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审判薄熙来/魏京生
(博讯2013年08月13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昨天我在网络上和众多网友聊天,发现大家都很关心薄熙来受审判的新闻。有几个网友因为观点不同,还差一点就吵起来。
    
    其实我感觉,薄熙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最重要的。既然是审判,首先需要关心的是这场审判是否公正。传出来的消息大都认为这场审判是政治审判。因为他政治上失势了,用中共的话说就是犯了政治错误,因此而被关押并被审判。这样的审判当然不可能是公正的。
    
    现代国际上早就有一个共识。政治观点和理念上的不同,不能构成犯罪。著名的国际特赦组织,也就是很多中国人说的大赦国际,它的宗旨就是营救政治犯,反对关押任何形式的政治犯。这是现代文明思想的产物。
    
    为什么政治不应该被当作犯罪呢?首先是任何政治行为都不符合犯罪的条件。犯罪的基本概念,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了别人的利益或者身体。当然还有很多的判断标准和限制,例如自卫的权利就不属于犯罪。
    
    大家都知道,任何政治行为和思想,都是从维护众人和社会的利益出发的。我们可以评论哪一个想法是错误的,哪一个政策会带来灾难。有了这种批评和争论,社会才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如果发表自己的意见,或者实行自己的想法构成犯罪,大家还敢说话吗?
    
    如果大家都不敢说话,说错了就成了犯罪,会使这个社会很快就陷入沉默寡言。沉默寡言的社会,自然也就不能明辨是非。不能明辨是非的社会,必然会逐渐陷入混乱和没有秩序。所谓的天下大乱就是这样产生的。
    
    因此,不允许说错话,正确的话也就很难产生和传播。谬论和错误的政治行为就会泛滥,社会就是一片混沌和没有秩序。这样的状况才是真正的天下大乱。因此,保障言论自由就是保障人们说错话的权利。没有说错话的权利,也就没有了说对话的权利。大家都没有了说话的权利,政治的错误也就不可能纠正。这正是专制政治产生的温床。
    
    什么是政治犯呢?我在监狱里碰到的一个几乎没什么文化的农民,无意间说出了一个非常准确的标准。他说:我们刑事犯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了别人;你们政治犯是为了别人的利益损害了自己。至少在专制的政治体制下,这个标准非常准确。
    
    象我们这种被称为异议人士或者持不同政见者的人被关押,当然是标准的政治犯。但是仔细思考一下,毛泽东时代的刘少奇,邓小平是不是政治犯呢?他们难道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得罪了毛泽东吗?他们的政治行为可能包括他们自己的名利在内,但是他们的行为仍然主要是为了社会大众,而不是为了他们自己。把他们关进监狱当作罪犯,当然也就不公正。
    
    现在的陈良宇和薄熙来也是同样的情况。你可以坚决反对他们的政治行为,但是任何政治行为都不能构成犯罪。毛泽东时代通过打倒和关押像刘少奇、邓小平这样的政治犯,最终实现了毛泽东和他的小集团的独裁统治。
    
    现在的习近平领导集团是不是也有走向毛泽东二世的目标呢?暂时还看不出来。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而是大趋势会推着你不得不这么做。你开始的目标不一定就会达到你想像的结果,而是你的做法会按照它的规律产生必然的结果。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种下了一个走向独裁的种子,想结出别的果子,可能吗?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遭到世人的坚决反对。那么,把他赶下台就行了,有必要把他关进监狱成为政治犯吗?政治的问题应在政治上解决;而用司法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按历史的经验它就必然会走向独裁专制。共产党的老传统就是把反腐败作为政治斗争的手段。结果不但强化了专制政治,而且反腐败也是越反越腐败。现在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有的朋友会说,像薄熙来那样强势的一方诸侯,不采用点非常手段怎么能让他下台呢?就像辫子戏里边演得那样,不然他们会造反。但是我要反问这些朋友,怎么美国、英国就不用担心政治家造反呢?在民主的制度下,政治就是政治。人们可以用正常的方式进行政治斗争,没必要采取所谓的非常手段。
    
    在民主国家,人们不必担心政治斗争变成诛灭九族,也不必担心说错了话就要进监狱。这样的政治环境保证各种意见都可以拿出来政变;各种政策都可以拿来试验。人们可以把正确的意见发挥到最好的效果;把错误的政策造成的损失降到最小的程度。尽管他人的智慧不见得比中国人更高,但和现在中国的专制制度比较,总体效果确实要好得太多了。
    
    既然薄熙来的案件变质为政治案件,那么他的错误政策就降低为次要矛盾了。这个案件的主要问题,就是要不要反对审判政治犯,要不要为了眼前的是非而放弃长远的原则。这个原则就是政治问题用政治的方式解决;政治问题不能用司法的方式解决。把政治斗争转变为司法问题,就必然会走向专制,也必然会天下大乱。
    
    贪小利而放弃大原则,最终的结果就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现在审判一个陈良宇或者薄熙来,只不过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因此而制造出第二个毛泽东,才是中国人民的大灾难。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8/2013081302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