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售楼小姐曝楼市冷暖:曾月赚20万如今成千元
(博讯2011年11月07日发表)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11月6日,西安市草场坡一售楼处,一位售楼小姐独坐在椅子上,等待顾客上门 本报记者 董国梁 摄
    售楼小姐曝楼市冷暖:曾月赚20万如今成千元


    
    今年以来,西安楼市的成交量大幅萎缩,而这种状况也影响着这个行业中的许多人。这些人中又有一群人对楼市的冷暖最为敏感——她们年轻漂亮,脸上总是露出迷人的微笑,会为每位客户进行细致的房型介绍,熟练地帮购房者办理各项手续;然而,随着房地产交易的冷清,这些人中有些开始彷徨,处境变得尴尬。
    
    她们就是售楼小姐。
    
    在2009年那个销售井喷的年代,一个“神话”在售楼小姐圈中流传:一位售楼小姐一天卖了8套房子,当天赚了1.2万元。如今,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迎接她们的是每月1200元的底薪。而因为收入减少太快,她们中有的人还在坚持,有的则开始转行。

成功者:“当时只要坚持,半年后都能买半套房”
    
    北郊,凤城二路,某楼盘的售楼处。
    
    王婷(化名)从事房地产销售已经快7年了,现在已是西安本地一家知名房屋代理销售公司的销售经理,她的故事很具代表性。“2005年初,我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这个行业。刚开始,卖的是南郊的一家楼盘,当时成绩还不错,慢慢便适应了这个行业。什么样的客户买房可能性大、什么样的客户只是来了解价格,我逐渐可以凭借经验进行判断。”王婷这样说。“2009年,我在一家全国性的知名房屋中介上班,当时,我们代理的一个楼盘位于东郊浐灞生态区,那一年的春夏,我迎来了从业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回忆过去,王婷的脸上充满了幸福。
    
    “当时销售最好的一个月,我们几十个人的团队,平均每个人月销售30套房,按每套房50万元算,每人的销售总额达到了1500万元,而我们的平均佣金是0.3%,每个人月均收入达到了4.5万元,再加上底薪,平均收入将近5万元,那段时间赚钱真是太容易了!”
    
    说到兴头上,她说:“我们团队里面卖得最好的同事,一个月卖了将近80套房子,当时我们的佣金是浮动的,她那个月是按照0.6%的佣金来提成,一个月赚了24万元。当时,只要在那个项目坚持下去的销售顾问,半年后基本上都可以买辆好车或者半套房子了!”“现在?同事们一个月基本上也就赚上一千多元吧!”对记者询问现在的情形,王婷却不愿多谈。

坚持者:“原来卖房很轻松,现在被嘲‘查户口’”
    
    长安北路,一家楼盘的售楼处,也许和外面飘着零星小雨有关,整个售楼处里没有一位来看房的客户。
    
    穿着工作装的赵媛(化名)看上去精干而时尚。她是记者采访中遇到的从事这个行业时间最长的售楼小姐。“我是2004年初进入这个行业的,一直在这家房地产代理公司做销售顾问,卖过的楼盘将近10家。我卖的第一个楼盘是北郊的一家商住一体化楼盘,记得当时下班后,我站在高楼之上,向北望去,漆黑一片,谁能想到,现在的北郊已经如此繁华!”赵媛这样告诉记者。
    
    她表示,从2004年开始,西安的房子都比较好卖,只要有房源,房子真的不愁卖。但是,“今年的房子最难卖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限购。原来只要有客户来,只需接待好,服务好,将房子的户型、优势、升值潜力等讲完就行。现在由于限购,不少客户根本就没有买房的资格。我今年上半年遇到一个客户,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经过好几次的电话沟通,最终她决定购买一套二室的房子。在准备购房资料的时候,她说自己已经结婚了,我当时头就大了,害怕她老公已经有了房子,一询问,果然如此,而且还不止一套。长达半个月的沟通最终功亏一篑。”赵媛这么跟记者对比着往昔与眼下。
    
    赵媛称,现在售楼,必须对客户的情况进行详细了解,“有一个客户想在我们这里买一套住宅,他工作比较忙,为了弄清他的购房状况,譬如户口是哪里、结婚没有、名下有没有房产等等,我打电话不下30次,最终电话打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有时候,问得过于详细,客户还反问,‘你卖你的房子,难道连户口都要查吗?’”

