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博讯2017年03月15日发表)

     博讯编者按:该视频最早出现在youtube,博讯编辑从新闻评论处看到,推特推广。12小时后,其它编辑发现公安部微博有推介,美国编辑才注意到公安部的微博。
    
    博讯转发以下文章,并无删改。博讯一直坚持,支持郭文贵反腐,但到目前郭文贵主要精力在全面打击博讯,其真实意图只有他自己知道。
    
“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官微转发揭“郭姓”富豪往事视频

    时政新闻公司秘闻曹晓波 朱星 王全浩2017-03-15
    
    3月14日上午10点许,新浪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暨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办公室官方微博)转载一部视频,并配发文字:“‘邪性富豪’郭文贵的一些往事,你会感兴趣”。截至发稿时,已有4千多次转发。
    
    公司秘闻(ID:high3c)注意到,该视频来源于“秒拍网”,发布者为秒拍用户“河东狮吼2017”,来自河南郑州,发布时间为3月14日9时24分。截止14日21时,该视频超过335万次观看。
    
    秒拍网这个视频的配文称,“马上被删,河南人大爆料!把G扒光了。”
    
    这个视频时长6分4秒,标题为:大爆料之“百变丧门星”。视频中一男一女用河南话播报,称郭文贵“邪气、邪心、邪性”,“依靠霉运亨通害人无数而扬名”的过程。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

    
    文 新京报记者曹晓波 朱星 李蕾 王全浩
    
    编 涂重航 尹聪 实习生 王雅君 邓宇晨
    

▌郭被指最近两次在境外网媒发声
    
    在“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转载上述视频之前,国内一知名财经媒体于3月9日在其官网发表声明称,2017年1月26日和3月8日,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两次在境外华文网媒发声,其中,对该传媒及该传媒的总编辑的声誉进行了诋毁和攻击。
    
    该声明称,这是其继2015年3月底之后的新一轮侮辱诽谤行为。2015年3月间,该媒体曾发表《权力猎手郭文贵》一文。
    
    当年3月底,郭文贵捏造事实、蓄意构陷,连续发布侮辱该传媒总编辑人格、败坏该传媒和其总编辑名誉的言论。对此,该媒体已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目前该案处于诉讼程序进行中。
    
    “对于郭文贵的再次诋毁行为,我司将作为新的证据补充,提交司法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
    
    公司秘闻(ID:high3c)致电该传媒内部人士证实该声明的真实性。该人士表示,“对于此事,我们不适合多说。”
    
    《环球时报》旗下网站“环球网”3月8日刊发一标题为“郭文贵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的报道。报道配发一个视频截图中,一个长相酷似郭文贵的男子,着西装、白衬衣配黑色领带与另两男子围桌座谈。
    
    该报道称,“环球网财经近日获得的一份视频录像显示,神秘商人郭文贵在与方正证券‘开撕’两年后,首次现身。视频中,某媒体记者直面郭文贵,周边多人用手机录像留证。虽然郭文贵故作轻松,但现场气氛十分紧张。”
    
    目前,环球网相关报道的页面,已无法打开。
    

▌爆料视频首次披露郭八弟死因
    
    在“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转发的视频中,历数了郭文贵的发家史。
    
    视频中披露,“1989年,为了7000块钱,郭文贵害死自己唯一的弟弟郭文斌”。
    
    视频说,郭文贵排行老七,他的八弟名为“郭文斌”;1989年,郭文贵谎称说有门路能买到汽油,诈骗一个公司7000多元现金,当警察上门拘传郭文贵时,郭文贵指使弟弟郭文斌拿刀袭警,最终导致郭文斌意外死亡。
    
    据媒体报道,在山东莘县西曹营村郭家的坟地里,有一座墓主为“郭文斌”的坟墓。
    
    另外,视频还披露郭文贵的家人因其倒霉的并非只有郭文斌一人。视频称,当面临“非法拘禁”、“非法销毁账目”等指控的时候,郭文贵毫不犹豫跑路,把他的哥哥郭文存扔到台前来背黑锅;因为老丈人曾经不同意他和自己的闺女的婚事,其老丈人去世,郭文贵连葬礼都不去。
    
    据查询,这是国内首次披露郭文贵两兄弟的情况。
    
    据上述视频中披露,“郭文贵最擅长的就是偷拍、录音和抓小辫子,管你是朋友还是敌人,都先偷拍录音再说。其中第一个吃他这个哑巴亏的是原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石发亮。”
    
