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品尝喜糖和自由的新天地——贺秦永敏王喜凤新婚
(博讯2012年05月13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参与2012年5月11日讯)我尊敬的朋友,武汉杰出人权斗士秦永敏先生,就要和敢爱敢恨的网络侠女王喜凤结婚了,这是一个好消息。昨天(5月10日),我早早就接到他的电话,邀请同道的朋友参加他13日在武汉的婚宴,我连声说恭喜恭喜,只是因为最近几个月的双休日都有紧张的学习任务,不能缺席,只能向秦先生表示歉意,虽然人不能过去,但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表示祝贺吧,我赶紧撰文一篇祝贺他新婚,愿他们新婚美满,多发喜糖,多请朋友,多多热闹。 (博讯 boxun.com)

    
     秦先生是五零后——生于五零后,年龄也是五零后,按照当今国家领导人的年龄,他还是中壮年呢——起码比那些七八十的老年人年轻十几岁或二十几岁,那些老年人高高在上,似乎还不“显”老,秦先生就更是年富力强了,不但身体强壮,还是小伙子心态,浑身上下充满青春活力,而且还选择春夏之交的吉日结婚,举办婚宴,婚后还四处旅游欢度蜜月,试问哪个领导人可以与秦先生比比?比比坐牢——长达二十多年;比比结婚——五十九岁时的蜜月;比比写作——上千万字的作品和政治研究专著,他们谁敢与秦公比高低?
    
    秦先生是工人出身,二十多岁时在武钢工作,那时工人是最有社会地位的职业,因为农民太苦,与工人的区别是“九天九地”(梁漱溟向毛泽东表示不满时说过的话)。工人的政治觉悟也高,不然秦先生不会在当武汉钢铁厂工人的时候就想起关心政治,他于1970年代末在武汉主编民主刊物《钟声》,1980年开始参与建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小组,从此为中国的政治转型献身失去自由,从二十多岁到如今的五十多岁,内心充满民主自由信念,数十年不变初衷。
    
    秦先生是有眼光的,早年出版《钟声》,什么是钟声呢?钟声是警示人的,意思是说“时候到了”,这话并不超前,林昭的同学张元勋和沈泽宜早在1957年就发出“是时候了”的警示声,五十多年后,杭州的朱虞夫也在2011年2月发出的“是时候了”的声音。前前后后,数十年来,都是一种呼应,秦先生自然明白这样发声的意义,他当年是为了发声,是承继张元勋、沈泽宜们当年右派们追求真理、追求自由的使命和担当。悠扬并不震耳的和平钟声响起,是让人明白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真话,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和平,如果人们不能明白,岂不永远糊里糊涂活一辈子?
    
    所以说秦先生是明白人,年轻时明白,如今更明白,以至于最近武汉市的政法委书记专门找秦先生交流看法。秦先生从1993年参与起草《和平宪章》(也可以说是刘晓波等签名的《零八宪章》的前身或开路先锋)开始,就一贯坚持“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谁能说服他改变自己的坚持?最后那名武汉政法委的书记倒改变了说法,解释说“党和政府也认可普世价值,主张尊重人权”,并强调党和政府正在“转型”。
    
    和平转型在即,证明秦先生是正确的,所以我认为秦先生在帮助我们这个国家和平转型,并且付出了坐牢的代价——秦先生自称是“坐牢专业户”,如今秦先生自由了,政法委和政府应该热热闹闹给他办个隆重和热烈的婚礼,希望政法委系统的头头脑脑都到场,还要备好适当和足够的礼物——至少政府应该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玫瑰花篮,即使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是不足奇的;而且还应该包上一个大大的红包,即使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也是远远不够的;我还希望政府再热心一下,为秦先生的婚礼上摆满喜糖——由政府采购支付,喜糖要九千九百九十九包,假若秦先生全国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同道,一个人只能获得一包,这点小礼品又算得上什么呢?毕竟秦先生付出了约七千九百多天的自由,他本是无罪,而且是对国家和平转型有贡献的,政府支付他点喜糖和红包,还不足他失去自由的补偿,不过政法委若这样做了,岂不是可以减轻其沉重的历史负担和修正其不堪的历史形象?
    
    秦先生新婚,值得说点高兴的事情,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现在要关注今天和未来,愿秦先生和王女士婚姻幸福,发出的喜糖越多,获得的祝福就越多,因为施比受更为有福。同时,也愿意他们相互舍己,更加恩爱,彼此照顾,共同承担未来新生活的使命,准备好迎接自由的新时代。
    
    于是,我期待着,这场婚宴,喜糖会更多,自由会更多。
    
    最后,我再次祝贺秦先生王女士新婚,期待他诸事顺利,并祝福他们的蜜月甜如蜜,香如花,自由如春夏秋冬一样往复循环畅通无阻。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5/2012051309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