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三)
(博讯2015年05月07日发表)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三)

    
(2004年5月16日)

    
******

    
    第二部分:证据部分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7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询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之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依法处理。”
    
    请特别注意该条法律中的“必须”和“才能”四字。这四个字的意思再明显也不过,如果没有在法庭上的交叉询问、质证,证人证言就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这条法律的如此规定是有其合理性的,否则双方连那位“证人”的存在与否都无法证实。按照这条法律规定,裁定书中引用的所有证人证言均应作废,如朱利锋、谢虹、张林、梁超天、倪锦彬、李少民等人的证言。因为他们无一人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询问、质证。
    
    证人到法庭现场接受质询是最基本的程序法则和采信其证言的唯一方式。 这像“传票送达”一样重要,证明这个人是否存在的,是活在世的。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原告控告被告人,原告只要写几个“证人”作为“目击证明”,然后找几具尸体的手指按上手印,最后将之呈上法庭作为“证人证言”,而法庭不经过交叉质询就采信这几个“死人”的“证言”,那就有可能误判一个无辜者。这种最基本的逻辑,深圳中级法院和广东省高级法院都故意违背了。
    
    三、裁定书还公然捏造“证据”。例如:裁定书第12页第一段第3项竟然说:“王炳章供述:2001年2月和6月,王炳章先后到泰国与朱利锋等人会面,考察了泰国北部地区,筹划建立武装训练基地。”这纯属捏造!我什么时候有过如次“口供”?我要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拿出我的这份“口供”!事实上,我反复讲过,我从未与朱利锋一起到泰北走过。我和彭明等人到泰北去过,这点我承认,也是事实。但我讲得很清楚,我到泰北考察,是想看看在泰北建一个民运理论培训班的可能性,彭明先生的一些构想遭到我的非议,导致我与之分道扬镳。裁定书怎么可以公然捏造我的“口供”?
    
    裁定书另一处明显的歪曲和捏造证据是第10页倒数第2段,我对某些电子邮件作了详细说明,但裁定书就是不引用我的准确说明。这只能以公然陷害来解释。
    
    ******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701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