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倪玉兰夫妇遭重判 数百警出动带走声援者
(博讯2012年04月11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2-04-10报导
     (博讯 boxun.com)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案周二开庭,当局出动数百名警察限制民众围观及传媒采访。法庭一审宣判倪玉兰2年8个月,其丈夫董继勤被判2年,律师家人表示将继续上诉。
    
    获荷兰政府颁发“二○一一年郁金香人权捍卫奖”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案,本周二于北京西城区法院开庭,当天一早在推特中有不少人转发消息呼吁在北京的网民前去围观,据网民们上传的图片可以看见当局出动了数百名警力遍布法院周围,在临近马路前拉起警戒线。现场也有数十名手戴红袖章的社区义工参与了“维稳”工作,据了解有不少访民及民众围观被制止。
    
    曾声援过福建三网民的王荔蕻和网络维权者屠夫都奔赴现场声援倪玉兰,但在九点多时王荔蕻被维稳人员带离现场,也有众多访民前来声援,据悉朱桂琴、陈静兰、郑培培、毛恒风、吕进蓉、黎容好等十多位访民被现场维稳人员拖上警车,关进黑监狱久敬庄。
    
    欧盟派出多名人员到法院申请旁听但被拒绝,欧盟发言人表示关注倪玉兰案件进展,特别担忧她虚弱的身体,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欧盟对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境况每况愈下深表担忧,表示将继续密切关注倪玉兰的处境。
    
    倪玉兰的女儿董璇周二在开庭前告诉本台记者:法院门口戒严了,有一堆警察。
    
    记者:有多少人?
    
    董璇:看过去也有个五百左右,十几辆警车。
    
    记者:他们可以让围观的人进去吗?
    
    董璇:不可以,刚才有个《法新社》的记者采访,
    后来被带走了,他们也说不让采访,现在的情况可能就是说只允许我和律师进去,希望可以得到公正的审判,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他们现在不遗余力的做这些事,如果说是公平审判的话,警察怎么会出动这么多。我叔叔今天也来了也不让进去。
    
    在短短十几分钟的庭审之后,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2年,以“诈骗罪”判处她1年,两个罪名累加判处实刑2年8个月,董继勤被判2年。
    
    倪玉兰的律师程海向本台表示:这个判决肯定是错误的,我们的辩护词已经充分反映了我们的观点,相应会提出上诉。
    
    对于庭审结果,推特网民方志雄表示,“愤怒无以言表”。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推特说,“倪玉兰是一个坐轮椅残疾人女人,竟然以实刑判处,还有司法人道主义吗? ”
    
    倪玉兰的女儿董璇在庭审后向本台表示:我觉得他们判的很重,而且很不合理,他们开庭就直接宣判了,证据就没有提。
    
    记者:家人有什么打算吗?
    
    董璇:上诉是肯定的。
    
    记者:你父母情况看起来是怎样?
    
    董璇:看起来情况都不太好,我妈瘦的皮包骨了,因为我没有看到她正脸,她推进来的时候后面站两个法警,也没有看清楚,她也没有回头看我。
    
    五十一岁的倪玉兰是维权律师,2002年因关注强拆案件遭到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殴打致其身体留下多处伤残,至今靠轮椅代步。同年她被当局指控“涉嫌妨碍公务罪”被起诉,逮捕期间遭拘留长达2个多月,同年以同一罪名正式起诉,判以有期徒刑1年,她的律师执照也被吊销。2003年获释之后继续上访前后遭当局拘禁长达近600天。
    
    2008年倪玉兰家所住的胡同面临强拆,当局指控她“暴力阻碍工人施工导致”工人受伤,并再以“妨碍公务罪”将她判刑2年。2010年她出狱之后没有住所留宿街头,使用网民提供的帐篷居住在公园中,而后再遭驱赶,她接受传媒采访时描述他在狱中遭到非人的对待,狱警强迫无法行走的她劳动。独立制片人何杨制作了关于她的纪录片《应急避难所》。
    
    倪玉兰获荷兰政府颁发的“二○一一年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因无法前往领奖,主办单位以空凳代表。董璇曾打算到荷兰代领奖,但在北京机场遭官方人员拦截。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1100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