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要害在于张德江到重庆是捂盖子,温家宝欲弃船撇清自身/昭明
(博讯2012年03月17日发表)

    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3月15日中国官媒报道,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接替薄熙来兼任重庆市委书记,由此十八大前的“薄熙来事件”轮廓逐渐清晰,那么下面就让我们来谈谈,十七大前陈良宇事件与十八大前的薄熙来事件,这两者背后的政治逻辑: (博讯 boxun.com)

    
    一、 薄熙来遭免职事件的要害在于,张德江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张接替薄前往重庆是捂盖子,而不是揭盖子,重庆仍是江派的地盘。就像十七大前,陈良宇倒台,接替陈良宇主抓上海工作的先是习近平,后来是俞正声。此二人都是江派曾记太子党成员,由此二人坐镇上海,可以很好的防止胡派人马到上海搞江派的材料,防止胡派人马借机将事态扩大到江派其他成员。同理,十八大前薄熙来遭免职,张德江以副总理身份前往重庆,更能压得住江派阵脚,防止胡派的周强、刘奇葆之流趁机在重庆作乱搜集薄熙来与周永康的黑材料。张德江与俞正声稳住江派阵脚有功,应该是可以进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会的。
    
    二、 同为政治局委员,陈良宇比薄熙来对江泽民、曾庆红更忠心;就地缘政治来讲,上海比重庆对于江派更重要;十七大前能牺牲上海的陈良宇,达成交易,将十七大开成一个“团结、胜利”的大会,十八大前就有可能牺牲重庆的薄熙来。具体薄熙来倒台到什么程度,这要看胡派妥协到什么程度。所以中组部用语很讲究,叫“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这其中还留有很大的伸缩空间。
    
    三、 十七大前,胡、温扳倒陈良宇,逼退曾庆红,是与江、曾妥协的结果,胡温并未获胜,获胜一方是曾庆红设计的太子党十八大接班大局,那就是习近平入常排名李克强前,作为接班人,且十七届常委会形成有利于江派的6:3绝对优势。
    
    四、 十八大前,曾庆红故伎重演,唆使薄熙来挑战胡、温权威,胡、温若想扳倒薄熙来,就必须象十七大前一样与江、曾妥协交易,即胡锦涛放弃十八大连任军委主席两年,且继续让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会形成有利于江派太子党的6:3 绝对优势,这样就可以象十七大前牺牲陈良宇一样,在十八大前牺牲薄熙来,将十八大开成又一个“胜利、团结”的大会。所以即使十八大前薄熙来彻底倒台,胡派团队也没有获胜,获胜一方仍然是江派太子党习近平,所以胡派团队与胡的粉丝不要高兴得太早。
    
    
    以上四点,是陈良宇事件与薄熙来事件纷乱表象背后的实质性问题,所以还是要透过表象看本质看实质。讲完薄熙来,我们讲温家宝。
    
    3月14日温家宝与中外记者见面并答记者问。在回答记者如何评价自己工作的问题时,温家宝高调引用了“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等3句名言。温家宝不讲这三句话还好,讲了这三句,覆水难收!问题太大!只能以一个“伪”字来形容!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是孔子编写完《春秋》时说的话:“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何为《春秋》?是孔子对发生于当时国内外大事的重点记载与定性,并非是单纯地书写记载历史,所以孔子特别取了个名字叫《春秋》。后人对孔子的《春秋》定性为“微言大义”,是指孔子往往只用一个字,也就是“微言”,将一个事件,或一个人物,定在历史的光荣榜,或是耻辱柱上。孔子的《春秋》,突出的是“微言”。失去了“微言”,就不叫《春秋》了。然而,在“微言”的背后,却体现了一套孔子建立的价值标准。孔子著《春秋》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一套价值标准流传后世。值得注意的是,孔子并没有将这一套价值观直白地书写出来,并没有落实在一页纸几行文字中。这同时也就是老子讲的“不言之教”的道理,因为孔子预见到了,那样一来,摆在明处,又得被那些道貌岸然的什么帝王将象、主席呀、领袖们、什么第一、二、三、四代核心们盗用,给后世领导们满嘴的仁义道德,满脑子男盗女娼的机会。相反,孔子将这一套价值标准,也就是“大义”,镌刻在“微言”中,用之于对历史人物与事件的定性,使之无法被盗用,或是私挪它用,这更能体现圣人的情义——“著春秋,乱臣贼子惧”。
    
    孔子自己讲“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这是指《春秋》内涵了孔子欲流传后世的一套价值标准,所以叫“知我者春秋”。如果后人对这套价值标准产生质疑,那么《春秋》也就成了批判、定罪孔子的历史证据了,所以叫“罪我者春秋”。文革中,毛主席幕后操纵的“批林批孔批周公”运动,就是要借否定孔子建立的那套价值观价值标准,来批倒残留在林彪、周恩来骨子里的那一点点的儒家的传统美德,从而将林、周搞臭。
    