    对于石发亮和郭文贵的关系,国内媒体也早有披露。
    
    据《财经》杂志报道,知情人士称,2001年,石发亮被做局,受美女色诱,而房间里被安装了摄像头。事后,石发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原高速)购买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三层,而且价格为裕达置业确定的每平方米1.4万元,不许还价。
    
    2002年,石发亮落马,后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此案未牵涉郭文贵。
    
    此外,视频中还披露了郭文贵还“坑过”最早帮他发家的原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
    
    对此,也早有媒体披露过郭文贵和王有杰及其子王锴与郭文贵在“合作”开发郑州裕达置业的关系。
    
    2005年,王有杰被中纪委调查。2007年1月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上述视频还披露,王有杰的案发时因为在跟郭文贵要“联合投资”本钱时候,郭文贵“一点都不打磕巴,直接上交了长期搜罗准备好的证据,以贪污和索贿罪举报了王有杰”。
    
    另外,视频还披露郭文贵举报自己的保护伞,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过程。
    
    视频称,2008年在马建的帮助下,郭文贵顺利摆平一桩经济纠纷并入账4个亿。但为了少给马建分成,他跟马建说只收了1个亿。时间一长,马建和郭文贵的矛盾就摆在台面上,郭文贵这时就想把马建给蹬了。
    
    该段视频称,到2014年夏天,马建的遥控指挥就不灵了,马建底下人的电话郭文贵说挂就挂,“至于盘古大观里边马建的证据有多少留住了,有多少销毁了,那就只有郭文贵自己一个人门清了。”
    
    2015年1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据多家媒体报道,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利用国家安全系统的资源与郭文贵内外勾结巧取豪夺。
    
    那些年,与郭文贵有关的人和事
    
    在“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转发的视频中显示,“郭文贵曾让NNN位商业合作伙伴、官员朋友因为他绝望、破产、锒铛入狱甚至最后反目成仇。”并且视频滚动播放了20人名单。
    
    公司秘闻(ID:high3c)对部分人员与郭文贵的关系做出梳理,以下材料均来自媒体报道。
    
    ▌领路人:“好大姐”夏平
    
    (编者按:夏是国安人员)上个世纪90年代初,20出头的郭文贵经人引荐,认识了港商夏平,夏以港商身份为郭文贵在郑州拿项目而站台。
    
    1993年,28岁的郭文贵以旗下郑州伟仁贸易有限公司,与夏平所在的香港爱莲国际集团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公司,郭文贵控股,其利用夏平港商的身份,取得了本属于市政府家属院的中原路220号地块,即后来的裕达国贸所在地。
    
    裕达国贸竣工后,夏平于1998年将其所持的裕达置业股份全部转让给郭文贵。
    

▌与王有杰之子合作建成裕达国贸
    
    (王有杰)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人物:王锴
    
    据《财经》报道,“中原第一高楼”的郑州裕达国贸酒店系郭文贵所建。公开资料显示,裕达国贸大厦原为郑州市政府小区的拆迁改造工程,紧邻市政府所在地,地理位置极佳。
    
    据财新报道,原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儿子王锴所占股公司收购裕达置业股份,王有杰安排王锴将巨额资金陆续转到裕达公司。此后五年多,这些资金一直被裕达公司使用。
    
    2005年,王有杰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案发。2007 年,王有杰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法院认定,王有杰通过儿子王锴,将730万元人民币、45万美元转移到裕达置业。
    

▌与朱时茂相识,进入北京投资
    
    (朱时茂)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人物:朱时茂
    
    公开资料显示,郭文贵最早进入北京从事商业活动的时间是1998年6月。彼时,郭文贵与著名演员朱时茂相识,共同成立了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其中,郭文贵出资300万元,朱时茂出资200万元。
    
    两年后,2001年左右,朱时茂退出,郭文贵将股份转让给岑曦。该公司后来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最后更名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
    

▌华泰争夺战:当事人或逃亡或入狱
    
    (郑介甫)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人物:谢建升、郑介甫、赵云安、曲龙、李明炯、张越
    
