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唯一的小说家不是莫言,是郭敬明
(博讯2012年10月15日发表)

    来源:石述思博客
    
       在中国人文精神溃散、作家地位沦丧的今天,一个叫莫言的人获得了诺奖。
    
      像一起事故。
    
      或者是有些没落的诺奖评委会在刻意与中国修复关系,当然这一努力也得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扬。孔子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老子说:厚德载物。真是的,连钓鱼岛都能与日本谈判,我泱泱大国怎么能和一个只有900万人口的小国较劲呢?
    
      只能说莫言幸运,能他比运气的也许只有那个中了3亿多彩票的人。
    
      盼星星、盼月亮、盼诺奖。多年以来,似乎成了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情结。
    
      现在一朝梦圆,从上到下备受鼓舞,乐呵乐呵,是可以理解的。其实也仅此而已。
    
      但有些人就爱联想,联想大发了就显得像意淫。
    
      比如说莫言的获奖能带动中国纯文学创作的繁荣,进而重现80年代初全国人民争当作家,进而人文精神复苏,大国未崛起,文化先拔份。
    
      其实您清醒下来,看看中国全民媚权媚媚俗钱的现状,以及作家戴着镣铐写作,版权难以维护,靠码字普遍难以果腹的悲催现实,您就明白:如果这块国土上如果还存在一个叫小说家的职业的话,也是郭敬明的天下——这个字字价值千金的年轻人曾是莫言没获奖之前无比羡慕的对象。
    
      获奖后的莫言靠诺奖免税的750万人民币发了笔财,他的愿望是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买套房子——只够120平米,还得有当地户口。从这个角度上说,他还得继续羡慕郭敬明。因此,他的事迹对激励更多的人耐得住寂寞,艰苦写作作用有限。
    
      现在全民像追杀那样追捧莫言,媒体将他位于山东高密的居所层层包围,公众将他在书店常年滞销的图书一扫而光,不是因为多喜欢纯文学,多么热爱莫先生那些荒诞的文字,而是他红了,诺贝尔了。其实,不少人也是拿出这样的热情追逐李宇春的。
    
      当地政府像打了鸡血一样忙着亲切接见莫言及其二哥,或急于扩建莫言文学馆,也真不是为了挽文学于既倒,更像是为了振兴当地旅游业,进而获得官员们升迁的政绩。从这点讲,真不如高密那些沾莫言的光多卖了些烤鸡的商贩实诚。
    
      在各类光环笼罩下的莫言更像得了世界好声音的冠军。他毕竟是个曾严肃写作的人,感到这些勐然煳在身上的热潮有些燥,于是毅然决定闭门谢客。保不齐会搬家。
    
      莫言获奖,俺也很高兴。但总体觉得这是一次意外,和今年黄金周有些类似——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前提下,高潮来了。莫言不需要像别的明星那样先感谢 CCTV和别的TV,倒需要感谢张艺谋——没有电影《红高粱》的成功,他其实无法在汉语专家匮乏的西方世界短期获得巨大影响力。
    
      莫言在获奖后说了很多话,其中有一句很精彩:“我是从人性角度写作,我的获奖是文学的胜利,不是政治的胜利。”
    
      从创作的角度上说,这个国家需要习惯个体的胜利、人文的胜利,而不总是把创作者的成就首先归功于自己正确的领导和无私的关爱,否则,拿更多诺奖和奥运金牌也无法证明自己的强大。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1511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