    明白了“春秋”、“微言”、“大义”、“知我”、“罪我”的涵义,我们再来看看温家宝,他写过类似《春秋》的著作吗? 没有!他在中共专制体制内建立起过什么值得称道的价值标准吗?没有!而在温家宝当总理的十年,房价是一年比一年高,严重背离居民收入与投资回报的规律,贫富差距是一年比一年扩大,通货膨胀是一天比一天严重,社会治安一天比一天差。作为总理,温家宝能没责任吗?如果没有这些个问题,那 个乱臣贼子薄熙来怎们会有机会叫嚣着用“唱红打黑”“民生10条”、“共富12条”、“民生导向、缩差共富”、“ 重庆公租房建设”等等这些漂亮话来包装他自己,犯上作乱?!这不就是孔子在《易经系辞》里所解释的“‘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以温家宝总理之名 行小人 之事,难怪党内要出现薄熙来式的野心家!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四?《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分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温家宝什么都没有,但却自比圣人孔子,这就不是简单的自视过高,简直是狂妄自大,哪里有半点“出则谦谦以自悔” 的精神?!
    
    在温家宝尚未出任总理前,在他家的走廊尽头墙上悬挂着两个墨笔字“高远”。出任总理后,温家宝家墙上的“高远” 两个字悄然改变了一个字,变成了“高洁”两个字,颇为耐人寻味。
    
    首先,“会当凌绝顶”之谓高,“志在千里”之谓远,所以“高远”这二字表明,温家宝升官欲极强,而且做官要做最大的官,在专制集权体制内,这只能是通过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这是为什么在“六四”中,作为赵紫阳中办主任的温家宝不仅没事,事后还能升官的根本原因。
    
    以布衣之身,当上总理,位极人臣,温家宝将“高远”变成“高洁”。何谓“洁”?“出淤泥而不染”之谓洁 ,这是求名。当上总理,凌飞绝顶之后,温家宝追求的就不再是升官了,因为已经是宰相,是 最大的官了,转而追求名了,是要清史留名 。中共这个集权专制暴力机器,执政60多年,伤天害理之事没少做,作为总理的温家宝,是这个暴力机器最后二十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件,就算主观上温家宝不想参与那些烂事,可在随同暴力机器运转的同时,客观上哪件坏事也没少参合,什么“六四”、“活摘发轮功学员器官”、“三讲”、“三个代表”“保先教育”等等。
    
    总理十年任期快结束了,温家宝是官也作了,名也享了,现在看到中共这条船要沉了,什么「因为体制制约」、「未谋过私利」,「许多工作没做完,许多事没办好,有不少遗憾」, 这分明是把责任推给江泽民与胡锦涛,借批评重庆市委、薄熙来,责备胡、江二人在任内没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是他温家宝的责任,把“未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把火交还给胡、江二人,让胡、江两派继续厮杀,他总理自己先行弃船逃跑,希望历史学家放他一马,为他青史留名。当着中外记者的面,温家宝要撇清自己与中共专制暴力集团的关系,什么他自己从未谋过私利,难道都是共产党、江泽民、胡锦涛谋了私利,这个罪过比王立军、薄熙来还要大。这是右倾、投降主义、机会主义,党内大伪君子。这是公然违反党内帮规、潜规则,要是当臣子的都象温家宝这么狡猾,那象胡、江、习这些作领导的哪里还有退路!这跟赵紫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将责任推给邓小平有什么区别?! 这不严肃处理,党内还有没有规矩!小到厅局级的王立军们,中到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们,大到总理常委温家宝们都他妈要造反,共产党的家法在哪里?
    
    邓颖超曾对中共党内一批总想“扬周贬毛”的老干部说过这样的话:你们不要这么搞,恩来什么时候反对过毛主席?他这个人你们不是不了解,路线对了,他就对了,路线错了,他就错了。你们那样说,那样搞,没法向历史向后人交代么。
    
    所以温家宝应该向自己的政治导师邓颖超学习,在这一点应该有点自知之明,知道有些事情在历史上是回避不了的,也无法为自己辩白,只能听任历史来评判。不如实事求是,将所有责任承担过来,就说是自己的能力实在有限,水平不够,说过违心话,做过违心事,许多事情没做好,给了野心家薄熙来机会,自己作为总理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自己的老领导江泽民与胡锦涛同志,这才有点林则徐忍辱负重的精神。主动给自己泼点脏水,少说漂亮话,多承担一些责任,人们都有同情弱者之心,这样主动给自己降温,或许能达到免祸的目的,历史学家或许还真会放温一马。
    
    而现在温家宝坏事他也参与了,官也升到最大了,漂亮话也讲了,责任也推给别人了,即将留名青史,这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人,哪里有半点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精神!这不就是以总理之名 行小人 之事吗?!难怪党内要出现薄熙来式的野心家啊!‘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所以建议温办的同志们在温家宝讲话前,将讲话稿传给官场观察工作室,好为他把把关,省得在外面丢共产党的人现共产党的眼。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1712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