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安徽殡葬改革从6月1日起严禁土葬 6位老人为逃避火化自杀身亡
(博讯2014年05月29日发表)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近日,安徽省安庆市实施殡葬改革,要求从6月1日起,全市城乡居民死亡后一律按规定火化。改革政策公布后,已经有6位老人为获得合法的土葬权利,选择在6月1日大限到来之前,自杀身亡。对此,尽管安庆市外宣办坚称,媒体报道的“老人自杀”一事,与安庆殡葬改革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有记者调查发现:殡葬改革政策的“一刀切”,令当地那些备有棺木数十年的老人们,心里无法接受。
    
    据《新京报》今天(5月28日)的报道,再加上基层强行收缴棺木,直接刺激了老人;而当地长久以来重土葬的传统习俗,也令老人们的心结难解。对此,安徽省民政厅27 日回应称,禁止强行收缴棺木,而安庆市政府也否认存在强制收缴一事。但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早在这一政策出台之前,安庆多地农村就已开始大规模强行收缴村民的棺木;政策出台后,部分农村仍在继续强制收缴。
    
    在有着浓厚土葬风俗的安庆农村,棺木是许多老人后半辈子最重要的“财产”,强制收缴棺木,令他们在心理上备受打击。在安庆市桐城方圆50公里范围内,先后有6位自杀身亡的老人,其子女均表示,老人是为了逃避6月1日后一律火葬的政策,而被迫自杀的。今年88岁的潘秀英老人已经自杀了4次,但最终均被救活,在其子女恳求下,村委会才勉强同意暂不收缴她的棺木。
    
    5月25日,这位老人以含糊不清的言语向新京报记者承认,棺木是她目前活着的唯一指望。在记者采访的自杀老人中,最年轻的68岁,最年长的87岁。68岁的刘少莲投井自杀,一位84岁的老妇则选择了悬梁自尽。
    
    据《新京报》28日的报道,5月6日早晨7点多,吴大旺到新店村村委会开会。村主任通知,明天开始收缴棺木。上午近10点,吴大旺回到家中,他告知父亲吴正德这一消息,并劝慰了一番。10点40分左右,吴正德催吴大旺回家给自己做饭。11点35分,吴大旺送饭来到父亲的院子,发现父亲在门前的樟树上上吊身亡。吴大旺说,父亲死后,没有村干部和乡镇干部来探望或者给个说法。
    
    新店村村支书杨万生称,从5月6日开始,按照市镇部署,新店村开始收缴棺木,全村4900口人有192口棺材,均已收缴,政府部门给每口棺材1000元补助。“你随便问,村民都支持,有的就是不给钱也愿意上缴。”关于棺木是上缴、破坏还是销毁,杨万生称,这根据村民个人意愿而定,有村民想留着当柴烧,就破坏后留家里;不想留,就拿走集中销毁。
    
    安徽省民政厅也强调禁止强制收缴棺木。但各级政府所说的收棺情况跟村民们反映的情况大相径庭。新店村的汪正明和胡云梅夫妇在痛哭中看着他们准备了20多年的棺材被抬走。“我的棺材是我卖一点粮食买一点木头省吃俭用准备下来的。”事情过了近20天,72岁的胡云梅还是忍不住落泪。胡云梅说,5月7日,村主任带着几个壮汉,还有派出所的人跟着,不容老两口说什么,直接抬走了棺材,给他们留下2000元钱。
    
    同村施学文和老伴也不愿上缴棺材,但村主任带人将老两口的棺材砸碎。5月8日,吕亭镇吕亭村里收棺木,村委会带的人当着83岁的郑世芳的面锯断了她的棺木。“没人问你愿意留着还是被收走。”郑的儿子胡红祠说,村干部称收缴棺木是国家政策,“我们不敢违背政策,眼睁睁看棺材被毁。老太太晕了过去。”在服安眠药自杀未遂后,5月23日凌晨,郑世芳在家里杂物间上吊身亡。
    
    《新京报》的报道最后强调说,关于强制收缴棺木一事,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昭利称,棺木是公民的私有财产,在所有人不同意的前提下,强制收缴、破坏棺木违背“物权法”。“不管殡改制度有无棺木处置的相关规定,一旦侵犯公民私有财产,都是违法的”。
    
    来源:法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5/2014052908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