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十九)
(博讯2012年03月09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郑恩宠
    
     (博讯 boxun.com)

    
    日前,人们在聚焦中国的全国“两会”,关注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讲了什么时,只见温家宝老了。中国大陆的政治生态,往往是总理重点关注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尤如一个重症病人已在医院抢救多时,没有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期,是治理不好这个社会顽症,任何人都不是神,都难以预测未来的结果。没有人民直接选举政府领导人,就没有人们可以选择的未来和美好的结果。
    
    
    
    还好有台湾,现在华人又看到了香港在后来居上,从香港看到中国大陆的希望。当前,香港特首曾荫权面临着政治、道德以及信任危机正在持续升级。因涉嫌接受“低价租豪宅”等事件,香港廉政公署决定对他进行立案调查。与此同时,有立法会议员要求展开弹劾特首的程序。若有15名议员联署,将是香港首次启动有关机制。
    
    
    
    据香港《明报》、《新报》等媒体2月29日报道,有立法会议员发信,要求支持联合动议,以启动弹劾曾荫权所承认的事实,表面看足以构成渎职,立法会作为代表民意的机关,提出弹劾,并无不可。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73(9)条规定,如有立法会四分之一的议员(即15位议员)联合动议,指特首有渎职行为而不辞职,可委任首席法官调查,若调查发现有证据构成上述指控,立法会议员又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可以提出弹劾。
    
    
    
    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延表示,当前部分香港公众对曾荫权的批评流于观感,反映港人对公职人士要求很高。他认为,启动弹劾特首的程序过程繁杂,眼下曾荫权的任期仅剩4个月,启动弹劾程序意义不大。支持弹劾案的议员黄毓民认为,这将是香港回归以来首次启动调查特首的机制,即使成功机会很小,提出动议已别具意义。
    
    
    
    眼下香港特首选举已闹出不少丑闻,特区政府和多个部门疲于奔命,重要政事如“双非”、外佣居港权以至兴建机场新跑道等,都未获足够重视。
    
    
    
    2012年1月4日,礼篮一个。1月17日,食品两盒。1月19日,植物两盆。
    
    
    
    上述清单摘自香港行政长官1月获赠公务礼品的名册,香港行政长官在该月一共申报19笔礼品,礼品主要包括花篮、纪念币、食品、植物、摆设。上述礼品全部交由政府处理。
    
    
    
    能有如此详细的申报清单在于香港政府必须是法治政府,比如香港特区《防止贿赂条例》第三条规定,任何公务人员未得行政长官一般或特别许可而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或维持高于收入的生活水平,即属犯罪。其中,“利益”不仅包括馈赠、贷款、费用、报酬或佣金,其形式为金钱,任何有价证券或任何种类的其他财产或财产权益,亦包括任何其他服务或优待。
    
    
    
    根据《接受利益(行政长官许可)公告》,公务员可以接受亲属及在某些情况下接受私交好友提供的利益。但公务员不应欠下与自己有公务外来的人的人情,例如不应接受他们提供的礼物、折扣、贷款、服务或其他恩惠。另外,香港公务员事务局亦要求可取的市场敏感资料的高层人员须定期申报其在香港及其他地方的私人投资。
    
    
    
    香港许多在政府里担任高官的公务员,在任职期间,会和身边朋友暂停来往,直至任期结束。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礼品收受情况为例,从1997年起,特首办公室就已设立礼物名册,登记行政长官以公职身份接受的礼物。特首接受估值超过400港元的所有礼物均登记在礼物名册内。礼物名册每月更新一次,市民可随时查阅。2012年1月曾荫权共获赠25件公务礼物,包括11盆植物、8个礼篮、2枚纪念币、2盒食物、1件摆设和一支笔。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是香港的法制传统。香港政府每一个机构的设置,每一种权力的运作,都以此为原则和向导。
    
    
    
    2012年2月16日,香港发生了媒体出动多台吊车俯拍中共内定特首候选人唐英年私人住宅的事件。在2月16日之前,媒体还是多次以常规方式追问唐英年。当唐英年似乎有所隐瞒时,于是传媒就租用吊车,在“公众人物必须受到监督”的原则下,越过“私人住宅不得拍摄”的围墙,俯瞰墙内的动静。
    
    
    
    在香港越是高级别的官员,所受约束就越多,而不是相反。作为未来可能的特区最高领导,诚信比政治经验更重要。特首候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隐瞒事实,负面影响就马上立竿见影;唐英年的民望急剧下跌,支持的党派与其割席。这个事实与其理解为自由的媒体力量非常强大,不如解释为香港社会无论任何的党派、公民,其实都认同政治必须廉洁、权力必须受规范的准则。所以,香港媒体并非有特权,而是深深植根于香港的法制传统与具有普世价值政治土壤的产物。
    
    
    
    即使一名特首候选人在选举前没被挖出污点,上台了以后仍有可能发生利益输送。例如,当前现任特首曾荫权就处于收受富豪利益嫌疑的风口浪尖之中。
    
    
    
    但是在今日的中国大陆,在高举中国特色邓小平理论和鼓吹所谓“中国模式”的声浪中,没有人民的真正选举政府领导人的权利,必然越来越腐败。
    
    
    
    例如:2012月2月13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候选院士、中科院地球深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段振豪贪污科研经费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审。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指控,段振豪涉嫌使用虚假的票据报销差旅费、复印装订费、劳务费、租车费以及网站开发费等,骗取科研经费100余万元。
    
    
    
