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莫言:书读不多才想像力丰富
(博讯2012年10月15日发表)

    来源: 旺报
    
           因作品魔幻写实融合乡土文学,大陆作家莫言日前荣获今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在获奖前夕他曾接受《北京晚报》专访,谈起自己的想像力,莫言笑说,那要归功于「我读书比较少」,因为很早就跟大自然打成一片,也经常一个人独处,当时的胡思乱想就如同想像力的培养、开掘。
    

  从小就爱说故事
    
      「我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因为我读书比较少,所以我的想像力发达。如果我读上30 年的书成了硕士、博士,可能想像力要大打折扣。这个听起来是在调侃,实际上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莫言小学五年级即辍学,当时他天天和牛羊在一起,很早就跟大自然打成一片,也经常一个人独处,「当时的胡思乱想现在看起来就是一种想像力的培养、开掘。很多时候我觉得就是超现实的一些想像。」莫言说,他曾经突然看到一棵玉米,就感觉到这个玉米是能够跟人进行情感交流的。有时候遇到一只小鸟,就在想这个附近肯定会有一窝,一找果然就能找到。
    
    
莫言:书读不多才想像力丰富

    
      莫言认为,自己在小时候讲故事的能力就已萌芽。「小的时候我说的慾望是很强烈的,从小我特别喜欢说话。」他总爱到市集听说书人说书,再回家说故事给家人听,后来发现别人总在夸奖,这个小孩记忆力真好,你看听一遍他能够叽哩哌啦的基本大概不错地复述出来。「再后来就是能够绘声绘色,有所发展、有所演绎,我想这是不是就是一种讲故事的才能,那时候已经冒出来点苗头了。」
    

  谈父亲 敬畏大于亲近
    
      莫言在专访中也谈到父母,「我母亲就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但是我觉得她是有远大目光的人。我可能也受父亲的影响,父亲是读过私塾的人,是有文化的人。」
    
      莫言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1个大哥、2个姐姐。莫言说,母亲是长媳,非常勤劳、任劳任怨,却曾经因为他卖菜时多算客人1毛钱,第一次看到母亲流泪。莫言的一篇散文作品《卖白菜》中写道,1969年左右,为了换一点钱过年,家里要把自种的3 颗白菜卖掉。有一个很挑剔的老太太买了一颗,「当时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我算(帐)错了。」回家后,「我母亲说,让她感觉到极大的耻辱,这个儿子竟然多算人家1毛钱,赶快给人家赔礼道歉,那也是我看到坚强的母亲第一次流泪,这件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刻。」
    
      谈到父亲,莫言则说,父亲的严明方正让自己与兄姐对他敬畏大于亲近,「我小时候特别怕我的父亲」。而担任生产大队会计的父亲,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忠心耿耿地为共产党工作,甚至不惜身家性命地向党靠拢,可始终就没有当上一个共产党员。」
    
      尽管自小对儿女严厉,但莫言父亲到了晚年也展现幽默的一面,「他经常给我讲很多的故事,讲战争啊,讲他亲身经历的一些历史事件,爷爷奶奶的、大爷爷大奶奶的、母亲家族的,这些也都成了我写作的宝贵素材。」
    
      莫言说,后来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开始写作《红高粱》之前,「他跟我讲游击队天天打仗,因为使用的手枪,我们叫驳壳枪,由于打的子弹太多发热了,枪筒都甩来甩去,都甩长了。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夸张的细节,我相信父亲也有这种天性幽默的一面,但就是在那个社会里压抑着没办法表现出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1510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