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二)
(博讯2015年04月30日发表)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一)

    
(2004年5月16日)

    
******

    
    第二部分:证据部分
    
    一、裁定书引用的“证据”,很多根本就不能做为“证据”因为,它们不符合《刑事诉讼法》中列举的“证据”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第42条规定:“证具有下列七种:(一)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害人陈述; (四)罪犯嫌疑人供叙和辩解;(五)鉴定结论;(六)勘验、检查笔录;(七) 视听资料。以上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
    
    裁定书中列举的“证据”中,以下几种显然不符合上述法律鉴定的证据条件。如:
    
    ① 裁定书第3页第二条第2项:国家安全部证明。
    
    ②裁定书第3页第三条第3项:广东省安全厅证明。
    
    ③裁定书第3页第四条第4项:国家安全都证明。
    
    ④裁定书第4页第六条第1项:国家安全部和广东省安全厅证明。
    
    ⑤裁定书第7页第一款第2项:广东省安全厅证明。
    
    ⑥裁定书第11页第一条第1项:国家安全部证明。
    
    ⑦裁定书第1l页第七条第1项: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证明。
    
    以上诸项所谓“证据”都是行政机关的一纸“说明”:这种“证明”不合《刑事诉讼法》中的“证据”的标准。法院应该摒除之。
    
    从法理上讲,政府行政机关的职责是收集证据,而不是自己制作“证据”。倘若行政机关出一些信纸,上面作些说明就可以成为“证据”,而被法院采信,那么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还去“取证”干什么?一张张“证明”信开出不就完事大吉了,譬如判处一个人有盗窃罪就不用去搜取什么“赃物”只要公安局出一纸“说明”,“证明”该人偷盗汽车,再由工商管理局出具一纸“说明”,“证明”该人偷盗并贩卖汽车,此两页“证明”就可以将该人定为“盗窃汽车罪”,这种逻辑可以吗?另外指出国安部出具的所谓“证明”反而证明了我不是“间谍”。国安部出具了一份证明林樵清为“台谍”的证明(且不说林是否为真的“台谍”,但国安部出具此证明的潜台词是他们不能证明我也是“台谍”。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也是“台谍”,国安部可以同样出具一份“王炳章是台谍”的证明。国安部没有这么做,说明他们没有证明的能力。
    
    ******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3004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