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北虎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
(博讯2014年07月06日发表)

    东北虎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


    正如托名为“滕叙兖(谐音“誊虚言”)的东北虎的同学那篇流传颇广的小文中所言,东北虎军龄前二十年(63-83),其仕途可谓乏善可陈,几无闪光点可言,是一个“老实巴交、无甚才干”的政工类干部,是“无背景、无钱财、无优点”的三无干部。
    
    (一)东北虎发迹的“贵人”于某
    
    然而,83年,徐回瓦房店老家探亲时偶然搭线认识了时任广州军区某集团军军政委的老乡于某,得其赏识,东北虎开始了仕途飞黄腾达之路,二人联手造就了小小瓦房店和平年代出了30余名流水线批发出来的将军之“壮举”,军内戏言“瓦房店系”不出“泥瓦匠,专出将军”。
    
    可以说,于对东北虎是有“知遇之恩”。
    
    很快,东北虎次年(84年)就由吉林省军区到沈阳大军区负责离休老干部服务工作,算是开始在东北结下人脉,为营造“东北虎”的称号打下基础。
    
    东北虎与老乡于某此后联系甚密,二人官职升迁路线也基本一致,这都是东北虎受于指点的结果。
    
    85年,老乡于某升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东北虎则外放掌实权,时为16集团军政治部主任。
    
    89年,于因在某风波中稳固苏沪浙大学生有功,得江举荐,受中央赏识,遂被提拔为总政副主任;东北虎随之右迁为16集团军政委。
    
    1992年,在江清洗杨家将中,于因立功不小,就任总政主任。其时,为填补杨家将遭清洗后军中的诸多空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将东北虎调京,任自己的助理,亲自作接班人训导培养,徐开始了其仕途再一次质的飞跃,
    
    一直到2002年,一路提拔东北虎的于及其背后的江,都是东北虎直接及最大的靠山。
    
    直到2002年东北虎接老乡于的班,成为总政主任,可以说是“于规徐矩”,秉承江命,潜心为江及人民币服务。
    
    (二)东北虎腐败中与谷、郭、梁、曹的关系
    
    1996年,升任为总政副主任的东北虎受既是老乡又是老首长的于点名指派“下去锻炼”,选择济南军区就任政委。
    
    在这里,他遇到了其时颇为落魄的谷,这个“很有生意头脑”、只有初中学历的副团级干部因徐的一次视察服务很是周到贴切,加之有领导保荐,谷遂受到东北虎的赏识,作为其财政大臣,两人就此搭伙。
    
    而谷随后的仕途,可以说是一路飞黄腾达,为东北虎大肆敛财,并最终因玩火太过而落马,受刑不过招供出了东北虎。
    
    谷在为东北虎进行后勤财务打点的时候,同样还侍奉着来自西北狼的郭,西北狼与东北虎,其时乃江在军中的左膀右臂,两者表面水火不容,犹如清康熙时候的索额图与明珠,但内地里联手阻挠了许多军国大事,是江派的最大依仗。
    
    且说谷为徐、郭操持经营银钱,起初在一批老革命眼底下并无太过。但随着军内当年邓留下制约江的“两张一迟”的卸任,江已是军权独揽,是名副其实的“独裁者”。在郭、徐授意下,谷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敛财之路。
    
    2002年,“两张一迟”彻底卸任。
    
    由于亲自扶上总政主任宝座的徐,与已掌握总参实权的郭,开始实施江布置的掣肘“跛脚鸭”胡的重任。
    
    关于郭的发迹,还有一个流传在兰州军区甚广的谈资。当年,江带着“国母”英前往西北采风,郭曾以司令员身份为江彻夜站岗值守,鞍前马后的伺候,因“国母”英一句客套打赏话而得到了江的赏识,遂之升迁。郭终于再度回京(前一度郭曾在北京军区副职混了数年,因被邓所恶,因而灰溜溜回了西北)。
    
    而此时的谷也已随徐进京,有军中两个大佬撑腰,谷开启了全军自上而上的营建改造工程,而这也是其团伙敛财机器开启的第一波大餐。
    
    就在这一波过程中,谷为郭、徐两家各自赚取不少于1.5个亿的真金白银。
    
    其中最为直接的就是,谷在郭那二愣子儿子娶亲时,直接送出4500万;在徐那最爱养“面首”的女儿出嫁时,送出了3500万(其中2000万为银行卡现金,1500万为房产)。
    
    2004年,江见自己的两位军内首批爱将(郭、徐)及两位后续军内爱将(曹、梁)都位置稳定,军权牢固。于是自编自导双簧戏,辞去了军委主席之职。因此,此前流传的所谓诸多将军联名要江退位、胡掌权都不过是烟幕弹而已,安抚人心罢了。
    
    江派人马最爱干这种事。
    
    举个具体例子:08年汶川地震,温(党内政治局常委)身为总指挥,指挥不动成员郭(党内政治局委员),郭甚至未通过军委决议就在成都自设军内救灾指挥部,自封总指挥(报告过江),与政府撇开,独自行事,国内外舆论,顿时一片哗然。
    
    由于影响太坏,为掩人耳目,缓和气氛,堵住悠悠之口。救灾结束郭就连忙亲署名写了一片长文,发在解放军报,通篇歌颂胡、温的救灾有力、指挥有方,算是给了“跛脚鸭”胡一点脸面。
    
    郭在军委分管总参、总装,而徐分管总政、总后,如果说徐是发了总后这条油水渠道、总政卖官卖军衔这两条线上的钱,那郭就更是惊天动力,发的是军火钱。郭有一个二愣子的儿子,倒卖起军火来丝毫不知欲望边界在哪里,总参设在广州的一个秘密机构,本来是承担收集东南亚情报信息的重任,可笑成了郭家倒卖军火的窝点。
    
    谷落马,徐、郭吃惊不小,害怕被供出,曾求教于江。
    
    适逢18大之际,江安抚言“没事”,并称和胡达成共识“止于谷,不上追”,殊不知,胡与习也达成了共识“你查谷、我查上”。
    
    胡可谓小聪明了一次,既不食言,也不愿吃瘪。
    
    因此说,查谷是胡拍板决定,查徐是习的决定。
    
    随后,二人还是不放心,各自纷纷使招自救,徐打悲情牌,以治病(膀胱癌)为由盘踞301不出;郭打方术牌,先是回西北老家祖坟请导师做法,被曝光后认为不灵验,恼怒下又改找高僧施法。
    
    然而,如今徐已倒台,郭也可谓是瓮中之鳖,惶惶不可终日。
    
    至此,徐的倒台只是习整肃军内的第一步而已,后面的老虎还很多啊,套用中山先生的那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三)徐、郭由歌星灿招兵买马效力政法沙皇周的秘闻
    东北虎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7/2014070613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