    郑介甫和赵云安之间围绕着天津华泰之间的争斗,因为郭文贵的介入,而变得更加复杂。
    
    由于认为时任法人代表赵云安转移了天津华泰旗下资产,2008年,天津华泰的实际控制人郑介甫,向警方报案,天津市公安局当年5月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对赵云安立案调查。
    
    赵云安被抓之后,其妻子找到郭文贵,希望他能捞出赵云安。
    
    在郭文贵的操作下,赵云安于2008年6月下旬取保候审。为了感谢郭文贵,赵云安愿意借款3亿元给郭,双方制定了一笔交易,郭文贵旗下的证泉控股,以不超过3亿元的价格,收购赵云安持有的达和创全部的股权。
    
    曲龙是上述计划的操盘手,曲龙于2008年5月到8月担任政泉控股执行董事。但随后,曲郭二人因此事反目。
    
    2011年,曲龙主动向媒体透露郭文贵的问题。
    
    2011年3月,曲龙被河北承德公安经侦支队带走。最终,曲龙因职务侵占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
    
    据媒体报道,曲龙被判刑的背后,有河北省前政法委书记张越的身影。
    
    目前,与此案有关的谢建升逃往海外。郑介甫也因为被通缉而逃亡海外。替郑介甫持股的天津环渤海董事局副主席李明炯被承德警方以“私藏危险爆炸物”带至承德,后以“涉嫌职务侵占”被监视居住;赵云安则入狱。
    

▌收购民族证券:“军师”赵大建失联
    
    (赵大建)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人物:赵大建、杨克森、马建、张越
    
    作为地产商,郭文贵2009年开始涉足金融领域,收购民族证券。赵大建为民族证券前董事长,杨克森和单蔚良后分别曾出任民族证券的总裁助理和副总裁。
    
    郭文贵获得民族证券的整个过程颇为扑朔迷离。2009年,第四大股东石家庄商业银行宣布挂牌出让民族证券6.81%的股权。按照相关规定,首都机场、东方集团等为民族证券的股东,具有优先收购的权利,但最终这6.81%的股份被郭文贵获取。
    
    随后,民族证券61.25%的股权又落入郭文贵手中,并且是以“白菜价”,当时民族证券的这部分股权估值为34亿元,郭文贵拿股权的价格仅为16亿元。至此郭文贵掌控的政泉控股成为民族证券的大股东。
    
    作为金融领域的“门外汉”,郭文贵能够拿下民族证券的背后人物就是赵大建和张越,彼时,作为国家安全局前副部长的马建也被认为起了重要力量。
    
    据《棱镜》报道,收购民族证券是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的赵大建找的郭文贵,赵大建的初衷是击败“对头”—首都机场董事长张志忠,由此全力协助郭文贵入住民族证券。最终,张志忠在此项交易中落得被调查并被判刑。
    
    赵大建被认为是郭文贵背后的关键人物之一,媒体称其为郭文贵背后的“军师”,亦曾深度介入政泉和北大方正之争。2015年9月民族证券确认赵大建失联。在赵大建之前失联的为民族证券监事会主席杨克森。
    

▌与方正集团“互撕”:李友被带走调查
    
    人物:李友、吕涛、杨英、马建
    视频揭秘郭文贵往事:他善于偷拍官员/新京报


    
    虽然被称为“百变大丧星”,但让郭文贵一战成名的非政泉控股与北大方正的酣战莫属。
    
    2014年11月2日,北大医药开盘后暴跌超7%,始作俑者便是郭文贵控制的政泉控股。其连发多封举报信,举报北大方正集团涉嫌内幕交易,由政泉控股代持,通过关联交易,对北大医药低买高卖,获利的钱进了李友的腰包。
    
    政泉控股举报的矛头直指方正集团CEO李友,称其通过北大医药进行内幕交易获利近4亿元。并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双方的斗争拉开序幕,其激烈程度和接连不断的互相爆料,让资本市场为之震动。据《财经》报道,郭文贵与李友相识多年,二人均起家于河南。
    
    方正集团的一位管理人员曾表示,郭文贵利用国安马建的关系在方正集团的会议室内装了窃听器。最终,李友于2015年1月被带走调查,一同被调查的还有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等。
    
    在这次酣斗中,年轻的吕涛被推到了前台。此次斗争期间,郭文贵一直在海外,政泉控股的常务副总吕涛担负起了对外发布消息的主要力量。
    
    在2015年,吕涛和政泉控股财务总监杨英被曝失联。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1523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