反复者:“几年没干这个行业,再回头别人已经有房有车”
    
    西安市高新区,丈八路,一家知名楼盘售楼处里,几位置业顾问在工作着。
    
    田瑶(化名),2003年就开始入行,2005年转行。2009年5月再度进入这个行业,她的感受别有一番味道,“当我重新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发现2003年和我一起干的同行们,只要没离开的,大部分人已经有房有车!”“真的没想到房价会涨到现在这个价格!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卖的第一个项目,是北郊一家多层商品房小区,当时一层的价格是每平方米2150元,六层(顶层)的价格是每平方米1750元。现在该小区的二手房每平方米卖到了5500元左右。”田瑶对自己当初没有买房很是后悔。“和2005年我离开这个行业时相比,2009年的市场不一样了。当初西安楼市的市场容量小,而2009年市场的容量变得很大,2009年我取得了较好的业绩,2010年也感觉不错。进入今年以后,市场比较差,尤其是6月份以后,我的业绩很差。不仅仅是我,几乎所有同事的业绩都很差。”田瑶这样说。
    
    但田瑶对这个行业还是充满希望,“从我的从业经验看,感觉西安房地产未来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毕竟需求还是非常大。现在不少城中村拆迁,一些租不起单元房的人开始向更远的郊区转移,我平时上班坐的郊区公交,原来人比较少,现在非常多。现在楼市冷清只是表象,不少有刚性需求的人在等待房价的下降,然后再出手。”
    
    离开了,又回来了,楼市的蛋糕已经变大,能够坚持下来,真正在这个行业沉积下来的售楼小姐们,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田瑶的羡慕折射出的是这个行业的变化与发展。

转行者:“月入1200元不够吃饭,改卖化妆品”
    
    当售楼小姐们一个月都没有卖出一套房子的时候,她们面临的是除了1200元的月工资,还有来自公司和自己心理的压力。无奈之下,只有选择转行。
    
    吴晓倩(化名)现在已经开始销售化妆品了,工作很忙,只能通过电话接受记者的采访。
    
    吴晓倩从事售楼业务三年,2009年初入行,当时每个月基本上可以赚到五六千元,最高的时候一个月拿到了八千元。
    
    然而,收入的寒冬在今年到来了。“我所销售的楼盘所剩的房源也不是太多,更重要的是限购之下,真正出手买房的人寥寥无几。公司给我的底薪是1200元/月,其他就要靠佣金了,卖不了房子就没有佣金,每个月1200元,连吃饭都不够。除过公司的压力外,更重要的是看着同事一个月好歹还能卖出一两套房子,而自己却一套都卖不出去,我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吴晓倩这样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联系上了一位中学时候的老同学,她现在销售化妆品,每个月可以拿到5000元左右。在她的帮忙之下,我现在已经在这家化妆品公司上班,在高新区一家商场做促销。虽然和售楼相比累了一些,但收入明显要好上许多。”从她的声音里可以听出带着一丝压力释放后的快乐和轻松。
    
    吴晓倩最后说:“虽然现在卖化妆品,可是我还经常和卖房的朋友们联系,一旦楼市好了,我还会重新售楼,毕竟,只要市场好,卖房要比卖化妆品赚钱赚得多呀!”本报记者 胡晓军

中国经济“去房地产化”:美好的愿景?
    
    中国经济“去房地产化”,是埋在不少人内心深处的一个美好愿望。现在是否到了实现愿望的时候?10月30日,上海市市长韩正表示,“上海经济对房地产的依存度进一步降低。”7月25日,北京市市长郭金龙表示,北京市已初步摆脱对汽车消费和房地产投资的过度依赖。
    
    易居研究院企业研究中心总经理周建成直言,如果“去房地产化”能实现,可能更多来自统计方式上的,实际上房地产对地方经济的支持仍然不可或缺。华泰联合报告表示,要实现经济的“去房地产化”,找到土地财政的替代品和房地产业留下的产业空白,是最基本的两大必要条件,但目前都还不具备。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1/2011110721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