    2011年7月,段振豪的前妻曹女士在网上实名举报,段振豪不仅包养了多名情妇,还涉嫌贪污国家科研经费。其背后的中国科研经费监管黑洞也随之浮出水面。现年53岁的段振豪是国际地球化学最高奖(歌德斯密特奖)的评委,中国科学院地球科学学位委员会副主席,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的国家级人选,2005年入选中科院“优秀百人计划”。
    
    
    
    2011年8月17日,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在原增选324名有效候选人中的145人进入初选名单,段振豪因涉嫌犯罪而被淘汰出局。
    
    
    
    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罗猛称,因海淀区是科研院校的集中之地,海淀区检察院近年来已办理了多起涉及科研经费腐败的案件,其中不乏科研人员因为经费腐败而“栽跟头”。罗猛说:“比较常见的科研经费贪腐手段就是通过虚假发票,虚报冒领人员劳务费等。”
    
    
    
    “如果仅仅是个案,那么是个人的问题,但如果问题普遍那一定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长期研究中国科学体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久(化名)说。如果制度设计合理,完全可以通过制定来压缩腐败滋生的空间。但在他看来,虽然国家提出“重视人才”的规划纲要,但科学体制改革的核心—科研经费的分配制度仍然没变。
    
    
    
    在美国,一名教授申请到的科研经费中通常有50%作为人员劳务费,开会、野外、分析、实验用品等仅占科研经费的15%,另外35%的管理费则有学校和政府另行协商支付。这样的经费分配原则,一方面使得课题教授能够安心的生活和科研,同时也无法对有限甚至相对紧张的实验经费开动脑筋。王院士说,中国的科研经费大多数都投到“物”上面去。近年来,中国的科研设备已大大改善,但一级教授的基本工资仍然平均只有3000余人民币。“人”“物”经费失衡,很多人就把心思用到了挪用上去。出现这样反差的关键一方面是中国“重设备、轻人力”的思想,在巨额的科研经费面前,人性贪婪的一面自然会被激发出来。更重要的是科学体制改革缺乏上层设计和改革的决心,结果使得改革成本最小的科学领域也形成了部门利益集团越来越大的困局。
    
    
    
    上述说明,今日中国大陆的腐败不仅在经济、政治和行政领域,而且也反映在科教兴国的领域,若不进行普世价值方向的政治体制改革,只是死路一条。像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样的国家级高级知识分子也应当接受社会的监督,他们也是副部级以上的干部,也享有部级干部的经济和生活、福利待遇。用来自人民血汗钱的国家科研经费搞女人,是邓小平不管黑猫白猫理论给中国社会所带来的后果。
    
    
    
    上海大学冶金学教授徐匡迪,先当并非市民选出的上海市长,不久就成了官员院士,以后就成为当然的中国工程院院长。冶金学的教师也立即成为土地经济学家,将居住在平均一平方米八千美元土地上的上海380万城市居民,赶到平均40-50美元城乡结合部土地上生活,靠这个巨大的差价发展了上海,这就是上海模式,也是所谓的中国模式。徐匡迪一当上市长,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就到美国当博士,心安理得当裸官,为逃亡作好准备。
    
    
    
    中国科研体制出了问题,这也与无视法律、无视招投标制度有关,一个科研项目,一项巨额科研经费的使用只有接受监督、进行公开合法的招投标,才能避免腐败。
    
    
    
    中国大陆有法律而无法治,这是工程师治国的必然结果,违反招投标的法律和程序,不仅上海有、北京有,全国各地处处在违法,例如:
    
    
    
    日前,中共武汉市纪委已对武汉地铁运营公司资源部经理邓宏武采取措施,进行立案调查;对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武汉地铁运营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于晓罡,给予记大过、免职处理;对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武汉地铁运营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陈川,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现工作岗位。
    
    
    
    今年初,武汉地铁集团公司在地铁2号线一期工程内平面广告媒体代理经营项目的招投标活动中,深圳报业集团地铁广告公司出价10亿多元落标,而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出价7亿多元中标,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引发了广泛的质疑。武汉地铁运营公司资源部经理邓宏武在此次招标文件编制中利用职务便利,设置有利于个别投标企业的条款,向相关投标单位泄露了应当保密的招投标信息,并涉嫌受贿。
    
    
    
    武汉地铁集团公司下属的武汉地铁运营公司,在组织轨道交通2号线一期工程站内平面广告媒体代理经营项目的招标活动引发争议后,经调查发现这一招投标活动,未按照《武汉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办法》的规定要求,依法履行报批程序。此外,武汉地铁运营公司在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组织实施本次招投标活动时,未严格参照有关规定执行,在组建评标专家库时,将部分不符合评标专家条件的人员纳入专家库;在抽取的专家评委人员中,专家评委没有超过评委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招投标活动未按规定进入专门的交易场所组织实施。
    
    
    
    没有公民直选政府领导人的制度,这或许是中国大陆问题的根源。得益于中国政府支持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再次在官方较前开放的媒体中见识到俄罗斯和平选举的热烈场面,见到了总统冒雨向民众流泪谢票的感人场面。中国大陆的人们,再次见到苏联共产党在亡党失政后,俄罗斯等恢复了东正教的传统,去党文化给俄罗斯民族所带来了光明,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流派之一。
    
    
    
    没有宗教自由,就没有中国各民族的凝聚力,中国式的无神论实际是乱神论,恰恰是党文化牢固的社会基础,没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宗教自由就很可能缺乏和平有序大选的基础,也可能社会处于无序的状态之中。当年的波兰团结工会之所以没有发生分裂,成为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波兰团结工会和波兰爱国军人委员会能坐下来开圆桌会议,大批波共党员加入团结了工会,这一切都和90%的波兰人信奉天主教有着密切的关系。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0901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