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 (二)/秦晋
(博讯2013年10月29日发表)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 (二)/秦晋

    六四三周年集会全体默哀。
    

    参加民阵二大的澳洲代表正在选举澳州区的总部理事,最终李克威、李绢、杨兮当选。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 (二)/秦晋

    六·四纪念的游行队伍。个个神色凝重好似缅怀死者,与狐狸赞美乌鸦有得一比。
    
    大悲以后是大喜,中国留学生对霍克总理饱含激情的决定有如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难以置信,就犹如1945年8月15日中国百姓真不敢相信日本无条件投降一样。根据霍克政府的对中国留学生新政策延长签证,先是到6月30日,然后再延期一个月、三个月、一年,而且可以合法工作,中国留学生还是忐忑不安不敢贸然地向澳州移民局提出永久居留澳洲的申请。“纽省中国留学生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以及其他雨后春笋般出现留学生团体“民主沙龙”、“自由呼声”“中国留学生人权会”、华侨社区领袖杨雪峰、常德润、陈榆、源广杨、姜允明、曾筱龙、“移民导报”的苏英芬纷纷都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呼吁中国留学生抓住机遇申请澳洲永久居留,移民局官员也曾专门向中国留学生讲解如何以人道的理由申请在澳永久居留。当年的12月19日是澳洲移民政策发生变化的日期,截至那一天以前一段时间,悉尼各移民局面前车水马龙排成长队,1989年6月20日以前抵达澳洲的中国留学生喜上眉梢乐乐融融地向澳洲政府入纸申请,尽管大多数的申请内容苍白无力,“为结新欢强说愁”。
    
    这个时候,又有两万中国留学生涌入澳洲,他们虽然没有之前一批中国留学生那么幸运,可以成为澳洲临时居民且可以正常工作,不过他们的处境不比前一批中国留学生初来乍到时候那么的艰难,他们没有因为超时打工而注意躲避移民局的恐惧。都是一样的背景和特征,怎能区分1989年6月20日前抵达还是之后抵达的?
    
    中国留学生大规模的居留运动从这个时候开始起步了,唐人街写字楼里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移民代理,当时的报纸“星岛日报”、“澳洲新报”满是他们的营业广告,鼓励推动中国留学生填表入纸申请澳洲的永久居民身份。以人道理由申请永久居留已经在1989年12月19日以后变得不太可能了,只能以难民的理由申请永久居留,当然难度要比人道要高得多。记得当时有一家叫做“华人事务代理行”的曾用过这么一句诗句“为有东风勤着力,枯枝也能绿成荫”,实际上就是纳粹德国宣传机器戈培尔的“谎话说上千遍就成为真理”的翻版,向申请人讲解如何告诉澳洲移民局难民审理机构他们如何出得来中国却回不去中国的理由。中国留学生被分割成两大块,“620”以前抵达澳洲的绝大多数感觉高枕无忧,已经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开始安居乐业,尽管那个时候尚且“妾身未明”。“620”以后的则争先恐后力争在澳洲这方“人间天堂”居留下来,为数很少胆子大的,头脑灵活的已经在澳洲移民政策发生变化日期1989年12月19日之前入纸人道申请,回过味来的则开始以难民理由入纸申请澳洲永久居留。所有这些申请都被搁置在移民局,申请人只收到一个移民局的一个回执,此后杳无音讯。中国留学生在不焦不虑的状态下等候澳洲政府的批复,澳洲政府则慢条斯理地进行审理。大概只有一例例外,在霍克为天安门一幕留下伤心眼泪以后不久,就读堪培拉国立大学研究生的杨光获得了总理的特批成为澳洲永久居民。他活跃于1989年9月下旬在法国成立的“民主中国阵线”,成为首届总部理事,1990年继续当选总部理事,又从澳洲移居美国。
    
    一年以后90年中的时候,霍克总理表示让有临时居留权的中国留学生居留在澳洲,一片哗然,反对声浪颇大。霍克总理又说话了,对外申明:我说的是这些中国留学生可以居留,并没有说永久居留。因此有了四年临居的政策,到期视中国的局势再决定他们的去留。
    
    中国留学生在犹豫观望权衡中选择撤出人道申请,转而申请四年临居。一批参加中国政府认定的反政府组织如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和民主中国阵线的,则坚持人道申请,拒不接受四年临居。有两个事件值得一提:90年9月在美国举行民主中国阵线第二次世界代表会议,澳洲有二十多位代表赴会,这批人面临一个选择:撤出人道申请,转而申请四年临居,则可以取得回澳签证,则可以获得赴美签证;或者坚持人道申请,放弃赴美参加会议。就像中美合作所所长徐鹏飞对口干舌燥并受严刑拷打江雪琴说,你招了就给你水喝。这二十多人只有一个人意志坚强,就是没有水喝也决不招,坚决不撤人道申请,不去美国赴会,他是余俊武先生。其余的都顶不住,纷纷撤下人道申请去美国赴会:李克威、李绢、杨兮、马冬、甄义、张力行、黄兆邦、沈敏浩、叶家家、黄瑜、王嚣铮、王燕妮、潘晴、周捷、倪海清、岳刚、秦晋、贺诚、祁元、王洛、张小刚。
    
    90年中的时候,民主团结联盟悉尼分部举行了一次换届会议,第一届未经选举通过指派从艺术家田广手里接过来行使职权的杨晓榕、林茂生败落给了后起的郑郁、胡尧。胜者郑郁、胡尧部率团去多伦多参加会议,赴会代表如法效仿民阵数月前的做法,撤下人道申请转而申请四年临居。而败落的一方却因祸得福,他们没有资格赴会多伦多,因此坚守人道申请,待到隔年后四万之众中国留学生为自己未来的居留惶惑不安的时候,他们却已经获得了澳洲政府给与的人道永久居留,杨晓榕、林茂生、孙叔建、谢洪、伦宝信等好几十人。世事难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13/10/2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3/10/2013102902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