液分流管也不用放了,可是在我全力找医院投诉科,新闻媒体等呼救的情况下都没有回应,如果医生想害人是谁给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利,真相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医院想赚钱,多赚医药费,还是为了什么呢,我很想知道答案?
    
    2010年2月24日
    
    昨天表公办事去了,今天早上十点表公一大把年龄,坐在岳父的电单车后面还要过轮渡冒着寒风来到了医院帮忙上药按摩过后,观察老婆的身体有一些变化,但是比较缓慢;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希望从今天开始能有奇迹发生在老婆身上,希望她能够重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要死也不要死在医院,我内心里感觉遇上这些无良医生,医院太可怕了不是人呆的地方(未完待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0802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